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李政委谈起这里望着陈兵,因为病毒形成军网关闭云顶娱乐

李政委谈起这里望着陈兵,因为病毒形成军网关闭云顶娱乐

陈兵现在成了补丁将军,哪里有漏洞,就把他贴在哪里。
这次他又被紧急调走了,目的地是军网数据指挥中心。虽然陈兵很早就向上级打了报告,要预防病毒,可是,维持军网正常运行的六台大型服务器中,却有一台不幸感染了病毒,这导致大量军网内电脑集体中毒,军方不得不暂时关闭了军网,切换了所有机器之间的连接。陈兵也被上级紧急从试验基地调到了军网数据中心,全权负责指挥,上级的命令是,24小时内必须恢复军网的通讯。
留给陈兵的时间并不多了,陈兵感到肩头莫名地沉重,因为病毒导致军网关闭,这在自己的军旅生涯中还是第一次碰到,谁都知道军网对于一个国家的国防意味着什么。陈兵不由感到一阵苦笑,就在几十个小时前,自己还在旁观美国笑话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网络大战的战火会烧到自己国家来,更不会想到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场网络大战会以这么一种可笑的结局收场。
一个病毒的意外爆发,让数十万之众黑客联盟顷刻间灰飞烟灭,成功地拯救了美国,这个结局或许是美国所期盼的,但也许他们也不愿意是这种的结局,因为谁都无法确定,是谁制造了这个病毒。
一进数据中心的大厅,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迎了过来。陈兵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没等他们开口,就开始自己的命令,“命令各个部队的技术员,对职责范围之内所有的电脑进行检测,凡是已经中毒的电脑,必须全部脱离军网,保存有重要资料的电脑必须进行数据备份,对于没有技术员,或者技术员无法确定是否中毒的电脑,先脱离军网,然后报告上级,等待技术专家的检测。以上所有命令,必须在三个小时内执行完毕。”
“是!”通讯员很快去执行命令去了。
“通知维护中心,把备用的大型服务器准备好,随时待命,做好恢复军网通讯的准备。”陈兵继续着自己命令,说完,匆匆走进旁边的一座电梯里。
电梯一直往下,大概下了三四十米的距离,停住了,陈兵走出电梯,接过身后一位军官递过来的磁卡,在面前的一个门上一刷,随着“滴”的一声,门上亮起来绿灯,陈兵把手放到门旁的一个手型传感器上,再“滴”的一声,门上的扬声器响了起来:“口令!”
“雷锋!”陈兵站直身子,答到。
“轰轰轰!”,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过,陈兵面前的这扇门缓缓朝两边滑开,眼前顿时有那么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在这个距离地表几十米的地方,居然是一座地下城,双眼所望之处,一片排列整理的电脑区一直延伸到那边的尽头,中央的一个十字形通道,将电脑区划为四块,头顶上是数不清楚的线缆,不下千人在这里忙碌着,却一点也不显得拥挤和慌乱。
陈兵往前走了几步,双脚实实地踏在了这地下城上,这里就是整个军网的数据中心了,它负责着军网的正常运行,时刻检测着军网乃至互联网的一举一动,是整个军网的核心,是军事系统的‘大脑’之所在。它的防护强度甚至可以抵挡数次核弹攻击,但是此刻,它却因为一个小小的病毒而停止了运转。
“这就是那没有硝烟、不见炮火的战争啊!”当再次站在这里的时候,陈兵心里不由感慨着,想必现在谁也不敢再小瞧信息战的威力,以及她在整个现代化战争中的作用。陈兵突然想起前几天雪风说的那句话:“一个丧失了畏惧感的黑客甚至比一支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化部队还要可怕。”,是啊,一个黑翼就可以给美国带来一场巨大的网络战争,一个病毒又很轻松就把这场战争消于无形,同时带给全世界的是另外一场病毒恐慌,天知道下一次等着互联网的又是什么样的考验。
陈兵走到十字通道的最中央,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声道:“各个小组的负责人,立刻到会议室开会,我需要事件的最新进展。”,说完陈兵就大步流星走向十字通道的那一段,那里有个封闭的会议室,也是整个数据中心的控制室。
等各个小组的负责人都到齐了,陈兵沉声道:“通报一下现在的情况吧,不要有什么顾虑!”
