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官网下载 海豚湾不再是海豚的美好栖息地,太地町渔民在海豚湾捕杀海豚

海豚湾不再是海豚的美好栖息地,太地町渔民在海豚湾捕杀海豚



海豚湾纪录片观后感

图片 1

2016年初,星爷的一部电影《美人鱼》获得33.88亿。这部以爱情喜剧片的形式抛出了一个高度话题:对于海洋保护问题的思考。
我想,看完这部片子的人,都会和我一样,抱怨人类科技发明的声纳对于美人鱼的残害,对于海洋生物的摧毁。

看环保纪录片,给我最大、最深刻的感受是我们观看者是这电影的主人公。纪录片通过叙述事实的过程展现给观众它的主题,它插入评论;目的是给人以启示,倡导人们如何保护环境。这一点相对于其他纪录片是非常明显的:地球只有一个,有些东西一旦完全失去了,就再也不能挽回了。

3月7日,奥斯卡颁奖礼上,《海豚湾》制作者举起牌子,邀人们发送短信“海豚”,获得保护太地町海豚的信息。

时隔七年,2009年,一部拍摄了日本太地町当地的渔民每年捕杀海豚事件的纪录片《海豚湾》横空出世。
该记录影片于
2009年7月31日美国上映,由路易·西霍尤斯执导,里克·奥巴瑞主演。影片公映,便引发社会舆论讨论,人们更加关注海洋生态问题。
2010年,《海豚湾》荣获第8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我想,这份荣誉的背后无疑不是对濒临生物的保护和关注。

《海豚湾》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刚听到这个名字,我想这应该会是个描绘温馨的海豚生活的吧。因为海豚的栖息地多为浅海,很少游入深海。它们会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不同的活动,休息或游玩时,会聚集在靠近沙滩的海湾,捕食时则出现在浅水及多岩石的地方。可看了《海豚湾》后给我一个大大的打击。海豚湾不再是海豚的美好栖息地,而是个血腥无情、毁灭生命的屠杀场,一滩玷污海豚的死水。

2010年3月8日,太地町一个海豚池里,一只海豚跃出水面。环保组织建议太地町以海豚观赏项目替代捕杀海豚。

影片故事剧情由主演里克·奥巴瑞的个人经历展开。
里克·奥巴瑞原本是世界知名的海豚训练师,经由《海豚的故事》以及“飞宝”等影视作品深受观众的喜欢。可以说是他一个人发展出了海豚表演这个游乐项目,也或者说,我们知道的海豚表演,也来自于他。
然而就在他功成名就、全世界的水族馆和海豚表演遍地开花的时候,他却选择了要摧毁自己亲手建立的这个娱乐产业--为此他花费了35年时间,并且尚在进行之中。
就像片中他说的话一样,“我用10年时间参与了驯养海豚的事业,随后用35年时间来反对和摧毁它”。

《海豚湾》叙述了一群热爱海豚的环保主义工作者冒着重重阻拦深入日本太地町拍摄当地海豚被屠杀的惊人事实,向世人揭示了肮脏的海豚交易。该记录片是秘密拍摄的,使用了大量高科技设备,工作者更是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现场取景。其结论是科学实验权威所得出的,发人深省。

2003年10月,太地町渔民在海豚湾捕杀海豚,海水被血染红。

因为他驯养的海豚—凯西在他的怀里自杀了。
是的,自杀。海豚自杀了。
海豚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有意识的,只要它憋在水下不出来,它就死了。
凯西游到他的胳膊下面,深吸了一口气,拒绝吸入下一口气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说:”A dolphin’s smile is nature’s greatest deception. It creates the
illusion they’re always happy.”
海豚的微笑,是大自然中最高明的伪装。这微笑让你误以为它们一直很快乐。
听他说的这句话,我的心纠纠的疼了一下。

每年秋天,都有成千上万条海豚聚集在太地町附近的海域,因为这里有丰富的鱼类资源。海豚们肆意游曳,时不时会有大量海豚跃出水面,形成了当地一道极美的风景线。但是,当地的渔民却把屠杀这些海豚视为一笔极大的财富。

