云顶娱乐 小说 雪风是个尚未压力就能够轻飘飘的人,雪风想了想

雪风是个尚未压力就能够轻飘飘的人,雪风想了想

雪风是个尚未压力就能够轻飘飘的人,雪风想了想。雪风忙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询问:“你是谁?”,可是系统却提示失去了和对方的连接。
“辟啪辟啪”雪风又连续敲了几个命令,返回的消息证实对方确实是消失了,雪风刚才这一判断失误,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追踪对方。
雪风有些郁闷了,这会是谁呢?按照显示的连接是欧洲的,但是这个人是不是在欧洲就难说了。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风神的呢?自己一直都很注意保护自己的真实IP,自己让小沙弥帮自己设置了严格的防护和反跟踪措施,世界上能追踪到自己真实地址的人绝对没有几个,就是戴维-史密斯也不一定能追到自己地址,这个人究竟是谁,竟然这么神通。
想到小沙弥,雪风突然拍了一下脑袋,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小沙弥早已不在,而自己前几天迷迷糊糊之中把清除魅影的程序发到了TOP论坛上,那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保护措施,地址恐怕就是在那个时候泄露的。
雪风的汗瞬间就流了下来,这下可坏了,现在TOP论坛上有那么多人在注意自己,自己这一暴露,能找到自己地址的人肯定不会在少数。自己倒不怕那些想要招揽自己的公司,就怕是某些有心人盯上了自己。人怕出名猪怕肥,黑客这个圈子更是如此,一旦被人逮住了尾巴,今后就不要想消停了。看刚才那人的口气,似乎是来找自己挑战的,这还算是好的,只要让他们知难而退就行。就怕日后哪里出个大的黑客事件或者网络故障,所有人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自己,就像这次的魅影,军方不是马上就有人把怀疑首先确定在了自己身上吗。
“看来事情有点麻烦了啊!”雪风皱了皱眉,奶奶个腿,自己真是太粗心大意了,怎么能做出如此业余的操作呢。想到这里,雪风就换了个ID,再到TOP论坛上看了看,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打开前几天自己的发的帖子,雪风却惊奇地发现自己上次登录论坛的资料已经被人修改了。自己上次登录是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的,按照IP应该是自己的真实IP才对,可是上面的显示的资料却是自己是从另外一个IP登录的,那个IP海南省。
雪风再仔细一看,没错,登录的时间是对的,就是那次自己迷糊之中登录TOP论坛的时间,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难道自己迷糊之中还做了防护措施,那自己怎么会没印象呢。如果自己真的做了防护,又怎么会被人跟踪到呢,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入侵了TOP论坛,修改了自己的资料,但是这个人会是谁呢?
雪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这人会是谁,会不会就是刚才那个入侵自己机器的人呢?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替自己隐藏真实地址呢?雪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好的人品,居然还会有人默默跟在在自己身后,帮自己擦脚印。
“不管那么多了!”雪风抓了抓头发,事已至此,该来的总是会来,自己要做的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沙弥不在了,自己也不能就此一下稀松下来,自己的本事又不是靠着小沙弥才有的,那小沙弥还是自己制造的呢,刚才那个家伙真的是太嚣张了,明显以为自己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雪风手指在桌子上一阵有节奏地“嗒嗒”敲击,心里已经有了主张,首先,他得赶紧弄一个防火墙出来,哪怕是纸糊的,也得把架势摆足了,否则还真有人会以为自己是个“人见人欺”的主;再者,自己还得再去TOP论坛搞点动静,虽然资料被人修改了,但是肯定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自己的真实地址,何况这样涂改,纯属下策,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本来还有所怀疑的人,立刻都不用怀疑了,也不知道这是谁帮了自己一个倒忙!