“我先说吧!18个小时之前,我们检测小组发现军网数据异常,一部分网段数据流过大且过于频繁,但是却查找不出异常数据的来源,随即我们立刻采用技术手段封闭了这个网段的所有数据流动。没想到这股异常数据竟然可以突破我们的数据屏蔽,继续蔓延,并且感染了我们的一台大型服务器。最近互联网也爆发了一种叫做‘魅影’的病毒,这种病毒可以突破任何限制,借助于网络自由传播,虽然目前还没有关于它危害性的报道,但至今没有一家网络安全厂商可以检测并清除这个潜伏在电脑里的怪异病毒,结合这个情况,我们判定军网的这股数据异常同样这个‘魅影’。因此我们在请示了数据中心后,暂时中断了整个军网的物理链接,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陈兵点了点头,其实这不说,他也早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
另外一个军官站了起来,“我们组仔细分析了之前的军网数据,现在已经调查清楚了军网中毒的源头,江西某部一个团级干部,他先是采用无线上网的方式访问了互联网,在这个过程中电脑中毒,随后他又将电脑接入了军网,造成了病毒大面积传播。”
“病毒的危害性搞清楚没有,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搞清楚这种病毒对于我们的军网来说有什么危害,其余的可以缓一缓。”陈兵不得不打断他的话。
众人都沉闷了下来,片刻之后,一位军官站了起来:“病毒的危害性目前还没有弄清楚,和网上流传的一样,这种病毒好象单单就是为了复制而复制,我们不清楚它是通过什么方式进行传播的,但是经过测试,它确实能突破我们目前所有的技术屏蔽,并且可以运行在不同平台的操作系统之上。我们还对被感染的机器做了详细的检测,机器所有数据都没有任何改动,也没有被窃取的痕迹。到目前为止,除了关闭军网造成的损失外,这个病毒本身还没有给我们其他造成任何的损失。”那位军官顿了顿,觉得没什么可说的,慢慢坐了下来,“就目前来看,这个病毒是我见过最奇怪最无害的一种病毒。”
“除了用于通讯的机器,我们还有什么机器收到了感染了?”陈兵继续问道。
“西南边防有三台用于雷达检测的机器感染,西北一台;东南我们的一个导弹基地的控制系统被传染;最严重的是我们的一艘大型驱逐舰的指挥系统被感染了。虽然目前这些系统都运行正常,但是这个病毒就好比一颗潜伏的‘炸弹’,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发,一日不把它清除掉,我们的军力就无法保障。”
陈兵有些皱眉,道:“也就是说,目前为止,我们对于这个病毒还是一无所知?”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整个数据中心汇集了大批军方顶尖的人才,竟然在明明知道有病毒的情况下,却连个病毒的影子都没有找到,这确实有些难堪。
“报告!”就在众人都在沉闷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通讯兵的声音。
“进来!”陈兵喊了一声。 “上校,试验基地的电话,说很重要!”
“我知道了,把电话转进来吧。”陈兵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对众人说道:“就先到这里吧,我来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大家回去尽快组织人手,第一,查清楚病毒的危害,找到清除病毒的方法;第二,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军网的通讯。动员的话我就不说了,谁都清楚现在的形势,谁都明白军网对于我们的重要性,最重要的一点,谁都明白,我们是干什么的。”
“是!”众人站起来齐齐敬礼,然后出去都忙自己的去了。
陈兵过去抓起一旁的电话,“我是陈兵,请讲!”
“上校,我是小刘,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对魅影进行了测试,虽然还没有捕捉到它的样本,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基本上能确定,这是一个流程序。”
“我要的是准确的答案,是,或者不是。”陈兵有些生气。
“是!我们肯定,魅影就是流程序!所有的特征都完全符合,不过它的流动方式、流动规律,完全和我们自己的流程序不同,要捕获它,我们还需要一段的时间。”
陈兵虽然早就怀疑魅影是流程序,但是此时被证实后也确实吃了一惊,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这么快就已经有人搞出了流程序,不知道又是哪路的神仙,会是美国吗?有可能,但是从美国目前的反应来看,可能性不大。那么,这又会是谁呢?
良久之后,陈兵才回过神来,黯然道:“好,我知道了。你们的工作还得继续,希望能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先弄出一个可以预防感染魅影的程序出来。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这次就全靠你们了。”
“是,上校,我知道了。”
陈兵“啪”一声挂上电话,点了一根烟坐到刚才的位子上,如果魅影真的是流程序,那么它的爆发在时间上来说就太巧了。黑翼成功挑起了全世界黑客和美国之间的仇恨,就在黑客们集体对美国发动攻击,美国政府对此已经失去了控制能力的关键时刻,魅影就来了。如果说这只是巧合,确实是很难让人相信的。但如果说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么这个制造出魅影的人会是谁,他哪里,目的何在?是拯救互联网?还是要拯救美国?又或是他仅仅只是想平息这场网络闹剧?除了平息这场网络大战,魅影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使命?
