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那雪风真的尚未创制迈凯伦540C,这件工作还确确实实不是雪风搞的

那雪风真的尚未创制迈凯伦540C,这件工作还确确实实不是雪风搞的

陈伍接到家里的电话也是吃了一惊,雪风被军方给抓了起来,陈砚到家里大闹了一场,现在家里整个都乱了,电说里说是老爷子被气得不轻,老爹和伯父都已经亲自回家探望去了。
“这到底唱得哪出戏啊?”陈伍此时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三哥不是说雪风是军队自己的人吗,这怎么就又把人给逮了呢?你这一逮不要紧啊,我这边可是人马都调齐了,就等着雪风来开工了。这雪风要是万一出个好歹的,我这工程可算是毁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搞了,钱也投进去不少了,要是还整不出什么动静出来,就算西京市政府不说啥,自己以后也是没脸再干下去了。
这下好,陈伍也乱了,陈家从上到下,此时就没有不乱的。陈伍在屋子里来回奔了几趟,才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过两天市政府就要宣传雪风的网站了,不行,这事得先缓一缓,还不清楚雪风是因为啥被抓进去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出来,可不能因为这事把西京市政府的人也牵扯了进去,人家这次也是友情帮忙来着。
陈伍本是好意,可是电话到了市政府哪里,想法就不一样了,市政府可不认识什么雪风,帮雪风完全是照顾陈伍的面子,此时被陈伍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起了突突,这家伙不简单啊,竟然能让军方亲自抓人,那肯定是犯了什么大案子,这样的人可不能沾,沾了这一辈子的前途就毁了。陈伍刚挂电话,那边市政府的人就作出了决定,以后不管陈伍再来说什么,这个看门狗网站也是再不能碰了。
陈伍挂了电话,把手头的事一交代,就出了门,陈砚那姑奶奶在北京闹完了就又直接奔西京来了,这还得自己去拦着,不然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陈伍这一边出门,一边就开始联系陈砚。
李政委坐在审查室,看着那边雪风磨磨蹭蹭地坐了下来,再看雪风此时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一脸的血渣子遮住了之前不卑不亢的锐气,不禁就皱了皱眉,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不忍,万一就如陈兵所说,这雪风真的没有制造魅影,还无偿把技术转让给了军方,算得上是功臣一位,自己这么对他,是不是真的过份了。
李政委此时内心也开始了激烈地斗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继续下去,如果不继续下去,那该怎么办,把人放回去?不行,这一放,自己的军人生涯指定是就此结束,还会连累到西京军区的几位老战友,私自调用部队,非法抓人,这些个罪名也是不轻,搞不好都得上军事法庭。自己完了倒没啥,要是把几位战友的前途害了,可真是没脸再活了。李政委此时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雪风,你现在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吗?”李政委终于拿定了主意,竟然和颜悦色地看着雪风。
雪风从被抓到现在,都没睡觉,有些困,打了个哈欠,“没~~没,你再问一万遍,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要交代的。想咋办就快点动手,别磨磨蹭蹭的,你不烦我也烦了。”
李政委这次居然也不生气,仍旧笑呵呵地看着雪风,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你再仔细想想。”
雪风倒是被李政委给笑得心里发毛,不会是逮着自己什么把柄了吧,应该不会,自己以前是偷过一些技术资料拿过来研究,不过脚印早都擦干净了,再说这和魅影又没有丝毫的关系,当下说道:“我没啥要想的!”
“那好,那我就稍微给你提点醒!”李政委站起来,往雪风这边走近了两步,“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你的机子上发现了魅影病毒!”
“切~~!”雪风愈发鄙视这个大校,“那又怎么了,这世界上中了魅影的机器成千上万,难道说这些机器的主人都有嫌疑了?既然这样,那你把他们都抓来问问好了!”
