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陈兵就想把雪风和风神都笼络到自己这里,雪风打断了陈兵云顶娱乐

陈兵就想把雪风和风神都笼络到自己这里,雪风打断了陈兵云顶娱乐

“怎么会这样!”陈兵定了定神,这不是当时风神附加在通关邮件里的动画吗?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陈兵的脑袋感觉有点不好使了,他怎么也无法把风神和雪风的星河系统联系到一起,不是他不敢想,而是他根本就不愿意把两者往一块想。
一直以来,陈兵就想把雪风和风神都笼络到自己这里,雪风在程序方面出色,风神胜在安全领域,只要有这两个人做自己的左膀右臂,自己的基地完全是大有可为的。雪风曾经算是被自己笼络过,出了这次的意外,他已经明确表示今后不会再和军方有所牵扯,万幸的是他已经把技术转让给自己了。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风神,加强一下在安全领域的技术实力,这样可以把流失雪风的损失减少到最低。
可是现在,这个动画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只是一个小小的巧合,还是证明雪风和风神有着某些深度的联系,陈兵不敢作出判断,他不想刚刚失去雪风,就再丧失笼络风神的希望。
“怎么会这样!”陈兵狠狠地拍在键盘上,站起来在屋子里踱了起来,妈的,蠢材,绝对的蠢材,这个白痴李富贵,好端端的局面,让这个家伙一下全给破坏了,如果雪风和风神真的有什么牵扯,那么被李富贵毁掉的不仅仅是雪风一个人,而可能是中国国防信息化建设的整体进度,真是把他枪毙十次都不为过,这次只把他开除军藉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报告!”通讯员走了进来,“上校,数据中心发过来一份分析报告!”
陈兵压了压心头的火,接过通讯兵递过来的资料,“好,你出去吧。”转身坐到桌前,陈兵打开了资料,上面的标题一下就让他兴奋了起来,“关于风神准确地址的确定报告”。
陈兵略过了前面的分析过程,直接去看最后的结果,“根据以上的数据分析,风神的物理位置应该位于西京市南二环竹园路28号,准确率为90%以上。”
“啊!”陈兵的兴奋转眼消失,继而是震惊,这个地址是雪风家的地址,没错,自己去过好多次了,绝对不会记错,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说,风神真的就是雪风!!!
“雪风,风神!风神,雪风!”陈兵喃喃了几遍,一下瘫倒在了椅子里,在这一瞬间,他一下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大家口中的雪风,TOP的风神,还有燕子嘴里喊得疯子,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每次风神消失的时候,雪风就跟着消失了,而雪风被抓的时候,风神也就消失了的原因。这也就是风神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消灭魅影办法的原因,如果不是很熟悉流程序的原理,是根本做不到这点的。
陈兵又想起了上次和雪风通电话时的情景:“你认为防火墙真的有用吗?”,记得雪风说这话时是那么自然,那么平淡,好象防火墙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上什么。如果雪风不是很了解黑客,很了解防火墙,他绝不会是这么一种口气。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他有资本,是因为他可以同时用十多种方法穿透别人花费了巨大心血制造出来的防火墙。
“陈兵啊陈兵,你怎么就是个猪脑子呢!”陈兵使劲锤着自己的脑袋,为什么这些事情自己不早点想到呢;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粗心,让这个隐藏在星河系统里的动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继续隐藏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非得到事情已经发生,局面无法挽回了,才让自己知道这些真相呢?
陈兵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如果自己能早点发现这个动画,或许一切就会……
过了良久,陈兵突然猛一下站了起来,不行,自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要去西京,他要再向雪风解释一次,事情应该还可以挽回的,走了两步,陈兵站住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向雪风解释些什么。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自己的人伤害了雪风,这根本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了,再解释就是纯属替自己狡辩了,自己总不能去了就说:“我知道你就是风神!”
