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加密一个软件,欧阳菲一听就知道雪风明白了自己那天说的话

加密一个软件,欧阳菲一听就知道雪风明白了自己那天说的话

一大早,雪风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陈伍的,他已经把去做调查的人都派了出去。在雪风的印象中,政府的办事效率一向都不怎么高,陈伍如此的高效率,倒是让雪风有些咋舌。
作为这个项目程序方面总负责人的雪风本该是最忙的一个,此时倒显得有些没事干,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私事,琢磨自己和陈砚的将来,琢磨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事业,雪风把自己现在能做的、能够称之为事业的事情全琢磨了一遍。
陪他在家里发呆的,还有俞雪。俞雪的辞职非常顺利,是张凌风亲自批准的,他巴不得俞雪早点离开大秦,自己也就不用每天头疼了,为此,他还特批给俞雪半年的工资作为补偿。
俞雪无法确定这次的事情和自己的母亲到底有没有关系,也就不敢去欧阳菲的健身馆上班,她可不想给欧阳菲惹来麻烦,也就只好先呆在家里,等确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她再决定是去欧阳菲的健身馆,还是去重新找工作,或许她又得离开西京,去别的地方飘泊了。
“雪风大哥,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俞雪无聊之下,抓了雪风来陪自己看电视,扭头却看见雪风眼睛虽然盯着电视,脑子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副呆呆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
“啊?你在说什么?”雪风回过神来,慌忙掩饰道:“今天的电视剧真好看,好看。”说完仔细一看,哪有什么电视剧,正在播广告呢,雪风不由一阵尴尬,“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你看你的电视,不用管我就行。”
俞雪把电视声音调小了一些,“想什么事情?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呢?”
“唔,是这样,菲姐前几天劝我做一些事业的,我回来仔细想了想,发现还真的有个事情可以做,这个事我也做了一段时间了,只不过一直都不顺利,我想不通其中的原因。”雪风也不隐瞒,他指的是“看门狗”。
“是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俞雪有些纳闷。
“你跟我来。”雪风起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俞雪只得跟着他也走了进去。
雪风坐在电脑前,打开自己的看门狗网站,指着屏幕说道:“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我设计了一套软件加密方法,采用这种方法加密后的软件不但不会影响软件本身的功能,最重要的是,它可以防止软件被人破解。破解问题一直就是让所有软件制作者,包括软件制造商最为头疼的问题,每年因破解而造成的损失,甚至比软件当年所产生的利润还要多。因此,怎样防止软件被破解,也是软件制作者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防止盗版和破解,软件制造商一方面要设计制作软件,另一方面还得设计更为高深的加密方法,这大大延缓了软件的生产周期。后来,一个叫做软件安全服务商的行业应运而生,专门从事软件加密保护服务,才把软件制造商从这个泥坑里解救了出来,你来看,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网站,性质就和软件安全服务是一样的。软件的作者可以通过这个网站来给自己的软件加密,加密一个软件,我收费1000块,但是我可以保证作者的这个软件可以任意传播而不会被破解。”
俞雪往电脑跟前凑了凑,看着屏幕说道:“你这个想法很好啊!”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来加密软件的作者居然没只有寥寥几个,我看了看记录,上个星期我只做成一单,可以说是越来越少了。”雪风苦笑。
俞雪没说话,凑到电脑前仔细地看着雪风的网站。雪风起身让出了位子,俞雪就坐在电脑前,在雪风的网站上点来点去,每个页面她都没有放过。
“雪风大哥,你有没有问过那些买过加密服务的人,他们对你的加密服务是怎么看的?”俞雪突然问到。
雪风挠了挠头,道:“这个倒是没有,网站刚做好,我就有事出门了,回来后又忙活陈砚五哥的项目,要不是这次菲姐的话,我都快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呵呵,这就难怪了,你自己都差点忘记的事业,又怎么能够做好呢!”俞雪笑到。
雪风本想反驳几句的,以前自己的代练不也是交给小沙弥,然后自己撒手不管,照样做得很好的,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俞雪说的没错,态度决定一切,代练也一样,自己当时要是真的在家里,怕是代练事业也不会垮得那些稀里糊涂的,道:“你在大企业里呆过,搞过管理,搞过营销,你给我出个主意,看看怎么能把我这事业给做大,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很有前途的。”
“你说的这个软件安全服务我不太了解,怕是说不上什么意见,不过,我可以从我擅长的方面给你提一些意见。”俞雪说完关掉了网页。
“呵呵,你说说看。”雪风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看了你的网站,然后仔细分析了一下你的那些服务流程,我觉得你这个项目之所以失败,不是在于你的那个‘看门狗’技术含量不够,也是不是说这个‘看门狗’没有前途,而是你的网站经营思路有问题。”
“经营思路?”雪风点了点头,忙道:“唔,你具体说说,我有些不太明白。”
“你做这个网站的目的是什么?”俞雪问到。 “赚钱!”雪风回答得很干脆。
“问题就在这里了。”俞雪笑了起来,“赚钱是没错的,错就错在你太直接了,你网站上所有的流程其实都在告诉大家一件事情:我要收钱!这很不好。另外,你在网站上所承诺的‘保证软件不会被破解’之类的东西,其实都是一些空话,你并没有拿出任何实际的证据来让大家信服你的保证。既向赚钱,又拿不出证明,光凭着胸脯排得响,自然就不会有人信你,更不会有人来买你的加密服务了。其实,你可以换另外一个思路来卖你的加密服务的。”
“你说,你说。”雪风现在也觉得自己当时这个想法过于急躁了。
“通过你的网站,软件作者把自己的作品加密,一来解除了软件作者担心自己软件被破解的后顾之忧,二来你可以赚取一笔加密服务费,这本来就是个双赢的好事情,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和那些软件作者是一种合作伙伴的关系。你想想看,第一,你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为了防止盗版,你是因为有技术防止盗版,才有钱赚,他们是因为要防止盗版,才有更多的钱赚;其次,你们的合作在商业形态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你的加密服务是个附属品,它必须依附于软件制造商手里的软件才能实现价值,而软件制造商为了保证利益,又必须采用你服务来保证自己的利益,两者缺一不可。”
“不过,你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只是把他们当作那种一锤子买卖的普通客户,而不是合作伙伴。”俞雪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看了看你的服务流程,你在没有对自己合作伙伴做出任何保证的前提下,在自己合作伙伴的软件还没卖出一份之前,就先要求收取一笔服务费用。1000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是软件的作者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软件以后就能卖出1000块去,如果加密后的软件根本没人买,作者岂不是在你这里就先赔了一笔钱吗?”