陈兵在流程序上倾注了太多的期待,期待流程序能在自己手上完全发挥出作用,彻底改变中国军事管理系统起步晚、技术滞后的局面。没想到自己的军事系统还没设计出来,流程序已经不再是己方所专有了,虽然陈兵心里很清楚,这一天总要来到,不管是什么力量也阻止不了技术的进步,但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魅影的出现,不仅仅是一场病毒的侵袭,这其实也宣告了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一个属于流程序的时代。
雪风显然不会象陈兵那样想法一大堆,他的电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台中了魅影后会起反应的机器,雪风一开机,小沙弥的第一句话总是:“方丈,我感到很不舒服。”,然后就开始了硬盘灯狂闪,风扇也转得呼呼的,雪风想在电脑上进行个操作纯属做梦,他挪了挪鼠标,等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分钟以后了,最后电脑只能陷入无休止的重启中,就是因为CPU负载过高,就是因为各种读写错误。
现在雪风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个所谓的魅影,就是一个流程序,正是由于‘小沙弥’和‘魅影’在流动方式上的差异,导致了两个程序之间无休止的冲突,谁都想让电脑按照自己的方式运转,才会造成电脑无法正常运行,而其他电脑染上魅影之后,则不会出现如此情况。
无奈之下,雪风只好关闭了小沙弥的运行,这才结束了两个程序之间的战争,雪风现在想的,就是赶快弄明白魅影的运行方式,然后把它清除掉,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电脑肯定会疯掉的,就是电脑不疯,自己也肯定会疯掉的。
随意流动,是流程序的一大优点,但也是一个致命的大缺点,雪风当年造出的第一个流程序,就因为没有考虑到这个,程序也曾经流窜到互联网上,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雪风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又写了一个专门的流程序,放到互联网上用来删除之前的那个流程序。这个程序只有遇到之前流程序以后才复制,有点‘遇风则长’的意思,病毒多,它就复制得多,病毒少它就复制得少,清除完成后它又删除自身,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雪风才把互联网流窜的流程序彻底清除干净。当时也有杀毒软件厂商监测到这个情况,发了个病毒公告,公告发出之后,因为无法捕获病毒,后来病毒又消失了踪影,也就不了了之。
这件事以后,雪风就意识到了流程序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根据在互联网和局域网中所采用的通讯协议是不同的这个特性,在通讯协议上设置了流动限制,之后设计出来的流程序,乃至后来的小沙弥,就只能在局域网内游来蹿去,虽然能和互联网进行互连,但是程序本身是不能跑到互联网上去的。就算能跑到互联网上,雪风也设置了限制,程序本来绝不会复制,就算游遍了整个互联网上的所有机器,它也只是一个程序,不会在任何机器上驻留和复制。当然,小沙弥也不是完全不能进入互联网,雪风也给它设置在什么样的情况吓可以进入互联网,只是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发生过而已。
从染上病毒到现在,已经十多个小时了,雪风刚开始的打算是尽快弄明白魅影的流动规律,然后把他清除掉,后来雪风就发现这有点不太现实,如果不靠小沙弥的帮助,仅仅靠着自己人工来分析,怕是需要一个很漫长的时间。
雪风已经没有这个耐心再耗下去了,自己“看门狗”网站的广告已经打出去了,钱也投进去了,如果此时这个支撑网站运行的核心――小沙弥无法正常启动,那么自己前期的努力就白白浪费了,甚至还要赔个血本无归。
雪风决定放弃之前的打算,而改为先把小沙弥和魅影分开,要清除魅影此时或许还有点难度,但是要预防魅影,难度就会小一些。同样都是流程序,就算流动方式不同,但是其流动性所基于的原理应该还是相同的。
没有人比雪风更了解流程序实现流动的原理了,只要在通讯协议上找到两者之间的差别,设置一个通讯限制,就可以让小沙弥顺利通过,而把魅影屏蔽在外边。雪风此时有些痛恨自己,自己明明是知道流程序的这个危害的,为什么一直都没想到要预防呢。全世界谁中了这个病毒都可以原谅,唯独自己中了,就有些无法理解了,如果自己能早早做好预防,设计出一个预防流程序感染的病毒防火墙,或许自己现在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是自己太自负了,还是大意了?雪风现在已经没时间来反思这个问题了。

陈兵怒气冲冲再次回到地下指挥室,刚一进门,一个通讯兵迅速跑了过来,“上校,情况有进展。”
“什么事情?”陈兵说着就朝监控室而去。
通讯员跟在身后,继续道:“网上有人放出了防止魅影传播的工具,几个小组的负责人正在会议室研究此事,就等上校你了。”
“马上去会议室!”陈兵说完就掉了个头,直奔尽头的会议室。
“上校!”几个负责人一看陈兵进来,急忙停止了讨论,站起来齐齐敬礼。
“都坐,赶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兵迫不及待地问到。
“是这样的,几分钟前,国内程序界最权威的TOP论坛,有人放出了一个程序,说是可以防止感染魅影,并且可以防止魅影继续传播。”一个负责人赶紧回答到。
“程序本身的安全性你们有没有验证?”陈兵问到。
“程序已经让底下的人去分析了,马上就会有结果出来。”
这个意外的出现让陈兵有些欣喜,连说了几声“好”之后,道:“对了,这个程序的人是谁?”
