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庞琦就令岳鸣皋且去收兵回来,俺今日领兵亲自出关去追哩

庞琦就令岳鸣皋且去收兵回来,俺今日领兵亲自出关去追哩

第三十五回 岳鸣皋逞术大战 天定山国宝受困

第三十六回 呼家将大破五行阵 金牛岗杀死庞东海

第三十四回 天定山庞琦大战 小道童大作妖法

金牛岗前沙似雪,齐家关外月知霜。

石壁千重草木森,白云斜掩不知春。

将家难立是威声,不见多传卫霍名。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 征人尽望乡。

昭君溪映年年月,偏照忠君一片心。

一自元和平定后,马头行处望回程。

且说那岳鸣皋回营,把天定山大战被呼家擒去两员虎将的话说了一遍,庞琦就请安先生出来商议。安期子道:“且去收兵,待俺作起法来,须明日交
兵。”庞琦就令岳鸣皋且去收兵回来,再作计较。岳鸣皋得令,飞行来到阵前,把令宣了,那四虎正杀得力怯,忽听营里放炮鸣金,呼家也正要收兵,两下里人马一齐各归营寨。

且说庞琦听探子报说,安先生同了徒弟布了五行阵,把那些女将都收拾在阵中了。庞琦道:“快请安先生来商议。”探子就道:“安先住,俺公爷请先生快去商议。”安期子道:“徒弟,今公爷请俺到营,不知商议什么,你们一同走一遭。”安期子同徒弟进营相见,庞琦道:“安先生,这五行阵却好,如今请先生到来,商议那擒住的反贼,为何不就斩了他们的首级,挂在营前?”安期子道:“俺擒的那些反贼都要带到京城,必须大张旗鼓,法场上斩他,使其羽党
也晓得天朝的法令。”庞琦道:“先生妙见。但是不就杀他,恐防反贼再逃了去,就徒费心力了。”那安期子、道童齐说道:“公爷,若说这反贼要想逃脱,料他今生也不能够了。俺擒住了反贼,就令值日神将用了铁网网住,所以一动也不动的。”庞琦道:“好!果然先生是通神的。这几日先生大费神恩,辛苦极了,今日俺同先生小饮一巡,明日就打算收营回去。”庞琦在营大排筵宴,同那岳鸣皋、安期子、庞飞虎、牛虎、毛虎,朱尤、俞仁柳及段、解、鱼、元、王这五个道童,都吃得熏熏大醉。安期子道:“公爷,俺想此时不如我们领了人马,杀上那天定山去,捣了他们的巢穴,回来带了反贼,就收拾回京,岂不是一举两得?”岳鸣皋道:“公爷,那安先生这个计策却是个神机妙算。俺这里领兵杀上山去,那山上的贼党
就是神仙也是意想不到的。”庞琦听了,拍手大笑,说道:“先生的计越发妙了。”便道:“我们快饮一杯,统兵就去。”安期子、岳鸣皋等,就传令三军披挂完备,立刻放炮起营。

话说东海公庞琦,自雄关回京,终日心焦:“花总兵出关去后,忽又数月,不知可曾追着呼家?”那庞琦同军师安其子商议,安期子道:“俺昨晚看太白过宫,正是营惑当权,只怕是真火烁金之象。”东海公道:“将何以克制他?”安期子道:“制火必得以水,俺想公爷亲征最称相得,家住在海东,公爵又是东海,此去十全十胜的了。”庞琦道:“既安先住看定,俺就领兵出关。”中军道:“人马点了三万六千,都披挂停当,候令起行。”庞琦道:“就此发兵!”

齐雄上山,同国宝计议,道:“爹爹,如今把那擒来的两个人如何处置他才好?”国宝道:“自古说,擒贼必擒王,那些小校擒来置死他也没用,带他们到营前,割去他们的两个耳朵,放他回去何妨?”齐雄依令,把这擒来的左将朱尤、右将俞仁柳,带到了营前,把他两个耳朵割了下来,放他回营不题。

