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他什么也没说,茜里妮先开口说云顶娱乐

他什么也没说,茜里妮先开口说云顶娱乐

巴容·内维尔的寝室比茜里妮的简陋得多。书籍四处乱丢,电脑显示器也没罩子,扔在一个墙角,大号书桌上一片狼藉。墙上的窗户空空如也。
茜里妮走进屋里,抱起胳膊:“巴容,要是整天住在猪窝里,思维怎么会清楚?”
“我会收拾的。”巴容没好气地回答,“怎么回事?你怎么没把那地球人带来?”
“专员先派人把他带走了。那个新专员。” “哥特斯坦?”
“对,就是他。你自个儿早干什么去了?”
“我得先查到那地球人的资料。我不能盲目行动。”
茜里妮说:“不过,你查完了,我们也只能等着了。”
内维尔啃着大拇指的指甲,然后认真检查了一下战果。“出现这种事,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喜欢还是发愁……你看他这人怎么样?”
“我挺喜欢他的。”茜里妮明确地说,“作为一个地球人,他已经相当不错了。他让我领他四处逛,对周围的东西很感兴趣,不过从不妄下评论。他毫无傲气……当然,我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惹他生气。”
“他后来又问起质子同步加速器了吗?” “没,他也不用问了。” “为什么?”
“我告诉他你会见他,我还说你是个物理学家。所以我猜,等他见到你时,肯定会把心里的问题一股脑儿提出来。”
“他不觉得奇怪吗?他对面的女导游碰巧认识个物理学家。”
“有什么奇怪的?我说你是我的性伴侣。职业跟性爱无关吧,一个高贵的物理学家也会跟低贱的导游做爱。”
“闭嘴,茜里妮。”
“你看,巴容,我觉得如果他只是想设个圈套,如果他只是想通过我来接近你,他一定会显得有点迫切。
那个圈套越复杂,越神秘,那么就一定越危险,他表现得肯定就越急不可耐。我故意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跟他东拉西扯,就是不谈同步器的事。我还带他去看了一场体育表演。”
“他呢?”
“他很有兴趣。他很放松,看得很上劲。不管他脑子里装着什么,他的表现非常单纯。”
“你肯定?专员已经抢先一步找到他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专员的信使当着二三十个月球人的面,公开向他发出邀请,也不会包藏什么祸心。”
内维尔双手搭在颈背上,身体往后一仰,“茜里妮,我还没问呢,你不要急着下结论。这样我们只会吵起来。首先,那人不是个物理学家,他跟你讲了吗?”
茜里妮沉默了半晌,努力回忆当时的情景。“我叫他物理学家,他没有否认,不过好像他也从没说过自己就是。不过——不过我觉得他肯定是。”
“他算是撒了个无关紧要的谎吧,茜里妮。或许他心里把自己当作一个物理学家,只不过从来没干过这差事。他受过科学训练,这一点我承认,可他从来没做过科研方面的工作。他根本找不到这种工作。在地球上,没有一个实验室会接受他。他曾经上过弗里德·哈兰姆的黑名单,在很长时间内都名列榜首。”
“你敢肯定?”
“相信我,我查过了。你不是还怪我花的时间太多吗……问题是,我发现的情况太好了,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什么太好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没想到吗?所有的一切都表明我们可以信任他,毕竟他对地球方面那么不满。”
“只要你的资料准确,这么判断倒是没错。”
“噢,我的资料尽可相信,经过发掘,至少表面上可以作出这种判断。不过,也可能是别人有意要我们这么想。”
“巴容,你真让人反感。为什么总是觉得事事都有阴谋?本可不像——”
“本?”内维尔讽刺地说。
“本!”茜里妮坚定地重复了一遍,“本不像是个满腹抱怨的人,也没有故意对我表现出他有多大不满。”
“他是没有,不过这只是为了取悦你。你自己都说过,你喜欢他,是不是?还特地强调?说不定这正是他的目的。”
“我不是傻子,没那么好骗,你知道的。” “好吧,等我自己见到他就明白了。”
“你去死吧,巴容。我每天都在跟各种各样的地球人打交道。那是我的工作。不管怎么说,你不该怀疑我的判断力。你自己知道,你应该完全相信我。”
“好吧,我们以后再看,你别生气啊。我们再等等就是了……在等待的时间里,”他轻盈地站起来,“猜猜我在想什么?”
“我不猜。”茜里妮也轻盈地站起身,脚步难以察觉地向外滑动了一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留着自己猜去。我没心情。”
“你生气了,是不是因为我怀疑你的判断?”