“此人在TOP的名声很大,很多经常混迹于这个论坛的人都认识他,他的ID是……”
“风神?”陈兵脱口问到。
那位负责人有些意外,没想到陈兵也知道风神的名头,连连点头:“就是此人。”
“风神在程序的时候还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到彻底清除魅影的方法,或者提到魅影的一些潜在危害?”
一位负责人忙把一份资料递了过去,“这是风神帖子的文字复印件。他在文中没有提到清除魅影的办法,只是说魅影是一种采用了新型编程技术的程序,要彻底清除它,还得一段时间,但是这个风神有提到魅影的危害。”
陈兵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道:“你继续说。”
“好!风神提到,这个魅影的危害主要有三点:第一是魅影的传染能力极强,复制迅速极快,根据分析,魅影可以在一秒之内把自己本身复制上亿次,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在黑客大战中瞬间传染上千万台机器的原因;第二,魅影的运行方式存在缺陷,在数据流量极大的情况下,感染了魅影的机器会发生重启现象,这是黑客大战中,为什么会是黑客一方的电脑发生集体重启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个人电脑感染了魅影之后会毫无知觉,而一些大型通讯服务器却会频繁重启的原因;第三,魅影会把藉以寄存的电脑上的所有资料进行加密,感染了魅影的机器,用户在打开任何资料之前,魅影都会自动给资料解密,所以用户并没有感觉到这个危害,但如果用户仅仅是把魅影清除掉,机器本身保存的资料也就无法打开了。”
负责人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正是因为这个危害的第三条,风神同时在TOP论坛上了一个解密程序,需要备份重要资料的用户,可以先在一台没有感染魅影的机器上安装之前的防护程序,然后再从已经感染了魅影的机器上把需要备份的资料拷贝过来,这个解密程序可以帮用户把拷贝过来的资料还原的。”
陈兵此时也把资料看完了,大概就是刚才负责人说的那样,自己也没看出什么新的东西来,遂把资料往桌上一放,“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都说说吧,风神的话以及程序到底可信度有几分?”
陈兵环视一下下面,几位负责人都有些犹豫,风神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人。
“那我来说吧!”陈兵沉声说道:“我觉得风神的话是可信的:第一,他所说的这些和过去发生的一切完全相符;第二,我们基地之前曾经跟踪过风神,虽然我们没有追踪到他的地址,但是从一些小的细节和此人一贯在TOP的口碑来看,他算得是一位德艺双罄的人物。此人在TOP论坛被称为神,所以从技术角度看,他完全俱备破解魅影的实力。此人和TOP论坛的站长是好友,他选择在TOP论坛这个程序,我看就是为了帮TOP论坛扩大名气,所以,我敢断定,风神的程序完全没有问题,他不会砸自己招牌的。”
陈兵话音刚落,一个卫兵推门而进,“报告,风神的程序已经通过了分析,完全可信,没有任何问题。”
“好,知道了!”陈兵哈哈笑了起来,“这真是天助我也。”
陈兵笑完了站了起来,大声道:“传我命令!”
几位负责人“唰”一下全站直了身体。
“命令:所有C区的军事电脑上立刻安装风神的防护程序,十分钟之内,必须全部安装完成!十五分钟后,恢复C区内部军事通讯网。”
“命令:即刻起,全军通讯采用第二套加密协议,之前通讯加密协议立刻停用。”
“命令:派出专人,专门负责盯紧TOP论坛,一旦风神魅影的清除工具,立刻报告。令,不惜一切手段,查明风神的真实身份,尽快和他取得联系。”
“是!”几位负责人一个敬礼,立刻忙了起来。 ×××××
“空虚寂寞无人知啊无人知,只恨那唐伯虎,霸占了我的田,啊我的田。”
雪风此时哼着自己独创的闷骚小曲,在电脑前忙碌着。他终于把小沙弥从魅影的毒手下解救了出来,现在除了几台感染了魅影的机器外,其余的机器都再次工作了起来,因为雪风帮他们找到了下岗再就业的机会,新的看门狗网站终于正式开张啦!!!
