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让雪风这一说,雪风唯有及早把本身制作的防护雷克萨斯RC传染的次第在英特网出来

让雪风这一说,雪风唯有及早把本身制作的防护雷克萨斯RC传染的次第在英特网出来

让雪风这一说,雪风唯有及早把本身制作的防护雷克萨斯RC传染的次第在英特网出来。俞雪回到家的时候,看见雪风正在重新布置网线,卧室和代练室之间来回地蹿,于是好奇问道:“雪风大哥!你这是在干嘛呢?”
雪风“嘿嘿!”一笑,道:“我摆个迷魂阵,弄个假诸葛亮我吓死他司马懿!”
俞雪一听就乐了,虽然不知道雪风是在搞什么把戏,不过听起来似乎是件很好玩的事情,于是凑了上去,“我来帮你吧,我看看你究竟想干什么!”
“马上就弄好了!”雪风拍拍手上的灰,“你去代练室一号机子上,帮我把机子上所有保存的文件都删掉,然后在桌面上写个文档。”
“写什么?”俞雪兴冲冲就要去,装东西或许她不行,但删文件她是最在行了。
“唔,我想想!”雪风站那里沉吟了一会,道:“就写:各位大爷,我招谁惹谁了,你们都这么和我过不去,有种把我系统也删了,硬盘也格了!”
“嗯?”俞雪一愣,“写这干嘛?”
“你去写吧!我先喝口水去!”雪风笑呵呵朝客厅走去,还不忘回头吩咐俞雪:“记得,我要中英文对照的,能加上法语和西班牙语更好!”
俞雪摸着有些发晕的脑袋,肯定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搞这些干什么呢,不过她还是按照雪风的吩咐在1号机子上写好那个文档,然后把机子上除了系统外的其他文件全删掉了。出门直奔客厅里休息的雪风,“雪风大哥,快说说,你这是在干什么呢?那东西写给谁看的?”
雪风笑着道:“说了你也不懂,反正等着看好戏吧。”
俞雪嘟着个嘴,有些不乐意,“本来呢,菲姐还有个重要的事要我告诉你呢,如此看来,好象就不用说了!”
“噗~”雪风一下就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这姑奶奶真会做生意啊,摆明了就是讹自己,欧阳菲要说的,无非就是凰天投资的事情,除此以外应该没别的事,不过她怎么会找了俞雪来告诉自己呢?还有,那结果到底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雪风真想掐着俞雪的脖子让她说,这不是折磨自己嘛,不过他不敢,所以只好服了软,道:“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告诉你好了。”
俞雪立刻换了另外一幅欣喜的表情,凑了过来,“快说,快说!”
“咳!咳~”雪风清了清嗓子,决定捉弄一下俞雪,看你以后还敢跟我讲条件,道:“是这样滴~,你知不知道有个节日叫做那个那个什么节?”
“什么节?”俞雪瞪眼问道,“你不说,我咋知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雪风摆了摆手,“简单说呢,在这个节日里,大家选定一个人,让这个人把自己电脑上的东西都删掉,然后所有人都来这台机子上,找一个叫风神的文件,然后……。嗯,就这样,你明白没有?”雪风发现自己编谎水平最近大大下降了,难道真的是因为鼻子撞坏伤到了脑子?以前在陈砚面前编谎,那可是一套一套的。
“没明白!”俞雪让雪风给绕迷糊了,心里就起了怀疑,“这什么节日啊,怎么这么奇怪!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啊?”
“怎么可能!”雪风站起来拍拍胸脯,“不信你等着,很快就有人来我的机子上了。”
“切~”俞雪摆了摆手,“你说又没用,我怎么知道有人来过你的机子?”
“不是让你写了一个文档放在桌面上了吗?”雪风笑道,“等着吧,很快就有人会在在文档里再写其他东西的了。”
“咦?”俞雪来了兴趣,“不是吧,还真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啊!”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雪风白了一眼,道:“说吧,菲姐让你说什么事!”