来到天定山,杀到关前。那守关家将报进山寨,说道:“庞家的兵马已杀到关前了。”齐国宝道:“俺在山二十多年,从无人敢来冲犯俺的关隘,那晓今日倒被庞贼到关鼓噪,教俺这口气如何消去?”便道:“翠桃姐、祝三姐,你们这几位在山守了,待俺出关,与这庞贼决一死战。”翠桃道:“大王,若说与庞贼搏战,待俺翠桃前去。”国宝道:“你们去是不会见机,这事必得俺去方妥。”国宝就披了一付金锁甲,戴一顶九龙双凤盔,穿一双龙目虎牙的战靴,腰佩龙泉宝剑,手提一根铁杆金槍,坐一匹千里驹。齐国宝正在上马,要出关与庞贼搏战,祝三姐道:“大王且慢,你看山后那些人马,好象番兵来了。”国宝勒住马头一看,便道:“三姐,那边跑来的人马确是番兵,为何倒分了四路而来?”国宝看了,正同三姐在那里讲论,那知翠桃奔来,说道:“大王,那山后来的人马,只怕不是新唐来的番兵。”国宝道:“不要管他,吩咐开关!”大王一声吩咐,这些把关的立刻开了。

庞琦到了雄关,问道:“你们将军可有信息么?”中军道:“俺昨日接到总兵的牌文,说呼家不止三四个人,如今分为四路追擒去了。”庞琦道:“你在关上好好看守,俺今日领兵亲自出关去追哩。”中军吩咐开关,庞琦出了关来。

且说齐雄正来缴令,呼守信却也回山,齐雄告诉守信道:“庞家领兵到来,要擒你的子侄哩!”守信听了大怒,见了国宝,说了一番。国宝道:“你们行事总要看清路头,不可造次。”守信同齐雄道:“这个自然。”那守信来到营里,见了月娥、邓
三娘、金莲、翠桃、祝三姐、金定、迎烟,把这话儿大家计议妥了,一面就吩咐将校,你们随了将令,营前营后,须要时刻巡逻,不可懈怠。众军齐道:“得令!”

齐国宝冲出关来,便道:“俺天定山齐国宝来也!你这奸贼,快来受死!”庞飞虎道:“你这反贼,禽了呼家这些逆匪在山,还敢在此猖獗?”飞虎就一刀砍来,国宝挑起槍来架住,飞虎带转马来,又是一刀砍过,国宝乘势把槍一挑,却好挑着了咽喉,飞虎就跌下了马。谁知国宝又兜肚的一槍,牛虎拍马就战,不及十个回合,牛虎败走。毛虎、龙虎一齐飞赶过来接战。国宝把这根槍一洒,毛虎、龙虎不敢迎敌,国宝就拍马飞追。岳鸣皋乘着酒兴,出马迎住,说道:“俺想你好不知人事,难道你不晓得自己的那些男女,俺一个个都拿下营里来了?你还想闹什么,不如早些下马受了个死,岂不倒安然些儿?”国宝听了大怒,提槍就刺,岳鸣皋道:“且慢来,俺还有一句话儿与你说明白了。”国宝道:“有话快讲。”岳鸣皋道:“俺久已要做你……”国宝道:“你要做俺什么?”岳鸣皋道:“俺要做你家的女婿。”话犹未了,国宝就是一槍,恰恰刺中他的胸膛,岳鸣皋就坠下马来,那晓鸣皋的腿挂住了镫,这马惊得跳将起来,拖了鸣皋一直冲进庞营。谁想那庞毛虎、龙虎又被这马冲来,撞倒在地。

走了两日,便道:“安先生,你看出关才得两日,那灰土就这般厉害。”安期子道:“沙漠地面,都是这般的。”庞琦道:“果然地面却是广阔,人烟实在稀少,行了几天,没见几个人儿。俺想这呼家,倒底在哪一方呢?”正在烦闷,忽见有人奔笑而来,吩咐了中军:“那前面的人来,你去唤他过来。”那中军上前便道:“你们往那里去?快来同俺去见公爷。”那些番民齐道:“咱都是过路的,公爷叫唤咱怎么呢?”中军道:“想是公爷要问你们的话。”番民道:“这又出奇了,问咱什么?”中军道:“启上公爷,番民在此。”庞琦道:“百姓们不用惊慌,俺乃奉旨要追擒呼家将到此。俺因出了关来,将有一月,不知呼家跑在那一条道上,好去追哩。”番民道:“公爷,小番们听到老人家说,那天定山齐大王的驸马,听说是呼家之后。”庞琦道:“他几时到天定山的?”番民道:“这话有一二十年了。那驸马生的公子,差不多有十四五岁的光景。”庞琦问道:“这里到天定山,还有多少路?”番民道:“从大道去二千来里。”庞琦道:“百姓们都回去罢。中军官,快吩咐从大道赶上前去!”却是:

话说东海庞琦正与安先生讲用术法要擒捉呼家,那晓朱尤、俞仁柳回营,安期子道:“他怎么放你们回营?”朱尤道:“先生不必说了,俺也曾南征北讨,东荡四除,在军前二三十年,从来没有这个希奇。”安期子道:“请教将军,有什么希奇?”朱尤道:“先生,你还不晓得哩!咱同他们正杀得热闹,谁知咱两个的耳朵被他们割掉了。”安期子道:“只怕割去的。”朱尤道:“先生那里晓得?”安期子道:“听言当于理察,二位将军请进营调息。”

庞琦恼将起来,骑上了马,提槍飞奔,直戳过来,国宝也就挺槍迎敌。呼守勇正领了番兵到来,守勇道:“众将听者,你们就此天定山下屯了人马,俺上山走遭回来,起营便了。”呼守勇到了山上,见翠桃在那里披挂,便道:“翠桃姐,你在此慌张什么?那山下屯的人马就是俺在新唐借来的番兵。”翠桃道:“驸马爷,俺不是为山下人马,因俺家这些人马都被庞家围住,那金莲姑嫂都被庞家擒去,我们就一齐冲下山去,与贼厮杀。那晓这贼营里有些道童,跳将出来,口里都放出烟火,迷得天昏地暗。幸那祝三姐在黄毛洞得了一个珊瑚宝塔,取来托在手里,那迎火略略退散了些。我们看来不济,急忙回到山来,把这话儿细细诉知大王,大王听了大怒,立刻披挂下山去了。我们因此披挂,也要下山。”守勇道:“你们且慢,待俺下山前去。”话未说完,守勇下山。

东去长安万里余,故人何惜一行书。

安期子炼个飞砂法,不道天色已明,就令三军放炮冲将出去。王金莲听得炮响,连忙装束上马,吩咐放起炮来。金莲冲出营来,就与庞飞虎盘旋大战,庞牛虎、毛虎、龙虎一齐冲来。齐月娥看见便道:“姐姐,我快去也,你们随后就来。”月娥冲出,就与庞家接战。正在那里杀到东,追到西,两下里都想要擒活的,那晓邓
三娘、祝三姐、金定、迎烟,一齐冲入阵来,兜来绕去,杀做一团
。安期子上台一看,便道:“岳将军,你快去助战。”那岳鸣皋飞马入阵,就用起飞砂法。王金莲、齐月娥这班女将,正杀得高兴,不道狂风大起,吹得石走砂飞。那些女将都唬得胆战心慌,谁晓祝素娟一面与他厮杀,怀里就取出那珊瑚宝塔,对着庞家的营里,这沙就不飞起,那石也不走了。

来到番营,招那话儿说了,延庆、延龙、延豹、延寿、赵荆隆、赵迎凤听说,立即上马,各执刀槍,飞往关前,拍马冲杀过来。庞琦回转头来一看,却被齐国宝一刀砍去,恰恰砍了庞琦的右肩膊。那庞琦忍痛大叫:“安先生快来!”那安期子听得阵前叫喊,走出营来一看,便道:“不好了!徒弟快些作起法来,俺到阵前去救公爷哩!”五个道童听说,疾忙作起妖仙大法:布起天罗阵,思量一齐兜进网来。这里道童急急行那阵法,安期子飞马跑到阵前,那晓呼守勇同了子侄直杀过来,安期子看来不能抵敌,就勒马回营,说道:“徒弟使法,看来鞭长不及的了。那呼家这反贼都杀进阵里来也。”道童道:“师父,俺今行了一个妖仙大法,布下了天罗阵,还怕这反贼则甚?且等到午时,我们大家也杀他出去,就一个个的拿进来哩。”师徒正在营里商议,那晓庞琦败进营来,说道:“安先生,呼家这反贼,把俺的右肩砍下那一刀,俺忍了痛,与反贼搏战,先生为何不来相帮擒这反赋?”安期子道:“俺同徒弟行了个妖仙大法,又布了个大罗阵图,正在此商议,俺与徒弟到阵前搏战,拿贼回营。”庞琦道:“安先生,你们要去就去,快快与俺拿下这些反贼。”

