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白衣怪人陪同仲孙妙妙一去之后,阁下同仲孙姑娘

白衣怪人陪同仲孙妙妙一去之后,阁下同仲孙姑娘

白衣怪人陪同仲孙妙妙一去之后,因天赐立即请悟元掌教派人在附近民家请来两位民妇,陪伴白依依,于盼盼二人,并于后院中拨出一幢精舍,供这四位贵宾暂住,至于胡天赐自己,则暂时住在“少林寺”贵宾室中。
这一切都安排好之好,已经是午餐时分了。
午餐当中,悟元掌教忍不住向胡天赐道:
“胡少侠,那两位女施主的住处周围,是否须要特别戒备?” 胡天赐笑了笑道:
“我想,用不着。” 玄玄掌教笑问道:
“胡少快对那白衣怪人所说的话,好像很有信心。” 胡天赐含笑点头道:
“可以这么说。” 悟元掌教接问道:
“如老衲猜想不错的话,胡少侠好像己知道那白衣怪人是谁了?”
胡天赐眉峰微皱的说道: “虽然我己有了那么一个猜想,但却不敢确定。”
悟元掌教注目问道: “胡少快是否以为这位白衣怪客,就是莫庄主本人呢?”
胡天赐摇摇头道: “不!这个,我倒可以断定不是莫庄主本人!” 悟元掌教道:
“那么,胡少侠以为他师是谁?” 胡大赐神色一整道:
“很可能就是八魔中的老六宇文哲。”
此言一出,悟元,玄玄,两位掌教,与白云子等人,都忍不住身子一震的,惊“啊”了一声。
沉默少顷之后,悟元掌教才长长叹一声道:
“如莫庄主竟与八魔取成一气,这后果就太可怕了!” 胡天赐正容说道:
“是的,所以,我们当务之急;是使莫庄主与八魔余孽分开。”
玄玄掌教轻叹一声道:
“如此说来,胡少侠方才将仲孙妙妙放走,就是一记败笔了?” 胡天赐道:
“不,小可就是为了要达到莫庄主与八魔余孽分开的目的,才留下白依依,于盼盼,而有意将仲孙妙妙放走的。”
玄玄掌教眉峰一皱道: “这个,贫道就想不通了。” 悟元掌教注目问道:
“胡少侠有何妙计,能否先说明一下?” 白云子抚须微笑道:
“即称‘锦襄妙计’,自以不事先宣布为宜,所以;你们两位,最好还是莫问为好!”
胡天赐也歉笑道:
“诸位请多多原谅,事实上,此中部分情节,目前还不便宣布,所以,只好请你们暂时忍耐一下,好在不久之后,就会真像大白了!”
当日黄昏时分。胡天赐独自进入白依依,于盼盼二人的临时宾馆中。
室内,炉火旺旺,温暖如春。
白依依,于盼盼两人,正斜倚一张椅子上,闭眼养神,那两名请来侍陪的民妇,则围坐炉边,作着针钱。
当胡天赐进入室内时,那两个民妇,连忙站了起来,准备避到外间客厅去。但胡天赐却摆手笑道:
“二位大姐,不必离去,只管继续做你们的活儿。”
说着,并自己拉过一把椅子,在一旁坐了下来。
这当口,白依依,于盼盼二人,曾张目向胡天赐投过冷冷的一瞥,双双哼了一声后,又闭目养神如故。”
胡天赐微微一笑道: “二位姑娘,请振作一点,是吃饭的时候了。”
白依依哼了一声道: “这种素餐,我不吃!” 于盼盼更是怒视着他道:
“要我们住到这和尚庙里来,你干脆将我们杀了好了!” 胡天赐笑道:
“我们之间,无怨无仇,而且,论起渊源来,我们还是一家人,为什么要杀你们!”
“一家人?”于盼盼脸一沉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天赐笑了笑道:
“慢慢的,你们主会懂得的……” 小院中,传来一个小沙弥的声音道:
“胡少侠.饭送来了!” 胡天赐道: “好,麻烦那位大哥,送到里面来。”
接着,一位算壮汉子,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盒内竟然是四色精美而又丰盛的荤菜,而且还有一壶烫好了的酒,一时之间,使的斗室之中,充满酒菜的香味!