“可累死老衲了!”雪风从电脑前站直了身子,锤着发酸的背,他奶奶个腿,可算是开张了,广告早都打出去了,都怪这个可恶的魅影,害自己的网站迟开张了几天,没有和广告配合上。不过还好,总算是赶在广告期结束前开张了,不然非丢死人不可。前面的广告错过了不要紧,等过几天,西京市给自己一宣传,估计还能挽回一些来。
雪风美滋滋地把所有的机器都检查了一遍,确定一切都正常后,雪风笑呵呵地关上代练室的门,出来往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躺,爽~,自己就等着坐在家里收钱吧。
这两天的魅影可是把雪风急坏了,他本来想着把小沙弥和魅影分开就没事了,没想到分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机器上的资料都被魅影加了密,还好小沙弥和魅影同属于流程序,魅影还无法把小沙弥“改造”了。但网站的很多资料都被魅影加密了,雪风只好先放弃了网站的开张,让小沙弥帮自己破解魅影的加密方式。
万幸的是,魅影的加密虽然安全性不错,但是加密方式很简单,雪风在小沙弥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解密的方法。雪风当时就想着赶紧把看门狗开张,结果到网上一看,发现人少得可怜,魅影闹得人心惶惶,谁还敢上网啊。
人的恐怖往往于对某种事物的无知,这雪风不禁想起了N年之前的“千年虫”病毒,当时人们那是谈虫色变,人人自危啊,就连菜市场买菜的大妈都知道“千年虫”,在自家的菜摊前竖了一块牌子,上写“已喷过弄药,绝无千年虫!”,雪风至今想起都想笑,可是后来,慢慢人们知道了千年虫是什么,也就不害怕了,甚至很快就忘了此事。
现在的魅影也一样,互联网上每天都会有数百种病毒发生,但从没见人对什么病毒能恐怕至此,因为人们很清除地知道这些病毒的危害,也就不会害怕。而这个魅影无影无形,人们连自己电脑是否中了病毒也不知道,或者是明明知道中了,却找不到它,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危害,加之听说许多黑客都让魅影给整“阳萎”了,所以就本能地害怕了起来。
当雪风看到一篇“论魅影可能引发电脑爆炸的可能性”的帖子时,他差点就一口鲜血吐在屏幕上,靠!这也太能扯了吧,这谁还敢开电脑啊!
无奈之下,雪风只有赶紧把自己制作的防止魅影传染的程序在网上出来,然后还详细地解说了一下魅影的危害,要是让谣言继续传扬下去,说不定明天魅影就可以从电脑上再次传染到菜市场了。这一切做完之后,他才把自己的看门狗开张。
“嗯,抽空赶紧弄清楚这个魅影的流动方式,总不能让这东西一直在自己电脑里呆下去吧。”雪风看着天花板想着,嗯,还得赶紧做一个可以预防流病毒的软件,搞不好过几天谁又搞出一个“魅影十三”,“魅影五十六”什么的,自己要是再中一次流病毒,完全可以撞死算了。
雪风脑子想着,就准备起身去行动,刚一动,只听“咣”一声,只见客厅一亮,然后就觉得天花板上的“陈年老灰”开始往下掉。
雪风大怒,起身往门口一看,靠,他奶奶的,谁把老子的门拆了。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人影就闪了进来,雪风看得清楚,这些人穿着很特别,很像电视上的特种兵,“你们要干什么!”雪风说着就要从沙发上站起来。
一个特种兵箭步上前,顺手一劈,雪风就再次斜斜栽倒在了沙发里,昏死过去了。
“把人扛到车上,仔细搜查屋子里所有的东西,电脑、手机以及所有的可存储设备,全部搬走。”一个看似是头目的人开始吩咐着。
一个特种兵过来把雪风往肩上一抗,出门去了,随后又进来更多的兵,开始在屋子里忙来忙去。
×××××
陈兵和几位负责人此时又站在监视屏前,C区的通讯已经恢复了,屏幕一角出现了一张小小的白色光网。
“命令:加大C区的通讯量!”陈兵看着屏幕,沉声吩咐着。
“通讯量增加一倍!数据正常!” “通讯量增加两倍!数据正常!” “……!……!”
陈兵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看来风神的这个防护软件真的可以防止魅影的传播。
“命令:军网内所有军事电脑立刻安装防护软件!十分钟之内必须全部安装完成!”
“命令:军网内所有保存有重要资料的电脑,立刻使用风神的解密软件,将资料转移后备份!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所有的备份。”
“命令:一个小时后,军网恢复正常通讯!”