云顶娱乐,天关四望肠堪断,况复明朝是岁除。

岳鸣皋道:“先生,不好了!那法没用的。”安期子道:“不妨,俺有徒弟,即刻就来。”道犹未了,哪晓五个道童来到营前,说道要见安先生的。那中军领了道童进营,说道:“有人要见安先生哩。”安期子道:“来的是谁?”中军道:“他说是先生的徒弟。”安期子道:“如此请他来见。”道童来到里边便道:“师父,唤徒弟到来有何吩咐?”安期子道:“请你到来,非为别事,俺今在此行了一个飞砂法,因被他破了这法,如今要用那五行阵,所以请你们来帮俺行了这法。”道童道:“师父,弟子在此,请师父布阵便了。”

安期子听了,正同徒弟上马,那晓呼守勇、呼延庆、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寿、祝三姐、翠桃姐、张金定,各领番兵一千,一直杀到五行阵来。道童也就拍马迎敌,安期子、俞仁柳、朱尤仗了这个阵法,大家挺槍就战,男男女女,杀去杀来五十余合,呼家将把魔贼这个五行阵,杀得瓦解冰消,那被贼擒去的呼守信、王金莲、邓
三娘、齐雄、齐月娥,忽闻雷声大震,电光耀目,豁然惊醒,起来一看,守信道:“这里的人马哪里去了?”月娥道:“俺家都为杀贼被擒到此,如今庞贼的营寨。不知为何没有人了?”邓
三娘道:“那前面的人马,只怕就是庞贼的。”金莲道:“既如此,我们上马快去追哩。”

且说天定山齐国宝的儿子齐雄,同了邓
三娘、齐月娥、王金莲、翠桃姐、祝素娟、张金定、柳迎烟,各带女兵一千,在山上扎下营盘,各人立了将旗。国宝坐了大营,齐雄做了副帅,那些女将各自又守个山洞,大张旗鼓,在那里分营布阵。那晓将校飞报上山,说道:“启上大王,俺在金牛岗见有许多兵马在那里扎营哩!”国宝道:“再去打听。”国宝把令旗一展,各将齐到营前,使道:“众将官速速端正披挂,以防不测。”齐雄道:“爹爹怎么说以防不测?”国宝道:“你们还不晓得,方才报子到山上说道,金牛岗地方有许多人马,在那里扎下营盘哩。”齐雄听了大怒,就上了将台,把令旗一扬,口里喊道:“大小三军听着:第一炮,各各披挂;第二炮,一齐上马;第三炮,开关冲出。那鼓须要紧紧的催,鸣金呐喊的声音须要看令。”众将道:“将令!”忽听一声大炮,众女将各各披挂;听了二炮,一齐上马;放起三炮,大家冲出关来。

安期子就令摆下五行仙阵。女将们正同庞家四虎杀得个昏天黑地,安期子把这说个道童分布了五处,按的是金、木、水、火、土。那段道童得了青旗,派守东方;解道童得了白旗,派守西方;鱼道童得了赤旗,派守南方;元道童得了黑旗,派守北方;王道童得了黄旗,派守中宫。安期子把那阵图分派定了,就令岳鸣皋冲出阵前,哄骗他们来讨战,进了这营,也不怕呼家再逃上天去了。

一路追来,路旁首级不胜其数,转过个湾儿,只见无数人马在那里追来追去,守信拍马飞赶阵前一看,见齐国室、祝三姐、翠桃姐都在阵里,守信也追入那阵,与贼就战,杀得庞家大败亏输,这道童也想要遁下土去,那知素娟托出这座珊瑚宝塔在手,庞家的妖法再也作不起来。安期子道:“公爷,古人有言,凡事须要见机。看来难以取胜,不如且避他一避,再作理会。”安期子说了这话,拍马飞逃。庞琦道:“先生,同去!”言未说完,恰好国宝赶来,喊道:“奸贼休走!”就一刀砍来,庞琦已分两段。守勇、守信一齐追来,那五个道童都且出原形,借土遁去。祝三姐回马追来,割了庞琦的首级,说道:“这首级拿去,要祭祖坟的。”那庞龙虎带了杀败的残兵,望风逃去。这呼守勇道:“众将官,我们仍回山前扎营住下,择日起营前去。”立刻放了三个大炮,一路扬威振武。回到山下,扎了营盘,呼守勇、呼守信、呼延庆、呼延龙、呼延豹、呼延寿、王金莲、翠桃姐、邓
三娘、祝三娘、祝素娟、张金定、柳迎烟,一齐送那齐国宝、齐雄、齐月娥上山,大家拜见了一番。那呼家弟兄子侄各把相别到今的事各人叙说了一场,国宝排下筵宴,饮至更阑。国宝道:“今已夜深,我们明日细讲。”

