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欧阳菲瞅着雪风,陈砚大约是明亮雪风在想怎么样

欧阳菲瞅着雪风,陈砚大约是明亮雪风在想怎么样

开完董事会,张凌风把陈砚叫住了。
“燕子,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怎么样了?”张凌风一脸的希冀。
陈砚叹了口气,一屁股又坐回到椅子里,“我去找过雪风了,他也去劝了菲姐,不过……”
张凌风有些皱眉,怎么会这样,按照自己的估计,只要雪风去说服,欧阳菲还是会回到大秦的,没想到雪风居然也失败了,“你菲姐是个什么态度?”
“她说这么多年商海漂泊,她人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陈砚到现在还是有些想不通,“菲姐说她准备给那些追求自己的人一个机会,然后把自己嫁出去,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再劝她了。”
“哎~,这不过是她的一个借口罢了。”张凌风叹了口气,“她一向就是个说一是一的人,只怪我自己昏了头,为了偿还自己的人情债,居然违背自己当初对她的承诺,没想到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念旧情,说走就走。”
“舅舅你也不要太自责了!”陈砚劝道:“你已经尽力了,既然无法挽回,我看就算了,可能菲姐这次真的是累了,如果我们再一直纠缠下去,搞坏了关系,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张凌风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哎~,自从我接手大秦以来,也曾犯过不少错误,甚至是很大的错误,但都被我把损失挽回了。唯独这次,我犯了一个自己认为是很小的错误,却造成了大秦最大的人才损失,而且是无法挽回的。”
“舅舅!”陈砚沉吟了一会,还是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我觉得你最近可能是有些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张凌风奇怪地看着陈砚,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你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指的是俞雪的事情!俞雪是个很有天赋和才华的人,这是我们人力部门所公认的,可能她现在的能力比不上菲姐,但是假以时日,我相信俞雪绝对是个能在商场叱咤风云的人才,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陈砚说起这事还是一副气乎乎的表情,“轻易就把这么一个人才放走,我觉得你最近老是在做一些昏事,我已经和舅妈商量过了,我们认为可能是上次银蝶的事对你影响太大了,决定让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你是我们大秦的掌舵人,只有你时刻保持正常心,才能让大秦运行在正确的航向上。”
“呵呵!”张凌风有些苦笑,自己又何尝不知道俞雪是个人才,可是这是个大秦所不能接受的人才,自己也只有把她赶出大秦,“我一直都很清醒,在俞雪这件事上,我没有失误,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但是我不想说。你这丫头想太多了,难道你连舅舅我都不相信了吗,我似乎还没有到那种老糊涂的地步吧?哈哈~”张凌风伸手在陈砚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笑了起来。
“什么原因?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陈砚噘着嘴,还是有些生气。
“该告诉你的时候就会告诉你的,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自己也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凌风顿了顿,道:“对了,俞雪现在怎么样?在西京,还是离开了?”他现在倒是有些担心俞雪的状况,不知道是不是被李秀凤逼迫着回了沪市,也不知道李秀凤有没有去找过雪风。
“在菲姐的健身馆!” 张凌风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不过菲姐很早之前就想让俞雪过去帮忙了,俞雪却是昨天才过去的。”
张凌风立刻面露沉思之色,怎么会这么巧,俞雪离开大秦后,哪里也不去,偏偏去了欧阳菲那里,她也太会挑地方了吧?虽然说那里只是个一个小小的健身馆,但是因为有个欧阳菲,它的价值就很不一般了,跟着欧阳菲干,甚至比在大秦这样的超级企业里锻炼进步还要快一些。再说现在欧阳菲是自由之身,已经成为众多财团争夺的对象,在这个关口,俞雪去了欧阳菲的健身馆,这不能不让张凌风心有想法,前几天让李秀凤摆了一道,搞得他现在都有些风声鹤唳了。要不是李秀凤前几天还告诉自己,俞雪和她的关系形同路人,自己甚至都怀疑这一切都是李秀凤事先安排好的呢。
陈砚看到张凌风的脸色有些难看,忙问道:“怎么了舅舅?你不舒服吗,要不先去休息一会吧。”
“没事,没事!”张凌风摆了摆手,心里暗暗安慰自己,这一切只是个巧合,完全都是自己吓自己,“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张凌风说完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燕子,你最近要是有空的话,也经常去你菲姐那里转转,多和俞雪接触接触。”
“呃?”陈砚被搞迷糊了,人都被你赶走了,却又让我过去和人家多接触接触,这算怎么一回事,想要再问,张凌风却已经出门走远了。
×××××
今天的报纸杂志,统统都报道了昨天的黑翼事件,事件的影响也从网上扩大到现实中了,喜欢看热闹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事件本身上,而稍微喜欢思考的人则更加关注的是黑翼声明中所提到的那份资料。
美国方面本来的打算是要把这件事压下来的,却低估了黑翼的实力,现在反而闹得人人皆知,面对各国媒体和本国舆论的压力,美国政府不得不出来表态,她的这个表态比起黑翼的声明,更加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美国当地时间上午9点,美国安全部门发言人召开了新闻会:“史丹劳是个极度危险的黑客,他数次侵入美国国防系统窃取情报,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事实,极大地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对于史丹劳的抓捕行动是正确,政府绝不会坐视这么一个可以随时威胁到美国人民安全、甚至是威胁到世界人民安全的危险份子脱离控制。
黑翼组织要求美国政府释放史丹劳,这一本身就非常无理的要求更是对美国政府赤裸裸的威胁,黑翼组织是互联网恐怖主义的代表,美国政府不会向他们妥协,美国人民更不会向恐怖分子屈服。
美国的安全人员已经找到了黑翼组织架设在波兰境内的网站服务器,并在之前的行动中成功关闭了该网站,下一步,美国还将继续对黑翼组织展开打击,确保美国互联网的安全。”
于是乎,这条标题为“美国将打击黑翼组织,为其定性‘互联网恐怖分子’。”的新闻瞬间被搬上了各种媒体,放在了之前黑翼事件报道的旁边。
“互联网恐怖分子?”雪风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再次看了看这个标题。不是吧!这TMD也太能扯了,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个新名词出来?