陈兵摇了摇头,他太了解雪风了,按照雪风的脾气,他一定会回自己一句“对,没错,我就是风神,你去向所有的人去说吧。现在TOP论坛上那么多人找我,我还正愁没人能证明我就是风神呢。”
陈兵真想现在就给上级打个报告,把那个李富贵再处理一遍,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事已至此,已经是没法再改变的了,就算把李富贵枪毙了,雪风也是不会和自己合作了。
“啪!”陈兵在自己脸上抽了一下,颓然站在桌边,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怪自己,如果当初自己立场能再坚定一些,态度再强硬一些,或许李富贵就不会去审查雪风,或许雪风早就加入了部队,也就没有现在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陈兵看着屏幕上转来转去的动画,心里有一种“造化弄人”的滑稽感觉,就是这个动画,当初让自己判断风神会是个女人,以为这是风神在催自己尽快兑付花红。风神当时在邮件里说是要用这个动画惩罚自己,自己不以为然,也一直没能想明白,既然风神可以把一个动画轻松附加在邮件里躲过自己的检测系统,那么他完全可以附加其他的东西来惩罚自己,一个小小动画又有什么惩罚力度呢?
现在,陈兵终于明白了,自己错了,错得太厉害了,再也没有任何惩罚,能比这个动画更能刺痛自己了,这个半年前风神送给自己的惩罚,直到今天它才发作,而发作的结果就是让自己明白,在这一瞬间里,自己招揽英才、实现理想的梦,彻底破灭了。
其实自己从一开始就被那个动画给玩弄了,自己跟着动画往下跑,以为自己一直都是在往前跑的,没想到自己只是在兜一个大圈子,最后又回到了原来的。女人,倒确实是女人,只不过,她不是风神,而是陈砚。
老天爷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谁能想到当初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小动画,此时却让陈兵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感和挫折感,这个惩罚甚至让他有些承受不来,这比再来十次魅影还要让他感到难过。
×××××
雪风坐在电脑前,一切都很熟悉,键盘、鼠标、显示器都没有变,可是此时他却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些什么,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魅影已经被消灭,可是小沙弥还没回来,他也许还在互联网上寻找着雪风的机器,也许已经化为了乌有。雪风早已习惯了在小沙弥的平台下做事情,现在失去了小沙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事情。
手放在键盘上许久,依然没能敲下任何一个键,最后只能颓然放弃,雪风关了电脑站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号称程序天才的人居然无法让自己在键盘上敲下一个字符。雪风感觉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虽然经强迫着自己坐到电脑前,可是一坐到电脑前,自己就会想起小沙弥,然后就会很烦乱,没有了做事情的心情,难道这是受了前几天魔怔了的影响?
雪风决定去给陈伍去个电话,告诉他可能看门狗网站是再也开张不了了,而自己可能也需要一段时间调整,交通的系统的事情,自己肯定是暂时无法胜任了。
“喂!雪风啊!”陈伍一下就听出了雪风的声音,“你这几天还好吧?前几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现在都搞清楚了,你也不要想太多,多多注意休息,我有空就过去看你。”
“谢谢你的关心,不用那么麻烦了。”雪风客气了几句,道:“我是想说一下我那网站的事情。”
“网站的事情我正要给你说呢。”陈伍有些头疼,市政府的人不知道从哪里也得到了一些风声,知道雪风被军方抓走的事情了,事后虽然自己解释了几遍,他们却是再也不肯答应宣传雪风的网站了,“是这么回事,市政府那里最近刚换了一位负责人,所以你的网站需要重新审批,我已经给他们打过招呼了,一定优先考虑你的网站,你先不要着急。”,陈兵只得先编着谎,他当时拍了胸脯的,此时却没办成,真的没法给雪风交代的。
“不是,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的网站可能开不了了,所以,你那边就不要为我这事费心了。”雪风解释到。
“哦?是这样啊!”陈砚不由松了口气,“哎呀,你那网站不开真的可惜了。”
“不说这个了,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提前给你打个招呼”
“你说,你说!”陈伍有些乐了,自己正发愁这事没法交代呢,没想到雪风自己倒不搞了,也省得自己再去头疼了。
“我的身体最近出了点问题,写不了程序,所以你的那个交通系统,我可能是没法参与了。”
陈伍一听脸就变了,刚才高兴的情绪一下全没了,看门狗网站搞不搞自己没兴趣,可是这个交通系统是一定要搞的,自己的调查结果这几天就出来了,雪风这时候怎么能撂挑子呢,“雪风,你这……”