“菲姐说~~~你上次跟她说的事情,她同意了!”俞雪说完拽着雪风的胳膊,嘿嘿笑着,“告诉我,你和菲姐商量什么事呢?”
“想知道嘛?”雪风看俞雪啄米似地点头,得意道:“去,给我倒杯水去!”
俞雪一甩雪风的胳膊,瞪眼道,“就你事多!”,极不情愿拿着杯子倒水去了。
雪风嘿嘿笑着,叫你小丫头片子跟我玩条件,看我也玩一把条件。
“说吧!”俞雪没好气地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
雪风笑呵呵地拿起杯子,然后站了起来,道:“其实嘛……,这是我和菲姐之间的秘密,你想知道呢~~,没门!”,雪风说完举着杯子就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你这个无赖,流氓!”等俞雪反应过来上了当,雪风已经钻进了房间,她只得站在门口抗议,脸憋的通红,“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你给我开门!”
房间里又传来了雪风那得意的小调:“空虚寂寞无人知,无人知,只恨那唐伯虎霸占了我的田,我的田。”,我就是不开门,你能咋滴?
俞雪无奈,锤上了两下门,气乎乎栽进了卧室的沙发里,不过转眼之后她又乐了起来,雪风似乎已经这次事情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又回复了当初那个“肆意妄为、胡作非为”的无赖样。
十几分钟后,雪风听动静知道俞雪进厨房做饭去了,悄悄溜了出来,跑到代练室的1号机器上,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篇文章发到了TOP论坛上,然后找到自己的手机装上,再次溜回卧室。
雪风的帖子一上去,顿时又引起了轰动,因为雪风这帖子说的不是别的,是关于魅影的一些思考。
雪风在帖子里首先指出了魅影的之所以能造成危害的原因,一,人们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主要原因;二,流动方式的不成熟适应不了高负合的数据流量,一旦数据量大过大时发生崩溃,会造成数据的流失。
以此为根据,雪风又说魅影的弊不一定就不能成为利。魅影独特的流动方式,让它能在瞬间复制无数次,能够穿越任何已知的防火墙和数据控制,这在程序史上是一个进步,它的出现必将把现行的编程技术往前推动一大截,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扼杀的,如果我们企图去抗拒它,那么只能是出现一次又一次的病毒事件,而如果我们去利用它改造它,我们则可以实现那些以往我们想实现而无法实现的功能。所以,我们应该早早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利用好魅影的以上特点,但前提必须是改进魅影的流动方式,让它更成熟一些,否则这同样是一场灾难。
当然,雪风也指出了应用中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一,魅影这样的程序必须在设计之初就做好控制,如果任其无限制复制下去,还会再次带来灾难;二,必须建立一个统一而成熟的流动标准,否则,不同流动标准的程序会产生冲突,造成不可预料的损失;三,必须建立一套完整的检测和防范系统,这样的程序一旦被有心人利用,用在了邪处,它的危害也是非常大的,到时候就不会象这次的魅影那么好对付了。
雪风虽然没在帖子里提到任何关于流程序的字眼,但是所有内行的人一看,脑海里都同时冒出了“流程序”三个字,这个前段时间被炒过一段时间又冷寂下来的话题,再次被大家炒了起来,上次那只是个概念,谁也不知道它具体为何物,而这次,大家都真真切切见识到了流程序的威力,而且还只是一个根本就不成熟的流程序。
让雪风这一说,流程序的美好前景就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一时间TOP论坛热闹非凡,就连过去提出流程序概念的大秦王朝,也被大家翻了出来再次谈论。什么“流程序时代即将来临”、“风神指出:流程序是大势所趋”、“世界需要一个流程序标准”等等之类的帖子马上贴满了TOP论坛以及所有的技术论坛,甚至还真的有一家知名的软件公司发表声明,称自己将要花重金组建流程序实验室。
