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诗词歌赋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谁的西湖诗更美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谁的西湖诗更美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
   满天稠密的黑云与白云;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
   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

图片 1

  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
   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鳞——
  假如你我荡一支无遮的小艇,
   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  
  ①此诗写于1923年9月26日。志摩在《西湖记》中说:“三潭印月——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在月光下看雷峰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 

原标题:乾隆PK美国女诗人吉利兰:谁的西湖诗更美?

  “三潭印月——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在月下看雷峰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徐志摩在《西湖记》中说的这段极情的话,自然是诗人话。然而正是诗人话,月下雷峰静影所具有的梦幻效果就可想而知,虽然这其中更必然渗透了诗人隐秘的审美观。
  然而要让读者都进入诗人这个审美世界,并非一种描述能够做到。描述可以使人想象,却不能使人彻底进入。诗所要做到的,便是带领读者去冒险、去沉醉,彻底投入。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有另一双眼睛。“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满天稠密的黑云与白云;/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这第一阕如果没有“我送你”三个字,不亚于白开水一杯;借助“我送你”的强制力,所有平淡无奇的句子被聚合。被突出的“雷峰影片”由于隐私性或个人色彩而变成一杯浓酒。第二阕则将这杯浓酒传递于对饮之中,使之飘散出了迷人的芬芳:“假如你我荡一支无遮的小艇,/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至此,诗人将读者完全醉入了他的“月下雷峰影片”里。
  《月下雷峰影片》仅短短八句,其浓郁的诗意得力于卓越的构思手法。即诗人自我的切入。由于自我的切入,写景不再成为复制或呈现,写景即写诗人之景——“完全的梦境。”在切入之时,现实的我抽身离去,自我的情感看不见了,个人的经历、思想看不见了,闪耀于读者眼前的是自然之美的形体和光辉。整首诗的韵律就是情感和思想的旋律。正如《雪花的快乐》建筑于“假如”这一脆弱的词根,这首小诗的美学效果也是借助“假如”而显现。第一阕景物实写和“我送你”的强制,由于有了“假如”的虚拟、缓和,使美妙的设想得以如鸟翅舒展、从而全诗明亮美好起来。
  《月下雷峰影片》既立体地呈现了自然美景,又梦幻地塑造了“另一个世界。”当诗人逃离现实而转入语言创造,哪怕小小的诗行也可触出灵魂的搏动。这首小诗所具有的荡船波心的音乐美,显然得力于叠音词的运用。《月下雷峰影片》尤如一曲优美小夜曲,望不见隔岸的琴弦,悠悠回荡的琴音却令人不忍离去。
                           (荒林)

众所周知,杭州西湖的人文底蕴不仅在于享誉海内外的风景名胜,还在于历朝历代文人墨客们写景抒情的大量西湖风景诗歌作品。自南宋以来陆续被命名的“西湖十景”“西湖十八景”和“西湖二十四景”等景点的名称均极具诗情画意,而且往往伴随有特定的品题赋诗。例如康熙和乾隆皇帝当年南下巡游时御笔题写的“西湖十景”碑及题诗大多迄今保存完好,在各个景点仍然能够被游人欣赏到。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苏东坡的《饮湖上初晴后雨》和林升的《题临安邸》等经典的诗歌作品脍炙人口,千古传唱: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自从十三世纪马可波罗在游记中详细描述了他所见到的“行在”以来,有众多外国人先后来过杭州,在身后留下了为数不少的西湖风景诗。1915年10月一位叫做威诺娜•蒙哥马利•吉利兰的美国女诗人,便将自己蜜月之旅的目的地定为杭州西湖。因为在20世纪初,随着远洋客轮的飞速发展,东方之旅对于一些富裕的欧美人士来说变得越来越普通,而具有浓郁传奇色彩的杭州西湖当时也成为许多西方人蜜月旅行的首选之地。而吉利兰所创作的西湖风景诗整整等到二十年后才有机会在美国顶级的《诗歌》杂志上正式发表。

展开全文

从诗歌的题目来看,她特意选取了著名“西湖十景”中最经典的六个景点来描绘。由于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许多诗人描写过“西湖十景”,所以将吉利兰的英语诗歌跟我们所熟悉的比如乾隆皇帝的中文诗歌来进行一番对比,将会是十分有趣的一种尝试。

平湖秋月

我们先来看一下“西湖十景”中的“平湖秋月”。这个景点的主要特征是每当中秋节,金黄色的圆月便倒映在如镜子一般平静的西湖湖面上,给人以宁静安详和心旷神怡的感觉。

乾隆有一首品题诗正是描绘月光下的西湖水:

“春水初生绿似油,新蛾泻影镜光柔。待予重命行秋棹,饱弄金波万倾流。”

清澈的湖水像油一般细腻润滑,月亮的倒影倾泻在镜子一样的水面上,微微颤动,远远望去宛如扑火的飞蛾。整个光影效果是如此的柔和完美,旁观者忍不住要下湖去划船拨桨,尝试一下戏水的感受。

宋代著名诗人王洧的同名诗则把描写的重点转向了月亮:

“万顷寒光一夕铺,冰轮行处片云无。鹫峰遥度西风冷,桂子纷纷点玉壶。”

一轮“冰轮”般的圆月挂在万里无云的夜空上,向西湖湖面投射下“万顷寒光”,不由地给人以“西风冷”的感觉。月光像深秋的桂花一样纷纷落下,掉在了如“玉壶”一般清澄的西湖湖面上。

我们来看美国女诗人吉利兰的英语诗,体会其别出心裁的想象力:

平湖秋月

清澈的水面上不见一丝波纹,

西湖平滑如镜。

秋月高悬于深蓝色的夜空,

宛如一盏金色的灯笼,

挂在象牙亭阁的翘角屋檐上。

她脚踩星星,一颗又一颗

缓慢地登上最高的穹顶。

转过身,她又用带钻戒的手指

在平静的湖面上

为我的爱人编织起

一件银色的衣裳。

平湖秋月

显而易见,诗人曾与新婚的丈夫在中秋之夜荡舟于西湖之上,尽情感受过那犹如仙境的湖上夜景及。在她的眼里,那像“一盏金色的灯笼”般悬于夜空或悬于翘角屋檐的月亮无疑是一个具有典型中国元素的象征物。它同时还承载着中国神话传说中关于嫦娥的典故,难怪在这位美国女诗人的眼中,它会像一位典雅贤惠的中国女子那样缓缓地踩着星星登上天顶,又转身为诗人的新婚丈夫“编织起一件银色的衣裳”。吉利兰在这最后一个比喻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银色的月色倾泻在她丈夫的身上,仿佛是为他披上了一件新编织的衣裳。从“平滑如镜”的湖面到“灯笼”般的月亮,再到为吴刚编织衣裳的嫦娥之诗意形象,可以说吉利兰相当准确地把握住了“平湖秋月”这个西湖景点的主要特征。

三潭印月

“三潭印月”的意境应该说跟“平湖秋月”相差无几,它也强调明月在湖面上的倒影和夜晚的宁静。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湖面上增加了三座瓶状的小石塔,分别标志着湖水的最深处,故称“三潭”。每当皓月当空的时候,人们便可以看到“三潭”中分别映衬有多个明月的奇景。

三潭印月

清代诗人丁立诚有诗为证:

“三潭塔分一月印,一波影中一圆晕。下弦无月怅夜游,塔里明灯火自流。依然幻作三潭月,波绿灯红斗颜色。湖平风静波不兴,繁星更放荷花灯。”

另一位清代诗人陈璨也写道:

“碧水光澄浸碧天,玲珑塔底月轮悬。冰壶抱影骊龙睡,九颗明珠夜夜圆。”

这两位清代诗人在表现“三潭印月”这一景观时,主要还是以描绘外部景色为主,并未跳出传统描写手法的窠臼。但是美国女诗人吉利兰在下面这首诗中却独辟蹊径,着重刻画了自己内心的感受:

三潭印月

这正是谷物生长的季节。

那些神祗精灵们

似乎相互在窃窃私语。

他们闲聊时

身上轻柔的绸衣窸窣作响。

站在三潭边,他们颤抖着

说道,“我们见证了一个奇景,

就在今天晚上!

我们看见有三个月亮颤颤巍巍,

倒映在三潭那闪烁如丝缎的

平静水面上。”

诗人在湖中赏月时,似乎看到了在石塔的阴影中聚集了一些“神祗精灵”。她凝神屏息,终于偷听到了这些幽灵们的窃窃私语,原来神祗也为三潭上出现三个月亮的奇景而感到震惊。

花港观鱼

“花港观鱼”的特色就在于表现南宋内侍官卢允升庭院园林中的花卉与鱼池中的金鱼交相辉映。

乾隆的品题诗:

“花家山下流花港,花著鱼身鱼嘬花;最是春光萃西子,底须秋水悟南华。”

明代诗人王瀛也曾在此触景生情,将欣赏园中美景的自己比作了池中的游鱼:

“水上新红漾碧虚,卢园景物尽邱墟。就中只觉游鱼乐,我亦忘机乐似鱼。”

美国女诗人吉利兰对此西湖经典美景则有另一种不同的理解:

花港观鱼

当然

肯定有神仙曾行走在

这片湖面上,

因为荷花花蕾顶都呈绯红色,

就连水中的小鱼儿

也涂上了一层金银。

花港观鱼

在她看来,池中绯红色的荷花花蕾与水中呈金色或银色的游鱼这般绮丽景色无疑是神迹所致,就像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点金术。她暗示,这个景点的风光美轮美奂,显然是大自然中一个奇迹。

雷峰夕照

“雷峰夕照”曾被康熙改为“雷峰西照”,乾隆在为这一景点品题赋诗时也采用了这一说法。顾名思义,它所指的应该是夕阳斜照在雷峰塔上的壮丽景色。乾隆皇帝用近乎于口语的直白语言描绘了这一景观:

“何处高峰无夕照,斜阳此地独标名。钱王遗迹犹堪指,爱是山头塔影斜。”

历代中国诗人描绘这一景点时,几乎都是把它理解为“孤峰斜映夕阳红”。然而,别出心裁的美国女诗人吉利兰则有与众不同的阐释:

雷峰夕照

飕飕西风

从桃花树上

吹走了粉色的花瓣,

把它们撒在雷峰那雪白的

山脊之上。

那曲线优美的新月

宛如一根银针,

在夜晚的深色天幕上

针脚细腻地绣出了一颗颗

闪亮的金珠。

雷峰夕照

首先,她把“夕照”理解为夜空中的月亮,月光倾泻在大地上,将雷峰塔所在的那个小山丘染得雪白。西风骤起,将粉色花瓣从桃花树上刮落,撒在雪白的山脊上。这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图景。更为绝妙的是,诗人把新月比做了“一根银针”,居然在“深色天幕”上用细腻的针脚绣出了“一颗颗闪亮的金珠”,也就是满天的繁星。

柳浪闻莺

雷峰塔东北面不远处便是“西湖十景”的另一个景点“柳浪闻莺”。这儿原本是南宋时期的御花园,但到了清末民初,这个景点已经破败不堪,只剩下湖畔一片残败的柳树林和林中啼啭不已的黄莺。

乾隆曾题诗:

“那论清波与涌金,春来树树绿阴深;闲关几啭供清听,还似年时步上林。”

其他关于这一景点的诗歌,也都是极力渲染柳阴和莺声。如明代诗人王瀛的同名诗作:

“杨柳丝丝弄晓晴,画桥春色最关情。流莺不解兴亡恨,犹傍南园弄巧声。”

另一位明代诗人万达甫也随声附和道:

“柳阴深霭玉壶清,/碧浪摇空舞袖轻。林外莺声听不尽,画船何处又吹笙。”

柳浪闻莺

可是当美国女诗人吉利兰来到这儿的时候,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行走在西子湖畔的柳树林里,她所体验到的是一种悲凉之情,耳旁回响的也非流莺的啼啭,而是在空中盘旋之老鹰的凄厉悲鸣。于是她大胆地把“柳浪闻莺”的出处跟一则来路不明的民间传说联系到了一起:

柳浪闻莺

一整天

老鹰呼叫着在湖面上空盘旋。

湖畔的杨柳树

都惊恐地战栗不已,

叹息着饮泣吞声;

因为柳后已经逝去,

淹死在浪潮之中。

她的秀发恰似银丝

在澄澈晶莹的水面漂浮。

老鹰在呼唤,

“一路平安!”

老鹰的悲鸣原来是因为“柳后”的辞世。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里的“柳后”应该是指明清之交的江南名妓柳如是。跟大名鼎鼎的苏小小一样,柳如是也是以美貌和诗才而声名鹊起的。史学大师陈寅恪对于这位才女推崇备至,曾花费十年的精力,著有长达80万字的《柳如是别传》。据说她于1638-1640年间曾寓居杭州,浪迹西湖,并且在这儿结识并最终嫁给了常熟名儒钱谦益。1664年,钱谦益去世后不久,她也殉节自尽,香消玉殒,留下了一段浪漫而悲凉的传说。吉利兰诗中所表现“柳后”尸体在西湖中漂浮的意象不由使人联想起莎剧《哈姆雷特》中欧菲莉亚落水溺毙后尸体在撒满花瓣的小溪里漂浮的那个场景。毫无疑问,她的这首英文诗对于“柳浪闻莺”这一景点来说,堪称是一种颠覆性的阐释。

曲院风荷

“曲院风荷”是吉利兰西湖组诗中的压轴之作。诗人一扫前一首诗歌中所表达的忧郁心情,主动邀请新婚的丈夫去“曲院风荷的湖边小径”探幽,以领略西湖边那片闻名遐迩的“花卉海洋”。

曲院风荷

随我来吧,我的爱人!

让我们去漫步在

曲院风荷的湖边小径,

那儿有金色的阳光

穿透那茂密的松林。

我们将踩着柔软清香的松针

走向那盛开菊花的田野,

然后一头扎进那浓香的彩虹般

花卉海洋。

曲院风荷

诗首“随我来吧,我的爱人!”这一熟悉的诗句立即使我们联想到西方悠久的抒情田园诗传统。文艺复兴时期的英国诗人马娄的一首著名爱情诗便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的:“Come
live with me and be my love, / And we will all the pleasuresprove
…”。十七世纪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另一首爱情诗也是以几乎同样的诗句开始的:“Come
live with meand be my love, / And we will some new pleasures prove
…”“随我来吧,我的爱人!/我们将体验某种新的欢乐……”。

曲院风荷这一西湖景点主要分为曲院、风荷、滨湖密林等不同景区。诗中三至七行的描写显然指的是滨湖密林,那儿原有“茂密的松林”,现在则已经改种了江南特有的一种珍稀树种——水杉;而诗人提到的菊花也是颇具地方色彩的杭州本地花卉品种,自南宋以来,杭州的前身临安就已经有了定期举办以菊花为主的花会这一传统。诗歌最后一行中的“花卉海洋”指的则应该是这一景点中的“风荷”部分。清康熙年间,在与曲院相毗邻的岳湖上引种荷花,结果造就“千层翠盖万红妆”的壮观景象。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