最佳纪录长片讲述日本太地町渔民大量捕杀海豚,当地人以捕杀海豚为生,称吃海豚肉是饮食传统

之后,在经历了凯西的“自杀事件”之后,他意识到了“圈养”海豚将对生物生态带来严重危害。
于是里克·奥巴瑞便投身到解救海豚的运动中了,屡次示威、屡次身体力行又屡次被捕。
直到最终,他来到了臭名昭著的日本太地町。
在这里,每年都会有超过20000头海豚被屠杀,为了将真相揭露出来,里克·奥巴瑞找到了电影人路易·西霍尤斯。
他和该电影导演路易·西霍尤斯以及由社会活动家、电影人和自由潜泳者所组成的精英制作团队,渗透进太地町这个位于日本地形险要的海湾,共同展开的一个在极为隐蔽且危险的状态下进行的偷拍任务,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所拍摄到的真实资料,构成了这部经典的纪录片《海豚湾》。

据统计,每年在日本约有23000条海豚和鼠海豚被宰杀。世界各游乐场公司都到太地町采购海豚。一条活海豚最高可达15万美元。不可置疑,这会是一个多大的经济效益!我们也不难想象为什么当地政府没有禁止捕鲸。这对政府的税收有多重要!然而,自2003年起,日本援引“科学数据”将国际渔业产量的减少归咎于海豚和鲸鱼。而我觉得这是个掩盖的借口。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自然界的规律,更不能把责任全推给海豚身上;因为人类本身不加节制地捕杀海洋鱼类,不留余地让鱼类繁衍后代,因此物极必反。这才是渔业产量减少的最主要原因。

“湛蓝的海豚湾泛起猩红,日本太地町渔民对海豚的大规模血腥屠杀在悄然进行……”这是美国纪录片《海豚湾》中震撼人心的一幕。

在日本地町这个小镇,凡是在海湾地区,捕捉海豚的地方是不允许拍照的。导演和这个团队的小伙伴也是在被四处监视,处处阻挡。
而当地的渔民会想方设法禁止一切进入拍摄的行为,吵架,暴力,在导演一行人的镜头下,渔民的嘴脸是那么的令人憎恨。

看着海洋游乐场里的海豚表演,看到它与指挥员是那么的合作无间,人们喜欢上了这位亲切的动物朋友。海豚是人类的朋友,它们十分乐意与人交往亲近。海豚还是一种救苦救难的动物。人类在水中发生危难时,往往会得到它的帮助。海豚也因此得到了一个“海上救生员”的美名,许多国家都颁布了保护海豚的法规。

美国西部时间2010年3月7日,美国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把最佳纪录长片奖颁给了《海豚湾》,环保人士对此欢欣鼓舞,然而该片所反映的海豚捕杀之地日本太地町却愤怒了。

影片中最为讽刺的就是日本政府。
在环保大会上提议“捕鲸计划”,再代表会上更是极力否认屠杀行为,甚至说海豚的死是自然死亡。更让人不能忍受的是,他们还出售着海豚肉。

与此相反的是,日本不仅大量捕杀海豚,还把海豚肉伪装投入市场销售。如果说捕鲸杀海豚是其传统文化,那这种文化在今天的日本只能是文明社会中的野蛮行为。或许我们期待日本人能把他们引以为傲的文化诠释表现得温暖些,让世人更容易理解些。

卖海豚肉每只500美元

为了揭发人类的丑恶行径,导演组织了一波在各个领域有高超技艺的人,他们不畏艰险,不怕来自各方的压力。
他们精心地计划着,在禁区安放了隐藏摄像头以及红外线测试仪等,终于看到了这些渔民屠杀海豚。
风景秀美的海湾本该是海豚嬉戏的乐园,却在转眼间变成了屠宰场。那种屠杀的场面真的让人不忍直视。
海豚的鲜血浸染了整个海域……
红艳艳的,赤裸裸的,
诉说着人类的残忍和暴力,
见证者血腥的杀戮。
这场景,简直就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但是,销售海豚肉绝对是慢性自杀。学过生物我们都知道,处于营养级越高的生物,其体内积累的毒素就越多。海洋生物的蛋白质营养很高,可是毒素也很高。其中,海豚肉高浓度的汞是地球上非辐射物质中毒性最强的。