陈兵这三条命令一传达下去,他身后的几位负责人都跟着激动了起来,拳头握在了一起,连声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陈兵转过头来,笑道:“全亏了这个风神,我们现在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
“是啊是啊!”几位小组负责人也是笑着附和,“只是不知道,这位风神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高超的技术,如果我们数据中心能够有这么优秀的人才,真是什么也不怕了。”
“你们想都别想!”陈兵突然绷脸说着,随后哈哈笑了起来,“这位风神我们试验基地早都跟踪了很久,谁也别想跟我们抢。”
几位负责人一愣,随即都跟着笑了起来。 ×××××
俞雪下班回来路过张嫂的店,还跟张嫂打了个招呼,往前走了一截,一拐弯,就看见雪风家的大院门前听着两辆军车,一辆吉普,一辆大卡车。
俞雪心里顿时泛起了纳闷,军车怎么会停在这种小巷子里呢。俞雪正在纳闷的时候,就见军车开始发动了,一个浑身穿着防护服,头上还蒙着黑色头套的人从雪风院子里出来,一下跳进了大卡车的车厢里,车帘掀起的瞬间,俞雪分明看见是一车的电脑,还有那人背上背着的一把微冲。
“是雪风的电脑!”俞雪一下就反应了过来,等她往前再看,两辆车已经开始往前驶去。
这是什么人啊,他们要干什么,雪风大哥呢?威武的军车,还有刚才那人的全副武装把俞雪吓到了,她的身体骤然一冷,就好象突然掉进了冰窟里,俞雪想喊人,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机械地往前追了两步,却腿一软,跌倒在了地上,但是这一跌,她却终于喊了出来:“站住!你们要干什么!”
那车子却没有理会俞雪,“轰轰”地越走越远,等俞雪从地上,车子已经消失了踪影。
“雪……雪风大哥,雪风大哥!”俞雪尖厉地叫了一声,往大院门口跑去,跑了两步又摔倒了,起来后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进了院子,上了楼。

三个小时之后,军网数据指挥中心,陈兵和几个小组的负责人站在监控器前。
“报告!备用服务器启动完毕!” “报告!监测服务器启动完毕!”
陈兵看了看身后几个负责人,咬了咬牙,站直了身子,命令道:“启动所有链接,恢复军网通讯。”
“是!”一声大吼之后,只间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
“嗡~”一声,陈兵几人面前的监视屏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正是祖国的地图,屏幕的中央逐渐亮起了几个白点,陈兵知道,这是几个通讯节点的服务器启动了,随即,屏幕上的白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机器正常启动了,慢慢地,这些白点之间开始蔓延出一丝白线,把所有的白点都串了起来,几分钟后,屏幕上行成了一张巨大的白色光网。
“报告!所有链接线路正常!” “报告!所有通讯数据正常!”
“报告!军网已恢复正常通讯!”
陈兵此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声:“继续监视,不许放过一丝异常。”
他身后的几个负责人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意,上前祝贺道:“陈兵上校,还是你行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军网的通讯。”
几人是由衷地道贺,不过却让陈兵丝毫感觉不到高兴,陈兵自己心里很明白,自己这次恢复军网通讯的手段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最笨的一种方法,把染毒的机器排除在军网之外,留待彻底清除病毒后再接入,这么简单的法子,谁都能想到,可是他们谁都不敢这么来做,魅影表面没有任何危害,但是谁也不知道它潜在的威胁是什么,在还没有彻底杜绝这种病毒之前,谁都不敢冒险恢复军网通讯,所以才调来了自己。可是,他们寄以希望的自己,对此也没有什么高招,有的只是冒险一搏的胆量而已。
“现在军网只是刚刚恢复,一切还很难说,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任何状态,我希望各位能够继续全力以赴,防止意外的发生。”陈兵没有表现出不满,客气地说着。
几人也不再说什么了,连连表示明白,便各自忙自己的去了,留下陈兵一人站在监视屏前面。
看着屏幕上一如往昔的巨大光网,陈兵的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军网通讯已经断了好几个小时了,损失已经很大了,要是再继续下去,一旦消息传扬出去,什么事故都有可能发生,自己这也是逼得没办法了,才只好冒险一搏了。
陈兵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心里暗暗地祈祷,这次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故障了。
“嘀~嘀嘀~”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过,陈兵的心立刻揪了起来,睁眼就看到头上的警报灯闪得很急,“发生了什么情况!”陈兵大吼。
“报告,C区2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C区3号线路数据异常。”