“这本来是我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也知道现在这样退出很不好,可是我的状态真的出了点问题,勉强去做,也肯定做不出什么效果,可能还不如你上次做的那个系统。”雪风叹了口气,道:“你可以去找你三哥,让他给你找几个出色的程序员来做,系统的分析报告我之前已经给你了,按照那个做,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陈伍有些郁闷,这算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干就不干,拿自己当猴耍呢,可是自己又不能发火,雪风已经明说了他现在不能写程序了,难道自己还能真逼着他写不成吗。“那……”陈伍沉吟了一下,“那我先从三哥那里调几个人过来帮忙,等你身体恢复了,就过来主持大局,这个系统的分析报告是你做的,没有你压阵可是不行啊。”
“好,等我身体稍微好点,我就过来。”雪风做了个保证。
“那好,你注意休息啊,早日康复!再见!”陈伍说完挂了电话,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祝愿雪风早点恢复,要恨只能恨那狗日的李政委,没事瞎整事,搞得自己的事情也受了影响。
俞雪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雪风呆呆坐在家里,电视开着,可是谁都能看出雪风的心思根本就没在电视节目上。俞雪笑呵呵坐了过来,摇着雪风的胳膊道:“雪风大哥,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雪风笑了起来,看着俞雪一脸希冀的表情,道:“死丫头,有事就说,这么客气干什么。”
俞雪撅了撅小嘴,继续摇着雪风的胳膊:“你可一定要答应我,难得我请你帮一次忙。”
“好!好!”雪风被摇得有些头晕,道:“你说,只要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
“这件事情,别人或许办不到,但是你一定能办到的。”俞雪停止了摇动,不过还是继续拽着雪风的胳膊。
“为什么?”雪风问道。
“我要请你帮我写个程序!”俞雪做了个俏皮的表情,说道。
雪风的脸色就变了几变,写程序以前对自己来说,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写出什么程序来。

云顶娱乐,雪风被救护车接走的时候,TOP的论坛就再次崩溃了,大家盯了风神好几天,都想和他搭个话,没成想风神再次一闪而过。不过还好,他留下了彻底清除魅影的程序,程序会在清除魅影之后,自动把机器上所有被加密的数据还原。这又导致了新一轮的下载狂潮,TOP论坛的服务器不堪负合,又受了这么大流量的冲击,再次光荣地宕机了。
“报告,风神的程序经过检测,没有任何问题!”
“好!命令军网内所有机器,立刻采用风神的程序开始清理魅影。另:之前安装的防护软件仍然使用,以后再有添入的新设备,也必须安装防护软件。”
陈兵命令一出,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太好了,这么多天了,现在终于是有了结果,军网的故障至此也算是彻底解决了,相信自己马上就可以回试验基地去了。这风神还真不是一般地厉害,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能找到清除魅影的办法,而自己试验基地那么多人,直到现在也还没搞清楚魅影的运行方式。哎~
不过这话说回来,风神又是采用什么方法清除掉魅影的呢?难道说他也会流程序?上次他就说魅影是采用了新的技术手段,虽然没明说,但是可以肯定,他是知道流程序这回事的,而这次能这么快清除掉魅影,就说明此人也有制造流程序的能力,最不济,他也是非常清楚流程序制造原理的,否则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找到清除魅影的办法。
“可惜啊可惜!”陈兵叹了口气,自己的人一直追踪不到风神的地址,不然把此人拉拢过来,自己试验基地的实力又得大大提升一截啊。
“报告上校!”这次是一个小组的负责人亲自跑了过来,“我们发现,风神这次登录TOP论坛,没有采取以往的伪装措施!”
“什么?”陈兵先是一愣,然后大喜,真是“好事年年有,今天尤其多”,自己正想着这事呢,没想到好事就送上门来了,难道风神这次也是百密一疏、马失前蹄?“我们的技术能找到他的地址吗?”
“可以试试!”小组负责人沉吟了一下。
“好,马上让我们的人进行数据分析,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风神的准确地址。”陈兵立刻吩咐道,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要去争取。
“我马上去安排人手!”那负责人说完就忙着去安排了。
陈兵有些兴奋,大笑着在监视屏前踱了几个来回,真是没想到,风神竟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行踪,自己一定要快,现在好多势力都在盯着风神,要是自己晚了,怕是就让别人抢了先。“一定要抓紧,一定要抓紧呐。”陈兵想到这里,有些不放心,决定亲自去督促这件事。
刚走出监控室的门,迎面就碰见了陈司令,陈司令此时也是满脸喜气,“陈兵啊,我正要找你呢,这刚一下到这里,就听说军网的病毒已经被彻底清除了?”