“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陈兵靠着椅背上,一只手在桌子上慢慢敲着,“美国这次惹大麻烦了。”
就在美国安全部门正式发表讲话后,美国的几个大黑客组织统统撤掉了谴责黑翼组织的声明,继而统一换上了抗议美国安全部门讲话的公告。就是那些一直都站在美国政府一边的“红”客组织,此时也开始出现了摇摆不定的现象。
黑客自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我行我素,豪放不羁,自由是他们的灵魂。他们可以轻松入侵任何一种操作系统,却从不屑于去那么做,他们可以自由进出任何自己想进的网络,但是却从不为一己之私去搞破坏,真正的黑客,甚至不会用同一种手段去搞两次相同的入侵。
他们追求完美,却从不相信完美。
他们从不相信什么权威和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只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在黑暗的夜里,面对枯燥无味的“1”和“0”世界,他们通过一次次测试,找出程序中潜在的各种漏洞,促使程序进一步完美,这才是他们的目标。黑了多少机器,攻陷了多少机密网络并不是他们评价自己的标准,评价一个黑客是否优秀,看的是谁找出的BUG更多,谁对技术的进步促进最大。
长久以来,各国政府对于这个特殊的群体都采取的是互不侵犯的政策,因为正是这些真正黑客的不懈努力,才促使了互连网不断地发展和持久地保持稳定,很多政府的安全专家也都是从这个群体中招安过去的,甚至必要的时候他们还会借助黑客的力量,所以,从这点上说,黑客也是互联网稳定的一大重要因素。
美国这次冒然打破这个潜规则,给一个知名的黑客组织套上恐怖分子的帽子,就是对所有非官方的安全组织的全盘否定,这无疑是一次对所有黑客组织合法性的打击,必然会遭到全世界黑客组织的抵制,以后美国的互联网,怕是就没有以前那么太平了。
雪风此时的心态大概就是所有黑客组织的概括,虽然他很讨厌史丹劳,也不赞成黑翼采取极端的方式去威胁美国,但是美国给黑客组织定性网络恐怖分子,这让雪风感到无比地震惊,毕竟他也经常自命为一个正统的黑客,黑翼被打击,自己也肯定会感同身受。
雪风也曾和黑翼组织的人有过多次接触,除了史丹劳,雪风并不认为其他成员是什么互联网恐怖分子,相反,这些人大多都是从事安全工作的,都是有固定职业的,有的国际知名的网络安全公司,有的政府的安全部门,甚至还有两名成员微软的系统安全部门,他们也都能坚守一名黑客的操守。是共同的兴趣,才让这些人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小群体,一起去找程序漏洞,一起研究新的安全技术,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让程序更完美一些。
美国一向喜欢给别的国家定个性质,然后再去制裁,这次他们又把这一套方法搬到了黑客组织上,难道他们除了在现实中,他们也要在网络中把所有的人都改造成美国眼中的“良民”吗?他们的手也伸得未免太长了吧?