说干就干,是雪风一向的风格。这几天他一直萎靡不振的,风格丧失殆尽,此时被人到家门口闹了一番,风格也回来了,也不想着没有小沙弥自己写程序会有些困难,直接拉出键盘,噼里啪啦就敲了起来。
欧阳菲此时比雪风还要头疼,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同意雪风说的事。凡是自己占领的地盘就绝不让凰天再插手,这是大秦一贯的策略,也是自己当年给张凌风出的主意。
那时候大秦对于凰天来说还处于弱势,如果和凰天摊开了竞争,肯定不是对手,最后只能让对手吃掉,如果选择和凰天合作,依附于凰天就永远不会超越凰天,于是欧阳菲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策略,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大秦正是凭着这个策略,稳扎稳打,表面看好象从不和凰天起什么利益上的冲突,实质上却一步步蚕食了凰天的地盘,以至后来超越了凰天,把凰天一直压回了她的老家。此时凰天才看清了大秦的意图,也就仿照大秦,加紧了在自己地盘的防护,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积累,又收复了一些地盘,双方就此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谁也不容许对方的产业混进自己的地盘。
而西京是大秦的大本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大秦都不会容许对手的势力伸进自己后院,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欧阳菲没想到此刻让自己头疼的,竟是自己多年之前为大秦制定的策略。
“菲姐!”俞雪推开门走进来,看见欧阳菲正想得出神,“在想什么呢?”
“哦!”欧阳菲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俞雪把一叠子资料往欧阳菲跟前一放,“这是我们请调查公司调查的结果,结果比我们想象得好,在所有接受调查的人里面,有七成人对我们的这个自助健身超市感兴趣,你来看看吧。”俞雪说的时候显得很兴奋。
“好,先放着吧!”欧阳菲看着俞雪,确实如雪风所说,俞雪这次真的是非常上心,所有的事她都会事必躬亲,积极去做,再小的细节她也早早做了考虑。欧阳菲轻轻咬了咬嘴唇,问道:“小雪,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这个项目没人投资,你会怎么办?”
俞雪显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神情为之一滞,笑得也有些不自然了,“怎么会呢,我们做了那么多调查,所有的数据都说明这个项目很有潜力,肯定会有人看中的。如果…如果真的没人投资的话……”,只是一个假设,俞雪的语气也有些失落,“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
欧阳菲笑了起来,拍拍俞雪的头,“傻丫头,干嘛这么当真,我只是说个假设,这么好的项目,别人看不中,只能说是他们眼睛出了毛病!放心吧,投资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真的啊!”俞雪立刻欣喜了起来,一下抱住了欧阳菲,道:“太好了,太好了!”
“死丫头!”欧阳菲推开俞雪,“好了,干活去吧!和领导没上没下的,小心我扣你工钱。”
“知道了!”俞雪吐了吐舌头,转身就准备出门,“我到楼下看看!”
“等等……”欧阳菲叫住了俞雪,犹豫了一下,道:“你回去之后,告诉雪风一声,他上次说的事,我同意了!”
“什么事?”俞雪顿时起了兴趣,“说说,你和雪风大哥私下是不是要搞什么大事?”
“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欧阳菲一脸神秘,然后道:“你还是干你的活去吧!呵呵”
“小气!”俞雪再次吐了吐舌头,这才出了门。
“哎~”门合上的瞬间,欧阳菲叹了口气,是该变一变了,时事境迁,今日大秦已经今非夕比,以前的规矩也要改一改了。再者,大秦和凰天这两个超级集团长此以往地南北对峙,对整个市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局面是我当年一手促成的,今日又从我手里打破,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欧阳菲苦笑了一声,身下的转椅转了个圈,看着窗外的来往的车流,一切都应该往前走才对,只是不知道张凌风会有什么想法!