太地町海豚捕杀季为6个月,每年捕杀2000至3000只海豚。

地球上的生物生来都是平等的。是谁说,人类是最高级动物的?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我们永远都是说着这样的标语,嘴巴里却在吃着各种肉类海鲜,穿着各种皮草皮革,看着圈养的生物表演。
这何尝不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的具体表现。

然而,太地町市政府不但把海豚肉改名换姓放到市场上销售,而且把其作为礼物送给学校的孩子们作为午餐。这完全践踏了伦理道德底线。人们是否还记得那可怕的水俣病?这不得不让所有人思考。

日本当地时间3月8日,日本太地町的居民聚集在当地一家出售海豚肉和鲸肉的餐馆里,目不转睛地观看正在大洋另一端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直播。当颁奖嘉宾宣布《海豚湾》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时,当影片的导演和制作人在现场激动地庆祝时,这家餐馆里没有掌声,只有愤怒。在居民们看来,这部讲述太地町海豚捕杀的纪录片中,他们的文化再一次被西方世界曲解。

其实很担心,
未来,当人类在海底遇险,海豚是否还能不计前嫌,给于我们以帮助?
未来,当我们所有的资源都被我们消耗殆尽的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
海豚的微笑,是大自然中最高明的伪装。这微笑让你误以为它们一直很快乐。
其他生物,又何尝不是如此?

海豚,一种生物,有其生存的理由。难道每一种生物都要等其濒临灭绝时,人们才想到要保护它们吗?

太地町,日本西南部和歌山县一个美丽渔村,居民3500人。早在17世纪,这里的人们就开始捕杀海豚和鲸类,还自豪地把太地町称为“鲸之町”。今天,捕捞海豚和小型鲸类仍然是当地渔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如果可以,何不怀着一颗悲悯之心。
听听动物的声音,听听自然的声音。
我相信,我们真的可以和他们做朋友。
因为,
我们都是地球的一份子。

海豚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呼吸不是自主的,它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是有意识的,所以,当生命变得不可承受时,它们就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不再呼入下一口气。这被称为海豚的“自杀”。

每年9月,海豚捕杀季到来时,太地町的渔民就集体出海。人们分乘几条小船,在海上驱逐成群的海豚。为了扰乱海豚的声呐系统,他们用金属棍在水中敲打。最终,精疲力尽的海豚被赶入一个小海湾。

用《海豚湾》里克·奥巴瑞的一句话来结尾吧“If you aren’t an activist you’re
an inactivist.

没有行动,只能坐以待毙。

保护海豚,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让大海永远绽放蓝色的生命,我们人类才能得以生存。

进入小海湾的海豚命运并不同。少数几只长相漂亮的海豚被挑出来,以每只10万美元的高价卖给世界各地的水族馆和马戏团。而剩下的海豚则被渔民们用矛和刀当场杀死,然后作为肉类以每只500美元的价格卖给当地超市或批发商。

海豚湾纪录片观后感

在每年长达6个月的海豚捕杀季里,太地町渔民将捕杀2000至3000只海豚。屠杀进行时,整片海湾被海豚的鲜血染红。

《海豚湾》——奥斯卡最佳纪录片。通过非法手段拍摄到的!这是海豚的眼泪!日本不想让世界知道的,本电影的导演的同事已陆续有被谋杀的了,救救我们的和平天使,人类最好的朋友!请分享它!让爱与责任传递下去!

导演偷拍捕杀海豚

日本南部渔村太地町,三面环海,风景宜人,到处可见以海豚为标志的建筑、路标以及海豚形状的轮船。初来乍到者甚至日本本土观光客,都会误以为这是一个热爱海豚的小镇。谁能想到,美丽的海湾背后,竟隐匿着一个从未被世人发现的海豚屠宰场。

太地町人认为:海豚肉只是食物,捕杀海豚不违反日本法律。

每年9月至次年2月的捕鲸季,也是海豚遭受捕杀的季节。每天傍晚,太地町的渔民们驾着十几艘小船开往海豚聚集的海口,从船上将一根长杆置入海中,不断敲打并制造出一排声浪,目的是让海豚这种主要依靠敏锐听觉生存的动物受到惊吓。随后,渔民们会开船将海豚驱赶到用渔网封锁的礁湖之中。