白依依美目一掠之下,冷笑一声道:
“和尚庙中,居然有荤菜,这些秃驴们,倒是真会享受呀!” 胡天赐正容接道:
“白姑娘误会了,这些酒菜,是我怕二位姑娘吃不惯素餐,才特别请这位大嫂的当家的,由山脚下送来的,不信,你就问问她们看。”
说着,并向那两名民妇指了指。 于盼盼冷冷一笑道:
“对你这番好意,是否还要我们先行致谢一番。” “那倒不必。”胡天赐笑笑道:
“只要二位别再板着脸,我就满足了。” 白依依注目的道:
“你这样巴结我们两个阶下囚,想必是别有用心吧?” 胡天赐正容说道:
“我不否认有作用,但白姑娘这‘阶下之囚’,就未免太那个了吧,试问,古往今来,身为阶下囚,而能有这种待遇的,你能举出个例子么?”
不等对方开口,又立即接道: 白依依点点头道:“不错。” 胡天赐接问道:
“目前,莫庄主除了你们三位之外,他的身边,是否还有别的女人?”
于盼盼接着笑道: “咱们庄主,风流成性,这个问题,我们可没法回答。”
“那么。”胡天赐黛眉接问道:
“你们三位,至少是莫庄主的‘后宫’中,最得宠爱的了?”
白依依点点头道:“是的,到目前为止,除了仲孙妙妙之外,就算是我们两人最得宠了。”
胡天赐禁不住得意地笑道: “看来,我这一着棋,倒还真走对啦!”
白依依,于盼盼二人同时一忖,也同声发问:“此话怎讲?”
胡天赐含笑接道:“我的意思是指放回仲孙妙妙,而将二位留在这儿的这一点而言。”
白依依一蹙黛眉道: “阁下能否说爽快一点?”
胡天赐笑道:“这不是爽快与不爽快的问题,说话必须有条不紊,才能使人……”
白依依截口笑道:“够了,还是说正经的吧!”
“是是。”胡天赐神色一整地,注目接道:
“我要借重二位对莫庄主的影响力,使莫庄主与八魔余孽拆挡。”
白依依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凭特别贵宾的礼遇,就可以使我们二人为你所利用?”
胡天赐淡淡地一笑道: “我当然另有最可靠的凭藉。”
接着,目光深注地,正容问道: “二位请看看,我的眼睛,有甚特殊之处么?”
白依依,于盼盼二人,仔细地端详一番之后,双双黛眉一蹙之间,胡天赐接道:
“请以真气传音回答。” 白依依一怔道:“为什么?” 胡天赐正容说道:
“这是一个有关我个人方面的很大秘密,即使是悟元,玄玄两位掌教处,我还是经过再三考虑,才于来此间之前告诉他们……”
白依依不耐烦地,截口接道: “你个人的秘密,与我你有什么相干?”
胡天赐不禁眉峰一蹙道:
“二位不能由我的眼睛中,兴起一点什么联想?还有,我这一头不同于常人的金发?”
于盼盼首先“哦”了一声道: “经你这一说,倒使我想起一点什么来了。”
接着,扭头向白依依笑问道: “二姊,你看他是否同我们那位……”
胡天赐连忙截口接道: “请用真气传音交谈。”
白依依,于盼盼二人,真气传音交谈了几何之后,才由白依依以真气传音发问道:
“难道你同我们庄主,有什么特殊渊源?” 胡天赐笑道: “二位总算明白过来了。”
话锋略为一顿,才正容接道:
“由于这是我个人方面的最大秘密,也由于莫庄主本人还在暗与八魔余孽合作,如果泄漏出去,极可能会有不良的后果,所以我才特别要求二位,以真气传音交谈。”
于盼盼笑道: “你怎能断定我们不是八魔余孽,而准备将秘密泄漏给我们了。”
胡天赐微笑道:
“我可以由口音上听得出来,二位都不是中原人氏,如果我的判断不错,二位应该是“维吾尔”人。所以,我才那么放心。”
自依依“哦”了一声道: “我想起来了,如果我的判断不错的话,你该是……”
接着以真气传音说道: “我们庄主的儿子。” 胡天赐笑了笑道:
“怎会有假设的?” 白依依注目接道:
“第一,根据你的外貌,第二是根据今天午前,当我大姊在你面前自‘姑奶奶’时,你所说过的话……”
当时,胡天赐忘形之下,曾脱口说出“称一声阿姨也就够了”的话,此刻,不禁使他哑然失笑道:
“白姑娘真够厉害,连那么一句半玩笑性的话,都记得那么清楚。”
白依依向他投过一个媚笑道: “现在,你是否该正式叫我们‘阿姨’了?”
