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不过陈兵又不敢去劝阻已经发狂了的红客,陈兵张口就想说把雪风弄来

不过陈兵又不敢去劝阻已经发狂了的红客,陈兵张口就想说把雪风弄来

全世界的黑客都被挑了起来,如果说这全是黑翼负责人一个人的功劳,或许就有点夸大了,后面许多跟进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完全是被欧亚黑客联盟给鼓噪起来的。一听说欧洲和中国的黑客联合起来准备搞美国,其他国家的黑客的就有些坐不住了,这是咋回事?
一打听,原来是美国两年前在中国趁火打劫了一把,又非法破解了人家欧盟的卫星密码,大家对美国的印象一下就坏了,这时候又有人大喊一声:“美国虐待黑客了!”
众黑客的情绪“哗”一下就起来,刚才是美国和中欧之间的事情,自己本想看看热闹来着,这下可好,欺负到自己门口了,这还得了,这说不定哪天就把自己也随便定个恐怖分子什么的给抓起来了。再看中国和欧洲的黑客们闹得那叫一个凶,自己这边要是再不出手,就有点过意不去了,这毕竟是黑客们自己的事情。于是乎,主动要求加入欧亚黑客联盟、积极表示要配合大家一起和美国作战的黑客组织是越来越多,网上一片声讨之声,如果换到现实中,怕是光用口水,就可以在美国大陆重新改造出一条亚马逊大河了。
作为众黑客们讨伐对象的美国的军方,这次却异常的安静,也不出来搞什么声明了。他们上次出来辟谣,结果让欧洲人煽了他们一个大嘴巴,现在面对黑翼负责人再一次的披露,不知道是觉得无趣,还是心虚,他们竟然没有出来辟谣,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是对黑衣负责人资料的一种默认,也间接纵容了众黑客们的行为。
美国的民众此时也有些蒙,不过在这个关键时刻,他们表现得要比自己的政府更为主动一些,他们坚决站到了政府的一边,不管别人说的是不是真的,自己国家还是需要自己来支持的,于是他们在网上开始美国政府造势:美国人民从来就没有怕过谁,你们要来便来,我们美国有新式的防火墙,你们的下场只能和黑翼那帮人一模一样。
很快,欧亚黑客联盟的高层制定出了攻击美国的计划,他们给所有的人都分配了详细的进攻目标、进攻手段、进攻时间,甚至还专门制作了一种傻瓜式的攻击工具分发了下去,就算不是黑客,只要向参与,也可以下载这个工具去攻击美国。
距离黑客联盟发起攻击的时间不多了,美国军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或许他们做什么反应也挽回不了局面了,或许他们是在等待奇迹的发生,不过,这一天也许永远也不会来到,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出来约束本国的黑客。
美国的互联网此时面临着他们建国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是生是死,很快就会见分晓。
有的人出来劝黑客联盟冷静,他们的攻击会让互联网经济倒退十年;有的人出来劝美国,大不了出来道个歉,释放了史丹劳了事;有的人已经开始为美国祈祷了。所有的人都在等,等黑客联盟发起攻击的那一刻,这个生死立判的时刻,或许是世界格局重新划分的时刻。
此时,只有雪风还四平八稳地躺在床上睡觉,梦里还在做着自己的发财美梦。自从黑衣负责人开始披露美国军方资料后,雪风就放弃了跟踪此事,竭尽全力开始忙自己的看门狗网站建设了,以至于后面的三条声明,他就根本没有看到。
陈兵此时站在监控屏前,屏幕上闪动的数据,他一个也没有放过,距离黑客联盟发起攻击的时间越来越近,他的额头上不禁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可见他心里有多紧张。现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美国是互联网的中心,如果美国的互联网完了,或许整个世界的互联网都完了,甚至是整个世界的经济都要来一次倒退。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陈兵又不敢去劝阻已经疯狂了的黑客,劝阻的结果,只能是把黑客的怒火引到自己这边来,于事无补,反而充当了美国的炮灰。
这,大概也是其他国家也没有约束本国黑客的原因吧。
陈兵咬了咬牙,如果到时候真的发生了数据大崩溃,自己拼了老命也要保住中国的网络不被冲垮,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暂时切断中国与国际互联网之间的物理连接,这样的损失虽然也很大,但是比起让逃逸数据来冲垮,损失要少,也好挽回。互联网自从建立起来,从没发生过数据崩溃的事情,数据崩溃也一直是理论上存在,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在逐渐降低,人们也逐渐忘掉了这回事。