雪风真的没想到李秀凤的办事效率会如此之高,自己头一天晚上才告诉她,欧阳菲答应了接受凰天的注资,第二天一大早,凰天的人就飞到西京,他们带来的不是不光是资金,还有一家健身器械厂。
李秀凤真的是太疯狂了,她竟然在还不确定欧阳菲是否会接受凰天的注资时,就直接斥资在欧洲收购了一家很有实力的健身器械商,按她的话说,欧阳菲如果不接受自己的资金,自己就把这厂子不要一分钱地送给她,反正不管如何,自己都不会错过这个可以改善和俞雪关系的机会。
既然已经决定了凰天合作,又面对如此大的诚意,欧阳菲自然就没了拒绝的理由,双方很快拟好了合同,由凰天注资,阳菲健身俱乐部负责实际经营,双方共同开发新型的健身器材、在国内各大城市建立连锁式的自助健身馆、以及向全球推行一体化自助健身的概念。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就是俞雪。
双方确定了一个签字的日期,因为凰天有一个要求,必须举办一个隆重的签字仪式,所以不得不耽搁几天。
雪风坐在客厅里休息的时候,俞雪下班回来了,看见雪风也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似乎有很大的心事。
雪风赶紧起身来到俞雪门前,轻轻敲了几下,“小雪,你出来一下!”
“雪风大哥!我有点累,想休息了,有事明天再说吧,晚饭你去张姨那里去吃!”
雪风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就开始琢磨了,这丫头平时不是这样的啊,难道是工作中遇到了什么事情,稍微一琢磨,雪风就大概猜到了原因,肯定是凰天这次的注资,让俞雪觉得有些不安了,飘泊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安定了一段时间,可是李秀凤又再次找上门来,在没有确定李秀凤的意图之前,俞雪的心里肯定是会有很多的想法,她甚至会担心,担心自己明天一早,是不是又要开始新的飘泊了。
“哎~”雪风叹了口气,“心病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怕是也帮不上了什么了,这道坎必须还得俞雪自己去迈,只要过了这道坎,她或许就能明白李秀凤的良苦用心,那时自己再帮着劝说劝说,或许还能作用。
雪风摇摇头,准备离开,刚一转身,身后的门“哗”一下开了,雪风吓了一跳,回头再看,却是俞雪又出来了,“你……”
“雪风大哥!”俞雪咬了咬牙,冲着雪风喊道:“我是不会离开西京的!”,声音非常大,把雪风轰得一愣,感情她是把雪风当作李秀凤了。
“我…我知道!”雪风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俞雪真的没事,道:“你要离开西京吗?这不行,我是不会允许你走的。”
俞雪脸一红,发觉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
“没…”雪风话还没说完,俞雪“啪”一下又把门关上了,雪风挠挠头,嘴里把剩下两个字蹦了出来:“……关系。”
明天就要签字了,邀请帖已经发了出去,欧阳菲的心里此时却冒出了一股不安的感觉,自己这么做,真的没事吗?她始终在犹豫,即使是已经答应了和凰天合作,她还是很在意张凌风的态度,毕竟这是在西京的地盘上,如果张凌风要反对,你就什么事也做不成。再说,欧阳菲现在也开始怀疑了,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会不会有些太冒险了?
自邀请帖撒出去之后,外界就开始议论纷纷,商界之内更是猜疑四起,谁都知道,西京市是大秦的大本营,这里没有一分一厘的凰天资产,同样,沪市也不允许一丝一毫大秦资本的流入,这几乎成了这两艘中国民企超级航母之间不成文的规定。现在,凰天居然冒然打破这个规矩,虽然她这次投入西京市的资金不是很多,涉足的领域也是与大秦毫无利益瓜葛的健身行业,不过凰天的合作对象却选择的是欧阳菲,这就不能不让人有点想法了。欧阳菲是大秦的旧将,在大秦的崛起中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她现在一离开大秦,就和大秦的对手搅在了一起,很多人甚至开始揣测当时欧阳菲离开大秦的真实原因了,会不会是凰天早就把大秦的墙角给挖了?