“好!好!”李政委笑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只要你承认你有制造魅影的嫌疑就好!可是,你恰恰忘了一点,在所有感染了魅影的人中,你是唯一一个会制造流程序的人,而魅影又是用流程序制作的。把这两个嫌疑凑在一块,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雪风此时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大校,这绕来绕去,最后反而是自己把自己装进去了,这个大校明明就是算准了自己肯定会这么说,才设了这么一个逻辑圈套让自己往里钻,自己的话明明就是嘲讽那大校弱智,但是让人家这么一接茬,就变成了自己承认自己有嫌疑,雪风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很鄙视地朝那大校竖了竖大拇指,冷冷道:“佩服,佩服,能有这份心机的人,还真不是一般厉害。我算是明白了,就算我怎么交代,都已经铁定是制造魅影,破坏军事设施的嫌疑人了。”
“废话少说,事实就是这样,既然已经明白了,就赶紧交代问题。”李政委此时又换上了一脸严肃。
“交代不交代,有什么区别吗?”雪风此时心里是极度地愤怒啊,这个大校已经挑明了是吃定了自己,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有口难辩、有冤无处申?雪风冷笑:“既然你已经认定我就是那罪犯,那还用我交代什么啊,直接放马过来就是了。”
“不!”李政委铁青着脸,“我已经说过了,我办事向来讲究证据,绝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你的,你不是也承认你自己有嫌疑吗?那就赶快交代吧,只要你能主动交代问题,我可以向上级为你求情,到时候可以从轻处理。如果一味抵抗,哼哼,等待你的只有更严厉的惩罚。”
“呵呵,呵呵~”雪风怒极反笑,傻子也明白了那大校的意思,“好一个从轻处理啊,这算不算是诱供呢?”
“放肆!”李政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直奔雪风而去,一把拎住了雪风的领口,把雪风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放肆!”审查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李政委回头一看进来的人,顿时浑身一软,手一松放开了雪风,继而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进来的正是张副部长,“张部长,我……”
“我什么我?好你个李富贵,你真行啊,这就是你给我办的好事?出来的时候,我是怎么叮嘱你的,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怎么?全忘了?要不要我再给重复一遍!”张部长进来看见雪风的模样,那叫一个气啊,直接指着李政委的鼻子就骂开了。
“张部长,我……,你听我解释!”李政委还不忘给自己辩解。
“你不用给我解释!”张部长抬手打断了李政委的话,道:“会有人来听你解释的。”
李政委当时就觉得一阵旋晕,一下就摊坐在了椅子上,完了,这次自己真的是完了,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军法的严惩了。
张部长径自走到雪风跟前,“你就是雪风吧?你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了解清楚了,这次是我们的人搞错了,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张部长说完“啪”一下给雪风敬了个军礼,然后说道:“你放心,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不等雪风答复,张部长大喊了一声:“来人!”
声音一落,外面立刻跑进一个警卫兵。
“马上送雪风同志去医院,一定安排我们最好的医生,进行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是!”警卫兵一个敬礼,就准备出去安排。
“不用了!”雪风站了起来,冷冷哼道:“我受不起!我是谁啊?一个平头老百姓,无权无势的,你们想怀疑就怀疑,想抓就抓,逼供、诱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玩够了,想放了,又是一句话,我他妈的连个屁都不如!哪里承受得起你们的道歉啊。哈哈哈~”雪风大声笑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凄苦的哭音,他这次是真的伤了心,直到此刻,雪风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第二次进军营,会是这种方式。
张部长的脸顿时寒了起来,再看李政委,坐在那里冷汗直流,背上的军装已经湿透了,“哼!”张部长冷哼了一声,真想过去直接枪毙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李政委,转头看着雪风,“雪风同志,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做领导也负有重大的责任,如果你觉得不解恨,你可以骂我几声,打我都行。对于你们这些技术人员,我们一直都是怀有万分诚意的,这次的事情也是我们所不愿意看见的。”
雪风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没有理会张部长的话,此时就算是说破了天去,怕是雪风也不会再相信了,当下冷冷地哼了一声:“那么,我可以回家了吗?”