胡天赐笑道: “现在,还不到时间……”
一旁的于盼盼,虽然对于胡天赐与自依依二人的,那一部分以气气传青交谈的话不曾听到,但她冰雪聪明触类旁通,己了然是怎么回事了,当即含笑接问道:
“要到什么时候才正式改口呢?” 胡天赐正容接过: “等二位任务完成之后?”
白依依点点头道:“也好。” 接着,又注目问道:
“现在,是否该对你自己的一切,如以补充说明了?”
胡天赐也点点头道:“好的……”
于是,胡天赐以真气传音和择人专注的方式,将自己的身世向白依依,于盼盼二人简略地说了一遍,使得对方二人,禁不住地同声一“哦”道:
“原来如此。” 胡天赐注目问道: “对这件事,二位从来不曾听说过?”
白依依苦笑道: “要是曾经听说过,今天,我们就会早该有所联想的了。”
于盼盼忽然娇笑一声道: “胡公子,中原是否有一句话,叫什么‘少见多怪’的?”
“不错”。胡天赐讶问道:“于姑娘突然问这句话干吗?” 于盼盼嫣然一笑道:
“我的意思是,对于你,是说在‘塔城’那地方,像我这模样的人,见得太多了,所以才对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于盼盼道:“对了,这就是所谓“多见少怪”,要不然,今晨到你时,纨然因不明内情,而不致于有甚职想,至少也该问你一问才对呀!”
胡天赐“哦”了一声道:“我几乎忘了一件很要紧的事,午前那位白衣怪人,是否就是八魔中的宇文哲?”
白依依楞了一下道:
“这个……我倒不曾问过,虽然我们常见到他同庄主密谈,只知道他是庄主的好朋友,却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你该能想到,我们女人家,对一个不相干的事和人,是不会关心的。”
胡天赐殊感失望地,皱眉问道: “是否也曾听到过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
白依依苦笑道:
“没有,偶然之间,也只能听到一些什么‘老兄’,‘老弟’,之类的称呼。”
胡天赐也只好苦笑道: “好!这些,暂时不谈,我们还是商量正好事吧!”
这一商量,足足商量了大半个时辰,而且,大部份是以真气传音交谈,最后,胡天赐向那两个民妇和送饭的精壮汉了,各自塞了一块碎银在他们手中,并正容沉声说道:
“方才,我们所说的话,不论你们听懂没听懂,都不可在旁人面前提起,否则,必有大祸临身,知道吗?”
那二位脸色一变,同声答道:“知道了。” 胡天赐接道: “知道了就好。”
接着,又回注那送饭的汉子,沉声说道:
“这位大哥请记着,万一有甚陌生人问你什么时,你最好是推说什么都不知道,也没见到什么,如果在这一段时间之内,不出事故,当这两位姑娘离去时,会有重赏。”
那精壮汉了又是打拱,又是作揖地,喏喏连声道: “小的记下了。”
胡天赐这才向白依依,于盼盼二人笑了笑道;“二位姑娘好好歇息,我先走了。”
少顷之后,胡天赐又回到悟元掌教的方丈室中。
悟元掌教正与玄玄掌教,白云子等人,在品茗闲谈着,一见胡天赐回来,悟元掌教首先发问道:
“胡少侠,是否己圆满解决?” 胡天赐含笑答道:
“托掌教大师洪福,已经圆满解决了。” 玄玄掌教接问道:
“那位白衣怪人,是否就是宇文哲呢?” 胡天赐歉笑道:
“只有这一点,还没法证实。因为那两位姑娘,只知其是莫庄主的朋友,而不知其尊姓大名。”
悟元掌教“哦”了一声道: “这倒未免有点美中不足。” 胡天赐笑了笑道:
“好在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总而言之一句话,那厮绝对是敌非友就是。”
玄玄掌教含笑点首道:
“对对……只要分清了敌我,那厮姓甚名谁,大可不必管他。” 胡天赐正容接道:
“现在,此间事情己告一段落,小可就此告辞。” 悟元掌教一怔道: “现在就走?”