雪风回到自己机子上,再去看TOP论坛的时候,倒是被论坛上的热闹劲给震惊了,不是吧,自己没想这样啊,那帖子里的东西自己虽然没说错,但是那只是要证明这个帖子是风神本人发的而已,自己的最终目的是让那些企图找自己的人都找到那个1号机上去,至于开创什么流程序时代,自己还真没想过,那只是为了凑帖子而凑字数。
雪风心里就乐开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拼了老命也要出名,看来成为名人的感觉就是好,放个屁也有人当真,不过要是真的能因为自己这个阴差阳错的帖子而开创一个时代,自己倒是大功劳一件了。
不过,雪风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他这一发贴,让那些个还在分析数据、准备寻找风神真实物理地址的人都蒙了。风神上次就是用的这个地址,那时候大家还是将信将疑的,风神那么牛的人,能犯这低级错误?上网都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地址?很多人都不信啊,宁可把真实的地址拿过来再分析分析,等还没分析出结果,发现论坛的数据被人改了,于是大家都想到这肯定是风神在弥补上次的失误,看来那地址是真的。
等大家刚认为是真的,这地址再次出现了,但这下让大家就彻底蒙了,说是假的吧,那风神上次掩饰它干什么呢;说是真的吧,难道风神还会把同样的错误犯两次?加上雪风这次的帖子提到了魅影的技术特点和发展前途,这些人就着急了。
世界上知道魅影技术特点的人怕是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魅影的制造者,另外一个就是魅影的消灭者。魅影的制造者谁也不知道,但是能消灭魅影的就一个,而且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风神,现在就是比谁下手快,谁要是能把第一个把风神拉拢到自己一方,那么这一方就掌握了未来软件发展的趋势和潮流,成为这个行业的规则制定者,这里的利润到底有多大,估计一时半会是算不清楚的,但肯定是个让人咋舌的数字。这也让一些人决定铤而走险了,上次大家都认为这个地址是风神的真实地址,但都是不敢轻举妄动,只等一切调查清楚,这才准备先礼后兵,这是这次是不行了,自己不下手,别人就下手了,何况这个地址不一定就是风神的,但是要找到风神,一定是要从这台机子下手的。
于是……
俞雪看着1号机子上的文档就想笑,才吃了一顿饭的功夫,后面被续了无数条,第一条不知道谁发的,留言是英文的,翻译过来就是:“上帝啊,他居然比我还快!”
后面紧跟着就有人说:“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你还占了条沙发!”,这条是中文的。
“由此可见,这台机器只是风神经常使用的跳板。风神,我们是美国XXX公司,我们非常有诚意邀请你加入我们,如果你能看见,请联系我们,我们的电话是xxxxxxx,24小时恭候你的佳音。”
“上面的兄弟,我怎么在机子上找不到一丝的数据记录,你们可否找到了风神的地址?”
“知道也不告诉你!” “……”

陈兵怒气冲冲再次回到地下指挥室,刚一进门,一个通讯兵迅速跑了过来,“上校,情况有进展。”
“什么事情?”陈兵说着就朝监控室而去。
通讯员跟在身后,继续道:“网上有人放出了防止魅影传播的工具,几个小组的负责人正在会议室研究此事,就等上校你了。”
“马上去会议室!”陈兵说完就掉了个头,直奔尽头的会议室。
“上校!”几个负责人一看陈兵进来,急忙停止了讨论,站起来齐齐敬礼。
“都坐,赶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兵迫不及待地问到。
“是这样的,几分钟前,国内程序界最权威的TOP论坛,有人放出了一个程序,说是可以防止感染魅影,并且可以防止魅影继续传播。”一个负责人赶紧回答到。
“程序本身的安全性你们有没有验证?”陈兵问到。
“程序已经让底下的人去分析了,马上就会有结果出来。”
这个意外的出现让陈兵有些欣喜,连说了几声“好”之后,道:“对了,这个程序的人是谁?”