“可以!你随时都可以回去。”张部长赶紧应着,“我们立刻派人送你回家,你的那些设备也会马上给你送回去,你的一切损失,都由我们军方负责赔偿。”
“那我就谢谢将军大人了,呵呵。” 张部长一喜,以为是雪风终于想通了呢。
“回去后我还住在原地,你们要是想我了,就随时来抓,我绝不会反抗的。”雪风冷冷扔下这么一句,大笑着走了出去,那警卫兵赶紧跟在了后面。
“啪!”张部长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他是为雪风的嚣张生气,还是为李政委的行为生气。
×××××
陈伍这边联系不到陈砚正在着急呢,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兵打来的,“喂!三哥,三哥,我说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边的陈兵也是一肚子火,“我先不给你解释了,我现在走不开,你帮我去军区接一下雪风,完了一定要代我向他道个歉,这次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你们这是怎么搞得嘛!”陈伍哼哼了两句,“好,好,我先去接雪风。不过,道歉的事你自己来,我不管。”
“那你帮我先安抚雪风几句。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还得去北京向老爷子解释此事,老爷子还在等着解释呢。完了,我亲自去向雪风解释此事。”
“老爷子要什么解释?难道这件事老爷子还要插手?”陈伍问到。
“别问了,赶紧去接人!还有,一定要找到燕子,这姑奶奶估计又暴走了,在家里和爷爷吵了一架,你可要看住她,别让她再闹出什么事来!好了,我挂了!”陈兵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喂!”陈伍还想说什么,竟然没来得及,只得郁郁地挂了电话。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嘛,雪风的臭脾气自己可是见识过的,此时受了委屈,想要安抚他估计是有点难度了。不过更可怕的是,姑奶奶又暴走了,自己原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雪风被抓的事给气着了,没想到是因为和姑奶奶吵架,她连老爷子都敢吵,此时让自己去看她,还不是去送死嘛。
陈伍直后悔自己不该接这个电话,不过此时也没有办法推脱了,只得驱车往军区赶了过去。不过,陈伍知道还有更倒霉的,此事连老爷子都插手了,怕是又要出几个倒霉蛋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好端端地,怎么就突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呢。看己以后做事也要更加小心才是,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也出个大乱子呢。
陈伍一路想着,就到了军区的门口,并没有看到雪风的人影,到门岗一问,雪风已经让人给接走了,说是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女的很嚣张,怒气冲冲要进去找军区司令理论,后来政委陪着雪风一起出来了,把她一阵安慰,这才把人接走了。
“我的姑奶奶啊!”陈伍脑门一阵发凉,这肯定就是陈砚了,除了她,没人敢在军区门口这么闹,怪了,军区的政委居然还亲自出来解释,是老爷子的关系呢,还是军队这次真的在雪风的事情上理亏了。
陈伍只得离了门岗,调转车头往雪风家里赶了过去。

陈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还保持着每天研究国家大事、分析国际局势的习惯。这不,老爷子坐在楼上书房里,一边看着报纸,一边不时在地图上寻找着什么,时不时还在报纸上做着批注。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但精神看起来非常好,只是眼睛不好了,看书读报都得带着老花镜。
“嘭嘭~”传来了敲门声。 老爷子喊了声“进来吧”,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报纸。
“首长!陈砚小姐来了!” “唔?”老爷子放下了报纸,“谁来了?”