“立刻关闭C区和军网的物理链接,C区重新排除染毒机器。”陈兵大喊,可恨的C区,他们是怎么排查病毒的,陈兵此时恨不得枪毙了C区的军网负责人。
他的命令传达下去不一会,警报灯就停止了闪动,警报解除了,可是还没等陈兵松一口气,警报再次响了起来。
“报告,A区2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E区1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
陈兵看着屏幕上那分散各处的线路标识,一种无力感由然而生,太分散了,太分散了,如果只是一个小局部发生了数据异常,自己还有补救措施,但是现在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屏蔽哪一段,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哪里出现故障。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陈兵思考这么多,他必须马上做出一个决定,是继续屏蔽,直到不再报警为止,还是再次关闭军网。
陈兵的脸上此时非常痛苦,他实在是不甘心啊,沉声道:“断开军网所有物理连接,中断军网通讯。”
“命令:所有技术人员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全力以赴寻找识别、预防、清除病毒的方法。”
说完后,陈兵一下就瘫在了屏幕前的椅子里,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白线逐渐减少,最后只剩下了孤立的白点,而几分钟后,白点也消失不见,屏幕又再次成了一片暗黑。这不能怪下面分区的负责人,只能说魅影的隐蔽能力太强了,就是在自己的基地里,那些掌握了流程序的专家,不也没找到有效识别魅影的办法吗。
“要是雪风在这里就好了!”陈兵此时很自然就冒出了这个念头,整个人突地就站了起来,对啊,雪风是流程序的制造者,他肯定有办法的。陈兵顿时兴奋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再次无力地倒在了椅子里,怎么可能呢,雪风不是军人,是不可能到这里来的,这里是军事禁区,不是军人,不经过上层的批准,是不能到这里来的。
陈兵此时后悔得要死,要知道现在会是这种情况,自己当初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雪风拉进部队,哪怕是拿枪顶着雪风的脑袋,自己也是在所不惜的。一切都晚了,现在再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通讯员走到陈兵的跟前,一敬礼:“上校,陈司令叫你过去一趟。”
陈兵站了起来,“什么事情?” “张副部长一会过来,点名要让你做汇报。”
陈兵皱了皱眉,道:“我知道了,马上就到。”,张副部长是国防部分管军网的部长,他这次过来,怕是也是坐不住了,军网通讯中断了这么长时间,本来是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可是没想到自己来了,也是把军网重新启动了几分钟而已。张副部长此时怎能不着急。
陈兵戴好军帽,正了正行色,大步走出了监控室,该来的还是要来。
刚出电梯,就看见数据中心的陈司令和李政委已经等在了那里,陈兵急走两步,上前一个敬礼,“陈司令、李政委。”
陈司令当下就拉住陈兵,“走,走,张部长的飞机马上就到,我们过去接一下,路上我再跟你说。”
三人出了大厅,上车绝尘而去。
目的地是一个小型的军用飞机场,三人刚到一会,就看见一架直升机出现了在视野之内,张副部长已经迫不及待赶了过来。
“张部长,都是属下无能啊,害您还亲自跑一趟。”张部长一出飞机,陈司令就迎了过去,一个敬礼,然后手就握在了一起。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作为分管军网的负责人,我怎么能不亲自过来看看。”张部长嘴上说的客气,但是脸色严峻,这让陈司令心里不由一阵紧张。
不过,张部长走到陈兵面前的时候,脸上却稍稍宽松,竟有了几分笑意,主动伸出手来,“陈兵啊,这次我又得麻烦你了。两年前我负责数据中心的时候,那次大的通讯事故,就是你及时过来帮我解了困,这次,我还得靠你这个救火队长了,可不许给我掉链子啊。”
陈兵面露苦色,“张部长,我一定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要把办好。”张部长脸色顿时变得很严肃,不过随即又缓和下来,笑呵呵地说道:“你是我军培养出来最优秀的信息专家,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这次的困难完美地解决,我对你有信心,上级都对你有信心。”
张部长说完拍了拍陈兵的肩膀,转身向前走去,旁边的李政委急忙跟过去帮他拉开了车门,“张部长,您请上车。”
陈兵跟在后面一阵苦笑,这哪里是相信自己,分明就是给自己肩膀上压担子嘛。
回到数据中心的会议室,陈兵就把这次魅影爆发的事情给张副部长做了汇报,并且把刚才军网刚一恢复,又不得不再次中断通信的事情也说了一下。不过,张副部长,显然已经事先知道了此事。
“嗯,嗯。”张副部长点了点头,道:“看来事情很严重啊,我这里不妨向各位通报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况,不光是军网,我们其他部门的内部网络也感染了魅影,但是为了维持大局,除了军网和国安系统的网络,其他网络都是在感染了病毒的情况下继续运行。所以,上级指示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个病毒,这个病毒成了威胁我国信息安全的最大隐患,一日不清除这个病毒,我们其他网络中通讯数据都存在着被窃取的危险。”