胡天赐点首答道:
“是的,‘开封’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须要我去帮忙,同时,小可又是天生的劳碌命……”
玄玄掌教笑道:
“再忙也不争这一夜工夫吧!何况还在下着雪,又己是初更过后了。”
胡天赐笑了笑道: “那不要紧,小可有坐骑寄存在山脚下的。”
悟元拿教连忙接问道:
“少侠,万-……万一那莫庄主的人,又赶了来时,那可怎么办呢?” 胡天赐笑道:
“这个,掌教大师请千万放心,姑且撇开那位白衣怪人的保证不论,单凭白依依于盼盼二位姑娘的弃暗投明,就足可抵上十万甲兵了。”
悟元掌教轻轻一叹道: “但愿如此……” 胡天赐含笑接道:
“不会有甚问题的,而且,如果‘开封’方面,并无持别事故,小可会很快的赶回来。”
悟元掌教只好起身相送道: “既然如此,老衲也未便挽留……”
胡天赐连忙伸手相拦道: “不敢当!不敢当!诸位前辈请坐,小可就此告辞。”
说无,抱拳作了一个罗圈揖之后,转身飞射而起,由天井中一闪而逝

云顶娱乐,胡天赐含笑接道:“这是专门对抗‘灭绝三十六式’的无名刀法胡天赐这两句话,倒是道地的老实话,他这套刀法,是乃师逍遥老人宋希贤,针对“灭绝三十六式”所研制,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可攻可守,其神奇之处,绝不比“灭绝三十六式”稍逊。
仲孙妙妙冷笑一声道:“姑奶奶倒要好好的见识你这无名刀法胡天赐笑道:“你们都自称‘姑奶奶’,可未免太过份了一点,其实称一声“阿姨”,也就足够啦!”
胡天赐忘形之下,又说了一句老实话,当然,他这句老实话,也只有他自己心中明白。
虽然他目前所对付的,并非顶儿尖儿的人物,但他却破例的用上了钢刀。
第一次用钢刀应敌,他似乎感到颇为新鲜。因为,他并未使用全力,抱着欣赏对方刀法,与实验自己刀法的心情,与对方游斗着。
不过,尽管胡天赐还是出之以游斗的态度,但在旁观战的“少林”,“武当”
两派的群豪眼中,己够他们叹为观止的了。
也因为如此,使得悟元掌教轻轻一叹道:“今天,我们算是大开眼界了。”
玄玄掌教也轻叹一声道:“是的,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这话,可是一点也不错。”
悟元掌教以真气传音说道:“其徒已是如此,他那位师傅的武功,可真是没法比拟啦!”
玄玄掌教也传音接道:“以前,我总认为人家对逍遥老人的渲染,未免太以过份,现在,我总算自己体验到了。”
悟元掌教轻叹一声道:“总算佛祖默佑,使这位少侠及时赶来,否则,目前的情况,可真不堪设想啦!”
玄玄掌教点点头道:“是的,撇开这位仲孙姑娘不论,即以方才那位紫衣女郎来说,贫道自忖,也绝非其五百招之敌。”
悟元掌教苦笑道:“贫僧也是这么想法,说来,咱们都该愧煞斗场中,忽然传出胡天赐的朗笑道:“那位看戏的朋友,不论是友是敌,都该出场啦!”
这一说,可使得悟元,玄玄二位掌教,更是心中暗道:“惭愧”不已。
因为,恶斗中的胡天赐,已察觉出有人在暗中“看戏”,而他们这二位一旁掠阵,身为一派宗师的,却还懵然无知,这情形,还不够他们愧煞么!
但事实上,够他们愧煞的,还不止这一点哩!因为,当胡天赐叫明有人在暗中窥探之后,这两位掌教,自然是一面凝神默察,并游目四顾,可是,却是一点迹象也没察觉出来。
就当这二位掌门人,不由老脸一红之间,胡天赐又沉声说道:“朋友,看情形,我不请你,你是不会现身的了。”
四周仍然没一丝反应。
这情形,不由使悟元掌教心中,又兴起了侥幸之心,他希望这是胡天赐神经过敏的一种错觉,这样一来,对他的面子,也多少可以遮盖一点。
当然,悟元掌教这想法,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光天化日之下,四周一片银白,又是警戒森严,连树枝都是光秃秃的,根本无处可以藏身,谁有那么大的本领,能闯进来哩!