但是,这次,陈兵有理由相信,作为国际互联网的中心,一旦美国顶不住黑客们的攻击,这种事情就有可能发生。美国一直没有出来表态,可能是美国也意识到了这个危机,他们也在积极寻找着对抗措施,可是,时间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陈兵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黑客们的攻击就要开始了。监控屏上的数据目前还是正常的,陈兵面前巨大无比的显示屏上可以显示出此时整个国际互联网各个关键节点的数据流通情况。一道道白线把整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这就是互联网中的数据,白线粗的地方表示此段线路数据多,细则表示数据流量小,但是这一切都在正常的数据范围之内。
突然,屏幕开始动了,准确地说,是屏幕上的白线开始动了,密密麻麻的白点在屏幕上到处开始生成,白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屏幕顿时也变得开始刺眼起来,站在屏幕前的所有人不约而同开始迷眼以躲避强光的刺激。
陈兵继续盯着屏幕,他不敢有一丝的大意,任何变故都可能在一瞬间,他需要做出最快最准的判断。白点开始流动了,在最近的节点处,许多白点开始汇集到一处,变成一个更大更亮的白球,白球继续向前移动,继续汇集,继续变大,继续变亮,而在这些白球的后面,许许多多的白点仍然在继续生成中,前赴后继地往前涌去。
“呜~,呜~”监控室里突然警报声大作。
“上校,数据流量太大,已经逼近了我们的线路的极限。”一个监控员喊了起来。
陈兵没有作声,继续盯着屏幕,此时屏幕白得吓人,映在陈兵的脸上,显得很诡异,陈兵脸上的冷汗也被照得一清二楚。
白球继续汇集,逐渐形成几个硕大的亮点,此时已经看不到白球到底有多大了,实在是太亮了,抬眼望去,只能感到眼睛一阵刺痛,白茫茫一片,却无法知道它的大小。屏幕前的人都拿出了太阳镜带起。
几个亮球快速向前移动,分别从几个方向开始汇集,汇集的中心就是美国,在那里,他们会汇成一个更大的亮球,一股更为强大大的数据流,这股数据流将横扫美国的互联网。
几个白球距离中心越来越近,众人心里的寒意越来越盛,监控室里的警报声也更加凄厉,所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虽然事先大家都有所预料,但是当事实呈现在眼前时,大家还是感到了――震惊。
近了,越来越近了,就在几个亮球发生碰触的一刹那,监控室亮如白昼,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闭眼扭头,虽然带着眼镜,大家仍然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刺痛。
在闭上眼睛的瞬间,陈兵心顿时掉进了寒冷的冰窟,完了!
警报声此时却突然停了下来,陈兵睁开眼睛一霎,一下就呆住了,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想象中的数据逃逸崩溃并没有发生,屏幕上的又恢复了原先的状态,许多细小的白线又开始有条不紊地穿梭起来,一切就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马上查看记录,看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兵大吼了起来,一下冲到了屏幕跟前,屏幕上的显示让他根本无法相信。
所有的人在陈兵的大吼中才恢复了神智,开始慌乱地忙了起来。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这回事吗?
而此时,雪风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好一场黄粱美梦啊。
ps:今日有书友前来找我,说小葱在苏州啊,你是不是要什么什么东西?我当时就纳闷了,根本没有的事情啊。后来问了半天,才搞清楚事情原委,那书友是在盗贴网站看书的,盗贴网站在剽窃小葱文章的时候,更改了小葱文章后面PS的内容,公然向书友索要东西。
小葱这里提醒各位书友:为了避免上当受骗,请在本书唯一授权连载网站进行观看。
在这里小葱再次公布一下联系方式:我的QQ是55118999,我的信箱是mailt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除此以外,所有联系方式均不是本人的,本人现在西安。希望各位书友提高警惕。

“上校!上校!”一个监控员喊了起来:“我找到刚才的记录了。”
陈兵快步走到那个监控员身旁,“说!”