“陈砚小姐来了!”勤务兵又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好,好,我就下去。”老爷子赶紧摘了花镜,把报纸一收,他真没想到陈砚会来看自己,陈砚从不主动己这里,以往都是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自己让陈兵陈伍他们去西京把陈砚接过来聚一聚,但陈砚也只是即来即走,从不在家里过夜。陈砚这次的主动回家,让老爷子份外高兴,站起来就朝门外走去,“哎呀,我的宝贝孙女来了,呵呵。”
下得楼来,就看见陈砚站在客厅里,脸上一脸寒霜,身后还站在一个文弱的姑娘,脸露忧色。老爷子就觉得自己有些高兴过头了,要是没事,陈砚怎么会主动跑回家里呢,只是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燕子,燕子,快过来让爷爷看看。哈哈,可想死爷爷了。”
陈砚站在原地没动,看见老爷子,很别扭地喊了一声:“爷爷!”,这个称呼她梦里喊了多少次,可是一看见爷爷,她总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心里的疙瘩再次冒了出来,喊起来就是觉得很不自在。
老爷子走到陈砚身边,拉着她的手仔细看了看,爽朗地笑了起来,“我家小燕子是越长越漂亮了啊。来,来,赶快坐,到自己家了就随便点。”,老爷子说完拉着陈砚就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仔细地端详着,真是越看越欢喜。
陈砚让老爷子看得有些不自在,扭头道:“小雪,你也过来坐吧。”
老爷子再才拍腿笑道:“看我这一高兴就什么都忘了,都忘了招呼这位小客人了,来,来,小姑娘,赶紧坐,不要客气。小刘,给客人和燕子上茶,把我的极品大红袍拿出来,呵呵。”
旁边的勤务兵忙答应着去忙了,心想老爷子今天可真是出血了,这极品大红袍老爷子平时连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喝,上次军委里几个老首长一起过来蹭茶,老爷子愣是没拿出来,没想到今天陈砚一来,老爷子就转性了,也不吝啬了,看来这军委大院最宝贝的千金之名并非虚传啊。
“爷…爷爷。”陈砚还是觉得叫得很不顺口,就赶紧转入正题,道:“我今天来不是来喝茶的,我是有事来求你帮忙的。”
老爷子也不生气,笑道:“小燕子在外面受了气,知道回家找爷爷来做帮手了。呵呵,好好,爷爷帮,说吧,谁惹你生气了。”
“我朋友在西京被当兵的抓走了……”
陈砚刚说个开头,老爷子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什么被抓呢?”
“就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被抓的,所以我才来找你。”陈砚一提起这事,就觉得生气。
“嗯,军方抓人不会没有理由的,肯定是你那朋友做了什么事,而且是犯了大事,否则军方不会随便抓人的。”老爷子叹了口气,“军队的事,我已经很多年不过问了,这个忙爷爷怕是帮不上了。”
“不是,绝对不是,雪风绝对没有做什么坏事,这都是陈兵搞出来的。”陈砚当下就有些急了,老爷子一项坚持原则,退休后就再也不肯插手军方的具体事务,自己虽然没回过几次家,但是也见过在老爷子这里碰了一鼻子灰的。陈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陈兵抖出来,她倒要让老爷子看看,这是家事,还是军方的事情。
“陈兵?”老爷子这下有些迷糊了,这雪风是谁啊,怎么事情还和陈兵牵扯上了。在几个孙儿中,老爷子可是比较看中陈兵的,性格厚重冷静,有担当,如果不是做了技术兵种,陈兵的前途真是无可限量啊。
“就是他,这次的事情全是他搞出来的。当初他向我保证,雪风把技术转让给了军方,是军方的保护对象,今后绝对不会再逼雪风参军,也不会和雪风再有任何瓜葛。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一声招呼都不打,派人直接拿枪把人就抓走了。电话也关了,我现在都联系不上他,他这不是心虚是什么?”陈砚越说越激动,差点又要开口骂陈兵。
勤务兵此时端着泡好的茶走了进来,陈砚才忍住了。勤务兵一走,陈砚就继续炮轰陈兵:“要不是他搞出来的,他躲起来干什么?这绝对就是陈兵搞出来的,他早就想搞什么什么系统,可惜他自己技术不行,就非要拉雪风入伍帮他去搞,雪风一直没答应。软的不行,他就来强的。”
“陈兵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那个谁是你的朋友,就更不会言而无信,难道你还不了解陈兵的脾气吗?我想问题肯定是出在你这个朋友身上!”老爷子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不可能,雪风的为人我最清楚,我敢用人格担保,他绝对不会做任何坏事。”陈砚对爷爷一再怀疑雪风有些不满了,直指主题:“反正不管如何,你都得帮忙。”
“那雪风是什么人,他一个外人,凭什么要我相信他?”老爷子也是很不悦,“我宁愿相信陈兵,他是我的孙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如果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相信,我还能信谁?”,老爷子矛头对准陈砚,这是批评她不该因雪风的事情就怀疑自己的堂兄。
“我不管那些!”陈砚也急了,“我只要你帮我救出陈兵来!”