“是啊,是啊,这次还是多亏了那个风神,他找到了彻底清除魅影的方法。”陈兵忙笑着迎了过去。
“喜讯啊,大喜讯啊。”陈司令得到了陈兵的证实,也是欣喜异常,道:“走走走,快跟我上去,张部长本来是让我下来找你的,这下可好,我们刚好把这个喜讯给他带回去。”陈司令说完就拉着陈兵往回返。
“张部长回来了?”陈兵一愣,“事情怎么样了?”
“哎~”陈司令叹了口气,“上去再说吧,事情都弄清楚了。这个老李呐,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 “不许动!张嘴!啊~~” “啊~~”
“这才乖嘛!”俞雪笑着把一块削好的苹果塞进了雪风的嘴里。
“小雪,一块就行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吃就可以了。”雪风有些受不了了,自己有手有脚,又没啥毛病,虽说鼻子受了点伤,但是自己再怎么也不能吃到鼻子里去吧,这样让人来喂还真是不习惯。
“不行!医生说了,你劳累过度,只能躺在床上静养。还有注意你那鼻子,连续两次伤到了同一块,要是再乱动碰伤了,这辈子都别想好了。”俞雪不依不饶。
雪风还不死心,“医生的话能信吗?那都是胡说八道,病都是让他们这帮家伙给看出来的。有句话说得好:‘生命在于运动’,这才是真理,只有运动才能有助于身体的恢复,再这么躺下去,人都废了。”
“你现在就是说破了天,也不行!我只听医生和陈砚姐的,没有他们的首肯,你就得乖乖躺着让我喂着吃。”俞雪一脸得意,“要不?我让陈砚姐过来喂你?”
“我的姑奶奶啊!”雪风此时真是欲哭无泪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两天都没见到陈砚,自己从医院回到家里,这丫头就没来过,“小雪,燕子这两天忙什么呢,怎么都没见到她。”
雪风这么一问,俞雪这才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雪风从医院回家后自己也没见陈砚,只是在电话里她嘱咐自己要好好照顾好雪风,“可能是她公司里事情太多了吧!”俞雪猜测着。
“有可能!”雪风点了点头,可是心里却琢磨了起来,就是再忙,过来转一圈的时间还是有的,难道是大秦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似乎也不可能,大秦如今的地位已经无人可以撼动,她的经营也都进入了轨道,有什么麻烦都是可以马上应付过去的。雪风现在不怕大秦遇到什么麻烦,他就怕陈砚这个丫头又开始胡思乱想,这丫头表面粗枝大叶的,可是内心想法却非常多,这次自己被抓,这丫头就说是她不该把自己介绍给陈兵,再加上自己这么一病,丫头的想法怕是更多,就怕她把不是自己的过错也揽了过去。
“小雪~”雪风想到这里叫了一声俞雪。
“什么?”俞雪把视线从手上的苹果转移到雪风的脸上。
“你有空的话,就去大秦看看燕子,告诉她,就说我想她了,让她过来。”雪风说着。
俞雪轻轻笑道:“才两天没见,你就受不了了?真是的,肉麻~~,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俞雪说着做出一个抖的动作。
“你可要记得啊。”雪风又叮嘱了一遍。
“知道,知道,我记下了,大情圣!”俞雪又举起来叉子,“来,先张嘴,啊~~”
雪风无奈,只得张嘴,嘴刚张了一半,传来了敲门声,两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来不用我去跑了,说曹操,曹操到,一定是陈砚姐来了。”俞雪把手里的东西往水果盘里一放,笑着出去开门去了。
雪风摇摇头,这肯定不是丫头,她敲门哪有这么斯文啊。
不一会,只见俞雪铁着个脸走了进来,径自坐到了雪风床前,继续削着自己的苹果。
“怎么了,小雪?谁来了?”雪风忙问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人走了进来,正是陈兵。难怪俞雪那么不高兴,雪风这次出事后,她对军人的好感是直线下降,她也认为这次雪风被抓主要都是怪陈兵,现在见到陈兵,能高兴才怪。
陈兵的手里提着大大小小许多袋子,装着各式礼品,看两人都不理睬自己,也是觉得尴尬,赶紧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来到雪风跟前,“小风,你觉得好点没有?”