“上校你看,”监控员指着屏幕,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刚才黑客攻击行为并没有对美国造成丝毫的影响,你看,就在数据即将到达美国时,所有参与攻击的黑客集体失踪了。不,是他们的机器集体失去了和互联网的联系。”
“集体失踪?”这个事实让陈兵大吃了一惊,一时竟有些呆住了,几十万的黑客操纵着上千万台机器,声势浩大地攻击美国,眼看就要成功了,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集体失踪了呢?
“继续追查,务必找到黑客集体失踪的原因!”陈兵反应过来,吩咐道。
“是!”监控员开始继续忙了起来。 “美国方面有什么损失吗?”陈兵突然问道。
监控员愣了一下,道:“由于黑客们集体失踪,所以美国方面没有任何损失,一切正常。”
陈兵拍了拍脑袋,自己真是多此一问,黑客们都失踪了,美国能有什么损失?陈兵扭头走了两步,突然又反应过来,会不会是美国方面动了什么手脚,才会让数十万之众黑客们集体失了踪。陈兵身上又开始冒冷汗了,不会的,不会的,美国的技术还没有发达到这种地步吧。
几分钟之后,所有的黑客BBS开始热闹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所有的黑客都在质问这个问题。就在几分钟前,几乎是绝大多数的黑客的机器都突然自动重启了,而且事先并无任何征兆。
如果是极少数的机器因为不堪负合发生了宕机也就罢了,这很正常,为什么会是在同一时间内,大家的电脑集体重启了呢?而且只是参与了攻击美国的黑客们的机器发生了重启,其他没有参与攻击的机器都很正常,这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谁能解释这个问题呢,难道真的是美国的上帝显灵了,他不忍看到美国的互联网发生崩溃,所以出手把黑客们的攻击化为了乌有?除了这个荒诞的解释,谁也想不出再好的解释了,总不能是互联网自己成了精吧!
与之相反,美国民众们很快找到了答案,他们纷纷涌上互联网,开始嘲笑黑客:看吧,我们美国的新式防火墙是多么得厉害,就算你们可以发动足以毁灭互联网的攻击,我们的防火墙不但可以把这一切抵挡得住,还可以对所有的黑客展开反击。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多数美国民众的认可,一时“美国再次拯救了互联网,拯救了世界”的说法刺激得美国民众无比兴奋,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和骄傲,扮演救世主的感觉就是爽啊。
但是,美国的政府和军方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发表声明,他们没有承认这种说法,也没有否认,这让很多人都纳闷不已,这和美国政府的一贯作风并不相符。
雪风挠了挠头,有些发怔,自己这还是在地球吗?怎么感觉象是一觉睡起来到了火星一样,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数十万的黑客联合起来去攻击美国,却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所有人机器莫名其妙发生了重启。
“佛祖,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雪风的眼睛睁得很大,象是看到了火星新闻一般。
雪风在自己的脑袋上猛敲了几锤,“你就是头猪啊,这么精彩的场面竟然让你睡过去了!”。雪风犹自懊悔不已,几十万黑客的统一行动,那得是相当于爆发多少次的信息战争啊,这么大的场面,怕是几辈子都不会遇到一次,自己竟然给睡过去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国家想合起伙来和美国较量一番,结果呢,不是半路自己伙互相拆台,就是让美国一挑唆,散伙了。雪风不禁有些佩服黑翼负责人的手段,黑客一向都是喜欢单兵作战,这家伙竟然能把这个世界上最最散漫的一个群体撺掇到一起,拧成一股绳和美国干,不简单呐。
雪风也顾不上洗脸了,急忙唤出小沙弥,在网上开始搜索起来,他要弄明白,自己睡觉的那会工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个数十万的集团顷刻间土崩瓦解。
现在网上到处充斥的就是关于这事的议论和分析,小沙弥很快把这些消息一分析,一整理,给了雪风一份综合结果,包括事情的发展过程、各方面的反应,以及事后一些最有说服力的分析。
雪风把这些资料看完,不禁沉思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厉害,能让攻击美国的数千万台机器几乎是同一时间重启,替美国化解了一场巨大的危机,甚至是拯救了互联网也说不定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竟然能分辨出攻击了美国的机器。
一手抚着下巴上稀疏的胡茬,一手在键盘上习惯性地敲打着,雪风把自己脑子里所有的存货都调动了起来,分析着所有可能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雪风那只一直敲个不停的手停了下来,眉头一扬,沉吟道:“如果真的说有什么东西能造成这种结果,似乎也只有这种可能了,那就是……,不过,难道还真的有人搞了出来?”