“这种只顾趋避自己的风险,而不考虑合作伙伴收益的做法,是商家的大忌,可惜,你就犯了这一条。这和你做代练时那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可不一样,再说了,你帮别人练不出级别来,不是还要退给别人服务费嘛。我想你只要稍稍改变一下经营思路,网站还是应该可以火起来的。”
“对!”雪风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俞雪的话让他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自己当时想得怎么就那么简单呢,只想着这么好的加密方法肯定有人会买,而没有仔细想一想这其中的内在关系,雪风忙道:“小雪你说说看,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我对程序这一行不懂,只能在大的方面给你提提意见,至于具体的办法,还得你自己琢磨,我想你应该多多咨询一下那些买过你加密服务的人,问问他们的意见,或许你就有办法了。”俞雪笑吟吟站了起来,把电脑让了出来。
“小雪,我今天可算是服了你。”雪风朝俞雪竖了个大拇指,“专业!专业!你这水平还真不是盖的,不亏是在大企业里干过的。还是古人说得好,术业有专攻,我这想了一天都没想明白的事情,让你一下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呵呵,看来我确实应该改变一下思路,把软件作者当作合作伙伴来对待。哎,正好最近我有时间,我现在就去问问那些‘合作伙伴’的意见。”雪风说完就坐到电脑前准备开工,一如以往风风火火的样子。
“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雪风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问道:“什么?”
“我对你想出的这种收费方式真的很鄙视!”一向文静的俞雪,让雪风刚才那么一夸,居然有些得意过头,一脸臭屁的表情。
“为啥?”雪风有些纳闷了。
“如果是我,我就不会向你那样搞一刀切,不论软件好坏,统一都是1000块,这个世界上才有多少软件啊,能来你这里加密的又有多少,你这样的收费方式,收高了来加密的人就少,收低了又根本赚不了大钱。反正,这样的收费方式我是不屑于做的。”
“那你要怎么做?”雪风更纳闷了。
“我会让这些有限的软件,为我产生无限的利润!”俞雪说这话的时候,有那么一种大大的气魄。
雪风此时已经被俞雪弄蒙了,急忙道:“别跟我打哑谜了,快说说你的方法,真是的,急死我了。”
“这个嘛,就要靠你自己去琢磨了。”俞雪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我也只能给你点到这里,剩下的就全看你自己的悟性了。师傅我要去看电视剧了,你慢慢想吧。”俞雪一脸神秘,说完转身就走,出来卧室,才拍了拍胸脯:“我的妈呀,这么多问题,还好自己回答得好,不然刚树立起的形象就毁了。”
回头再往卧室里一瞅,雪风还坐在那里抓着头皮发楞呢,俞雪捂嘴偷笑,蹑手蹑脚溜到客厅,这才放声笑了起来,敢情她刚才是在忽悠雪风。

雪风从床上爬了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看信箱,昨天听了俞雪的话,他开始四处寻找那些已经买过自己加密服务的软件作者,给每个作者都发了一份邮件来征集意见,一直忙到了后半夜。
他想看看那些作者有没有回复邮件,刷新了几遍信箱,都显示没有新邮件,雪风不禁笑了起来,在自己脑门上连拍了几下:“自己最近智商最近咋和猪一样了呢,有哪个程序员会天天没事干就盯着信箱看,甚至是大半夜还守在信箱跟前呢?”