雪风此时心中非常激动,真想也和黑翼一般,也去和美国真刀真枪干一场,让他们知道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互联网上,还有一群人,他们就敢于对美国说“不”,敢于和美国叫板。
雪风的激动也缘于他内心的一种失落,就是那个自己从不屑于与之为伍的史丹劳,他不但能让一个黑客组织为了自己不惜去威胁一个政府,然后又让一个政府为了他而打破这几十年不变的潜规则,单从这一点来说,史丹劳在黑客界确实做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雪风终于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自己这么做也只能是无济于事的,美国佬一向嘴上都是叫得很欢的,但未必也敢对黑翼下手,他们也得考虑一下这件事的影响,或许他们也只是想借这个声明警告黑翼,让黑翼不要乱来。自己这么一掺和,怕是原本简单的事情就更复杂了。
雪风到一些知名的黑客论坛转了转,大家现在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和雪风想象中的一样,一些组织已经表示必要时会给美国一些教训。不过大多数的组织还是比较理智的,愤慨归愤慨,但是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示。论坛里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是黑翼会不会再次展开报复,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黑翼还会对美国打击。
雪风翻了翻帖子,竟然发现在一个帖子里还有人推敲出了黑翼这次攻击美国白宫网站的过程和方法,雪风对此付之一笑,要是真的能被人推敲出来,美国的安全专家早就击退了黑翼的攻击,那些专家可都不是吃素的。
而更多的人却是在分析下一次黑翼发起攻击的时间和目标,雪风也去发了个帖子凑热闹,他认为黑翼下一次的目标绝对不会大家都关注着的公众目标,这样的目标只能来一次,让对方知道自己有能力威胁到对方就可以了,而且现在美国必定已经做好了更为周全的准备,再次得手的可能将会微乎其微,由此可以断定,黑翼下一次的攻击将不会来得太快,而他们选择下手的目标应该是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小目标,但肯定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如果得手,它所造成的影响将不会亚于攻陷白宫网站。
但是大多数人都不认同雪风的观点,他们认为黑翼的目的本来就是要迫使美国释放自己的成员史丹劳,现在又加上美国政府这则声明,黑翼只会加大对美国的打击,而最能对对手造成压力的,莫过于连续攻陷他们的公众目标,既然黑翼能在美国层层防护之下攻陷白宫网站,那么他们肯定有本事拿下别的大目标。
雪风和他们辩了一会就撤了,这又不是可以争辩出结果的事情,到底黑翼将会采取何种攻击方式,完全取决于他们的负责人怎么决定。不过,雪风坚信黑翼不会再去攻击那些无关紧要的公众目标了,就算是这样的目标拿下再多又怎么样?除了能象美国的民众证明是自己是美国政客口中的恐怖分子外,不会有任何实质的意义。事情发展至此,雪风也断定黑翼这次营救史丹劳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
“还是想想看门狗的事情吧!”雪风又开始头疼了,从昨天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出一个计划出来,他让小沙弥翻遍自己所有的户头,他账上的钱只有160万资金,这还是加上了自己攻擂的花红和陈兵给自己的封口费各一百万。雪风的存款本来就没有多少,前段时间妹妹结婚,花销还有陪嫁的嫁妆大概花费了30万,之后又给父母一笔养老钱,再加上代练事业的溃败,又赔了一笔,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了任何进账,全是支出。
雪风琢磨了一天,也没想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用这么一点点钱,打造出一个软件销售渠道出来,他粗粗估算了一下都得两千多万,他的这点钱顶多算是个零头,全砸下去也不一定能听到个响。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什么叫做无钱寸步难行,只要钱多,砸也能砸出来运营渠道出来,可惜自己手头上就这么一点钱,就算是自己把这座房子抵押出去,也是差了好多,但是这个事情还不能不做。
“他奶奶个腿!”雪风咒骂了一声,继续做着计划,“原来做个打击盗版的急先锋也是需要拿钱砸的。”话一出口,雪风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对,自己就是做个打击盗版的急先锋,说到底那也是奔着钱去的,既然是奔着钱去的,不下点本钱怎么行呢!
哎,要是能既不用下本,还能赚到钱,那该多好啊,雪风又开始意淫了,就算非要下本,能够以小博大也是不错啊,用最少的钱,攫取最大的利益。
“你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电脑突然叫了起来,不由打断了雪风的思路,他点开了一看,原来是TOP站长看见自己在线,发来了一个消息,“疯子,真是不好意思,上次本来说好给你介绍一个项目的,结果人家那边突然项目不做了,我帮你联系了一个新的项目。”
“汗~~”雪风又开始头疼了,TOP站长还真是个好人呐,自己都说了好几遍没关系,自己都已经接到了新项目,可这个家伙总觉得过意不去,非要给自己重新介绍项目,“你先不要说这事,我有别的事情要问你呢?”
“什么事情?”
“我的那个“看门狗”网站你知道不?我现在想对他进行修改,要征集一下那些在我那里买过加密服务的作者的意见,可是一直没得到回复,你有没有听到过什么?”
“我自己就买过你的那个加密服务!”
“靠!”雪风暗自骂了一声,这家伙居然买了自己的加密服务也不吭个气,害的自己到处找人,“那你说说,你怎么看我的那个‘看门狗’?”