“好!好得很呐!吃饭都得人来喂了!”俞雪冷冷回了一句,然后又对着雪风说道:“来,乖,张嘴!”,说着又把一块削好的苹果递到了雪风的嘴边。
“太混帐了!”陈兵大怒,他不知道雪风的鼻子是自己跌倒又摔了一次,还以为又是李政委的杰作。“太不象话了,他怎么能这么胡来!”
“行了!”雪风打断了陈兵,道:“你来想说什么事?赶紧说,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要休息了。”
俞雪一听就把苹果收起,把雪风放平,一边给他掖被子,一边回头对陈兵道:“雪风大哥累了,要休息了,你有事以后再说吧。”
陈兵知道两人是在生自己的气,这也不怨不得人家,摊上谁都得生气,当下诚恳道:“小风,我这次来是专门向你赔礼道歉来的,我知道你很生气,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生气……”
“不用了,只要你日后不来找我,我就什么好。向我道歉就算了,我一个小老百姓,哪承受得起啊。”雪风说完就闭上了双眼,他不想再说什么了,也不想听什么。
“这次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不向你解释完,我是不会走的,我说过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解释的。”陈兵很倔犟。
看看两人都没理会自己,陈兵就继续说道:“这次的事情完全是数据中心的李政委搞出来的,他已经向组织上交代了一切。他本来是西京军区的一个团级政委,因为在自己团里搞信息化建设搞得出色,去年国家正式组建数据中心时,就把他调了过去,因为数据中心是师级编制,所以就把李富贵提了一级,升为大校,没想到这却是害了他。他今年已经50出头了,上校的衔挂了十多年,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再无望晋升了,没想到突然又升了一级,这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他希望在自己退休之前,能把一颗将星扛在肩上,这才想着一定要立个功。可是对于高深的电脑知识他又不懂,在数据中心眼看是没了立功的机会,他这才把视线转移到了别的方面。”
“哎~”陈兵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被撤职,开除了军藉,他为他的欲望付出了代价,这辈子他的愿望都是实现不了了。还有西京军区私自调用部队抓人的几个负责人,现在也已经受到了处分。我来的时候,张部长还亲自交代我,一定要向你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们军方对你一向是怀有诚意的,是相信你的,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起了什么误会。张部长说这次的事情,他用人不查,负有一定的责任,让我带他向你道歉!”陈兵说完就“啪”地敬了一个军礼。
“说完了吗?”俞雪冷冷地看着陈兵,“说完就请走吧!”,说完就做出了送客的架势。
“小风,我知道这次你很委屈,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心里有了什么阴影或者包袱,我们是真的怀有十二万分的诚意。我刚从北京过来,现在中央准备给这几年在国防领域做出贡献的技术人员集体授勋表彰,这也是国家重视人才的一个体现,今后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再次发生。”陈兵继续说着。
可是雪风却始终没有再睁眼,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后不再和军方有任何牵扯,他已经被怀疑了一次,他不想来第二次,谁的保证他也不会再相信,因为谁也不能把他的小沙弥拯救回来。小沙弥的丢失,对雪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不光是情感上的,因为小沙弥的丢失,雪风现在真的可以称得上是血本无归了,他的所有生意都是建立在小沙弥的支持上,特别是这次的新看门狗网站,他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砸了进去,可是现在网站却开张不起来,所有的投入都打了水漂。如果小沙弥在,雪风还有翻盘的机会,可是……
雪风当时搞看门狗网站,目的很明确,他想拉近和陈砚的差距,减少两人日后在一起的阻力,可是世事弄人,差距非但没有减少,雪风反而丢掉了自己的老本,甚至是丢掉了翻本的筹码,这个损失,是任何人也弥补不回来的。