“不着急,不着急!再等等吧。”雪风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点来点去,随意翻看着网上的一些八卦新闻,他想看看前天那黑翼的事情有没有什么进展。点开黑翼的官方网站,还和前两天一样,那个公告还孤零零地挂在那里,美国方面没有丝毫的回应,看来美国方面是不打算回应这件事情了,而黑翼方面似乎也忘记了这个公告的内容,并没有象公告中说的那样去报复。
在雪风看来,这个公告反而有那么一种嘲讽的味道,而黑翼就像一只发疯了的狗,狂吠了半天,发现没人理会自己,反而安静了下来。
“哎!”雪风边叹气边摇头,在他看来,黑翼这次的行为纯属是脑子不够使的小丑行为,,要是换了自己,是肯定不会这么干的,雪风朝电脑屏幕伸了伸中指:“帝国主义是用来抗议的吗?靠!他们是用来干的!”,再次鄙视了一下黑翼的行为后,雪风关了电脑站起来,慢慢踱了出去,他估计俞雪此时已经做好了早餐,他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起来都能吃到俞雪做的早餐。
照样是一个海吃猛吞,一个细嚼慢咽,雪风很快把能吃的全塞进了肚子里,开始一边慢慢喝着牛奶,一边看着俞雪吃。
“小雪,你真不打算去菲姐的健身馆上班?菲姐昨天又打电话来问了。”
俞雪没有抬头,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只是“唔”了一声。
“我觉得你倒是应该去菲姐那里试一试,菲姐在商场上拼了这么多年,从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小广告公司,发展成全国最大的户外媒体,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你要是跟着菲姐身边学上两年,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这个经验才是目前对你来说最为重要的。”
俞雪只好暂时停止了吃东西,“我真的还没有考虑好。”
“不用考虑了,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你没看燕子整天没事就往菲姐那里跑嘛,别看她表面上嘻嘻哈哈的,她其实也是在学菲姐一些的手段。”雪风继续劝道。
“我也想去,只是……”俞雪叹了口气,“我怕给菲姐添麻烦。”
“呵呵,怎么会添麻烦呢。”雪风当然知道俞雪是在顾虑什么,笑道,“菲姐都说了,她非常喜欢你,觉得你很有天赋,你去了能帮她不少忙,她可是天天都盼着你去她那那里呢。”
“不是这个……”俞雪有些着急。
“不是这个,那你还有什么考虑了,我看你也不用考虑了,你先去菲姐那里上班,如果真的觉得不适合,以后再换也不迟。”雪风直接替俞雪拿了主意,“毕竟菲姐也是好意,两次三番叫你过去,你要是再推辞,菲姐那里怕是就要生气了。”
俞雪还要说什么,雪风却一口喝完杯里的牛奶,站了起来:“事情就这么定了,一会我和你一起去菲姐那里。”
雪风的语气不容俞雪再反对,也没有给她反对的机会,雪风说完就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真是头疼啊,俞雪现在还不知道李秀凤已经答应自己不再逼迫她的事情,但是自己也不能把这事告诉她,在她们母女之间心结还没有解开之前,说了只能让俞雪连自己也不会相信了,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必定就是从自己家里搬出去。
“那怎么行呢?”雪风嘿嘿笑着,先不说别的原因,就是这每天早上可口的饭菜,自己就还没有吃够呢。
×××××
“你说,怎么才能让有限的东西,生产出无限的利润来呢?”这是雪风见到欧阳菲后的第一句话。
欧阳菲被雪风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向他身后看去,却见俞雪在捂嘴偷笑,欧阳菲愈发郁闷了,不知道这两人在搞什么鬼,“小风,你说啥呢?什么有限的东西,无限的利润?”
“他想钱想疯了。”俞雪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雪风瞪了一眼俞雪,回头说道:“小雪昨天给我说了一句很高深的话,说有限的东西也可以生产出无限的利润,我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小雪装神秘,不肯告诉我,我只能来向菲姐你求教了。”
欧阳菲一听就知道雪风明白了自己那天说的话,心里不由一阵欣慰,这个木头除了在感情方面不敏感之外,其他方面真的可以说是天才,一点就透,笑道:“就是因为这事?呵呵,你就不会一下把话说清楚啊,搞得神神叨叨的,我还以为你出门脑袋被车撞了呢。”
雪风嘿嘿一笑,也不生气,“你要理解我现在急于求教的心情,我已经被这句话折腾了一个晚上,不把它弄明白,我总觉得浑身不得劲。”
欧阳菲笑得愈发厉害了,道:“你不是有天才般的智商吗?怎么可能会连一句话都想不明白呢?”
俞雪也凑过来打趣:“没错,我以为你这天才心里肯定是早就有了解决办法了呢,所以我都不敢乱说,怕献丑呐。”
雪风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道:“在你们两位大仙跟前,我哪里敢自称天才啊,经营管理方面你们才是天才,我听你们的。”雪风看出了两女是在捉弄自己,就开始装乖卖好。
“呵呵,好吧,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指点指点你。你先把你的事情说一说,说完了我再帮你想办法,不过,我可不敢保证就一定能帮到你啊。”欧阳菲也不再难为雪风。
雪风喜出望外,“菲姐只要答应帮忙,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就我那点小事,菲姐肯定会手到擒来的。真是不敢想象,如果连菲姐都解决不了,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谁可以帮我。”雪风一阵抒情。
“别别别,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你先不要忙着把希望都放在我身上,万一我真的帮你想不出办法来,你还不把我怨恨死啊。”欧阳菲才不会上雪风的当,雪风给她戴了一顶高帽,无非就是逼她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来,现在她连雪风到底要问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哪里敢稀里糊涂就接过这顶高帽来。