“唔~,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TOP的站长有些犹豫。
“说!有什么说什么,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遮遮掩掩了?”雪风大怒。
“老实说,你的这个想法确实不错,我也很支持你的做法。还有,你的那个加密方法也很厉害,据我所知,有好几个破解组织都盯上了你的‘看门狗’,不过至今还没有一个能成功解开。也不知道你这家伙怎么会弄出这么一个变态的软件壳来,就连国内最厉害的破解高手――清风剑客,前一段时间也曾私下表示对你的那个看门狗无能为力。”
“少拍马屁,说意见!”雪风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美滋滋,看门狗那可是自己从量子密码完善而来,其安全性比量子密码还要高上几个等级,量子密码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解开,更不要说是看门狗了。
“用看门狗加密的软件,确实很难破解,我自己前一段写的一个软件到你那里买了加密服务,后来我也确实没有从网上发现我软件的破解版,不过,我的收入也没有因此增加。”TOP的站长有些感慨。
“为什么?”雪风急忙发了个消息去询问。
“虽然软件不能被破解,但是我的一些注册用户却私下里开始传播注册码,你知道现在大多数的共享软件,都是靠注册码来注册的。只要有一个人买了我的软件,得到一个注册码,他只要把这个注册码一公布,很快就会有很多人靠这个注册码来免费使用我的软件了。甚至有一些人,他们收集了很多注册码,然后得到其中的规律,搞出了可以算出注册码的算号器。总之呢,不买你的加密服务,软件要被破解,买了你的加密服务,软件照样还是被别人免费使用。哎~~,真他娘的无奈啊!”可以想象此时TOP站长的表情是多么地沮丧。
雪风无语,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己当时确实太粗心了,没有把问题考虑周全,也忽视了人们长期以来行为的免费情结,他们根本就没有就打算来花钱购买软件,就算你把软件保护得很好,他们还是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破解方法,并不一定非要从软件本身下手。
TOP站长见雪风半天没有回消息,就又发来消息:“疯子,是不是生气了?其实你的加密狗真的很厉害了,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现在也麻木了,谁愿意破解就破解去,谁让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喜欢用免费软件的人呢?”
“不!自古邪不胜正,这才是颠仆不灭的真理。只是现在我们的国人还没有形成一种有偿服务的习惯,但这是大势所趋,不久的将来,有偿服务将会成为主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现行的各种注册手段缺陷太大,太容易让人破解了,谢谢你的意见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想法,你等着吧,这次我会让你看见一个全新的看门狗。”雪风发完消息就关了网页,他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自己为什么非要搞那个软件营销渠道呢,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不就是赶快把自己的看门狗完善嘛?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轻重缓急,循序渐进的问题,自己有些太心急了,一口就想吃成一个大胖子,反而是放弃了最根本的东西。就算自己现在有钱,搞出了一个营销渠道,如果自己的看门狗效果不好,还是不会有人来购买,自己要是急匆匆喊出“打击盗版、维护产权”的口号,其本来不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嘛。
雪风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下,“你他妈的是猪脑子啊!”。

“这句话或许是确有其事!”张凌风收回目光,轻轻笑道,“但肯定是不准确的。市场从来都是竞争的市场,大秦和凰天今天所形成的这种对峙局面,同样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并不是什么人力所为。没有竞争的市场最终只能走向死亡,大秦不怕竞争,就怕不竞争。”
张凌风说到这里,看了看旁边的李秀凤,道:“这次,凰天集团的李总裁,就把自己新业务的第一站放在了西京,并准备投入上亿的巨资,把西京建成凰天集团这项新业务的总部所在。这对西京市的商界是个促进,对我们大秦来说,则是个激励。作为西京市的本地企业,我们是非常欢迎,并希望凰天的这样的企业能够再多一些,和我们一起,把西京市的市场做得更加繁荣。在这个会开始之前,我真心祝愿凰天的业务能在西京落地生根、枝繁叶茂。”
说完,张凌风站了起来,朝李秀凤伸出来,笑呵呵道:“李总裁,恭喜啊,恭喜。”
“谢谢张总裁的吉言,日后还得你多多关照才是!”李秀凤站了起来,两人一握手,下边的闪光灯又是噼里啪啦一阵闪。
旁边的雪风是彻底傻眼了,这张凌风也忒能说了,这一通冠冕堂皇的话,简直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死的说成活的,好象刚才那个对欧阳菲冷嘲热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似乎大秦一向就很欢迎凰天,甚至是丝毫不忌欧阳菲和凰天扯在了一起。
雪风再去看旁边几人,欧阳菲面色沉寂,一点表情也没有,似乎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俞雪则是满腹心事,估计张凌风刚才说了什么,她根本就没听到;去看陈砚,刚好陈砚也在看自己,陈砚大概是知道雪风在想什么,冲雪风瞪了瞪眼,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小拳头,吓得雪风只好低头,就当自己也什么都没听见。
等下面的记者稍一安静,李张两人都重新坐了下来,这次是李秀凤开口了,满脸笑魇地道:“非常感谢张总裁百忙之中能赏光我这个小小的会,我感到很荣幸。张总裁的话非常对,市场需要竞争,也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我知道大秦在房地产上做得非常好,在这里,作为沪市企业的代表,我也诚挚邀请大秦能够参与到沪市的房地产市场里来。”
“嗡~”台下的记者们又开始乱了,这句话无疑是向大秦发出邀请,这让大家都有些搞不清楚了,以前大秦几次杀入沪市的房地产界,最后都让凰天成功地挤了出来,这次怎么会主动邀请大秦呢,是双方私底下另有什么协议,还是凰天遇到了什么困难?
“另外,我也有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李秀凤说到这里瞥了瞥一旁的俞雪,发现俞雪心不在焉、无精打采,脸色就微微一滞,继续说道:“这次凰天和阳菲健身俱乐部合作的新项目,将由我的女儿全权负责。”,说完,李秀凤手一伸,指向俞雪,笑道:“俞雪,你也说两句,和大家认识一下吧!”