陈兵叹了一口气,看己这次是无法说服雪风了,“那你先休息吧,好好养身体,有什么困难,就尽管提,我们会尽力提供帮助的。”,说完看看雪风还是任何反应,陈兵只得无奈转身出门。
俞雪等他出了门,就回屋把那大包小包提起来也扔了出去。
陈兵这次没有再回数据中心,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出了西京,他就直奔自己的试验基地。
坐在试验基地的机器前,陈兵思绪万千,从自己和雪风的第一次见面开始想起,雪风给自己的印象一直是那么不卑不亢,盛气凌人,傲,非常傲。陈兵认为,正是如此,雪风才经受不住如此的打击,因为他不容许别人来怀疑自己。可是他不知道小沙弥的事情,也就不知道雪风的心情,就算不论小沙弥,雪风交友一向以诚待人,却落了这么个结果,给谁谁也得寒心啊。
陈兵点开了雪风的那个星河系统,这个系统的源代码雪风早就提供了自己,可是自己的人却始终无法写出运行效率如此高的程序,没有爆发魅影之前,自己还想能让雪风再来讲几次课,现在看来,这件事就变得很遥远了。雪风的人是不会来了,现在只能从他留给自己的这个程序上找差距,找问题了。陈兵此时又想起了那个李富贵,都是这个家伙,若不是他,自己的试验基地先有了雪风,等那边分析结果再出来,再能拉拢个风神,那么自己制造世界上最先进的军事管理系统并不是一纸空谈,可是现在……
“哎,还好,幸亏风神这次露了尾巴,不然自己真的会去把那个狗屁李政委给崩了。”陈兵叹了口气,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星河系统上随便点着。
“坏了!”陈兵突然反应过来,叫了一声:“自己怎么点了这个。”,陈兵点的时候无心,竟然进了点菜系统点了几个菜,这个功能自己都看过好多次,陈砚曾称那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自己的兴趣就小了很多。再加上这个点菜系统链入的是几个饭店的网站,为了不惹麻烦,自己人研究的时候是在不连接网络的情况下,这样就不会发出菜单去,一直显示点菜失败。这个辅助功能无关大局,基地的人点了几次,后来也就没人再点过这个了。
陈兵这次想着心事,竟然在接入互联网的情况下点了菜,不由有些着急,急忙晃动鼠标想点个取消,没想到屏幕上的“正在发送订餐菜单……”几个字一闪就变成了“订餐成功!”
陈兵正在懊悔,只见屏幕一转,出现了一个动画,一个很卡通的小女生提着菜刀,嘴里还不时地喊:“快点,再快点,我都要饿死了。”,她的前面,有个小厨子在逃命,两人从屏幕的左面追到右面,又从右面追到左面。
“啊!”陈兵大呼一声,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煞白。
千里之外的西京,某餐厅,无线打印机“吱吱”打印出一份菜单,可是地址和订餐人却把厨师难住了,都是空白。
ps:我回来了,今日起恢复更新,呵呵!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小葱的支持和厚爱。

俞雪爬到楼上,就看见满屋狼藉,心里不好的预感愈强,她大喊着“雪风”的名字,发疯似地把屋子里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却没有雪风的影子,俞雪浑身一软,只觉得脑袋“嗡”一下,整个人就瘫在了地上。
“小雪!小雪!”张嫂在前面隐约听到了俞雪的叫喊,感觉事情不对,就跑过来看看,一进门就被凌乱的场面和俞雪的样子给吓住,急忙跑过来扶起俞雪,“小雪,发生什么事了,小风呢?”
“你说话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嫂连唤了几声,俞雪还是一脸的呆滞,什么也不说,只是流泪,身子还在簌簌发抖。
张嫂这下也慌了,急忙打开了雪风家的后窗户,朝楼下大喊:“他爹,他爹,你快上来呀,不好了。”
张叔跑上来楼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这咋回事啊?小风呢?小雪,小雪。”,张叔过来抓主俞雪的胳膊,连晃了几下。
“雪风大哥,雪风大哥!不行,我要去救雪风大哥。”俞雪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把推开张叔,发疯似的从自己的包里乱翻,掏出手机来,抹了一把眼泪,就开始拨了起来,“陈砚姐,是我。你快过来吧,雪风大哥出事了。”
那边的陈砚此时正忙得晕头转向,张凌风居然听了陈砚的劝,破天荒带着老婆一起出国渡假去了,大秦王朝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陈砚。听到俞雪的声音,陈砚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是心“蹭”一下紧了起来,急忙问道:“疯子怎么了?”