“不会,不会,我会是那种人?”雪风连连摇头,“那我就先把事情说一说吧。”
“还是我来说吧!”俞雪抢先说道,“我觉得由我来说会比较好一点,我和菲姐都是搞经营管理的,所以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应该是一致的,由我来说,一来有助于发现问题,二来可以算是探讨。”俞雪在凰天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些欧阳菲的事,对她是十分地佩服,后来通过陈砚认识了欧阳菲,却没想到自己的偶像远不象传说中的那么神奇,她居然放弃了搞得风生水起的户外传媒事业,反而是开了这么一家小小的健身馆,这让俞雪很是想不通,遂起了试探试探的心思,她想知道自己的偶像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而雪风今天的求教,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好,好,你来说。”雪风微一思索,觉得俞雪说得也有道理,就点了头,“如果有什么遗漏的,我再补充。”
欧阳菲的电脑就在旁边,俞雪过去打开了雪风的“看门狗”网站,指着上面的页面把雪风这个网站的作用、功能、原理,以及雪风当时设计这个网站时的思路和目的都解释了一遍,最后把自己的看法说了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总之,换了是我,我是绝对不会这样来经营的,采用一刀切的收费模式,看似公平,其实却最不公平,每个软件的注册费不同、销量不同,作者的收入就不同,甚至是天差地别,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它无法使自己的利益实现最大化。我们都能看出来,这个事业的利润还是有非常大的扩展空间的,作为一个经营者,不追求利益最优化,他就是失败的。”
俞雪平时温软文静,但只要一说事,她就会表现得特别强势,让你不由自主产生一种信服感。俞雪说完看着雪风,雪风让她刚才那么一说,有点汗颜,慌忙说道:“情况就是这样,我没什么补充的。”
“刚才就是我的一些看法,菲姐你怎么看?如果我什么地方说错了,还请你给我指出来。”俞雪扭头看着欧阳菲,等着她的意见。
“那你认为该怎么办?你认为小风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收费模式?”欧阳菲反问。
“我?”俞雪对欧阳菲这个反问显然有些意外,微微调整了一下心态,就平静了下来,心里稍加思索,说道:“如果换作是我,我会给那些软件作者免费加密软件,然后采取抽成的办法,作者每卖出一份软件,我们就抽取注册费中的一部分,我想这样作者会比较容易接受,而且我们并不会少赚。”
“天才,天才!”雪风已经叫了起来,在自己脑袋上狠狠敲了几下,“原来小雪你说的那句话就是这个意思啊,这种方法确实好,是有那么一点点有限无限的意思,呵呵。”
“菲姐你怎么看?”俞雪最为关心的是欧阳菲的意见。
“小雪你的方法确实不错,如果换了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抽成的确是最适合雪风这个事情的方法。”欧阳菲点了点头,对俞雪的看法给予了肯定。
“那我回去就修改一下电子协议!”雪风有些迫不及待了,心里暗骂自己真是蠢,昨天晚上想了一宿,居然都在想怎么能让那些软件作者相信自己,然后掏钱买自己的加密服务,想了N多这方面的点子,却对俞雪那句话是一点也没有领会,现在俞雪这么一明说,雪风立刻明白了过来。
欧阳菲的肯定,也让俞雪有些高兴,脸上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笑呵呵地看着雪风。
“你们先不要着急,我也有点不同的看法。”欧阳菲突然冒出一句这话,让正在兴奋的两人有点意外,“小雪说的方法我很赞同,但是我认为小风这个网站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他的收费模式,也不在于他的经营思路,而是在于他的经营理念。”
两人看着欧阳菲,并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按照小风的打算,他办这个网站的初衷是为了替软件作者解决软件被破解的困扰,往大了说,那就是打击盗版,保护作者的版权和利益。从这点上来说,这个网站的意义其实是非常大的,它可以算得上是一项对整个软件行业都有重要意义的事业。”欧阳菲笑着看雪风,“对不对?”
雪风急忙摆手,“我哪里有那么伟大,做软件安全这行的人很多,只不过效果都不太好而已,我现在就是想在帮大家解决困扰的同时,让自己也小捞一笔钱。”
欧阳菲有些无奈,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事业?或者你是认为这种好事就必须是什么光辉伟大的大人物来做?打击盗版这种好事就不能由你雪风来做?”欧阳菲说着就有些激动,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颇有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小风,如果你真的打算做一份事业,首先就要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否则你也只能是小打小闹,做不出什么大事业来。再说了,做事业和赚钱其实就是一回事,只有做大事业才能赚大钱。并不是我们做了利国益民、光荣伟大的事业,我就不能收钱、就不好意思收钱了。你错了!只有我们做出了有益的事,我们才有资格赚钱,才最应该是我们赚钱。”
雪风无语,欧阳菲的话确实一下说到了他的心里,自己从没想过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自己只想找一份赚钱的事业来做,至于什么打击盗版,维护知识产权,那都是政府、高官、学者们要做的事情,雪风从没想过这些事情会落到自己头上来。
“至于小雪,你说要实现利益最大化,那么,我问你,怎么样的利润才算是最大化?”欧阳菲扭头又去问俞雪。
“呃?”俞雪有点弄不清楚欧阳菲的意思。
“垄断!”欧阳菲看着俞雪,沉声慢慢说道:“我想,只有垄断,才能让自己的利润最大化。”
“啊?”俞雪和雪风都有些吃惊,欧阳菲这个说法是没错,但是用在雪风这个小小网站上似乎有些不合适吧?