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大秦对此事的反应。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一些早已觊觎民企头把交椅的势力集团也做好了混水摸鱼的准备。
这样的局势,欧阳菲也是早有预料的,但是她现在唯一捉摸不定的就是张凌风的态度,如果张凌风能够接受,那么双方还是相安无事的状态,万一张凌风认为这是凰天在对大秦挑衅,那么后果就……
欧阳菲敲敲有些发痛的额头,她早就想和张凌风沟通一下想法,但是却一直联系不上,张凌风这次去度假还真不是一般的放心啊,完全把大秦甩手交给了陈砚和秦明两个年轻人,这份魄力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欧阳菲拿起电话,决定再给张凌风一个电话,结果电话那边还是无法接通,叹了口气,挂上电话,欧阳菲站起身,走到窗前,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邀请贴都发出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只希望张凌风这次能明白自己的出发点,自己不仅仅为了帮俞雪,也是出于大局考虑。
这几天最忙的就是雪风了,他总算是用迷魂阵把那些寻找自己的人都绕晕了,但是凰天集团把健身器材商一收购,却把自己的工作进度大大提前了,他当时答应俞雪的时候,以为最快也得半年的时间才能搞定收购的事情,也不知道凰天是耍了什么手段,竟然这么短时间就搞定了,从自己上次提起这事到现在,也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啊。
雪风是个没有压力就会轻飘飘的人,压力越大,反而干劲越足,这几天一有空就在电脑前,拿着俞雪给你一些资料构画未来的一体化自助健身超市是个什么样子。
“哒哒哒!”“哒哒哒!”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象极了雪风平时拿手指敲桌子的动静。
雪风有些纳闷,自己没敲桌子啊,这哪来的声音?眼睛往电脑上一瞥,人就跳了起来,奶奶个腿,这是自己刚做的那个简易防火墙报警了,自己重新了扯了网线,换了网络IP,竟然还有人来找自己麻烦。
雪风大怒,这不知道又是哪个无聊小子又来找肉鸡了,奶奶个腿,竟然撞到自己头上,活该他倒霉,一定要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心里想着,雪风就点开了防火墙,乍一看,来链接自己的IP还有些眼熟,仔细一想,顿时色变,这不是前几天那个欧洲的IP吗?就是他,那个知道自己是风神的家伙!雪风大惊,此人居然如此厉害,自己换了网络地址,竟然还被他追了过来。
雪风不敢大意,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几个命令输进去,返回的消息显示对方此时还在和自己的防火墙纠缠,并没有进入自己的机器,雪风不由松了口气。
给对方地址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你到底是谁?”
对方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看来你就是风神了!能想出这种招术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啊,谁能想到风神竟然不顾颜面,随便让人黑自己的机器,自己却躲了起来不敢应战呢。”
“呸~”雪风啐了一口,要应战也得自己有空啊,再说了,那么多人都来找自己,烦都把自己烦死了,于是又给对方回了一条消息,“最后警告你一遍,你不要再来烦我了,否则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真没劲,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明天我再来吧!”
“奶奶个腿,你当这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明天再来?我呸~~,看老子今天就收拾了你。”雪风心里暗骂了一句,他被这个未知的家伙搞郁闷了,人家对自己是了如指掌,自己对人家却是一无所知,此时看对方要撤,就准备去追踪对方,不给对方一点颜色悄悄,他还真把自己当作了软柿子呢。
刚拉出工具来,对方的消息又发了过来,“提醒你一下,你的计算机名没有修改!”
雪风一愣,随即在自己脑袋上使劲锤了两下,自己真是猪脑子啊,网络地址换了,防火墙有了,却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没修改计算机信息!自己的电脑名以及用户名都没有修改,别人只要一扩大扫描的范围,再稍微细心一点,这些信息马上就暴露了出来,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细心,这么都还能再次找到自己,看来是没少费工夫。
雪风在那里一懊悔,对方可是趁机就溜了,等雪风再去追踪,已经连个影子都没有了,那个IP也消失了,估计对方不是关机,就是离开了网络。
雪风郁闷了,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呢,他这么费尽心思两番找到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他的举动和论坛上那些要寻找的自己的人不一样,应该不是想要招揽自己,可是他又是因为什么要纠缠自己呢,为什么一被自己自己发现,就会马上撤走?雪风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只好暂且把对方看作是一个想和自己切磋技术的家伙,随即把自己的电脑名、用户名一改,然后在电脑上重新做了部署,只等那家伙明天再来,就给他一点好看。
碰上这么一个有趣的对手,让雪风起了一些兴致,但让这个家伙连续两次在自己手底下溜走,雪风也是隐隐有些怒气,这么多年,自己似乎还从没被人这么戏耍过呢!