庞琦差了左翼朱尤、右翼俞仁柳,正到山前探听,忽听山上放起三个大炮,急忙跑回金牛岗来报知。庞琦大怒,说道:“咱家就此起营,杀上山去。三军听着:如有活擒呼家一人者,官升三级,兵赏银牌,获得三五人者,照例升赏。如砍取呼家首级一颗,官加一级,兵赏十两,如有十颗五颗,照例加赏。”众将官道:“得令!”中军就禀令放炮,冲出营来。

岳鸣皋引这女将到了阵前,便道:“俺家这个阵儿在此。你们这些毛贼还不知死么?”齐雄道:“呔;你这班奸贼,休在这里猖獗,俺来也!”那齐雄拍马赶来,只见那五个道童把旗一招,进营去了,齐雄就从东方杀进营里。那道童挺槍就战,齐雄正要来擒,谁想这道童口里吐出许多青烟,熏得个齐雄连马跌倒在地。呼守信看见齐雄跌下马来,他就从南方杀进。解道童道:“你何不好好下马受缚?”守信大怒,架起刀来,正要砍着,那晓这道童开了这口,火就喷个不止,守信见了喷火,倒也呆了。那邓
三娘见那道童在那里把这白旗一招,三娘就从西杀入,道童措手不及,就把手一招,只见眼前许多刀槍砍来,惊得个邓
三娘手足都软了。齐月娥对王金莲道:“姐姐,难道他有妖法的么?”金莲道:“且杀去看。”月娥竟往北首杀进,道重就迎面喷出一口水来,那知月娥已淹在水里了。王金莲不问情由,一直杀进营来,思量助战,那晓这个道童的口里,喷出许多黄烟,把一个王金莲迷住。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那齐雄同了这班女将,正杀到金牛岗上,那庞琦人马一齐围将拢来,那岳鸣皋、朱尤、俞仁柳、庞飞虎、庞牛虎、庞毛虎、庞龙虎一齐拍马冲将过来。齐雄、齐月娥、王金定、邓
三娘、祝素娟、柳迎烟、翠桃姐大家出马迎敌,东奔西窜,南来北去,杀得烟尘抖乱,红日蔽隐,耳畔中只闻刀剑之声
,眼睛里惟见光芒闪烁。却战有一百多合,胜败未分。那晓王金莲一槍挑去,朱尤跌下了马。那俞仁柳跑将过来,却被朱尤一绊,一起跌倒在地,正要扒起,被齐月娥用槍一勾,那女兵就赶将过来绑了,解到山上去了。

齐国宝看了,便道:“俺一家儿去与庞贼交
兵,为何追进营去,却不见出来?难道倒被庞贼擒去不成?倘然庞贼那里用了术法,这便如何?”翠桃同祝三姐道:“大王不必心焦,俺同三娘去也。”翠桃见了道童,就骂道:“你这妖道,黄毛未退,敢在此撒野!”道童道:“俺在海岛里修道千余年,就是那四海的龙王,也知俺是终南散仙,你们这班狐媚,晓得什么来?”翠桃就把双刀砍去,那五个道童哈哈大笑,口里吐出许多烟来,熏得那女将昏昏沉沉。那三姐取出了宝塔,对着那妖道,却是烟起不上来了。

岳鸣皋连忙逃进营来,说道:“公爷快请安先生出来商议,看他这班女兵女将,非是术法不能制伏。”庞琦道:”既如此,请安先生商议。”那安期子来到帐前,庞琦把那岳鸣皋的话说了,安期子道:“俺早早吩咐,若与他们争胜,在亥、子两时,保可决胜;若用申、酉二时,也还可战胜。如今偏在巳、午两时出战,正乃天火临官,战恐有伤。”岳鸣皋道:“那左羽右翼这两员虎将已被他们擒去,如今要先生用个神术就可决胜。”安期子道:“且去收了兵,明日去战,可以取胜。”庞琦道:“宣令官,你把令传谕,暂且收兵,明日点齐人马,竟杀上天定山去。”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不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