“所以,错的根本就不是采用什么样的收费模式,而是从一开始,小风的经营理念就是错的,甚至说他根本就没有一颗准备做事业的心。一个做大事业的人,他的心境首先是非常大的,抱着捞一笔小钱心态的人往往连小钱也赚不到。国内的软件安全服务为什么不景气,我想,除了外在环境影响之外,最大的问题,怕是这些经营者的心态也和雪风一样。”
欧阳菲的话让两人都觉得无语反驳,雪风口口声声说要做事业,却缺乏勇于承担与之而来责任的信心,俞雪说要实现利润最大化,但是对于最大利润她却从来没敢想过。
“如果换了是我。”欧阳菲笑呵呵地看着失落的两人,“我会先告诉自己,我是在做一份很光鲜,很有意义的事业,而不是在捞钱,一味盯着钱看的人是不会赚到钱的。一旦我决定了做这份事业,我就会把它做到最好。”
“首先,我会光明正大打出“打击盗版,维护作者权益”的旗号,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只要你开始做这个软件安全的业务,就会和那些盗版集团的利益相抵触,迟早会和他们一战,那么不如痛快点,在一开始就表明自己的立场,或许还能给自己争取到不少支持和后援。孤军奋战,也是商家的一个大忌。”
“口号喊了出去,剩下就看你要怎么做了,要做就要做到最大,不然先前的口号也只能是变成一个笑柄。如果让我来运营的话,我会告诉软件作者,我非但会给他们免费加密软件,我还会帮他们把软件推销出去,软件卖不出去,我们不会收费,软件卖出去之后,我们再从注册费中抽取一部分作为加密和软件营销的服务费用。网络共享软件的作者,大多都是游兵散将,本身并不具备一个营销渠道,如果我们这么做,我想没有几个作者会拒绝的。这和小雪说的方法差不多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却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所有加密软件的发行权,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别人要想得到自己需要的软件,只能来我们这里。随着知名度的提升,我们网络的不光是共享软件整个生产销售群体,我们还拥有了一个自己的用户群体和消费市场,那么,除了软件的收入,我们还会享受到一些其他附带的利益。”
“当然,我们也是需要付出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营销渠道供那些软件作者使用,在事业前期,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而且这些投入估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得到回报。但是一旦我们把这个事业搞大,和我们日后所得到的利益相比,这点投入就不算什么了。”
雪风此时可能不会想到,欧阳菲的这段话日后将会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一直都是个小人物,没有什么大的理想,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除了在程序界和安全界有些研究,他可能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欧阳菲的话无疑把他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欧阳菲的眼里,成功似乎是一件手到擒来的事情,就看你敢不敢想,敢不敢做,这和雪风以前所能接触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俞雪此时更是心绪万千,和欧阳菲一对比,她才知道了什么是差距,或许自己在本质上和雪风并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自己接受过专业的经营管理教育,比雪风知道更多更好的敛财手段。但是欧阳菲的话才让自己知道了什么叫做事业,什么是真正的生财有道,这个女人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厉害,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业大家,怪不得张凌风会不惜在各大媒体面前亲自道歉,也要把她拉回大秦。
“我不太了解软件行业,只能说这么多了,可能有些地方还说错了,呵呵。”欧阳菲看两人都没有反应,就只好继续说道:“你要我提意见,我也就随便说说,至于具体要怎么操作,还要看你自己的。”
“菲姐你太厉害了。”雪风搓了搓手,“甚至比我还要了解软件这个行业,我现在只是感到一阵惶恐,我怕我真的做不到你说的那么好啊。”雪风说完又咬咬牙,“不过,我会努力的,豁出去拼一把。”
欧阳菲当然知道雪风这是什么意思,笑了起来,“这就对了,你这木头就是缺少这么一股霸气,一股占有欲。”
雪风连连点头,然后道:“对了,菲姐,我们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情。” “嗯?”
“小雪想在你的健身馆干一段时间。”雪风说到。
“太好了!”欧阳菲一把拉住了俞雪的手,满脸笑意,“你可算是要来了,我这可都盼了好长时间了,呵呵。”
俞雪是被雪风强拉来的,本来是没打算真的要到欧阳菲这里上班的,只是拗不过雪风,现在她却是真的想留在欧阳菲身边,就像雪风说服她时说的那样,跟着欧阳菲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刚才见识了欧阳菲的厉害之处后,俞雪已经顾不得李秀凤那边是不是还会继续捣乱,反正她是肯定要留在欧阳菲身边见识一段时间的,她已经决定了,如果母亲这次要是再暗地里做什么动作,她就不会再忍了。

开完董事会,张凌风把陈砚叫住了。
“燕子,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怎么样了?”张凌风一脸的希冀。
陈砚叹了口气,一屁股又坐回到椅子里,“我去找过雪风了,他也去劝了菲姐,不过……”
张凌风有些皱眉,怎么会这样,按照自己的估计,只要雪风去说服,欧阳菲还是会回到大秦的,没想到雪风居然也失败了,“你菲姐是个什么态度?”