“方丈,我觉得很不舒服!”小沙弥突然叫了起来,打断了雪风的思路。雪风回过神来,只见电脑的硬盘灯疯狂闪动,风扇的声音也瞬间大了起来,雪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见屏幕一黑,然后“滴”的一声,电脑它竟然重启了。
“靠,病毒!”雪风大喊了一声。
“互联网爆发特大病毒!”半个小时后,世界知名的几个安全厂商联合了一则病毒预警:
“根据全球病毒监测网的记录,一种新型病毒今日起开始在互联网上蔓延。一个小时前,临时成立的欧亚黑客联盟向美国的互联网发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黑客攻击,参与攻击的机器总数超过了千万台,但是,就在黑客的攻击就要形成破坏能力时,参与攻击的千万台主机同时发生了宕机。根据监测,这种病毒最早爆发于数据风暴的中心,所以我们初步判定,正是由于病毒的突然爆发,才造成了如此大面积的宕机。
病毒爆发自一开始就感染了参与攻击美国互联网的千万台主机,截至目前,估计感染病毒的主机已经高达三千多万台。如此迅速的感染能力和如此大面积的感染范围,都是互联网有史以来所未见的。
病毒的传播方式和具体危害能力,目前还不清楚,由于病毒的伪装能力特别强,给我们提取病毒样本增加了很大的困难,尚没有很好的办法能够及时发现和清除病毒,所以,建议全球互联网用户在此段时间内,如无紧迫需要,尽量减少上网时间。”
陈兵此时手上也拿到了同样一份资料,这是国家病毒监测网发过来的,里面包括了关于病毒的所有技术资料。陈兵看了看,居然比网上的预警也详细不到哪里去,这和以往完全不一样,陈兵立刻被资料中的几个字眼给吸引住了。
“病毒如影随形,形如鬼魅,在监测已感染的机器时,可以发现在数据流量稍大的时候会出现一丝异常波动,但是采用任何手段也找不到病毒本体所在,因此,将次病毒称为‘魅影’。”
“流程序!”陈兵的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竟是流程序,继而想到的就是雪风,难道这是雪风干的?
陈兵当时就有些乱了,大喊着叫来了通讯员,他需要联系那些派去保护和监视雪风的人。他要知道雪风为什么要制造病毒,为什么要替美国抗下这次的危机。
就算是雪风制造了魅影病毒,陈兵也不会那么慌乱,令他慌乱的,是这次事件和美国有关。
前方传回来的消息再次出乎了陈兵的意外,雪风刚刚睡醒,睡醒的时间刚好是病毒爆发之后,而雪风睡觉的时候,黑翼的负责人还没有开始披露美国军方的龌龊行为,就是那个欧亚黑客联盟,那时还连个影子也没有。雪风就是再神通,他也不可能睡觉前就预料到了一切吧。
陈兵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理了理自己有些盲目而慌乱的思绪,只是类似流程序而已,还没有确定,自己怎么怀疑到雪风那里去了,即便真的是流程序,这个世界不可能永远都只有雪风一个人会制造流程序,何况,在时间上,雪风根本没有可能啊。
陈兵又开始有些焦躁,在屋子里来回踱了起来,到底这个病毒是什么呢,怎么那么类似流程序呢,到底是谁制造了这个病毒,他的目的何在?
“难道是美国制造的?”陈兵顿时一惊,这不是没有可能,在情理上,这完全可以解释得通,美国为了化解自己的危机,就制造了流程序,利用流程序的超快的传染能力,瞬间瓦解了黑客们的攻击。这么说,美国也有了制造流程序的人,那么除了化解危机,他这个病毒还有什么其他目的吗?