“你快过来吧,雪风大……大哥他被人抓走了,电脑也没了。”
陈砚此时才听出了俞雪的哭声,身子一下就站了起来,“小雪你别哭,出什么事情了呢!”,说着陈砚就开始往门外走。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俞雪现在也有些乱了,只是一个劲说着:“你快过来吧,雪风大哥这次真的是出事了。”
“好,好,你先别哭,我现在就赶过去。”陈砚挂掉手机,匆匆忙忙就朝电梯跑去,她的心里让俞雪弄得七上八下的,到底是出什么大事,竟然能让俞雪慌乱到连话都说不清楚。陈砚此时只恨电梯下得慢,“咣”一脚就踢在电梯门上。
陈砚赶到的时候,也被屋子里的情形吓了一跳,“小雪,到底是怎么回事?疯子呢!”陈砚说完竟然和刚才的俞雪一样,顾不得理会其他,先冲进屋子把雪风找了一遍,最后才过来一把抓住俞雪,“小雪,你快说,疯子呢,疯子呢,疯子哪里去了?”
俞雪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轻轻摇了摇头,说话也有了条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两辆军车停在门口,我刚要喊,就那车就开走了。”
“车上是什么人?有没有疯子?你看清楚没有?”陈砚此时也有些慌了。
俞雪又摇了摇头,“我没看见雪风大哥,只看见一个头上蒙着头套的人跳上了车,他的背上背着枪,是……机枪。”俞雪说到这里身体又是一抖,眼睛露出害怕的目光,一把抓住陈砚的胳膊,再次叫了起来:“陈砚姐,你快想想办法啊,雪风大哥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他们有枪,真的有枪,我看得很清楚。”
陈砚此时也是脑袋一蒙,直觉得天旋地转,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没栽倒,“你别急,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
陈砚摆脱俞雪的纠缠,站了起来,就开始掏手机,一连拨了几次,急得陈砚在屋子里直打转,电话那段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陈砚大怒,“啪”一下就把手机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妈的,王八蛋,你不是答应我,说雪风以后再也不会和军方有任何瓜葛了吗?这就是你的保证吗?你是个混蛋、王八蛋。”,骂着骂着,陈砚就开始大哭了起来,她悔啊,要是当初自己不说出雪风的事来,要是自己拒绝了陈兵,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疯子也不会生死未卜。
陈砚的动静把旁边的张氏老两口给吓住了,陈砚凶悍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很恐惧,是从心底冒出来的那种恐惧。
陈砚突然停止了哭骂,拿袖子把眼泪一抹,过去一把拽起俞雪,狠声说道:“小雪,跟我走!我们去救疯子,如果疯子少了一根汗毛,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军网数据中心数十米深的地下,根本不会有任何无线信号,无线信号也是不会到这里的,因为,这里是军事禁区。
陈兵还站在监视屏上,紧紧盯着屏幕上的任何数据变化,军网已经全部恢复了通讯,半个多小时了,没有任何异常,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哈哈哈,陈兵啊,多亏你了,没想到军网这么快救能恢复通讯,你这次可是又立了大功一件啊。”一阵爽朗地笑声从陈兵身后响起。
陈兵回头去看,却是张部长和陈司令来了,急忙一个敬礼,“张部长好!陈司令好!”
“你这个陈兵啊!”张部长过来拍拍陈兵的肩膀,“刚才你这家伙拍屁股就走,可是把我们几个老家伙给吓倒了。”
陈兵让张部长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刚才态度不好,发脾气了,还请两位首长见谅,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吧。”
“嗳~”张部长挥了挥手,“要是处罚的话,就顶撞上级一条,就让你小子好受了。哈哈哈,放心吧,你的脾气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嘛,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理解。不过,以后必须注意方式方法,脾气也得改改。”
“是,我一定改。”陈兵忙挺胸保证。
“好!”张部长笑呵呵地看着陈兵,“好好干吧,你小子前途无量啊。”
旁边的陈司令此时才插得上话,“陈兵啊,这次又是大功一件。过不了多久,我大概得叫你陈兵大校,或者是陈兵少将了吧!哈哈哈。”
陈兵急忙推辞:“哪里,哪里,保障军网的正常通信,是我的份内职责,哪里敢邀功啊。”
“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可不厚道哇!”张部长和陈司令都笑了起来,军网恢复通讯,两人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此时那是打心眼里都高兴。
“两位首长其实都误会了,这次军网能够恢复正常通讯,我是一点功劳都没有,如果非要论功行赏,我们还真的应该感谢一个人。”陈兵说到。
“哦?”张部长有些纳闷,“什么人?” “风神!”陈兵答到。
两位首长集体纳闷了:风神?这是个人名吗?