场面顿时很寂静,静得每个人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谁都想不到李秀凤宣布的事情竟会是这个,下面的记者没想到,台上的人同样没有想到,就连当事人的俞雪,也是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哗~”,台下的记者们毕竟是够职业,很快反应了过来,把镜头全对准了俞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凰天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未来接班人?
俞雪还是在那里呆坐着,她没有想到李秀凤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突然说出了她的身份,心里先是惊,然后就是惶恐,这下完了,菲姐会怎么看自己,雪风大哥会怎么看自己,陈砚姐会怎么看自己,自己瞒了他们那么久,还去了大秦上班,他们现在肯定非常生气,今后怕是再也不会理自己,那自己该怎么办?俞雪这么一想,不由心底无比难过,竟然忘了此时有那么多人在看着自己。
还是旁边的欧阳菲拍了拍俞雪的手,把她拍醒,低声道:“小雪,说话,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要让你母亲难堪。”
俞雪这才反应过来,她对承认李秀凤是自己母亲,一直存在着抵触情绪,但是此时李秀凤当着这么多人一说,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是不回应,李秀凤就会在媒体的面前很难堪,心里怕是也会很伤心,自己的女儿竟然不认自己,这对李秀凤来说,无疑是非常残忍的;要是去回应,俞雪又是极不情愿,是李秀凤抛弃了自己,也是她逼着自己到处飘泊,现在可能因为她的这句话,自己又要失去很多朋友,重新去飘泊,那自己为什么要去认她呢。
李秀凤看俞雪坐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她的心里也是非常紧张,自己这次纯属是在冒险,她就是在赌,赌俞雪在众人面前会不会让自己难堪,如果俞雪认下了,那就是她心里其实还很维护自己,很在意自己,自己日后就算为她做再大的牺牲,那也值了;如果俞雪不认,那就是她已经对自己绝望了,不再有任何感情了,恐怕今后都不会再认自己了。
俞雪还在那里犹豫,欧阳菲又继续说道:“这个项目你不是说非做不可吗?怎么?要临阵退缩了?”
俞雪一下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自己当时还给欧阳菲表态,说即使没人投钱,自己也要把这个项目做下去,那自己现在还犹豫什么呢,当下俞雪就站了起来,“我是俞雪,以后还请在座诸位多多关照。”说完朝下面的人微微一欠身,再次坐了下去,她的心里已经下定了主意,自己是为了做项目才站了起来,但李秀凤要是以此为筹码,要胁自己回到沪市去,自己宁可和她翻脸,反正自己是不会离开西京的。
那边李秀凤神色一松,脸上就挂满了笑意,虽然她已经极力在掩饰了,但众人可以看出,她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李秀凤含笑看着己方的那个负责人,道:“我说完了,你们开始吧!”
接下来就很程序化了,双方当场签字,然后说了一些场面上的话,会就算结束,凰天在会结束后还举行了一个酒会,媒体的人着急回去整理稿子,所以大部分都无意滞留,留下的都是一些西京市的企业界代表,他们都想刺探刺探和凰天有没合作的希望。不过张凌风没参加,他借口刚下飞机身体不适,和李秀凤等人客套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雪风本来是想走的,又没人认识自己,自己杵在那里也没啥意思,结果却被陈砚给拉住了。直到此时,陈砚还是没反应过来,俞雪怎么就成了凰天的未来接班人了,她把雪风拉到了僻静之处,躲开众人的纠缠,非要雪风给自己解释清楚,她隐约也猜到了雪风肯定是知道这回事的。
雪风无奈,就把李秀凤母女的事情简单地给陈砚做了个交代。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俞雪是李秀凤的女儿?”陈砚一把拽住雪风,表情很严肃。
“什么时候?”雪风挠了挠头发,思索道:“应该是上次我从你三哥基地里回来的时候吧。”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陈砚有些生气。
“这事要是能告诉你,我不早就告诉你了么。”雪风无奈,叹了口气,“我当时也想不到小雪会是凰天集团的掌门千金呢。”
“那…”陈砚迟疑了一下,“那你知道她的身份后,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雪风不知道陈砚的意思,遂道:“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就想着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们母女重归于好,小雪老在外面这么漂着,总归不是办法。”
陈砚的心里顿时冒出酸酸的感觉,但还是不肯就此罢休,继续问着,“我问的是,你对俞雪有啥想法?”