“此人在TOP的名声很大,很多经常混迹于这个论坛的人都认识他,他的ID是……”
“风神?”陈兵脱口问到。
那位负责人有些意外,没想到陈兵也知道风神的名头,连连点头:“就是此人。”
“风神在程序的时候还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到彻底清除魅影的方法,或者提到魅影的一些潜在危害?”
一位负责人忙把一份资料递了过去,“这是风神帖子的文字复印件。他在文中没有提到清除魅影的办法,只是说魅影是一种采用了新型编程技术的程序,要彻底清除它,还得一段时间,但是这个风神有提到魅影的危害。”
陈兵一边看着文件,一边道:“你继续说。”
“好!风神提到,这个魅影的危害主要有三点:第一是魅影的传染能力极强,复制迅速极快,根据分析,魅影可以在一秒之内把自己本身复制上亿次,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在黑客大战中瞬间传染上千万台机器的原因;第二,魅影的运行方式存在缺陷,在数据流量极大的情况下,感染了魅影的机器会发生重启现象,这是黑客大战中,为什么会是黑客一方的电脑发生集体重启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个人电脑感染了魅影之后会毫无知觉,而一些大型通讯服务器却会频繁重启的原因;第三,魅影会把藉以寄存的电脑上的所有资料进行加密,感染了魅影的机器,用户在打开任何资料之前,魅影都会自动给资料解密,所以用户并没有感觉到这个危害,但如果用户仅仅是把魅影清除掉,机器本身保存的资料也就无法打开了。”
负责人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正是因为这个危害的第三条,风神同时在TOP论坛上了一个解密程序,需要备份重要资料的用户,可以先在一台没有感染魅影的机器上安装之前的防护程序,然后再从已经感染了魅影的机器上把需要备份的资料拷贝过来,这个解密程序可以帮用户把拷贝过来的资料还原的。”
陈兵此时也把资料看完了,大概就是刚才负责人说的那样,自己也没看出什么新的东西来,遂把资料往桌上一放,“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都说说吧,风神的话以及程序到底可信度有几分?”
陈兵环视一下下面,几位负责人都有些犹豫,风神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人。
“那我来说吧!”陈兵沉声说道:“我觉得风神的话是可信的:第一,他所说的这些和过去发生的一切完全相符;第二,我们基地之前曾经跟踪过风神,虽然我们没有追踪到他的地址,但是从一些小的细节和此人一贯在TOP的口碑来看,他算得是一位德艺双罄的人物。此人在TOP论坛被称为神,所以从技术角度看,他完全俱备破解魅影的实力。此人和TOP论坛的站长是好友,他选择在TOP论坛这个程序,我看就是为了帮TOP论坛扩大名气,所以,我敢断定,风神的程序完全没有问题,他不会砸自己招牌的。”
陈兵话音刚落,一个卫兵推门而进,“报告,风神的程序已经通过了分析,完全可信,没有任何问题。”
“好,知道了!”陈兵哈哈笑了起来,“这真是天助我也。”
陈兵笑完了站了起来,大声道:“传我命令!”
几位负责人“唰”一下全站直了身体。
“命令:所有C区的军事电脑上立刻安装风神的防护程序,十分钟之内,必须全部安装完成!十五分钟后,恢复C区内部军事通讯网。”
“命令:即刻起,全军通讯采用第二套加密协议,之前通讯加密协议立刻停用。”
“命令:派出专人,专门负责盯紧TOP论坛,一旦风神魅影的清除工具,立刻报告。令,不惜一切手段,查明风神的真实身份,尽快和他取得联系。”
“是!”几位负责人一个敬礼,立刻忙了起来。 ×××××
“空虚寂寞无人知啊无人知,只恨那唐伯虎,霸占了我的田,啊我的田。”
雪风此时哼着自己独创的闷骚小曲,在电脑前忙碌着。他终于把小沙弥从魅影的毒手下解救了出来,现在除了几台感染了魅影的机器外,其余的机器都再次工作了起来,因为雪风帮他们找到了下岗再就业的机会,新的看门狗网站终于正式开张啦!!!