“我已经说过了!”老爷子拂袖站了起来,“军方的事情,我早就不再插手了,这是我的原则。”
“原则!原则!”陈砚也站了起来,“这是我生下来第一次向你提要求,难道你都不肯答应吗?”
“理由呢?理由呢?我凭什么要去帮一个外人!”老爷子一生气,甩手作势就要上楼。
“雪风他不是什么外人!”陈砚这才急了,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老爷子站住了身子,慢慢回头看着陈砚,“你说得是真的?”
“我没骗你,他真的是我男朋友,爷爷你一定要救他出来。”陈砚说着已经带上哭腔了,“疯子他脾气一直就很倔,吃软不吃硬,这次被抓走,他肯定不会配合的,我怕他会吃亏的,爷爷你一定要帮忙。”
老爷子叹了口气,显得极度失望:“燕子,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编谎欺骗爷爷!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了吗?他不是是你朋友吗?怎么一会功夫就变成了男朋友?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你竟然编了这么多理由来骗自己的爷爷?”
“没有,我真的没有骗你!”
“陈砚姐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请你一定要救救雪风大哥!”俞雪也在一旁急忙说到。
老爷子一抬手,打断了两人的辩解,“别说了,再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了。这次的忙,我是不会帮的。”,老爷子说完转身要上楼。
“好!好!”陈砚这下真的是哭了,不知道是急哭了,还是气哭了,一抹眼泪,发狠道:“你不就是怕毁了你的那个原则和两袖清风的名声吗?好,我不求你,你不救雪风,我自己去救,大不了豁出去也把我抓走得了。从今天起,就当你没有我这个孙女,我没有你这个爷爷,反正从我生下来,你就没管过我一件事,我今后也再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小雪,我们走!”陈砚说完就朝门口走去。俞雪有些着急了,她不知道陈砚家里的事情,自然也不理解陈砚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爷爷这么激动,不过她不愿意看到陈砚这么冲动,救雪风并不能只靠着冲动和勇气。
“你给我站住!”老爷子这下也是火了:“我告诉你,你从生下来的那刻起,就注定你是陈家的人,你骨子里流的是我们陈家的血,这是你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
“我就是要改变!”陈砚转头怒吼道:“你以为所有的陈家人,都为自己生在这个家庭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吗?你错了!我宁愿自己不是生在陈家。如果我不是生在陈家,我就不会从小没有了父母;如果我的爸爸不是生在陈家,他就不会连自己女儿都没看到一眼就离开了人世;如果他不是生在陈家,他一定会和我妈妈白头到老,长命百岁。没错,我是生在陈家,可是陈家给了我什么,给我的只有父母双亡、无情、冷漠,和有家不能回。”,陈砚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淡淡地道:“我早就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或许,今天我就可以解脱了。”,说完长出了一口气,慢慢朝门外走去,象是解脱了,但身影却是那么孤寂,那么悲伤。
“难道我们不都是你的亲人吗?”陈砚的话一下刺到了老爷子的心。
陈砚头也没回,身形稍住,摇头道:“以前或许是,在梦里。以后,再也不会是了。”,说完她加快速走了出去,既然此处无希望,她还留下来有什么意思,她还得去救雪风。俞雪无奈,跺了一下脚,紧跟了上去。
陈家的小楼立刻冷了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半晌之后,勤务兵走了过来,来到陈老爷子跟前,扶着陈老爷子坐到沙发上,“老首长,你消消气!”