但他这念头还没转完,胡天赐己朗声笑道:“仲孙姑娘,在下可要得罪你了!”
紧接着,沉喝一声:“撒手!”
话落刀飞,一道寒闪,向十丈的一个隆起雪丘上射去。
一声苍劲狂笑。由雪丘上传出:“哈哈哈……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胡天赐卸是连声歉笑道:“失礼!失礼!”
他这话,也不知是向那雪丘上的人,还是向仲孙妙妙所说,因为,仲孙妙妙手中的钢刀,被震飞出去,俏脸上正青一阵,白一阵地,呆在当场哩!这时,雪丘上己站起是一身白衣,脸色青惨,有着三绺白长髯的人。
此人由于是一身白衣,静卧银白的雪丘上,才不易人被觉察,至于他那青惨的脸色,绝不是因为雪地下静卧太久所致,而显然是戴着人皮面具。
当那白衣怪人徐徐由雪丘地站起时,胡天赐己出手如电地,点了伸孙妙妙的三处大穴,一把抓起,扔向悟元掌教身前,并扬声说道:“二位掌教,请暂时看住这位姑娘,如有人企图抢劫,立即先行宰了她!”
悟元掌教高喧佛号道:“阿弥陀佛!老衲记下了。”
接着,又头向一旁的玄玄掌教苦笑道:
“道友,咱们可得小心一点,如果连一头死老虎都守不住,以后,也就不用在江湖上混啦!”
白衣怪人屈指轻弹接自胡天赐所震飞的仲孙妙妙的那把钢刀,冷笑一声道:“你们两个,枉自称为一派宗师,却托庇于一乳臭未干的后生小辈的胯下,可委实是该再在江湖下鬼混啦!”
悟元掌教自解嘲地一笑道:“这位施主,也许说的有理,但老衲却认为托庇于寰宇共尊的……”
胡天赐曾经暗中交待过,暂时不要泄漏身份,此刻,悟元掌教说溜了嘴,几乎脱口说了出来,因而话不一半,又自觉不妙地,自行咽了下去。
但那白衣怪人却冷冷一笑道:“不用吞吞吐吐的,我已经知道这小子是谁了。”
胡天赐接问道:“你说说看?”
白衣怪人道:“你,就是逍遥老人宋希贤的第二个徒弟,胡天赐,对不对?”
胡天赐目光深注地,接问道:“你是谁?”
白衣怪人道:“我么!暂时还不想让人家知道我是谁。”
胡天赐笑道:“你不说,我可以由武功上逼出你的来历。”
白衣怪人道:“你逼不出来的,我不会同你交手。”
胡天赐注目问道:“为什么不同我交手?”
白衣怪人笑了笑道:“胜之不武,万一败了,我自己下不了台,所以……”
胡天赐不禁含笑接道:“你倒是够坦白的!”
接着,又注目问道:“那么,你跑来干吗?”
白衣怪人道:“我来通知这三位姑娘。暂时撤退。”
胡天赐淡淡地一笑道:“可惜你来得太晚了一点。”
白衣怪人笑问道:“你这是逼我出手?”
胡天赐一杆剑眉道:“阁下,请恕我夸句海口,此时此地,除非我自愿放人,否则,你出手也是徒然!”
白衣怪人笑了笑道:“你狂得可恼,也狂得可爱,可是,我不受激。”
胡天赐漫应道:“我根本无意激你。”
白衣怪人注目道:“看情形,你留下仲孙姑娘,是有所要挟?”
胡天赐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白衣怪人道:“谈谈你的条件看?”
胡天喝道:“条件很简单,只要莫庄主亲自前来,我立即放人。”
白衣怪人笑道:“说来,这是一个不成问题的条件,可是,目前却是不容易作到。”
胡天赐道:“那就只好暂时委屈仲孙姑娘,在这儿小住几天了。”
白衣怪人眉峰一蹙道:“年轻人,你是有武林人物的偶像之称的,逍遥老人的衣钵传人,凭你的身份和地位,将一位绮年玉貌的姑娘家,留在和尚庙中,恐怕有点不太合适吧!