陈兵急忙解释道:“风神是国内程序界知名的TOP论坛上的一个ID,没人知道此人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在程序方面造诣非凡。这次就是他及时放出了防止魅影传染的程序,并且全面介绍了魅影的所有危害,才让我们的军网能够这么快时间恢复通讯,他才是真正的头号功臣。”
“哦?”张部长显然不知道其中竟是这么回事,顿时起了兴趣,“这个风神竟然能够搞定我们这么多专家都搞不定的病毒?唔~,此人是个人才啊。”张部长原地来回踱了两圈,“这样的人才,我们应该多多笼络才是。”
“我们试验基地曾经追踪了此人好几个月,可是一点踪迹都没抓到,最后只好放弃了。”陈兵无奈地笑着。
“可惜,可惜。这样的人才,绝不能放弃,你们应该继续追踪下去,必要时,可以让其他方面都配合一下追踪。”张部长吩咐着。
陈司令忙点头,“是,我们知道了。”
陈兵笑着:“这样的人,往往脾气都很怪,受不得一点点约束,就象那雪风,技术就绝不在风神之下,可惜他宁可把自己的技术无偿转让给我们,也不肯加入我们。”陈兵说到这里,才发现李政委没来,问道:“李政委呢?我觉得李政委对待这些人才的态度上就不对。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只能进行持久战,逐渐让他们信任我们,主动为我们服务,呵呵。”
“李政委去西京了。”陈司令说到,“军网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这个负责人肯定是走不开的,处理雪风的事情,我让李政委代我去办了。他是从西京军区出来的,那里的一切他比我熟悉。”
“这不行!”陈兵当即就提出了反对,“李政委已经先入为主对雪风存在了偏见,让他去处理此事,我有意见。”
“你看,你看,这脾气又起来了吧!”张部长笑呵呵地说着,“放心吧,老李是做政治工作的,政治方面也确实是敏感了一点,不过,我已经交代过老李了,让他务必公正地处理此事,绝不能对雪风采取任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我们的目的主要是了解一下情况,核实一下情况,这对我们预防和杜绝今后发生类似事故,是非常有必要的。”
“雪风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这些上级早就调查过了,我还是原来的意见,我们这么做根本就是没必要。”陈兵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立场。
张部长真的是被陈兵这认死理的尽头给闹头疼了,道:“既然你对他如此有信心,那还怕什么呢?如果雪风真的没有问题,谁也不能冤枉他的,我们还是有政策的嘛。”
张部长都这么说了,陈兵心里虽觉得不怎么放心,但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好低头生着闷气。
×××××
雪风直觉得耳朵里嗡嗡直响,头痛欲裂,拿手在头上敲了敲,他终于睁开了眼,自己坐在一个椅子里,前面是一个长条形的桌子,长条的那一头,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军官,雪风看得出,那是一位大校。
雪风扬起头,揉着自己发痛的脑袋和发酸的脖颈,漫不经心地道:“说吧,抓我来想干什么?”,雪风倒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反正都被抓来了,再激动也于事无补了,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被抓,真是倒霉到家了。难道这次是来强的,逼迫自己入伍吗?
“我们抓你来,自然有我们的道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干了什么吗?”那位大校不慌不忙地说着。
“我要是知道了,我还用问你?切~”雪风满脸鄙夷,谁知刚说完,只感觉脑后一股大力传来,脑袋就往前冲去,直直撞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鼻子一木,雪风的眼泪和鼻血就流了出来。
PS:本文为幻想小说,请勿和现实挂钩。
一小部分书友一看到反面人物就和政治、政府挂钩,小葱不敢苟同,小葱只是想描写在灾难和责任面前,不同人的不同态度。
陈兵,这个书生意气十足的军人,在对待外部矛盾时坚决无比,在内部矛盾时又无法坚定自己的立场,这也是造成雪风灾难的一个因素,并非完全是李政委的错误。
但是陈兵在灾难面前表现出大气果敢,和那种责任感,也是大多数书友所认同的。
书评区是大家发表对小说优劣之看法的地方,而不是讨论政治的地方,小葱不喜欢政治,所以,也请大家理解小葱,不要在书评区发表与小说无关的话题。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