“好好的,你要写什么程序?”雪风问到。
“就是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自助健身的项目。”俞雪叹了口气,“本来有家软件商说好了可以做这个系统的,可是昨天他又突然反悔了,不想做了,我只好请你帮忙了。”
雪风皱了皱眉,不是他不想帮,是他现在实在提不起写程序的兴趣,再说了,自己刚刚把陈伍的项目给推了,转眼之间再去接俞雪的项目,这要是让陈伍知道了,怕是也不好交代。
“哎呀,你就不要考虑了,我好不容易让你帮一次忙的。”俞雪看雪风有些犹豫,又开始摇雪风的胳膊了。
“这个程序应该不是很难写,你们只要喊一声,怕是会有很多公司要抢着做这个项目呢。交给我做,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态……”雪风苦笑一声,“怕是非但做不好,还会耽误了你们的事情。”
“不会的,只是个小项目嘛。”俞雪还是死拽着雪风,“何况,让你来做这个项目,我和菲姐还有其他的考虑。”
“什么考虑?”雪风有些迷惑。
俞雪放开雪风的胳膊,站了起来,道:“我和菲姐最近又仔细想了想,如果单单只是销售健身器材,怕是销路不是很大,所以我们决定推出一个‘一体化自助健身超市’的概念。简单说,就是设计一个全方面的系统,把我们的健身器材统一在一起,让一个人从进入健身馆起,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在这个系统的控制之下,他该做多少什么热身运动,要做多少下胸肌训练,跑多少步最合适,等等,都在这个系统的指导和控制之下。客户也可以不按照系统建议的方式锻炼,他们运动有很大的随意性和自由性,但是我们必须随时给他一些提醒和注意,帮助矫正错误,关键时刻我们可以锁定机器,防止一些不合理运动和超负荷运动,减少意外事故的发生。这个系统比我们之前设想的会复杂一些,当然也会更有前景一些,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最好的人来做。”
“这是第一点,因为我们都觉得你是最好的。第二呢,是我们想让这套系统的版权,控制在你的手里,以后我们制造的所有设备都内嵌你设计的系统,每销售一套设备,你可以提取一定的费用,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呵呵,还能避免一些版权费用上的纠纷。”
“怎么样?我们这个想法不错吧?”俞雪得意地笑着,“把版权留在你手里,我们就可以想给多少就多少,想不给就不给,嘿嘿,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做奸商的潜力了。”
雪风跟着苦笑了两声,紧紧盯住俞雪的眼睛的,道:“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不剥削你,还去剥削谁啊?”俞雪笑道,毫不示弱地迎着雪风的目光,可是不知怎么,让雪风一看,她就有些心虚,胡乱摆了摆手,道:“放心,我们也不会太剥削你的。”
雪风笑了起来,果然,这丫头嘴上说的都是要怎么怎么剥削自己,她们如何如何占便宜,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就算是要搞这个所谓的“一体化自助健身超市”,难度也不会比原来大多少,只要能把健身机的系统做出来,把它们统一在一起就不是很难。也许,那个原先的软件商根本没打算放弃,这么好的前景和利润,谁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真正捣鬼的,怕是俞雪这个丫头。估计是自己这两天心神不定、魂不守舍的样子,让着这丫头看在了眼里,心里有些着急,于是就想了这么个主意,想用项目的事情让自己能够尽快振奋起来。
俞雪被雪风笑得心更虚,一边故作狠状,道:“你笑什么笑!真不痛快!”,一边却避开雪风的眼神,装作去换电视频道的样子,嘴里嘀咕道:“怎么看这个频道?一点都不好看!”