胡天赐笑了笑道:“我这个人,只求问心无愧,可从来不管别人怎么批评。”
白衣怪人笑了笑道:“如果能避免不被别人批评,又何必贻人以口实哩!”
胡天赐笑问道:“看情形,阁下好像有什两全之策,可以使我不受人家批评?”
白衣怪人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胡天赐接问道:“请教计将安出?”
白衣怪人正容接道:“办法很简单,将仲孙姑娘交给我带定,我保证于一个月之内,将莫庄主请来就是。”
胡天赐淡然一笑道:“你阁下,连姓名来历,都那讳莫如深的,谁又能相信你的保证哩!”
白衣怪人不由哑然失笑道:“如此说来,这事情可就难办了。”
胡天赐忽然星目一转道:“我倒有一个变通的办法。不过,这一个变通办法,可得我再费点手脚。”
白衣怪人笑问道:“难道你还准备将我留下来?”
胡天赐剑眉一扬道:“如果你就是莫庄主,那可就很难说了。”
白衣怪人注目问道:“你怎断定我不是莫庄主?,你又为何要管‘少林寺’的这笔闲账?”
胡天赐笑了笑道:“我还有我的理由,不过,这理由,我只能同莫庄主本人说。”
白衣怪人道:“莫庄主同我交莫逆,算得上是无所不谈,你如果真有问题,又何妨先同我谈谈呢?”
胡天赐注目问道:“此话可真?” 白衣怪人道:“一点都不假。”
“那么。”胡天赐注目如故地接问道:“你也知道莫庄么与“少林寺”结怨的经过?”
白衣怪人笑道:“不错,不过,事实上,莫庄主本人,与‘少林寺’,可根本谈不上‘结怨’二字。”
胡天赐微微一笑道:“那么,在下愿闻其详?” 白衣怪人含笑反问道:
“年轻人,你不觉得你太以性急了么?”
胡天赐微微一怔之间,白衣怪人又立即接道:
“咱们目前问题还没解决,何况,天寒地冻,这风雪中也非谈话之所,你说,是也不是?”
胡天赐笑了笑道:
“你说的也是道理,那么,我们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将那两位姑娘也留下来……”
白衣怪人讶问道:“那是为什么?”
胡天赐漫应道:“因为,将两位姑娘留下来,一则免得仲孙姑娘一个留在这儿太寂寞,再则也可杜绝旁人的悠悠之口。”
白衣怪人笑问道: “你老弟是认为我好说话?还是好欺负?” 胡天赐道;
“随你怎么翘,我都懒得解释。” 白衣怪人注目问道:“也没有通融的余地?”
胡天赐神秘地一笑道:
“这倒是可以商量的人,是必须要留下,问题却在一个与三个之闹而已。”
白衣怪人怔了怔道:“请说明白一点?” 胡天赐道:
“这就是说,最好是三个一齐留下,否则,就留下仲孙姑娘,或是再加上另外二位姑娘的全数或半数。”
白衣怪人注目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人质?”
胡天赐脸色一沉道:“我不想再加解释。”
白衣怪人沉思少顷之后,才讪然一笑道:“那么,你留下另外二位姑娘吧!将仲孙姑娘给我带走。”
胡天赐笑道:“阁下真是好说话的很。”
说着,缓步走向那绿衣姑娘和紫衣姑娘身前,歉笑着说道:“二位姑娘,我不能不暂时封闭你们的真力,但我以逍遥门下身份保证,绝对以贵宾之礼招待,并请‘少林’掌教特别破例,于后院中拨出一幢算舍,同时还请来二位民女陪侍二位……”
他,口中说的客气,手上却毫不怠慢的,点了对方的“气海”穴,“气海”穴为人身真为动行的枢纽,一经以特殊手法封闭,纵使武功再高,也暂时形同常人了。
胡天赐封闭了绿衣女郎,紫衣女郎二人的真力之后,才笑问道:“二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两位姑娘俏脸铁青的,哼了一声,没说话。
白衣怪人含笑代答道:“我给你说吧,绿衣的叫白依依,紫衣的。叫于盼盼。”
胡天赐笑道:“原来是白姑娘,于姑娘,以后,还得请二位姑娘,多予合作才对。”
白衣怪人笑问道:“年青人,是否将仲孙姑娘该放回来了。” “那是当然。”
“掌教大师、请将仲孙姑娘抱过来。”
悟元掌教应声将仲孙妙妙扔还胡天赐手中,胡天赐随手解了仲孙妙妙的穴道,仲孙妙妙方自哼了一声,白衣怪人就禁不住脱口赞道:“名门掌教,高人子弟、毕竟有其特殊风范,可敬可敬。”
原来悟元掌教与胡天赐二人。对仲孙妙妙虽然是一个凌空扔出,一个凌空接住,但接受之间,却是使的“大接引神功”,双方的手掌,都不曾接触到仲孙妙妙的娇躯。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由小见大,也就怪不得这位虽然是魔道中首脑人物之一的白衣怪人,不由脱口夸赞了。
胡天赐却淡淡道:“阁下过奖了,我却认为这是一个普通人所应守的本份。”
仲孙妙妙冷笑一声道:“狂徒,我特别警告你,如我这两位妹妹,受到半点委屈,我会使‘少林寺’化成一片灰烬!”