陈兵想到这里,冷汗又流了出来,“通讯员,马上报告上级,要求从现在起军事内网一律不得接入互联网,并加强监测,一旦发生数据异常,立即隔离。”
“不行,不行!”陈兵觉得这还够保险,又继续吩咐道:“立刻联系基地,从项目中调几个专家出来,集中精力分析魅影病毒,一定要搞清楚,这病毒是不是流程序。”

三个小时之后,军网数据指挥中心,陈兵和几个小组的负责人站在监控器前。
“报告!备用服务器启动完毕!” “报告!监测服务器启动完毕!”
陈兵看了看身后几个负责人,咬了咬牙,站直了身子,命令道:“启动所有链接,恢复军网通讯。”
“是!”一声大吼之后,只间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
“嗡~”一声,陈兵几人面前的监视屏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正是祖国的地图,屏幕的中央逐渐亮起了几个白点,陈兵知道,这是几个通讯节点的服务器启动了,随即,屏幕上的白点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机器正常启动了,慢慢地,这些白点之间开始蔓延出一丝白线,把所有的白点都串了起来,几分钟后,屏幕上行成了一张巨大的白色光网。
“报告!所有链接线路正常!” “报告!所有通讯数据正常!”
“报告!军网已恢复正常通讯!”
陈兵此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喊了一声:“继续监视,不许放过一丝异常。”
他身后的几个负责人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意,上前祝贺道:“陈兵上校,还是你行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军网的通讯。”
几人是由衷地道贺,不过却让陈兵丝毫感觉不到高兴,陈兵自己心里很明白,自己这次恢复军网通讯的手段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最笨的一种方法,把染毒的机器排除在军网之外,留待彻底清除病毒后再接入,这么简单的法子,谁都能想到,可是他们谁都不敢这么来做,魅影表面没有任何危害,但是谁也不知道它潜在的威胁是什么,在还没有彻底杜绝这种病毒之前,谁都不敢冒险恢复军网通讯,所以才调来了自己。可是,他们寄以希望的自己,对此也没有什么高招,有的只是冒险一搏的胆量而已。
“现在军网只是刚刚恢复,一切还很难说,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任何状态,我希望各位能够继续全力以赴,防止意外的发生。”陈兵没有表现出不满,客气地说着。
几人也不再说什么了,连连表示明白,便各自忙自己的去了,留下陈兵一人站在监视屏前面。
看着屏幕上一如往昔的巨大光网,陈兵的心里其实一点底都没有,军网通讯已经断了好几个小时了,损失已经很大了,要是再继续下去,一旦消息传扬出去,什么事故都有可能发生,自己这也是逼得没办法了,才只好冒险一搏了。
陈兵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心里暗暗地祈祷,这次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故障了。
“嘀~嘀嘀~”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过,陈兵的心立刻揪了起来,睁眼就看到头上的警报灯闪得很急,“发生了什么情况!”陈兵大吼。
“报告,C区2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C区3号线路数据异常。”
“立刻关闭C区和军网的物理链接,C区重新排除染毒机器。”陈兵大喊,可恨的C区,他们是怎么排查病毒的,陈兵此时恨不得枪毙了C区的军网负责人。
他的命令传达下去不一会,警报灯就停止了闪动,警报解除了,可是还没等陈兵松一口气,警报再次响了起来。
“报告,A区2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E区1号线路数据异常。” “报告,………………”
陈兵看着屏幕上那分散各处的线路标识,一种无力感由然而生,太分散了,太分散了,如果只是一个小局部发生了数据异常,自己还有补救措施,但是现在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屏蔽哪一段,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哪里出现故障。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陈兵思考这么多,他必须马上做出一个决定,是继续屏蔽,直到不再报警为止,还是再次关闭军网。