“呃?”雪风有些发楞,显然没回转过来。
“就是你对俞雪有啥看法?”陈砚也觉得自己的问法有些不妥,遂改了口风。
“背后议论人可不好哦。”雪风顺手刮了一下陈砚的鼻子,他根本就没理解陈砚的意思。
“我就要你说!”陈砚又使出了很久没有用过的“夺命追魂掐”,直掐得雪风连连求饶,“我说,我说,姑奶奶,我说还不行嘛。”
雪风揉着发痛的胳膊,往酒会场中间看去,俞雪此时正被几个人围在中间问个不停,这让俞雪有些招架不住,雪风就笑了笑,道:“小雪人很聪明,也很勤奋,这次的这个项目就是她一个人又做调查又做分析,之后提出来的。她在经营管理方面很有天赋,上次我的那个看门狗网站,小雪就给了不少意见。唔,她做的饭也很好吃。”雪风脸上笑意更甚,却丝毫没注意到旁边陈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初第一眼看到小雪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就像是……”
“啊~”雪风一声惨叫,把酒会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却是陈砚在他脚上猛跺一下,然后气乎乎走了。
陈砚真正明白自己感情,还是因为俞雪的一番紧逼,所以她一直都把俞雪视为一个潜在的对手,什么都喜欢和俞雪作个参照来比较,这大概是恋爱中女人的一个通病吧,总想着者处处占得上风。但比较的结果却是,除了自己的显赫身世外,她几乎就没了任何优势,脾气不好,对雪风不够温柔,也不会做饭,在经营管理上更是远远不如俞雪,甚至还因为自己的原因,几番牵连了雪风。特别是这次雪风被抓的事情后,陈砚心里就有了疙瘩,老觉得自己对不起雪风,这几天她能够安静呆在大秦上班,并不是她不想去见雪风,一来心里疙瘩没有解开,二来也是希望雪风知道,自己正在向俞雪那步努力。
可是,刚才李秀凤的话,让陈砚心里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优势也丧失了,原来俞雪也有着不输于自己的背景,这么一比较,自己竟然是处处占尽下了风。于是,雪风的想法就成了她最后的希望了,没想到雪风对俞雪又是一通夸赞,所提种种,皆是自己的不足,陈砚直觉天地一黑,再也没有了任何希望,心里一阵凄苦,最后一发狠,反正是不如别人,追也追不上,那就索性把自己做到底吧,朝雪风脚上一踩,转身离去,老娘就这样,随便你怎么着。
雪风又不是傻子,只是他刚开始就没往歪处想,此时看陈砚的这些举动,立刻就明白了这丫头的心思,不禁暗骂了自己几声猪,然后苦笑,这下要怎么给丫头给解释呢,最后叹气道:“死丫头,火急火燎的,自己刚才是要说,自己对于俞雪,就像是哥哥对妹妹一样亲近。”
PS:封推期间插播几个无良小广告: 友情推荐:YD白衣的《诱》书号4957;
无耻贱人天的《我欲天下》书号5296;
葱子推荐:军刀大人的《愤怒的子弹》,铁血军文,男人必看。

第二天一早,雪风就起来开了电脑,把昨天的部署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然后支起二郎腿,坐在电脑前哼着小调,专等那神秘人出现,这次他是一定要把这个捣乱的家伙捉住。
没等几分钟,就听见一阵“嗒嗒”响。
“来了!”雪风叫了一声,站起身来却是向门口走去,来的不是那神秘人,是俞雪在敲门。
“雪风大哥!你怎么还在屋里呆着?”俞雪问到。
“呃?”雪风有点迷糊,“我要出门吗?”
俞雪拍了拍额头,道:“昨晚回来我就睡了,忘了告诉你一声,今天凰天和我们要举行一个签字仪式,你是这个项目的程序主创,也要出席的。”
“我还要出席啊?”雪风有些皱眉,自己还打算和那个神秘人死磕到底呢,“我就不去了吧,又不是很关键的人物。”
“这怎么行!”俞雪把雪风屋里拉了出来,“这是规矩,不去不行的。再者,陈砚姐今天也要到场,你不是要见她嘛。”
雪风开始犹豫了,看己不去是不行了,那就去吧,自己好几天没见到陈砚了,就当是去约会好了,遂道:“好,你等我去关了电脑,收拾一下。”
新闻会设在西京最豪华的王朝酒店进行,雪风让俞雪这一催,来的就有些早了,只好坐在一张椅子里,看着工作人员在那里布置会场,时间一长,竟然萌生出一股困意。迷迷糊糊之间,雪风就开始瞎想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好象一头牲口一样,每天都是没黑没夜地在忙,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到头来为什么却总是一事无成,瞎忙活一场呢?
念及于此,雪风不由感到一阵阵地失败,仔细回想一下,也确实如此,自己看似在忙,却是在被别人牵来牵去,真正为自己忙的事情好象就没有什么,还真的就像那拉磨的驴子,转来转去,却总是在和终点之间转悠,以至最后把自己都转晕了头。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雪风心里一阵烦乱,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都没空静下来思考自己的生活状态,今天这个机会倒是让他能够安静地坐下来,仔细疏理过去的这段日子。还是菲姐说得对,男人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目标,否则就真的成了牲口,埋头苦干,功夫是没少下,汗水没少流,可是最后总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办成的事是一件也没有。
后面雪风想着想着还真的睡着了,直到被人拍醒,睁眼一看,原来是欧阳菲到了。
“小风,你也太厉害了吧,走到哪就把床支到哪里,呵呵。”欧阳菲打趣着雪风,她倒是想起当年雪风在自己办公室睡觉流哈喇子的事情,记得当时还被陈砚当作把柄嘲笑了许久,还有那次被陈砚把他搬出来又搬回去的事。
雪风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椅子,自嘲道:“这床真不舒服,睡得我腰疼。”
“是不是最近又熬夜了?”欧阳菲脸上微微有些怒色,道:“以后不要这样了,身体才是根本,搞垮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么大的人怎么就不明白这点。”
“嗳,我知道了。”雪风赶紧应到,“最近真的没熬夜,只是坐着无聊,不知怎么就睡着了。放心吧,我壮着呢。”雪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那也不许熬夜!”欧阳菲有点心疼,“你一个人在西京漂,最重要的就是注意身体,这样你家里的亲人也放心。”
雪风心头一热,心想自己也算是幸福,至少还有人关心自己的身体,以前有陈砚,现在又多了俞雪和欧阳菲,深深吸了一口气,雪风平息了一下自己有点激动的情绪,道:“好,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
“不要把自己逼那么紧。”欧阳菲看着雪风,“有时候还学会给自己放松。我的那个健身系统倒是不着急,欧洲那边还在忙着设计教练机的模型,你要设计系统,也得等他们做好了模型,有了依据之后才能设计吧。”
雪风郁闷了,自己何尝不明白这些,都是被俞雪那丫头给害的,天天在自己耳边唠叨那个健身系统,搞得自己倒是有点紧张了,苦笑道:“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欧阳菲抬腕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去门口迎一下客人,你要不要一起去?”