胡天赐剑眉一轩道:“我说过不使两位姑娘受到委屈,绝对是一言九鼎,不过……”
话锋一转之后,才淡笑着道:“那可不是为了怕你会将‘少林寺’化成一片灰烬。”
白衣怪人笑了笑道:“年轻人眼前的问题,算是已经解决了,现在该怎么说呢?”
胡天赐正容道:“现在,阁下同仲孙姑娘,暂时算是我的客人,我斗胆借用‘少林寺’的客房,给我们谈方才未了问题。”
接着,摆手作肃客状道:“各位请!”
白衣怪人哈哈笑道:“恶容’居然变成了‘客人’这倒是意料不到的事……”
说着,己从容举步,当先向山门内走去。
进入客房的,除了那白衣怪人,仲孙妙妙,和已被胡天赐闭住真力的白依依和于盼盼之外,还有少林和武当的掌教。
双方分宾主坐下,并由小和尚献上香茶,胡天赐才向白衣怪人注目问道:“阁下即然与莫庄主交称莫逆,并先行赶到‘少林’来,是否也表示着代表莫庆主的身份?”
白衣怪人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胡天赐接问道:“那么,你该知道莫庄主的师尊,无为子前辈的事迹?”
白衣怪人又点点头道:“不错,你老弟的消息,可真灵通。”
胡天赐笑了笑道:“说来惭愧,有关“无为子前辈与少林寺”结怨的经过,小可还一无所知。”
白衣怪人接问道:“难道说,悟元掌教也不知道?” 胡天赐笑了笑道:
“悟元掌教可能知道,但因方才,我同悟元掌教刚刚谈到这一个问题,就被这三位客人给打断了……”
说着,并向仲孙妙妙等三人指了指,才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以向你这位莫庄主的代表请教。”

悟元掌教沉声问道;“人在那儿?”
那清朗语声道:“人在山门外,正口出狂言,如果掌教与玄玄真人不亲往恭迎,即将杀进寺来。”
悟元掌教向胡天赐投一个询问的苦笑,胡天赐以连气传音不道:“能在山门外解决,那是更好……”
悟元掌教微微点首,扬声说道:“好!传活出去,本座玄玄掌教,立即出迎。”
“是!” “是”字声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疾奔而去。
接着,胡天赐也在悟元,玄玄两位掌教的陪同之下,向山外走去,其余高级人员,则鱼贯相随。
山门外,那衣分红,绿,紫色的三位女郎,正是胡天赐在“登封”城的客栈中,所见到的那三位,红衣点郎居中,另两位华左方相陪,一字横排地,傲立于山门前的台阶之下,箭远外的秃林前,则接着二匹黄骠健马。
此时,风雪已停,但寒冷的程度,却比风狂雪紧时更甚,因而使得积雪的表面下,都结了一层不算太薄的冰。
这时,那紫衣女等得有点不耐烦,他,扭头向红衣女郎蹩眉问道:“大姊,怎么那老秃驴还没出来?”