陈兵的脸上此时非常痛苦,他实在是不甘心啊,沉声道:“断开军网所有物理连接,中断军网通讯。”
“命令:所有技术人员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全力以赴寻找识别、预防、清除病毒的方法。”
说完后,陈兵一下就瘫在了屏幕前的椅子里,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白线逐渐减少,最后只剩下了孤立的白点,而几分钟后,白点也消失不见,屏幕又再次成了一片暗黑。这不能怪下面分区的负责人,只能说魅影的隐蔽能力太强了,就是在自己的基地里,那些掌握了流程序的专家,不也没找到有效识别魅影的办法吗。
“要是雪风在这里就好了!”陈兵此时很自然就冒出了这个念头,整个人突地就站了起来,对啊,雪风是流程序的制造者,他肯定有办法的。陈兵顿时兴奋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再次无力地倒在了椅子里,怎么可能呢,雪风不是军人,是不可能到这里来的,这里是军事禁区,不是军人,不经过上层的批准,是不能到这里来的。
陈兵此时后悔得要死,要知道现在会是这种情况,自己当初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雪风拉进部队,哪怕是拿枪顶着雪风的脑袋,自己也是在所不惜的。一切都晚了,现在再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通讯员走到陈兵的跟前,一敬礼:“上校,陈司令叫你过去一趟。”
陈兵站了起来,“什么事情?” “张副部长一会过来,点名要让你做汇报。”
陈兵皱了皱眉,道:“我知道了,马上就到。”,张副部长是国防部分管军网的部长,他这次过来,怕是也是坐不住了,军网通讯中断了这么长时间,本来是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可是没想到自己来了,也是把军网重新启动了几分钟而已。张副部长此时怎能不着急。
陈兵戴好军帽,正了正行色,大步走出了监控室,该来的还是要来。
刚出电梯,就看见数据中心的陈司令和李政委已经等在了那里,陈兵急走两步,上前一个敬礼,“陈司令、李政委。”
陈司令当下就拉住陈兵,“走,走,张部长的飞机马上就到,我们过去接一下,路上我再跟你说。”
三人出了大厅,上车绝尘而去。
目的地是一个小型的军用飞机场,三人刚到一会,就看见一架直升机出现了在视野之内,张副部长已经迫不及待赶了过来。
“张部长,都是属下无能啊,害您还亲自跑一趟。”张部长一出飞机,陈司令就迎了过去,一个敬礼,然后手就握在了一起。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作为分管军网的负责人,我怎么能不亲自过来看看。”张部长嘴上说的客气,但是脸色严峻,这让陈司令心里不由一阵紧张。
不过,张部长走到陈兵面前的时候,脸上却稍稍宽松,竟有了几分笑意,主动伸出手来,“陈兵啊,这次我又得麻烦你了。两年前我负责数据中心的时候,那次大的通讯事故,就是你及时过来帮我解了困,这次,我还得靠你这个救火队长了,可不许给我掉链子啊。”
陈兵面露苦色,“张部长,我一定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要把办好。”张部长脸色顿时变得很严肃,不过随即又缓和下来,笑呵呵地说道:“你是我军培养出来最优秀的信息专家,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这次的困难完美地解决,我对你有信心,上级都对你有信心。”
张部长说完拍了拍陈兵的肩膀,转身向前走去,旁边的李政委急忙跟过去帮他拉开了车门,“张部长,您请上车。”
陈兵跟在后面一阵苦笑,这哪里是相信自己,分明就是给自己肩膀上压担子嘛。
回到数据中心的会议室,陈兵就把这次魅影爆发的事情给张副部长做了汇报,并且把刚才军网刚一恢复,又不得不再次中断通信的事情也说了一下。不过,张副部长,显然已经事先知道了此事。
“嗯,嗯。”张副部长点了点头,道:“看来事情很严重啊,我这里不妨向各位通报一下其他方面的情况,不光是军网,我们其他部门的内部网络也感染了魅影,但是为了维持大局,除了军网和国安系统的网络,其他网络都是在感染了病毒的情况下继续运行。所以,上级指示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个病毒,这个病毒成了威胁我国信息安全的最大隐患,一日不清除这个病毒,我们其他网络中通讯数据都存在着被窃取的危险。”
张副部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其他三人,道:“你们都说说吧,大家集思广义,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要能解决这次的危机,需要什么器材,什么人,上级能够满足的一定满足。”