10年前,美国环保人士理查德·奥巴里偶然发现了太地町的“秘密”,漫长的反太地町海豚捕杀的行动也就由此开始。

第二天清晨,来自全球各地的贸易商会前来挑选适合在水族馆进行表演的海豚。一头特别聪明的海豚可能会卖出10万英镑的高价。一旦这些贸易商挑选完毕,剩下的海豚就只能等待被屠杀的命运。渔民们会用长钩刀砍杀海豚,用削尖了的长枪将其刺伤,然后拉上小船。

2006年,导演路易·塞霍尤斯开始用他的镜头追踪纪录奥巴里对太地町屠杀海豚的揭秘行动。为避开当地渔民的封锁和驱赶,他们将摄像机安装在遥控飞机上、岩石间和水下,最终拍到了屠杀海豚时的血腥场面。

受到惊吓的海豚在海湾凹口内四处游窜,周围的海水已被海豚的血水染成红色。有些母海豚为了告知幼海豚有危险并试图保护它们时,往往发出极度痛苦的鸣叫。绝望的叫声加上触目惊心的血水,让这一幕显得即凄惨又血腥。

纪录片《海豚湾》诞生了,对太地町屠杀海豚的声讨也随之而来。《海豚湾》获得奥斯卡奖后,世界对太地町的关注也达到了一个顶点。这一切都令太地町的居民们感到委屈和不满。

由于大量失血,再加上疼痛难忍,这些受伤的海豚往往会失去活力;这时渔民会将它们拉上渔船,割断它们的喉咙,或者砍开它们的脊髓。更多的海豚则会被留在船上,任其自然死亡。

在太地町渔民眼中,海豚只是一种大鱼,跟金枪鱼没什么两样,海豚肉也“只是食物而已”。在太地町及其附近地区,人们数百年来一直在吃海豚肉。餐馆和商店都出售海豚肉制成的生鱼片和腌肉。一名批发商说,海豚肉吃起来像牛肉,但是其每公斤2000日元的价格却比牛肉便宜得多。在一些地方,海豚肉也被当做价格更高的鲸肉出售。

自2005年起,美国海洋摄影师、“海洋保护协会”创办人路易·皮斯豪斯连续三年往返美国与日本太地町。2008年9月,他与伙伴们终于在这个四处张贴着“禁止拍摄”、“危险”等字样标语的海港小镇,通过摄影机镜头记录下血色“海豚湾”的惊天秘密。这也是他导演生涯的处女作。

太地町的渔民认为,在很多外国人拍摄的纪录片中,他们不是被描述成“野蛮人”,就是被塑造成“黑手党”。“西方人以最不人道的方式宰杀牛和其他动物,没人对此说过什么。为什么日本人要受到这样的待遇呢?”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是“某种形式的种族主义的受害者”。

在奥巴瑞看来,海豚的微笑是世界上最大的误会。“有时候爱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词。我们以为自己爱了,却不知道对别人造成了伤害。”奥巴瑞告诉《外滩画报》。在《海豚湾》影片里,水族馆内海豚跳跃、观众欢呼的背后,是鱼房中摆放着的一瓶瓶治疗海豚溃疡的抗酸剂和胃泰美,海豚的胃病是因为过度紧张的表演造成的。“如果每个人都知道,欢呼声对于海豚敏锐的听觉来说是一场折磨,知道海豚微笑背后的绝望,海洋世界将不再是梦幻乐园的代名词。”

太地町的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再强调,海豚等小型鲸类并不在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禁捕的范围内,同时也符合日本法律———日本中央政府允许每年捕杀1.9万只海豚。太地町每年捕杀大约2000只海豚,比日本其他地方捕杀的海豚要少。

影片最后,70多岁的奥巴瑞顶着满头白发,胸前挂着一台移动电视,屏幕上放映的正是太地町渔民屠宰海豚的录像。他就这样踏进国际反捕鲸协会会场,走到各国代表前无声地抗议,被带走也没有任何反抗;他还这样走上东京涩谷的十字街头,在人潮中静静地伫立着……终于,一个人停下脚步,接着,两个、三个,驻足观看的人越来越多。这是导演本人最满意的镜头。

“太地町人不会停止”

在最后一部镜头中,我深深的流泪了,太让我有一种震撼的触动!颤动着我的内心!不得让我想到为什么可爱的海豚会遭遇日此不堪的局面呢?我发觉人类很残暴,很可恨!为什么不能让海豚和我们一起和平相处呢?为什么要获取它们的自由权利呢?让我最恨的是那日本人!恨死他们了!