张副部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其他三人,道:“你们都说说吧,大家集思广义,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要能解决这次的危机,需要什么器材,什么人,上级能够满足的一定满足。”
陈兵张口就想说把雪风弄来,但是又放弃了,这个时候,让雪风来确实不合适。
旁边坐着的李政委咳了两声,清了一下嗓子,道:“张部长,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可能对我们解决目前困境,有些帮助。”
张部长一喜,道:“说,快说。”
“根据我的消息,这次这个叫魅影的病毒是采用一种称为流程序的技术,这是一种新型的技术,以前从未见过,这就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难度。不过,我听说陈上校的试验基地目前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种技术,是一个叫雪风的人转让了此项技术,这个叫雪风的人也一直在我们军方的监控之下,我看……”李政委说到这里看着陈兵。
陈兵大惊,雪风和流程序的事情是军方的机密信息,这个李政委怎么会知道,当下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是我告诉他的。”旁边的陈司令开口了,“这次的事情有些特殊,所以我和老李就一起合计了合计。”
陈兵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道:“既然李政委提出来了,那我就说了。魅影确实是流程序病毒,我的试验基地也确实掌握了流程序技术,是雪风无偿转让给我们军方的,这次我本来也是想建议上级,让雪风过来帮忙,但是这是军事禁区,不符合规定,就没有提。”
李政委当时就跳了起来,“谁说让他过来帮忙的?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只有雪风一人会流程序,那么这次魅影病毒很有可能就是他搞出来的,我建议把此人完全控制起来,查明真相。”
“我不同意!”陈兵也火了,没想到李政委会是这个意思,“流程序技术虽说是雪风会,但是我们就不能排除就不会再有其他人搞出来的可能。雪风无偿转让了技术给我们军方,是希望我们的国防能够强大起来,而不是给我们一个怀疑他的借口。我们这样做,传扬出去,只会让所有的人才寒心。”
“那也不能让他过来帮忙!”李政委继续争辩,“这次魅影的爆发太过于巧合了,明显是对美国有利,就目前的情况分析,这个雪风的嫌疑是最大的,我怀疑他和美国有瓜葛。再没有完全排除雪风的嫌疑之前,我们绝不能让这个人参与进来。就算排除了他的嫌疑,我们也不能让他参与进来,史丹劳在美国军方系统安插后门的事情,不是刚刚被抖了出来吗?我可是听说这个人对于参军是非常抵制的,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啊。”
陈兵此时完了被挑火了,“雪风是我们军方重点保护对象,这是上级认定了的保护,谁也无权对他进行控制。你是做政治工作的没错,但是请不要把每件事都从政治的角度去看,技术方面的事,你少掺和,不懂就不要瞎指挥。”
“你…你……”李政委被陈兵的话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半晌才说道:“陈兵同志,我郑重警告你,你刚才的话这是对我人格和我这身军服的严格侮辱,我的怀疑都是有根有据的,我这都是为了更好地解决目前的困难。你倒是搞技术的,那你怎么就不把魅影消灭掉?你有本事就去把军网搞好,而不是站在这里冲我发火。”
“你!”陈兵瞪眼看着李政委,也是气得浑身发抖,他算是明白了李政委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去对付雪风,原来是看自己搞不定军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这才去想别的办法,一琢磨,就找到雪风哪里去了。
“好了!”军人脾气都比较爆,讨论事情时争争吵吵是免不了的,但是这两人实在是争吵得不象话了,张部长这才出声阻拦,“大家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要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讨乱问题归讨论问题,不要带上私人感情。”
“老陈!”张部长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陈司令,道:“说说你的看法吧。”
“我觉得雪风这条线索确实是很有价值,对于我们解决目前的困难也是非常有帮助的,老李和小陈的话也都各有道理。既然是这样,我们到不如对这个雪风重新进行调查,如果真的象老李说的那样,那我们也算是提早发现了一个隐患;如果雪风他果真信得过,我看可以请示上级特事特办,把雪风请过来,协助我们解决目前的困境。张部长你看呢?”
“我看就这么办,现在局势已经由不得我们了。”张部长点了点头,“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老陈。”
陈兵此时还想争辩来着,一看其他三人都是此意见了,自己就是再争辩也是于事无补,只得道:“我保留意见!”,说完,站起身,一敬礼,扔下一屋子的上级,自己出门去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