“可累死老衲了!”雪风从电脑前站直了身子,锤着发酸的背,他奶奶个腿,可算是开张了,广告早都打出去了,都怪这个可恶的魅影,害自己的网站迟开张了几天,没有和广告配合上。不过还好,总算是赶在广告期结束前开张了,不然非丢死人不可。前面的广告错过了不要紧,等过几天,西京市给自己一宣传,估计还能挽回一些来。
雪风美滋滋地把所有的机器都检查了一遍,确定一切都正常后,雪风笑呵呵地关上代练室的门,出来往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躺,爽~,自己就等着坐在家里收钱吧。
这两天的魅影可是把雪风急坏了,他本来想着把小沙弥和魅影分开就没事了,没想到分开之后才发现,自己机器上的资料都被魅影加了密,还好小沙弥和魅影同属于流程序,魅影还无法把小沙弥“改造”了。但网站的很多资料都被魅影加密了,雪风只好先放弃了网站的开张,让小沙弥帮自己破解魅影的加密方式。
万幸的是,魅影的加密虽然安全性不错,但是加密方式很简单,雪风在小沙弥的帮助下,很快就找到了解密的方法。雪风当时就想着赶紧把看门狗开张,结果到网上一看,发现人少得可怜,魅影闹得人心惶惶,谁还敢上网啊。
人的恐怖往往于对某种事物的无知,这雪风不禁想起了N年之前的“千年虫”病毒,当时人们那是谈虫色变,人人自危啊,就连菜市场买菜的大妈都知道“千年虫”,在自家的菜摊前竖了一块牌子,上写“已喷过弄药,绝无千年虫!”,雪风至今想起都想笑,可是后来,慢慢人们知道了千年虫是什么,也就不害怕了,甚至很快就忘了此事。
现在的魅影也一样,互联网上每天都会有数百种病毒发生,但从没见人对什么病毒能恐怕至此,因为人们很清除地知道这些病毒的危害,也就不会害怕。而这个魅影无影无形,人们连自己电脑是否中了病毒也不知道,或者是明明知道中了,却找不到它,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危害,加之听说许多黑客都让魅影给整“阳萎”了,所以就本能地害怕了起来。
当雪风看到一篇“论魅影可能引发电脑爆炸的可能性”的帖子时,他差点就一口鲜血吐在屏幕上,靠!这也太能扯了吧,这谁还敢开电脑啊!
无奈之下,雪风只有赶紧把自己制作的防止魅影传染的程序在网上出来,然后还详细地解说了一下魅影的危害,要是让谣言继续传扬下去,说不定明天魅影就可以从电脑上再次传染到菜市场了。这一切做完之后,他才把自己的看门狗开张。
“嗯,抽空赶紧弄清楚这个魅影的流动方式,总不能让这东西一直在自己电脑里呆下去吧。”雪风看着天花板想着,嗯,还得赶紧做一个可以预防流病毒的软件,搞不好过几天谁又搞出一个“魅影十三”,“魅影五十六”什么的,自己要是再中一次流病毒,完全可以撞死算了。
雪风脑子想着,就准备起身去行动,刚一动,只听“咣”一声,只见客厅一亮,然后就觉得天花板上的“陈年老灰”开始往下掉。
雪风大怒,起身往门口一看,靠,他奶奶的,谁把老子的门拆了。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人影就闪了进来,雪风看得清楚,这些人穿着很特别,很像电视上的特种兵,“你们要干什么!”雪风说着就要从沙发上站起来。
一个特种兵箭步上前,顺手一劈,雪风就再次斜斜栽倒在了沙发里,昏死过去了。
“把人扛到车上,仔细搜查屋子里所有的东西,电脑、手机以及所有的可存储设备,全部搬走。”一个看似是头目的人开始吩咐着。
一个特种兵过来把雪风往肩上一抗,出门去了,随后又进来更多的兵,开始在屋子里忙来忙去。
×××××
陈兵和几位负责人此时又站在监视屏前,C区的通讯已经恢复了,屏幕一角出现了一张小小的白色光网。
“命令:加大C区的通讯量!”陈兵看着屏幕,沉声吩咐着。
“通讯量增加一倍!数据正常!” “通讯量增加两倍!数据正常!” “……!……!”