“她说这么多年商海漂泊,她人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陈砚到现在还是有些想不通,“菲姐说她准备给那些追求自己的人一个机会,然后把自己嫁出去,所以我也没有理由再劝她了。”
“哎~,这不过是她的一个借口罢了。”张凌风叹了口气,“她一向就是个说一是一的人,只怪我自己昏了头,为了偿还自己的人情债,居然违背自己当初对她的承诺,没想到她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念旧情,说走就走。”
“舅舅你也不要太自责了!”陈砚劝道:“你已经尽力了,既然无法挽回,我看就算了,可能菲姐这次真的是累了,如果我们再一直纠缠下去,搞坏了关系,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张凌风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哎~,自从我接手大秦以来,也曾犯过不少错误,甚至是很大的错误,但都被我把损失挽回了。唯独这次,我犯了一个自己认为是很小的错误,却造成了大秦最大的人才损失,而且是无法挽回的。”
“舅舅!”陈砚沉吟了一会,还是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我觉得你最近可能是有些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张凌风奇怪地看着陈砚,不知道这丫头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你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指的是俞雪的事情!俞雪是个很有天赋和才华的人,这是我们人力部门所公认的,可能她现在的能力比不上菲姐,但是假以时日,我相信俞雪绝对是个能在商场叱咤风云的人才,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她。”陈砚说起这事还是一副气乎乎的表情,“轻易就把这么一个人才放走,我觉得你最近老是在做一些昏事,我已经和舅妈商量过了,我们认为可能是上次银蝶的事对你影响太大了,决定让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你是我们大秦的掌舵人,只有你时刻保持正常心,才能让大秦运行在正确的航向上。”
“呵呵!”张凌风有些苦笑,自己又何尝不知道俞雪是个人才,可是这是个大秦所不能接受的人才,自己也只有把她赶出大秦,“我一直都很清醒,在俞雪这件事上,我没有失误,这里面有很多的原因,但是我不想说。你这丫头想太多了,难道你连舅舅我都不相信了吗,我似乎还没有到那种老糊涂的地步吧?哈哈~”张凌风伸手在陈砚的脑袋上拍了一下,笑了起来。
“什么原因?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陈砚噘着嘴,还是有些生气。
“该告诉你的时候就会告诉你的,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自己也会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凌风顿了顿,道:“对了,俞雪现在怎么样?在西京,还是离开了?”他现在倒是有些担心俞雪的状况,不知道是不是被李秀凤逼迫着回了沪市,也不知道李秀凤有没有去找过雪风。
“在菲姐的健身馆!” 张凌风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不过菲姐很早之前就想让俞雪过去帮忙了,俞雪却是昨天才过去的。”
张凌风立刻面露沉思之色,怎么会这么巧,俞雪离开大秦后,哪里也不去,偏偏去了欧阳菲那里,她也太会挑地方了吧?虽然说那里只是个一个小小的健身馆,但是因为有个欧阳菲,它的价值就很不一般了,跟着欧阳菲干,甚至比在大秦这样的超级企业里锻炼进步还要快一些。再说现在欧阳菲是自由之身,已经成为众多财团争夺的对象,在这个关口,俞雪去了欧阳菲的健身馆,这不能不让张凌风心有想法,前几天让李秀凤摆了一道,搞得他现在都有些风声鹤唳了。要不是李秀凤前几天还告诉自己,俞雪和她的关系形同路人,自己甚至都怀疑这一切都是李秀凤事先安排好的呢。
陈砚看到张凌风的脸色有些难看,忙问道:“怎么了舅舅?你不舒服吗,要不先去休息一会吧。”
“没事,没事!”张凌风摆了摆手,心里暗暗安慰自己,这一切只是个巧合,完全都是自己吓自己,“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张凌风说完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燕子,你最近要是有空的话,也经常去你菲姐那里转转,多和俞雪接触接触。”
“呃?”陈砚被搞迷糊了,人都被你赶走了,却又让我过去和人家多接触接触,这算怎么一回事,想要再问,张凌风却已经出门走远了。
×××××
今天的报纸杂志,统统都报道了昨天的黑翼事件,事件的影响也从网上扩大到现实中了,喜欢看热闹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事件本身上,而稍微喜欢思考的人则更加关注的是黑翼声明中所提到的那份资料。
美国方面本来的打算是要把这件事压下来的,却低估了黑翼的实力,现在反而闹得人人皆知,面对各国媒体和本国舆论的压力,美国政府不得不出来表态,她的这个表态比起黑翼的声明,更加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美国当地时间上午9点,美国安全部门发言人召开了新闻会:“史丹劳是个极度危险的黑客,他数次侵入美国国防系统窃取情报,已经构成了严重的犯罪事实,极大地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对于史丹劳的抓捕行动是正确,政府绝不会坐视这么一个可以随时威胁到美国人民安全、甚至是威胁到世界人民安全的危险份子脱离控制。
黑翼组织要求美国政府释放史丹劳,这一本身就非常无理的要求更是对美国政府赤裸裸的威胁,黑翼组织是互联网恐怖主义的代表,美国政府不会向他们妥协,美国人民更不会向恐怖分子屈服。
美国的安全人员已经找到了黑翼组织架设在波兰境内的网站服务器,并在之前的行动中成功关闭了该网站,下一步,美国还将继续对黑翼组织展开打击,确保美国互联网的安全。”
于是乎,这条标题为“美国将打击黑翼组织,为其定性‘互联网恐怖分子’。”的新闻瞬间被搬上了各种媒体,放在了之前黑翼事件报道的旁边。
“互联网恐怖分子?”雪风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再次看了看这个标题。不是吧!这TMD也太能扯了,什么时候冒出这么个新名词出来?