陈兵张口就想说把雪风弄来,但是又放弃了,这个时候,让雪风来确实不合适。
旁边坐着的李政委咳了两声,清了一下嗓子,道:“张部长,我倒是听说了一个消息,可能对我们解决目前困境,有些帮助。”
张部长一喜,道:“说,快说。”
“根据我的消息,这次这个叫魅影的病毒是采用一种称为流程序的技术,这是一种新型的技术,以前从未见过,这就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难度。不过,我听说陈上校的试验基地目前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种技术,是一个叫雪风的人转让了此项技术,这个叫雪风的人也一直在我们军方的监控之下,我看……”李政委说到这里看着陈兵。
陈兵大惊,雪风和流程序的事情是军方的机密信息,这个李政委怎么会知道,当下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是我告诉他的。”旁边的陈司令开口了,“这次的事情有些特殊,所以我和老李就一起合计了合计。”
陈兵也不好再说什么了,道:“既然李政委提出来了,那我就说了。魅影确实是流程序病毒,我的试验基地也确实掌握了流程序技术,是雪风无偿转让给我们军方的,这次我本来也是想建议上级,让雪风过来帮忙,但是这是军事禁区,不符合规定,就没有提。”
李政委当时就跳了起来,“谁说让他过来帮忙的?我的意思是说,既然只有雪风一人会流程序,那么这次魅影病毒很有可能就是他搞出来的,我建议把此人完全控制起来,查明真相。”
“我不同意!”陈兵也火了,没想到李政委会是这个意思,“流程序技术虽说是雪风会,但是我们就不能排除就不会再有其他人搞出来的可能。雪风无偿转让了技术给我们军方,是希望我们的国防能够强大起来,而不是给我们一个怀疑他的借口。我们这样做,传扬出去,只会让所有的人才寒心。”
“那也不能让他过来帮忙!”李政委继续争辩,“这次魅影的爆发太过于巧合了,明显是对美国有利,就目前的情况分析,这个雪风的嫌疑是最大的,我怀疑他和美国有瓜葛。再没有完全排除雪风的嫌疑之前,我们绝不能让这个人参与进来。就算排除了他的嫌疑,我们也不能让他参与进来,史丹劳在美国军方系统安插后门的事情,不是刚刚被抖了出来吗?我可是听说这个人对于参军是非常抵制的,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啊。”
陈兵此时完了被挑火了,“雪风是我们军方重点保护对象,这是上级认定了的保护,谁也无权对他进行控制。你是做政治工作的没错,但是请不要把每件事都从政治的角度去看,技术方面的事,你少掺和,不懂就不要瞎指挥。”
“你…你……”李政委被陈兵的话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半晌才说道:“陈兵同志,我郑重警告你,你刚才的话这是对我人格和我这身军服的严格侮辱,我的怀疑都是有根有据的,我这都是为了更好地解决目前的困难。你倒是搞技术的,那你怎么就不把魅影消灭掉?你有本事就去把军网搞好,而不是站在这里冲我发火。”
“你!”陈兵瞪眼看着李政委,也是气得浑身发抖,他算是明白了李政委为什么这么着急要去对付雪风,原来是看自己搞不定军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这才去想别的办法,一琢磨,就找到雪风哪里去了。
“好了!”军人脾气都比较爆,讨论事情时争争吵吵是免不了的,但是这两人实在是争吵得不象话了,张部长这才出声阻拦,“大家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要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讨乱问题归讨论问题,不要带上私人感情。”
“老陈!”张部长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陈司令,道:“说说你的看法吧。”
“我觉得雪风这条线索确实是很有价值,对于我们解决目前的困难也是非常有帮助的,老李和小陈的话也都各有道理。既然是这样,我们到不如对这个雪风重新进行调查,如果真的象老李说的那样,那我们也算是提早发现了一个隐患;如果雪风他果真信得过,我看可以请示上级特事特办,把雪风请过来,协助我们解决目前的困境。张部长你看呢?”
“我看就这么办,现在局势已经由不得我们了。”张部长点了点头,“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老陈。”
陈兵此时还想争辩来着,一看其他三人都是此意见了,自己就是再争辩也是于事无补,只得道:“我保留意见!”,说完,站起身,一敬礼,扔下一屋子的上级,自己出门去了。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