雪风被俞雪这个欲盖弥彰的掩饰模样给逗乐了,看来这丫头还真是没有演戏的天赋,在这点上她真的比不上陈砚,不过雪风心里却涌起丝丝的感动和温暖,俞雪真是心细人善,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脾气,她知道明着帮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接受,就想出这个办法,宁可她自己去做一个恶人。
俞雪能做到如此,雪风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呢?“好,小雪,这个系统我帮你做了!”
“真的?”俞雪欣喜异常,张开双臂就朝雪风扑了过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我的。”
“鼻子!鼻子!”雪风大叫了起来,他被俞雪一下扑到在沙发上,鼻子差点又磕到沙发的扶手上。
俞雪赶紧站了起来,紧张地在雪风的鼻子上看了看,然后拍拍胸脯,“还好,还好,都怪我,一高兴就差点忘了你的鼻子。好了,为了庆祝你从今以后受我剥削,我去亲自下厨做顿好的。”。
雪风笑着看俞雪钻进了厨房,这才想起了一件大事,上次答应了俞雪的母亲去和欧阳菲谈投资的事情,结果让军方这么一折腾,自己竟给忘了,明天自己就去找欧阳菲谈谈这件事,俞雪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得把俞雪的事放在心上才行,真希望她们母女俩能早日和好。要是再耽搁下去,怕是欧阳菲就找好了投资人。
××××× “菲姐,我来给你送钱来了!”雪风一进欧阳菲的办公室就开始叫唤了。
欧阳菲早已经习惯了雪风这莫名其妙的开场白,自顾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没抬,笑呵呵道:“呵呵,你不会是说反了吧,我怎么觉得你是来找我要钱的。”
雪风“嘿嘿”一笑,转身把门带上,“我可是很认真的,这次是真的给你送钱来了,你收购健身器材制造商的钱有着落了。”
“哦?”欧阳菲合上手里的资料,抬头一看,就看见了雪风鼻子上大大的包扎,遂关心道:“你的伤不要紧了吧,你现在把精力全放在养病上,不要到处乱跑,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说着,欧阳菲就站起来走了过来,想看看雪风鼻子上的伤到底如何了。
“汗~~”雪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早没事了,就是磕了一下,已经好利索了。先不说这个,我帮你找到了投资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欧阳菲凑过来弯腰仔细观察了一会雪风的伤口,再看雪风的眼神确实很认真,不象是在开玩笑,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收购健身器材商的所有资金,有人替你全部支付!”雪风说到。
没想到欧阳菲却笑了起来,“谁?你认识的人里面,据我所知,和有钱人搭界的,大概只有陈砚一个。你不会是说大秦准备投资,让你来当说客吧。”,欧阳菲摇了摇手,笑着坐回了自己的椅子里。
“是凰天!”雪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唔?”欧阳菲吃了一惊,一下就从椅子里坐直了身子,如果雪风说是大秦,自己一点都不意外,大秦早就表示要给自己投资,只是自己一直都没答应,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雪风会说出凰天来,雪风又是什么时候认识了凰天的人呢?欧阳菲看着雪风的眼睛,道:“你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没有,我说了,我是认真的!”雪风再次重复了一遍。
欧阳菲眉头就皱了起来,靠在椅背上思索起来,这有没有搞错啊,竟然会是凰天。
“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很疑惑!凭着凰天的实力,他们要是对你这个计划感兴趣,完全可以自己去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还会来找你?”雪风说到。
欧阳菲点了点头,“事实就是如此,是大秦的话我还可以理解,我虽然离开了大秦,但在大秦我多少还是有些薄面。是凰天我就有些无法理解了,我们以前一直是商场上的对手,而且彼此间又无深交,他们凭什么要给我投资?”