“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陈兵靠着椅背上,一只手在桌子上慢慢敲着,“美国这次惹大麻烦了。”
就在美国安全部门正式发表讲话后,美国的几个大黑客组织统统撤掉了谴责黑翼组织的声明,继而统一换上了抗议美国安全部门讲话的公告。就是那些一直都站在美国政府一边的“红”客组织,此时也开始出现了摇摆不定的现象。
黑客自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我行我素,豪放不羁,自由是他们的灵魂。他们可以轻松入侵任何一种操作系统,却从不屑于去那么做,他们可以自由进出任何自己想进的网络,但是却从不为一己之私去搞破坏,真正的黑客,甚至不会用同一种手段去搞两次相同的入侵。
他们追求完美,却从不相信完美。
他们从不相信什么权威和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只相信“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系统”。在黑暗的夜里,面对枯燥无味的“1”和“0”世界,他们通过一次次测试,找出程序中潜在的各种漏洞,促使程序进一步完美,这才是他们的目标。黑了多少机器,攻陷了多少机密网络并不是他们评价自己的标准,评价一个黑客是否优秀,看的是谁找出的BUG更多,谁对技术的进步促进最大。
长久以来,各国政府对于这个特殊的群体都采取的是互不侵犯的政策,因为正是这些真正黑客的不懈努力,才促使了互连网不断地发展和持久地保持稳定,很多政府的安全专家也都是从这个群体中招安过去的,甚至必要的时候他们还会借助黑客的力量,所以,从这点上说,黑客也是互联网稳定的一大重要因素。
美国这次冒然打破这个潜规则,给一个知名的黑客组织套上恐怖分子的帽子,就是对所有非官方的安全组织的全盘否定,这无疑是一次对所有黑客组织合法性的打击,必然会遭到全世界黑客组织的抵制,以后美国的互联网,怕是就没有以前那么太平了。
雪风此时的心态大概就是所有黑客组织的概括,虽然他很讨厌史丹劳,也不赞成黑翼采取极端的方式去威胁美国,但是美国给黑客组织定性网络恐怖分子,这让雪风感到无比地震惊,毕竟他也经常自命为一个正统的黑客,黑翼被打击,自己也肯定会感同身受。
雪风也曾和黑翼组织的人有过多次接触,除了史丹劳,雪风并不认为其他成员是什么互联网恐怖分子,相反,这些人大多都是从事安全工作的,都是有固定职业的,有的国际知名的网络安全公司,有的政府的安全部门,甚至还有两名成员微软的系统安全部门,他们也都能坚守一名黑客的操守。是共同的兴趣,才让这些人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小群体,一起去找程序漏洞,一起研究新的安全技术,他们的目的只是想让程序更完美一些。
美国一向喜欢给别的国家定个性质,然后再去制裁,这次他们又把这一套方法搬到了黑客组织上,难道他们除了在现实中,他们也要在网络中把所有的人都改造成美国眼中的“良民”吗?他们的手也伸得未免太长了吧?
雪风此时心中非常激动,真想也和黑翼一般,也去和美国真刀真枪干一场,让他们知道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在互联网上,还有一群人,他们就敢于对美国说“不”,敢于和美国叫板。
雪风的激动也缘于他内心的一种失落,就是那个自己从不屑于与之为伍的史丹劳,他不但能让一个黑客组织为了自己不惜去威胁一个政府,然后又让一个政府为了他而打破这几十年不变的潜规则,单从这一点来说,史丹劳在黑客界确实做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雪风终于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自己这么做也只能是无济于事的,美国佬一向嘴上都是叫得很欢的,但未必也敢对黑翼下手,他们也得考虑一下这件事的影响,或许他们也只是想借这个声明警告黑翼,让黑翼不要乱来。自己这么一掺和,怕是原本简单的事情就更复杂了。
雪风到一些知名的黑客论坛转了转,大家现在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和雪风想象中的一样,一些组织已经表示必要时会给美国一些教训。不过大多数的组织还是比较理智的,愤慨归愤慨,但是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示。论坛里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是黑翼会不会再次展开报复,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黑翼还会对美国打击。
雪风翻了翻帖子,竟然发现在一个帖子里还有人推敲出了黑翼这次攻击美国白宫网站的过程和方法,雪风对此付之一笑,要是真的能被人推敲出来,美国的安全专家早就击退了黑翼的攻击,那些专家可都不是吃素的。
而更多的人却是在分析下一次黑翼发起攻击的时间和目标,雪风也去发了个帖子凑热闹,他认为黑翼下一次的目标绝对不会大家都关注着的公众目标,这样的目标只能来一次,让对方知道自己有能力威胁到对方就可以了,而且现在美国必定已经做好了更为周全的准备,再次得手的可能将会微乎其微,由此可以断定,黑翼下一次的攻击将不会来得太快,而他们选择下手的目标应该是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小目标,但肯定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如果得手,它所造成的影响将不会亚于攻陷白宫网站。
但是大多数人都不认同雪风的观点,他们认为黑翼的目的本来就是要迫使美国释放自己的成员史丹劳,现在又加上美国政府这则声明,黑翼只会加大对美国的打击,而最能对对手造成压力的,莫过于连续攻陷他们的公众目标,既然黑翼能在美国层层防护之下攻陷白宫网站,那么他们肯定有本事拿下别的大目标。
雪风和他们辩了一会就撤了,这又不是可以争辩出结果的事情,到底黑翼将会采取何种攻击方式,完全取决于他们的负责人怎么决定。不过,雪风坚信黑翼不会再去攻击那些无关紧要的公众目标了,就算是这样的目标拿下再多又怎么样?除了能象美国的民众证明是自己是美国政客口中的恐怖分子外,不会有任何实质的意义。事情发展至此,雪风也断定黑翼这次营救史丹劳的行动是彻底失败了。
“还是想想看门狗的事情吧!”雪风又开始头疼了,从昨天到现在,他还没有拿出一个计划出来,他让小沙弥翻遍自己所有的户头,他账上的钱只有160万资金,这还是加上了自己攻擂的花红和陈兵给自己的封口费各一百万。雪风的存款本来就没有多少,前段时间妹妹结婚,花销还有陪嫁的嫁妆大概花费了30万,之后又给父母一笔养老钱,再加上代练事业的溃败,又赔了一笔,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了任何进账,全是支出。
雪风琢磨了一天,也没想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用这么一点点钱,打造出一个软件销售渠道出来,他粗粗估算了一下都得两千多万,他的这点钱顶多算是个零头,全砸下去也不一定能听到个响。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什么叫做无钱寸步难行,只要钱多,砸也能砸出来运营渠道出来,可惜自己手头上就这么一点钱,就算是自己把这座房子抵押出去,也是差了好多,但是这个事情还不能不做。
“他奶奶个腿!”雪风咒骂了一声,继续做着计划,“原来做个打击盗版的急先锋也是需要拿钱砸的。”话一出口,雪风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对,自己就是做个打击盗版的急先锋,说到底那也是奔着钱去的,既然是奔着钱去的,不下点本钱怎么行呢!