雪风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
欧阳菲也不勉强,领着俞雪,还有凰天方面的一个负责人一起出了会场。雪风无聊,又坐到自己刚才那张椅子里发呆。
时间一长,雪风就发现有点不对劲,欧阳菲他们出去这么久了,按说新闻会的时间也已经到了,可是会场里除了自己和酒店的工作人员之外,居然还没有一个人进来。雪风心里就隐隐觉得不安,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他马上就想到了大秦,欧阳菲和凰天搅在一起,最不高兴的莫过于大秦。
就在雪风胡思乱想的时候,欧阳菲他们回来了,雪风远远就看了欧阳菲的脸阴得可怕,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气。
“菲姐?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雪风急忙迎了上去。
俞雪看了看欧阳菲的脸色,然后小声地说道:“我们邀请的媒体和客人一个都没有到。”
雪风眉头就皱在了一起,不用想都知道是大秦在其中起了作用,在西京,能让所有的媒体和商界名流集体跳票的,除了大秦再也没有第二家,这里是大秦的地盘,不管是谁,都得大秦三分面子,否则还真难在西京站住脚。
凰天的负责人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此时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客场,要是会改在沪市举行,会场估计早早就被挤满了,怎么都不会出现如此的冷场,“欧阳女士,你看现在要怎么办?”
欧阳菲显然是极度生气,发了狠,道:“我现在就给他们挨个打电话,我看他们谁敢不来。”
“欧阳发了话,谁敢不来啊”会场门口传来了一阵笑声,众人扭头去看,只见张凌风从门外走了进来,满脸的笑意,“你看,就是我这个人没被邀请的人,都紧赶慢赶着从国外跑了回来给你道喜,还有谁不敢来啊?”
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说得是多么心口不一、言不由衷,看来是来者不善啊。陈砚跟在张凌风的后面走了进来,也是阴着个脸。
欧阳菲一看到张凌风,大吃了一惊,自己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张凌风还在国外度假,没想到今天就出现在了这里,可见他如此急冲冲赶回来,定是专门为此事而来的,随即也就明白了今天为什么自己邀请的人一个也没来。欧阳菲不禁也有些恼怒,好歹大家也算是多年的挚友,就算你看我不惯,至少也应该给我个解释的机会,没想张凌风竟然丝毫不留情面,直接就把自己请的客人全部赶跑,明摆就是想让自己出丑,当下不由冷笑一声,也不想再解释什么了,道:“只要张总裁赏光,就算别的人一个不来,我也觉得是荣幸之至。”
陈砚直接走到了雪风身边站定,扯了扯雪风的胳膊,悄声道:“大老板发飙了,二当家的不管用了。”
雪风差点没笑出来,都什么时候了,这丫头还不忘开玩笑。
“严重了,严重了,张某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啊。不像你欧阳女士,商界女豪杰,巾帼奇才,走到哪里都有人追捧,这不,连大名鼎鼎的凰天都来找你合作,又是投钱,又是开会,我张某可就从来就没享受过如此待遇了。”张凌风打着哈哈。
欧阳菲怒极反笑,看来张凌风今天是真的要撕破脸皮是来找自己的碴,“呵!我倒是对张总裁艳羡不已啊,你看我,虽说表面是风光一点,但说到底还不是给人打工的命。张总裁是堂堂大秦王朝的总裁,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家,财大气粗,在这西京的地面上,只要你跺一跺脚,全西京的人都得矮上三分,没事还可以拿我们这些小人物开开涮,多威风啊。”
陈砚三人集体流汗,心道这两人今天完全疯了,一点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幸好也没什么外人在场,不然真的是丢人丢大了。
雪风凑到陈砚的耳边,“你去劝劝?”