“嗯,这个我可以慢慢给你解释,不过我可以保证,凰天这次是真心实意来投资的,而且,他们并不图什么回报,只要你一点头,他们的资金马上就可以到位。”
欧阳菲坐不住了,再次走过去摸了摸雪风的额头,道:“小风,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凰天是个超级商业财团,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他们怎么会不图任何回报就给我们注资呢?这话是谁对你说的,他肯定是骗你的,醒一醒吧你。”
雪风也不着急,轻轻推开欧阳菲的手,笑道:“我清醒着呢,没糊涂。严格说起来,对方其实还是有真的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很清楚让一个人明白,这次是凰天是为她而注资的。”
“什么意思?”欧阳菲有点迷糊了,道:“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说话老是神神秘秘的。”
“一点都不神秘,只是我才刚说了个开头,你就不相信了,没让我把话说完。你等我把话说完,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嗯,你说,你说。”欧阳菲无奈,只得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等着雪风的解释,没想到雪风坐在那里憋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欧阳菲大急,“你倒是说啊。”
“哎~”雪风叹了口气,话到嘴边,他又不确定是否真的要把俞雪的事情告诉欧阳菲,“让你一打断,我现在又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我又不会勉强你。”欧阳菲看着雪风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着急。
雪风思索了一会,一咬牙,这事还是跟欧阳菲说清楚,一来让欧阳菲放心,二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自己一个人干要强一些。俞雪现在对欧阳菲是极度崇拜,如果欧阳菲能旁敲侧击说一些,自己的工作难度也能降低不少呢,遂问道:“你我问你,你知道俞雪前段时间为什么会被大秦调换工作吗?”
“不知道!”欧阳菲大怒,这不是废话,自己以前早就说过猜不透张凌风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俞雪是凰天的人。”
“你说什么?”欧阳菲瞪着雪风,俞雪会是凰天的人?开什么玩笑!俞雪是凰天的人,那她去大秦干什么?做企业间谍?不可能,欧阳菲打死也不相信俞雪会做这种事,她宁愿相信这是雪风这次鼻子受伤严重,以致于影响了大脑的判断,然后胡说八道。
可是再看雪风的样子,没有一点神志不清的意思,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欧阳菲的大脑有点乱了,这也未免太滑稽了吧。以前欧阳菲就一直没能想明白张凌风为什么要突然给俞雪换个闲职,那还不如直接开除掉算了,可是他就是不开除。等到俞雪一提出辞职,他又马上就同意,甚至还给了俞雪一大笔补助,如果按照雪风的说法,张凌风的这些举动就有些能解释得通了。雪风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俞雪是凰天的人,怪不得上次俞雪提出辞职,所有人都反对,只有他一个人赞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菲彻底郁闷了,“你还是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吧。”
“或许这么说也不对。”雪风稍微一顿,道:“准确地说,小雪应该是凰天集团的掌门千金、未来凰天的掌舵人,只是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个身份。”
雪风叹了口气,把上次李秀凤来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道:“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了小雪的身世,在那之前李秀凤也去找过大秦,希望大秦把小雪开除,可能是大秦抹不下脸,所以就给小雪换了一个闲职,等着小雪自己离职。不过小雪的母亲已经答应了我,今后不会再去逼迫俞雪,只是小雪还不知道,我也不能去明说。刚好你们这次要搞这个项目,我看小雪对这个项目非常上心,所以就劝她母亲以凰天的名义来注资,做出全力支持小雪的态势,缓和一下她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她母亲已经答应了我,只是怕你有什么想法,叫我过来和你商量一下。”
欧阳菲听完原委,不禁感慨了起来,看来生在富贵之家,也不一定就会幸福,陈砚的家里有权有势,不能不说是显赫至极,可是她却是有家不能回;俞雪的母亲是全国最有钱、最有能力的女人,她却因为这个母亲而四处飘泊,甚至是流浪街头。欧阳菲抚了抚有些发痛的额头,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菲姐,不管你同不同意接受凰天的注资,我都希望你不要把这事告诉小雪,就当作是凰天的一次普通投资来对待。”雪风继续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欧阳菲有些为难,她想过找很多人来给自己投资,却唯独没有考虑过凰天,一来她不想给大秦造成什么误会,毕竟西京是大秦的地盘,自己刚刚离开大秦就和凰天走到一起,张凌风不可能没有想法的,自己不想因此坏了和张凌风的关系;二来她也不愿意和凰天合作,大家以前在商场上是你死我活的对手,突然之间要变成合作对手,欧阳菲在心理上还是一时难以接受,道:“这件事情我会考虑的,不过你得给我一点时间。”
雪风当然明白欧阳菲的难处,道:“你也不要太为难了,不是非要接受凰天的投资不可,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嗯,我考虑一下,有了决定我会通知你的。”欧阳菲顿了顿,理理混乱的思绪,道:“我现在不担心小雪,倒是你的状态让我有些放心不下。上次的事情我也听小雪说了一些,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你也就不要太放在心里,多往前看。何况军队的领导不是都已经给你道歉了么,这次就是几个害群之马搞的鬼。”
雪风摆了摆手,道:“我没事,这么一点小挫折还击不倒我,比这还大的挫折我都挺过来了,还能翻不过这小土坎?呵呵,你等着吧,等过几天我把状态调整过来,你就能看见以前那个生龙活虎的疯子了!”