哎,要是能既不用下本,还能赚到钱,那该多好啊,雪风又开始意淫了,就算非要下本,能够以小博大也是不错啊,用最少的钱,攫取最大的利益。
“你有新的消息,请注意查收!”电脑突然叫了起来,不由打断了雪风的思路,他点开了一看,原来是TOP站长看见自己在线,发来了一个消息,“疯子,真是不好意思,上次本来说好给你介绍一个项目的,结果人家那边突然项目不做了,我帮你联系了一个新的项目。”
“汗~~”雪风又开始头疼了,TOP站长还真是个好人呐,自己都说了好几遍没关系,自己都已经接到了新项目,可这个家伙总觉得过意不去,非要给自己重新介绍项目,“你先不要说这事,我有别的事情要问你呢?”
“什么事情?”
“我的那个“看门狗”网站你知道不?我现在想对他进行修改,要征集一下那些在我那里买过加密服务的作者的意见,可是一直没得到回复,你有没有听到过什么?”
“我自己就买过你的那个加密服务!”
“靠!”雪风暗自骂了一声,这家伙居然买了自己的加密服务也不吭个气,害的自己到处找人,“那你说说,你怎么看我的那个‘看门狗’?”
“唔~,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TOP的站长有些犹豫。
“说!有什么说什么,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遮遮掩掩了?”雪风大怒。
“老实说,你的这个想法确实不错,我也很支持你的做法。还有,你的那个加密方法也很厉害,据我所知,有好几个破解组织都盯上了你的‘看门狗’,不过至今还没有一个能成功解开。也不知道你这家伙怎么会弄出这么一个变态的软件壳来,就连国内最厉害的破解高手――清风剑客,前一段时间也曾私下表示对你的那个看门狗无能为力。”
“少拍马屁,说意见!”雪风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美滋滋,看门狗那可是自己从量子密码完善而来,其安全性比量子密码还要高上几个等级,量子密码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解开,更不要说是看门狗了。
“用看门狗加密的软件,确实很难破解,我自己前一段写的一个软件到你那里买了加密服务,后来我也确实没有从网上发现我软件的破解版,不过,我的收入也没有因此增加。”TOP的站长有些感慨。
“为什么?”雪风急忙发了个消息去询问。
“虽然软件不能被破解,但是我的一些注册用户却私下里开始传播注册码,你知道现在大多数的共享软件,都是靠注册码来注册的。只要有一个人买了我的软件,得到一个注册码,他只要把这个注册码一公布,很快就会有很多人靠这个注册码来免费使用我的软件了。甚至有一些人,他们收集了很多注册码,然后得到其中的规律,搞出了可以算出注册码的算号器。总之呢,不买你的加密服务,软件要被破解,买了你的加密服务,软件照样还是被别人免费使用。哎~~,真他娘的无奈啊!”可以想象此时TOP站长的表情是多么地沮丧。
雪风无语,原来是这么回事,自己当时确实太粗心了,没有把问题考虑周全,也忽视了人们长期以来行为的免费情结,他们根本就没有就打算来花钱购买软件,就算你把软件保护得很好,他们还是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破解方法,并不一定非要从软件本身下手。
TOP站长见雪风半天没有回消息,就又发来消息:“疯子,是不是生气了?其实你的加密狗真的很厉害了,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现在也麻木了,谁愿意破解就破解去,谁让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喜欢用免费软件的人呢?”
“不!自古邪不胜正,这才是颠仆不灭的真理。只是现在我们的国人还没有形成一种有偿服务的习惯,但这是大势所趋,不久的将来,有偿服务将会成为主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现行的各种注册手段缺陷太大,太容易让人破解了,谢谢你的意见了,我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想法,你等着吧,这次我会让你看见一个全新的看门狗。”雪风发完消息就关了网页,他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自己为什么非要搞那个软件营销渠道呢,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不就是赶快把自己的看门狗完善嘛?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轻重缓急,循序渐进的问题,自己有些太心急了,一口就想吃成一个大胖子,反而是放弃了最根本的东西。就算自己现在有钱,搞出了一个营销渠道,如果自己的看门狗效果不好,还是不会有人来购买,自己要是急匆匆喊出“打击盗版、维护产权”的口号,其本来不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嘛。
雪风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一下,“你他妈的是猪脑子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