陈兵的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看来风神的这个防护软件真的可以防止魅影的传播。
“命令:军网内所有军事电脑立刻安装防护软件!十分钟之内必须全部安装完成!”
“命令:军网内所有保存有重要资料的电脑,立刻使用风神的解密软件,将资料转移后备份!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所有的备份。”
“命令:一个小时后,军网恢复正常通讯!”
陈兵这三条命令一传达下去,他身后的几位负责人都跟着激动了起来,拳头握在了一起,连声说着“太好了,太好了!”
陈兵转过头来,笑道:“全亏了这个风神,我们现在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
“是啊是啊!”几位小组负责人也是笑着附和,“只是不知道,这位风神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高超的技术,如果我们数据中心能够有这么优秀的人才,真是什么也不怕了。”
“你们想都别想!”陈兵突然绷脸说着,随后哈哈笑了起来,“这位风神我们试验基地早都跟踪了很久,谁也别想跟我们抢。”
几位负责人一愣,随即都跟着笑了起来。 ×××××
俞雪下班回来路过张嫂的店,还跟张嫂打了个招呼,往前走了一截,一拐弯,就看见雪风家的大院门前听着两辆军车,一辆吉普,一辆大卡车。
俞雪心里顿时泛起了纳闷,军车怎么会停在这种小巷子里呢。俞雪正在纳闷的时候,就见军车开始发动了,一个浑身穿着防护服,头上还蒙着黑色头套的人从雪风院子里出来,一下跳进了大卡车的车厢里,车帘掀起的瞬间,俞雪分明看见是一车的电脑,还有那人背上背着的一把微冲。
“是雪风的电脑!”俞雪一下就反应了过来,等她往前再看,两辆车已经开始往前驶去。
这是什么人啊,他们要干什么,雪风大哥呢?威武的军车,还有刚才那人的全副武装把俞雪吓到了,她的身体骤然一冷,就好象突然掉进了冰窟里,俞雪想喊人,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机械地往前追了两步,却腿一软,跌倒在了地上,但是这一跌,她却终于喊了出来:“站住!你们要干什么!”