“这就好!怪不得燕子说你是不死蟑螂呢。”欧阳菲笑了起来,促狭道:“努力点,我可是非常看好你和燕子的。”
雪风心里一痛,他当然明白欧阳菲的意思,可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把自己折腾得血本无归了,想要东山再起,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可是雪风是不会停下来的,当年自己从银蝶出来的,那才叫一穷二白呢,而现在,至少自己还有陈砚,还有一群真心朋友,还有一座房子可以抵押,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豁出去再拼一把就是了,反正,自己是不会让燕子再跑了的,“菲姐你就等着看好吧。”雪风咬了咬牙。
从欧阳菲那里回来,雪风又强迫自己坐到了电脑前,既然已经答应了俞雪,就要尽快恢复状态,雪风逼着自己在电脑上写着一些东西,哪怕是最简单的程序呢,只要能开始写,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感觉的。
雪风漫无边际地在电脑上随便写着,写到一个地方突然联想到了一些问题,就想着要去查一查资料,于是随意按了一下切换键,准备去找资料。可是就在界面切换的瞬间,雪风的神经一下紧张了起来。
雪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股莫名的紧张感,只是心里隐隐觉得哪里和往常不太一样,但是又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雪风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又去按了一下切换键,他要重复一下刚才的操作,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就在界面再次转换的瞬间,雪风终于明白了是哪里出了问题:界面转换的速度比往常慢了那么一点点,这点点时间或许只有零点几几秒,但是雪风超常的黑客直觉却告诉他,一定是出了问题。
雪风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调出命令行,输入了一个命令,屏幕一闪,出现了机器此刻所有的网络连接数据,雪风一下就在一闪而过的数据里发现了问题,一个机器已经链入了自己的机器。
雪风大惊,真没想到,有人竟能在自己毫无发觉的情况下就进入了自己的机器。雪风的神经瞬间高速运动了起来,一下就恢复了往常的状态,双手在键盘一阵飞舞,迅速锁定了对方的IP。
对方已经进入了雪风的机器,此时正在复制权限,如果再迟发觉几秒钟,当年史丹劳羞辱雪风的事情就要再次重演了。雪风暗呼侥幸,马上终止了对方的远程操作,然后很帅气地给对方发了一个消息:“站住!往后退!这里是我的地盘!”
过了许久,不见对方的回应,雪风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只是个偶然跑进自己地盘的家伙,现在知道自己在,估计以后是不会再来了。自己这次也真是太大意了,以前网络监控全靠小沙弥,现在小沙弥不在了,自己竟然忘了弄个监控程序,否则也不会让人这么轻易就跑了进来。
雪风笑着摇摇头,准备关掉命令行,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这么快就发现了我,不愧是能消灭魅影的风神,我还会再来的。”
雪风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知道我是风神!!!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