太地町政府要求外界尊重他们的饮食文化。

  • 纪录片海豚湾影评
  • 海豚湾观后感
  • 海底总动员观后感

被太地町人更多提及的还有两个词:传统和文化。

《海豚湾》获得奥斯卡奖后,太地町政府发布了一条简短的声明:“在日本国内和世界各地都存在着不同的饮食传统,这些传统有着漫长的历史。尊重和理解地方饮食文化非常重要。”

太地町地方议会成员虑野久人认为,海豚捕杀就是当地多年的传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海豚捕杀在隐蔽的区域进行,“只是因为捕杀场面令人看了会不舒服”。他强调说:“宰杀猪、牛或其他动物的场面不也同样会令人感到不悦吗?”

纪录片《海豚湾》的制作人之一、动物行为学家戴安娜·瑞斯则不这么看。在听过太地町海豚捕杀时的水下录音后,瑞斯说,那些最聪慧、最具灵性的动物发出的绝望悲鸣令人心碎。“总有些东西是可以超越文化的。”瑞斯说。

如果说捕杀和食用海豚是一种传统文化,这种文化在今天的日本也已走到尾声。在太地町以外的日本大部分地区,人们并不知道还有捕杀海豚这样的传统。就连日本政府也承认,海豚肉含有汞等污染成分,可能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即便如此,太地町人和日本渔业官员仍然坚持对捕杀海豚的固执。

日本农林渔业省远洋渔业处官员高谷茂树还没有看过《海豚湾》,他知道这部电影的制作者想表达什么,但他认为那是徒劳。“在日本有海豚肉的市场,这个市场虽然不大,但也是市场。”地方议员虑野久人则更加直接:“太地町渔民绝不会因为受到压力而停止捕杀海豚。”

观赏海豚或许更赚钱

环保者期待渔民、经济和海豚实现“多赢”。

国际捕鲸委员会多年来一直在就是否禁止捕杀海豚等小型鲸类进行讨论,但僵局一直未打破。今天,环保人士和科学家把希望寄托在日本民众身上。

去年10月,《海豚湾》已经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展映。今年6月,《海豚湾》将在日本全国的30家影院免费上映。

然而,对于《海豚湾》,普通日本人的情绪十分复杂。24岁的大学生木部真明在观看影片后说:“我同情那些海豚,可是人类从远古时代就已开始靠食用动植物生存。于此同时,我也赞成对海豚捕杀进行调查。不过,要给出明确的看法实在是太困难了。”

《日本焦点》杂志的专栏作者大卫·麦克内尔撰文指出,事实上,日本人对海豚捕杀的坚持,还掺杂着民族主义因素,这让问题更加复杂。

在粮食自给率只有40%的日本,海洋资源至关重要。日本渔业厅官员称,在这个人口稠密的国家,人们必须依靠海洋提供食物。日本渔业厅前副厅长中前明曾经说:“如果我们在捕鲸问题上退让,那下一次,就会轮到日本人最常吃的金枪鱼了!”

3月8日,就在奥斯卡奖揭晓这天,《海豚湾》幕后团队成员、环保人士汉斯·罗斯回到了太地町。

罗斯认为,对太地町而言,出海观看海豚的游览项目可能比捕杀海豚更能带动经济。他说:“我重新来到这里,希望试着为渔民、当地经济和海豚寻找一种‘多赢’的方式。”但他感受到的只是当地人的敌意。

这样的敌意令《海豚湾》导演塞霍尤斯担忧,他说自己并不希望《海豚湾》被看做一部抨击日本的影片,它事实上是“写给日本人的情书”。“我们希望日本人观看这部电影,然后再自行决定,海豚是该被当做食物,还是被用来娱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