陈砚连连摇头,“不去,把我从机场训到这里,要去你去,我可不碰这个钉子。”
雪风无奈,硬了硬头皮,准备开口,刚一张嘴,就听门口又传来一声轻笑,“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要是晚来一会,怕是就见识不到两位的如此风采了。”
人随声至,却是李秀凤走了进来,凰天的那个负责人急忙迎了过去。
张凌风和欧阳菲都没想到李秀凤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都是老脸一红,再也不吭声,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冷哼一声,然后各自扭头到一边。
俞雪看到李秀凤时,没来由心里一慌,急忙把头扭到了一旁,装作是没看见。李秀凤一进来就盯着俞雪看,当然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动作,不由脸色一黯,叹了口气。
“张总裁,没想到你我这么快又见面了,呵呵。”李秀凤径自走到了张凌风的跟前。
张凌风伸出手来,“实在是不好意思,本来想去沪市回访一下你的,一直未能成行,没想到又让李总裁亲自跑来一趟。”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李秀凤笑盈盈地一握。
“好,好。”既然李秀凤都提出来要谈一谈,张凌风就没法反对了,只得手一伸,“这边请。”
众人只得眼睁睁看着两人又走出了会场。
欧阳菲可能是刚才太生气了,此时身子一软,就坐倒在了椅子里,雪风三人急忙跑了过来。
陈砚当即就劝道:“菲姐,你不要生气了,那老头今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见人就训,都把我训了一顿。”
“就是,大家都在气头上,说的不一定就是真心话,当不得真,菲姐你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了,说不定一会他还会来找你道歉的呢。”雪风也跟着劝道。
俞雪抬头看了看会场的门口的方向,她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张凌风要谈一些什么事情,心里隐隐有些担忧,除了担心会不会是和自己有关,还有些担心李秀凤。
雪风在旁将这些看在眼里,不禁心里稍宽,看来她们母女的关系并非表面那么硬如磐石,不可挽回,小雪应该还是很关心自己的母亲,只要自己再加把劲,她们母女很快就可以和解了。
欧阳菲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了激动的情绪,看了看紧张的三人,道:“我没事,刚才有些太激动了,现在没事了。”
“没事就好!”陈砚继续数落自己的舅舅,“也不知道老头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连夜坐了飞机就赶回来了,我本来想给他解释解释的,没想到一见面就把我劈头盖脸一顿训,从机场训到了这里。太过分了,他今天竟然这么说菲姐你,回头我再收拾他,我早就想说他了,这几年他是越来越糊涂了,什么都是只看利益。”
陈砚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欧阳菲愈加难受,心里只觉得一阵委屈,自己为大秦干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是这件事,自己也想事先告诉他的,只是他不在,没想到他竟然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欧阳菲心里一阵痛,商人就是商人,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二字,眼里一发涩,顿时就蒙上了一层雾气,好在她及时调节了一下,总算是没哭出来。
欧阳菲的样子,让众人一下都沉默了,谁也没再说话。
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张凌风和李秀凤再次走了进来,看样子,两人对刚才的谈话非常满意,脸上俱是一脸笑意。
张凌风走到欧阳菲的跟前,脸上很不自在,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刚才说的有些过份了,道:“欧阳,刚才实在是对不起,我有些误会你了,没等你解释就冲你发火,我向你道歉。”
“不敢当!”欧阳菲冷冷应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看来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张凌风有点尴尬,双手在胸前搓了搓,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心里不由一阵后悔,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欧阳菲跟着自己那么多年,自己应该最了解她的为人,她要是想去凰天早就去了,何必等到现在。为什么自己一听欧阳菲和凰天搅在一起,竟会如此害怕,以至于乱了神智,说出了那么伤人的话。
“媒体的人来了,我看大家也不要在这里站了,到前面入座吧。”李秀凤笑呵呵地说着。
众人再看,却见被邀请的那些媒体和记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会场门口。
欧阳菲站起身来,“小雪,和我到门口迎一下。”说着就走到门口,把那些记者都迎到里面。
张凌风和李秀凤相互客气着就坐到了会场正前方的主人席上,陈砚拉着雪风也坐了过去。
进来的媒体人往前面一看,不禁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大秦和凰天的掌门人竟然能同时出现在一场小小的新闻会上,这两人、这家国内最大的企业一直就是一对冤家,平时都是势同水火的,谁能想到他们此时竟然会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一时下面就有些骚乱,噼里啪啦朝两人一顿猛拍,张凌风和李秀凤似乎浑然不觉,在台上附耳商议着什么。
“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商界同仁,大家好。在这个会开始之前,作为东道主,我有几句话想向在座的诸位宣布。”首先发言的竟然是张凌风,这大概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本来和大秦毫无关系的新闻会,竟然是由大秦总裁的发言开始的,而本来的正主欧阳菲、俞雪,却坐在了主席台的最边上,一个脸色铁青,一个满怀心事,丝毫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这让下面的记者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也许是他们见过的最奇怪的一场新闻会吧。
“一直以来,在商界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说大秦的资金永远进不去沪市,凰天的业务永远挤不进西京,我想在座的肯定都有所耳闻吧?”张凌风说完朝台下扫了过去,视线所到之处,众人纷纷低头回避,这话本来就是被媒体大肆宣扬后才弄得人人皆知的,此时被张凌风这么说,均怕躲避不及,让张凌风发难。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