“哎!”老爷子叹了口气,“我生什么气啊,她这么说我,是对的,我当年对她父亲确实太严厉了,我能理解。”
“那首长刚才为什么还……”,勤务兵有些纳闷了,既然早知道陈砚会这么说,为什么还要拿这事刺激她呢。
“燕子这孩子苦啊,这件事从她懂事起就压在了她心里,她很懂事,憋在心里一直不肯说,怕伤了我的心,也怕伤了她舅舅的心,这次总算是说出来。”老爷子一脸凄苦,连声道:“说出来就好啊,说出来就好,说出来心里就不再难受,不然非要憋出毛病来。每次看她别别扭扭喊我爷爷,我就心痛啊。”
“老首长真是良苦用心啊,只是这……”勤务兵不禁有些担心,陈砚这怒气冲冲一走,心里的疙瘩是没了,不过怕是以后再和好就难了。
“哎,走一步看一步,以后再找机会吧。”陈老爷子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你马上帮我去联系,务必找到陈兵的下落,我有事情要问他。”
“首长不是说不帮忙的吗?”
“燕子虽然脾气爆,但是绝不会无理取闹,也不是那么不识大体。如果不是特别为难的事,她也绝不会跑到我这里来的,而且此事还牵扯到了陈兵,看来我不过问也是不行了。我倒是相信陈兵那里不会出什么问题,就是怕这其中有人捣鬼啊。”
“好,我马上就去联系,老首长!”勤务兵说完就去忙了。
“还有,找个人跟着燕子,不要让她真的给闹出什么乱子来。”
偌大的客厅里,只留下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哪里,老爷子曾经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也从未皱过眉头,此时为了儿女之事,竟也满脸愁容。
良久之后,老爷子又突然笑道:“没想到小丫头居然有了男朋友,呵呵,不错,不错,竟有人能降服了她这火爆脾气。”
××××× “政委,政委!”那技术员匆匆跑进了李政委的房子,连敲门也忘了。
“什么事?”李政委一下站了起来,“是不是找到病毒样本了。”
“不是,不是。”技术员喘了两口气,这一阵跑,可真够呛,“是我们发现,嫌疑人的机器也中了魅影!”
“什么?”李政委当时就觉得脑袋里一阵响,就有些旋晕,“你真的确定?”
“是!”技术员直了直身子,“我们对嫌疑人的机子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没有发现任何病毒代码,在进行联网测试时,我们发现他的机器也中了魅影。”
“中了魅影,难道就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吗?难道就不会是他自己的病毒感染了自己的机器吗?”李政委有些气急败坏。
“有可能,但这种可能非常小,以前也从没听说过。病毒的作者一般都会在自己机器上做好保护工作的。”技术员一顿,“第二,病毒是在黑客攻击美国时爆发的,爆发源头是在美国,我们分析了机器的所有日志,病毒爆发期间,所有的机器均没有访问过美国的网络。”
李政委的身子一软,就坐倒在了椅子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这次真的怀疑错了,这件事情还真的不是雪风搞的?
“政委!政委!”技术员看政委脸色有些不好看,关切地喊了几声。
“哦!”李政委反应过来,挥手道:“你先去忙吧,继续分析,一定不能放过任何线索。”
技术员有些皱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分析什么啊,不过政委已经吩咐了,也不好再说什么,道:“好,政委你好好休息,那我先去了。”
“去吧!去吧!”李政委挥手把技术员打发了出去,就开始胡乱想了起来,自己现在可怎么办啊,满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一件功劳,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意外,人都抓来了,难道再放回去?不行了,自己信誓旦旦给西京军区的领导做了保证后才把人抓来了,这个程序已经是非法的了,要是什么都没审出来,再告诉人家是误会一场,这个责任让谁来抗啊?
“不行!”李政委突地站了起来,“我还得再审一次雪风!”,一定是这个小子把罪证转移了,没错,没错,肯定就是这样!
李政委发疯似地冲出门,直奔审查室而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