“我生气是因为——噢,见鬼,你怎么就不能把屋里收拾干净呢?”说完,她转身离去。

茜里妮的宿舍非常小。虽说空间紧凑了些,不过内部设置倒是复杂完备。窗户是全景式的,模拟的星空慢慢变化。图像是随机式的,跟真实星空一点也不搭边。
只要茜里妮愿意,三个窗户随时可以随意放大缩小图像,好像望远镜的倍率在来回调节。
巴容·内维尔对此深恶痛绝。他每次都会粗暴地把它关掉,还说:“你怎么受得了?你是我认识的人里惟一一个还喜欢玩这东西的。那些星云星团一看就知道是贴画。”
每到这时,茜里妮都会冷漠地耸耸肩,回答道:“那什么才是真实的?你怎么知道你窗外那些星星真的存在?虽然看上去都在运动。再说,我在自己房间里搞什么,用得着你操心吗?”
这时内维尔就会嘟嘟囔囔的,很不情愿地启动开关,要把窗户恢复原状。而茜里妮这时就会说:“算了,就这样吧。”
屋里所有家具都棱角光滑,墙也设计得抽象简洁,色调平实,毫不花哨。整间屋里,没有一件物品能让人联想到一点生命的迹象。
“只有地球上才有生物,”茜里妮会说,“月球上可没有。”
现在,当她迈进屋内的时候,又看到了不请自来的内维尔。这家伙躺在松软的沙发里,一只脚上还挂着拖鞋。另一只鞋掉在旁边。他肚子上有道红印,大概是他无意识中自己挠的。
她说:“煮点儿咖啡来,好吗,巴容?”说着,她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身体轻盈曼妙地扭动几下,制服无声无息滑落下来,随即被她踢到角落里去了。
“总算脱下来了,”她说,“这工作实在没法干了,还得穿得像地球佬一样。”
内维尔这时在厨房角落里。他没有搭腔,这话早就听腻了。他只是说:“你的水管怎么了?又停了?”
“是吗?”她问,“噢,我大概早就用完配额了。 耐心点。”
“今天又有什么麻烦吗?”
茜里妮耸耸肩,“没有。一点都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着那些人一边摇摇晃晃,一边还装作不讨厌我们的食物。他们心里肯定想着,什么时候我们会让他们脱光衣服。我早就习惯了……都那么龌龊。”
“你没一直假装正经?”他端来两小杯咖啡,放在桌上。
“干这行必须装。那些人满脸皱纹,皮肤松弛,挺着大肚子,浑身细菌。我不管检疫制度有多严,他们就是浑身细菌……你那边有什么新鲜事?”
巴容摇摇头。作为一个月球人而言,他身体十分结实,眼睛很细,看上去总是神情阴沉。不过茜里妮心想,总的来说,他的外表还算相当英俊。
他说:“没什么新奇的。我们还在等新旧专员交接。这回还要好好看看,这个哥特斯坦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给你们找麻烦了?”
“也没有,至少不比以前多。再说了,他们能干什么?他们怎么也不能渗透到我们内部来。谁也不能把一个地球人伪装成月球人。”话虽如此,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轻松。
茜里妮呷了一口咖啡,目光炯炯地看着他。“有些月球人骨子里其实还是地球人。”
“对,我一直想把这种人全都找出来。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谁都不敢信任……噢,算了。我在同步加速器上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却一无所获。我大概是没这个好命吧。”
“或许他们根本不信任你,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坏话。你不能总像个间谍一样,心怀鬼胎四处游荡。”
“我从没这样。要是我能就此离开同步加速器实验室,永远不用回去,我会高兴死的。不过这样的话,他们一定会怀疑我……你的配额水量都用哪儿去了?我看连第二杯都不够了。”
“不,我们不能。不过要是说到水的话,你不是一直在帮我浪费吗?这周你在我这儿都洗过两次澡了。”
“我会给你张水卡的。你居然还计较这个。” “我不计较,可我的水表计较。”
她喝完自己杯里的咖啡,若有所思地看着空杯子。
她说:“他们总是对着杯子龇牙咧嘴。就是那些游客。
我真搞不懂他们。这咖啡尝起来相当不错啊。巴容,你喝过地球上的咖啡吗?”
“没。”他简单地回答。
“我喝过。只有一次。有个游客偷偷带了一些过来,据说那玩意儿叫速溶咖啡。他让我尝了一点,然后就想跟我——就是那种事。他好像觉得这算是一种平等交易。”
“于是你就尝了?”
