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古典文学 疑似在三个疾驰的梦之中,小编很疲惫

疑似在三个疾驰的梦之中,小编很疲惫



呵,我爱他们——那些骑在难驯的野马上过夜的人,带着奔蹄下的风吹动的火把如同飘散的头发。我要站立在双桅船的船头,又高又长像一面飘扬的旗,除了发亮的红色金盔,全身一片黑。我身后十个人一排也在同样的暗中闪耀着红色金盔,时而镜子般明亮,时而又暗淡。我身边有一个人,为我奏出短暂的幻景,在发亮的铜喇叭里,它叫喊或是像一片寂寥的黑暗那样升起,我们穿过它疾驰而去,像是在一个疾驰的梦里:房舍朝我们的双膝迎过来,曲折的街巷谦恭地接纳我们,广场在我们身后静悄悄隐去,但我们依旧能捉住它们我们的马依旧下雨般沙沙地驰奔陈敬容译

原创

一个寂静的深夜,我在一片冰雪世界里溜达,身后是一座被朦胧月光和皑皑白雪映照得发亮的白色城堡。

文 夏瑜斐

图片 1

图片

拉着行李

说走就走的日子

无限风光尽

酒杯灯光

落寞后

我很疲惫

闭着眼

躺着

儿女的呼唤声

父母沧桑的眼神

一幕幕的温馨重复着

无不令我眼角溢出泪水

呼啸的机舱外

时而风和日丽

时而细雨潇撒

一切的风

一切的境

转瞬即逝

车轮疾驰

碾过身后红尘

知道这尘世

无有

地老天荒

也无有

万年的期待

…… ……

这一刻

你不懂

我只想

我只是一个小女人

这样的日子

我很累

很想结束

哪怕借个

港湾歇息片刻

眼前浮现

依肩而靠

的我

突然,遥远的天际线那端,有耀眼的红色黄色蓝色光线瞬息变换,一只仙鹤悠然展翅,映衬在呼之欲出的半轮日头上,炫目瑰丽,我赶紧按下快门,内心欣喜万分:一会可以发个朋友圈啦,好赞!

哼着小曲儿继续往前走,脚下的路越走越泥泞,灌木渐森森,再看周围的建筑,那座气派的古堡早没了踪迹,十来栋不高不矮的居民楼在周围一公里开外的地方不松不紧地杵着。

“这是哪儿?难不成迷路啦?”我一边嘀咕,一边努力辨认方向,直到脚下一个趔趄——整个身子咕噜咕噜滚了下去,滚到山沟沟的泥水浆里,我翻滚着喊:“救命啊!救命!!”这时抬头看尽不远处有个身影略过,他停下来看了我一眼,好像觉得我大惊小怪很滑稽的样子,然后走开了。

我定了定神,才发现这浑水只没过我半个身子,于是赶紧爬起身手脚并用地又爬上了那座小山丘。

可是,总得要找路回去吧,要回去城堡那边呀。这时,看到几米开外有个小房子,房子的左边敞开了很大一个口子——嗯,有点像地铁口。一个扎着长辫子的姑娘走进去了那个口子,我赶紧也跟了上去。

迎面看见一副绚丽的仙鹤奔日图——哎呀,这不是跟我拍的那张一样样嘛——“我都快有大师水准啦!”心里想着,暗暗得意。拉回思绪,从入口处走下几级台阶,眼前没路了,被一个大块头的木头玩意挡着,我看见那姑娘顺手地打开那木头玩意,钻了进去,我赶紧问她:“从这里能回到城堡吗?”她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眼神告诉我,“是的,只有这个通道才能回到城堡”,于是我紧跟着那姑娘也钻进那个木头里。

进去后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地下空间。有一个男子提了剑迎面而来,好像原本要冲我来,却发现那姑娘是他曾经的爱人。俩人曾经相爱,而今相见相杀,在几个来回的撕扯之后,竟然双双含笑离世!

我赶紧一溜烟往前跑啊跑,跑啊跑,一直跑到眼前重现那座被朦胧月光和皑皑白雪映照得发亮的白色城堡。

然后我醒了。早上好~

图片 2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