那车子却没有理会俞雪,“轰轰”地越走越远,等俞雪从地上,车子已经消失了踪影。
“雪……雪风大哥,雪风大哥!”俞雪尖厉地叫了一声,往大院门口跑去,跑了两步又摔倒了,起来后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进了院子,上了楼。

三人聊了一会,陈砚的司机就开车过来把陈砚接走了。雪风一回到自己的卧室,就唤出了“小沙弥”,对方既然监控自己,那肯定也会动过自己的机器。
雪风让小沙弥调出最近的陌生人记录,只有一条记录,但是却把雪风吓得不轻,雪风看到了一张很威武的军官照片。
“军方?”雪风挠了挠脑袋,自己怎么会被军方盯上呢,自己从来都很注意回避这些的,在自己的印象中,自己从来没在这方面冒过险,根本没和军方有过任何接触。难道是上次的黑客游戏,那应该不会,他们不会追踪到自己的,这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
雪风自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机器,确定没有被人动过手脚,又检测了一下网络,看有没有在监听嗅探自己发送的数据,最后的结果显示一切正常。雪风这下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军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说自己能得罪军方,那也只能是在网络上,现实中自己还真的没有这个能耐,可是他们为什么在现实中把自己监视了,反而在网络上对自己放任自流呢。
雪风百般思索,不得其解,只好决定把这事缓一缓,反正都已经被监控了,该来的总会来,自己现在想躲也已经来不及,也就不用慌了。将近一月没有接触网络了,雪风一触摸到能上网的机子,就有些很亲切的感觉,顺手点了TOP论坛,他得看一下最近有没有人联系自己。
论坛上映入眼帘的帖子一下吸引了雪风的视线,因为这些帖子的标题里,统一都带了“流程序”三个字:“流程序,编程史上的一座里程碑。”;“质疑:流程序只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论流程序的实现的可行性编程手段。”
雪风有些纳闷,怎么大家都在谈流程序,这流程序会不会自己的那个流程序呢,雪风赶紧点了进去,只见里面一帮人辩来辩去,也讲不清楚。雪风只好去搜索一下,这下可好,一下就看到了大秦王朝的那个项目招标公告,大秦要求竞标单位必须使用流程序来设计。
这下雪风是明白了,大家谈得这个流程序确实是自己的流程序,也不知道在自己回家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大秦的态度突然来了这么大的改变,非但抛弃了银蝶,还在其的信息化改造中指明要采用自己的流程序。雪风有些苦笑不得的感觉,这个流程序不过是自己根据程序的流动的特点随口叫的,没想到现在倒是搅得整个程序界鸡犬不宁。
雪风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很清晰的思路,自己刚才真是太笨了,一听到有人监视自己,就认为对方是来找自己麻烦,虽然陈砚已经表示对方没有恶意,自己还是有些不安。如果排除掉对方是要找自己的麻烦,那么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军方需要自己。现在看了这个流程序的消息,雪风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推断了,肯定是军方也看中了流程序,从而在大秦那里联系到陈砚,又从陈砚那里知道了自己下落,等找上门来,刚好自己回了老家,军方无奈之下只好来了个守株待兔。
想通了此节,雪风顿时轻松了下来,连续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回来又被陈砚折腾得不轻,此时一放松,困意便排山倒海般涌了上来,雪风也顾不上去TOP论坛看自己的短信箱了,直接往床上一倒,喊了一声“小沙弥,睡觉!”,就钻进被窝呼呼去了。
陈砚第二天倒是真的去董事会推荐俞雪去了,张凌风和秦怡都对俞雪有着很好的印象,此时听陈砚说了说俞雪的简历,都觉得不错,特别是俞雪曾经在凰天集团做过管理的经历,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凰天集团在国内的知名度丝毫不亚于大秦王朝,甚至还要比大秦王朝的名气还要响亮一些。中国第一家海外上市的民营企业,中国第一家成功收购国外上市公司的企业,中国第一家进入全球五百强企业的民营企业,当这些光环都同时出现在一家企业时,你就可以想象到这家企业规模和实力了。凰天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大的辉煌,确实离不开她的那套独特的管理体系,凰天的企业管理体系曾经被誉为国内最先进最科学的管理体系。