“因为我很好奇。不过那东西喝起来又苦又涩,简直难喝死了。然后我告诉他,异族之间发生性关系有违月球人的道德观。这次轮到他一脸苦涩了。”
“你以前没跟我说过。他后来就没再纠缠?”
“这关你什么事。不过他倒的确没纠缠。要是他敢动什么歪脑筋,在这样的重力环境下,我能把他从这儿踢飞到一号通道去。”
她接着说:“噢,我想起来了。我今天碰到一个地球人,他非要坐到我旁边来。”
“这回他又拿出什么好东西引诱你干‘那种事’?” “他就坐那儿,什么都没干。”
“只是盯着你的胸部看?”
“就算看也不犯法,而且他也没看。只是看看我的名牌而已……再说了,别人的幻想关你什么事?每个人都有幻想的自由,却不见得事事付诸行动。你以为我在幻想什么?跟一个地球男人上床?跟一个连重力场都没适应的人搞在一起?我不敢说从没人这么搞过,可是我没有,我也不觉得这么搞有什么好处。怎么样?我解释清楚了吗?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找那个地球人了?找那个快五十岁的老男人?那个即使在二十岁时也不算英俊的老男人?……尽管他谈吐风趣,还有点儿优点。”
“好了好了。我保证不再有一句嘲讽。他看起来怎么样?”
“他向我打听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事。”
内维尔猛然站起身来,身体略微摇晃了一下。在低重力环境中,动作过猛就会有这样的反应。“质子同步加速器?他具体问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跟我说,要是有哪个游客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都要告诉你。这次看起来就比较反常啊。以前从来没人跟我问起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事。”
“好吧。”他顿了一下,语气恢复正常,“为什么他会对质子同步加速器感兴趣呢?”
茜里妮说:“我说不准。他只是问了问是不是能看到它。或许他只是个对科学稍感兴趣的普通游客。就我而言,对他的兴趣仅限于职业要求。”
“我想也是。他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没问他。” “为什么不问?”
“因为我对他根本不感兴趣。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再说了,他这么问,也正说明他是个游客。他要是个物理学家,根本不用问,早就自己去了。”
“我亲爱的茜里妮,”内维尔说,“让我给你好好解释一下。在当前的环境下,任何一个要求去看质子同步加速器的人,我们都得查清楚。他为什么要问你呢?”他在房间里快速踱着步,仿佛为了消耗多余的能量。最后,他说,“你是看人的专家。你是不是对他还有点兴趣?”
“性趣?”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别跟我闹了,茜里妮。”
茜里妮勉勉强强回答道:“他的确挺有意思的,甚至有点扰人心思。可是我却说不出理由。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有意思,扰人心思,是吗?那你该回去找找他?” “找他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这是你的事。查出他的名字,他的一切资料,你能找到多少就找多少。你有点天赋,那就发挥出来,好好做点事。”
“呵,不错,”她说,“还真是发号施令了。好吧。”

内维尔火气十足地说:“不,我根本不喜欢他。”
“为什么?只因为他是个地球佬?”茜里妮从制服右胸前掸下一撮绒毛,伸手抓住,打量着说,“这不是我身上的东西。我告诉过你,这里的空气循环器坏了。”
“这个狄尼森根本毫无价值。他根本不是个搞平行空间的物理学家,只不过在这个领域里自学过一点东西,他自己说的,来月球就是为了检验他那些固有的混蛋理论。”
“什么理论?” “他觉得,电子通道会把宇宙炸掉。” “他是这么说的?”
“他是这么想的……噢,我早就知道这种理论。我听说的够多了。不过这并不是事实,仅此而已。”
“说不定,”茜里妮,“只是你不愿意相信而已。” “你又开始了是吧。”内维尔说。
两人沉默了片刻。茜里妮先开口说:“那么,你要怎么待他?”
“我准备给他间实验室。在学术领域,他可能一文不值,不过还有其他的用途。他其实还是很显眼的;专员都找他谈过了。”
“我知道。” “他的经历颇具传奇性,一个前途被毁的科学家要重新再来。”
“真的?”
“真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要是你自己问他,他肯定会讲给你听。这就对了。我们现在手里有个从地球来的传奇人物,他要在月球上开展一项匪夷所思的研究。这事本身就非常有传奇性,专员已经被吸引住了。
他就是我们的烟雾弹,一个骗人的摆设。我们甚至还能通过他打探一点地球方面的动向,谁知道呢……你要跟他保持密切关系,茜里妮。”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