与凰天相比,大秦王朝更象是一个后来居上的新秀。凰天的总裁最近几年忙着在政治上开拓,一直致力于在全球妇女儿童权利维护事业,因此减少了在企业上的精力,这才让大秦王朝有机会占据了中国第一民营企业的位子。
俞雪年纪轻轻就曾经在这样的大企业干过,而且还是在管理岗位上,这就不得不让人看重她的份量了。
不过张凌风也是有所怀疑的,他的怀疑和雪风一样,他想不通为什么俞雪有着这么雄厚的资本,却只混到做一个小饭店的经理,不过他还是决定给俞雪一个机会,只要一面试,一考核,俞雪到底有没有真本事马上就能看出来,如果俞雪真材实料,那么大秦就是捡到了宝,如果俞雪确实不行,也算是对陈砚、对雪风有所交代。
和张凌风的态度相比,秦明反而成了俞雪的最坚定的拥护者,他全力支持给俞雪一次机会,并且要求亲自负责俞雪的面试,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雪风爬起来的时候,俞雪已经出门上班去了,餐桌上给雪风留了一份早餐,这让雪风有些感动,这么多年了,还真的没有人给自己做过早餐,雪风坐在餐桌前,把早饭全部吃了下去,一点没剩,等吃完了,雪风才发现,餐桌上居然还留有一张纸条:“如果起床晚了,就把早餐热一下再吃。”
“不热我也吃,嘿嘿。”雪风看着纸条笑了笑,起身把餐具都收拾了,这才发现厨房里现在才算是设备齐全了,油盐酱醋之类的调味品也都有了,冷柜里也是塞满了各色肉蔬。
从厨房出来,雪风又踱进了代练室,这里的机器好久没有擦拭了,没想到上面都干干净净的,看来是俞雪帮自己擦过了,这让雪风又一阵感动,觉得俞雪这丫头真是个难得的好女孩。雪风就直接走到门口的那台机子上,验收一下自己离开这一段的收成,雪风看完就皱了皱眉,现在《战神》的代练用户竟然破纪录地占到了八成以上,以前老游戏的用户都集体投入了《战神》的怀抱,自己的游戏币和装备交易收入,也大多于《战神》。
这让雪风很担心,他从来不喜欢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上,《战神》从开测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打击代练、外挂、以及虚拟物品的交易,很多在网上搞虚拟币兑换的帐号都被游戏官方给查封了,雪风也有几个交易号也被封掉了。现在自己的生意都集中在战神里,表现上看现在的生意似乎比以前更加红火,赚得也多了,但如果战神查得再严一些,怕是自己的生意就得黄了,而且是一黄到底。
雪风打开战神的官方网站看了看,显眼位置的头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战神》将在半个月后进行大规模升级,升级后的游戏客户端将开放第二操作模式。BX目前已经将第二操作设备分发给了自己的渠道商,所有的战神用户,可以在十日后,凭自己的身份证和游戏帐号,在渠道供应商那里免费领取。”
雪风找了找,没有找到关于介绍该设备的文章,他也不清楚那设备是个什么样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操作模式,应该不会比键盘操作还麻烦吧。
退出代练室,雪风第一次觉得干网游代练不是长久之计,依赖型太强了,生死全掌握在游戏商手里,估计现在能在战神继续做代练和虚拟物品交易的人已经不多了吧。自己只是依靠自己的技术优势,勉强保住了饭碗,但是自己不能保证游戏商永远拿自己没办法,只要游戏商找到铲除自己这些代练的方法,自己就算是彻底挂了。
“看来得另谋出路了!”雪风不禁希望上次那样的黑客游戏能够多来两次,那样赚钱实在是太爽了。雪风美滋滋地意淫了一会,突然在自己脸上轻轻抽了一下,真是猪八戒做梦娶媳妇――尽想美事。
雪风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电脑前,问着小沙弥,“你说干什么来钱最快呢。”
“印钱!”小沙弥很快回答了雪风的问题。 “靠,来点有建设性的意见好不好?”
“抢银行!”
“奶奶个腿!”雪风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不禁把小沙弥咒骂了无数次。这世界上每天得有多少人在考虑这个问题,结果成为富豪的却是寥寥无几,雪风把如此难回答的问题推给计算机,倒也确实算得上是有建设性。
雪风决定不再空想,还是干点正事吧,他从自己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U盘,把里面的东西拷到电脑里,U盘里的资料是雪风这些天的在老家搞出来的成果,他已经完全搞清楚了量子密码的运行原理,也找出了改进量子密码的方法,不过,雪风也搞清楚了一件事情,自己这些天所破解的“量子密码”并非是真正的量子密码。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