绿衣女郎笑道:“依我之见,早就杀将进去了,偏偏大姊要守着“先礼后兵”的原则。”
红衣女郎笑了笑道:“二位别吵,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那点是上上之策。”
绿衣女郎道:“那些秃驴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大姊这如意算盘,恐怕打不通……”
一位中年和尚匆匆奔出山门,向着他们三位合什一礼道;“三位女施主请了,本寺掌教,马上亲自出迎。”
红衣女郎点点头道:“知道了。”
绿衣女郎笑道:“想不到这老秃驴,居然也识时务起来。”
红衣女郎蹩眉接道:“恐怕不像你所想的那么简单。”
绿衣女郎讶问道:“大姊此话怎讲?”
红衣女郎道:“你没有看到他们中门,并没有打开么!掌教亲寺贵宾,岂有不开中门之理。”
绿衣女即点点头道:“不错,看来,我们还是得杀将进去了。”
红衣女郎道:“即然来了,厮杀是免不了的,且看老秃驴如何说法再说吧!”
“呀”地一声,两扇中门打了开来,一个包括僧,道,俗的行列,鱼贯而出。
紫衣女郎含笑接道:“他们还算识时务的,果然打开中门了。”
一声朗笑,由行列中传出道:“‘少林山’的中门,是欢山嘉宾贵客的,可不容许恶客通过。”
话声落时,那个包括僧,道,俗行列,也在台阶前,一字横排地,停了下来。
悟元,玄玄两位掌教居中,胡天赐,白云子二人分立掌教两旁,以次为悟亨,悟贞两位大师,和“武当”派的“武当八剑”。而方才那朗声答话的,却正是胡天赐。
三位女郎闻言色变之间,悟元,玄玄两位掌教却是一个合什,一个稽首,沸号高喧地,同声说道:“阿弥陀佛!老衲这厢有礼了。”
“无量寿佛!贫道这厢有礼了。”
红衣女郎注目一厢道:“看情形,你们两个,就是‘少林’,‘武当’的掌教啦?”
悟元,玄玄二位掌数又同时点首道:“是的,老衲悟元……” “贫僧玄玄……”
不等对方说完,红衣女郎又目注紧伴着悟元掌教而立的胡天赐问道;“你是什么人?”
悟元掌教抢答道:“这位小施主,是老衲的方外之交。”
红衣女郎冷然接道:“我没问你!” 接着,又目注胡天赐问道:“答我所问?”
胡天赐剑眉微蹙道:“暂时算一个不相干的人。”
“答得妙!”红衣女郎接问道:“你说,谁是恶客?”
胡天赐笑道:“仲孙姑娘天香国色,秀外慧中,难道竟连善恶两字都分辨不清么?”
红衣女郎脸色一变道:“你怎会认识我的?”
胡天赐道:“我本来不认识弥,不过是想当然耳!”
话锋一顿之后,又注目问道:“难道你果然是仲孙妙妙?”
红衣女郎点点头道:“不错。现在。你老实告诉我,谁是忠?怎会知道我是仲孙妙妙的?还有,你一个了相干的人,又跑到这里来干吗?”
胡天赐笑了笑道;
“仲孙姑娘,这些都是多余的问题,还是先办你自己的正经事吧!”
仲孙妙妙冷冷的一笑道:“好,我不怕你会飞上天去,待会,如果你答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哼!”
悟元掌教道:“阿弥陀佛,仲孙施主无端上门欺人,是否也该说明一下原因了?”
仲孙妙妙笑了笑道:“真不愧一代掌门所说的话!”
接着,脸色一沉道:“大和尚,我问你,‘武当’的老道们,是否准时能到?”
悟元掌教皱眉道:“仲孙施主,在称呼方面,能否客气一点?”
仲孙妙妙道:“姑娘你认为这些称呼不客气,那我不妨坦白告诉你,还有更不客气的行动在后面!”
话锋一顿之后又沉声道:“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悟元掌教一挑惹眉,接着又苦笑了一下道:“不错,玄玄掌教是准时到达。”
仲孙妙妙接问道:“那么,这表示一些什么呢?”
悟元掌教道;“如仲孙施主,你是要老衲恭维你行动的光明磊落,老衲可难以张口。”
仲孙妙妙笑道:“大和尚误会了,我不在乎人家恭维我,或是损我,方才我之所以要这样问你,那是表示我仲孙妙妙,言出必践,‘武当山’,这些牛鼻子的准时到达,就是一个最好的设明。”
悟元掌老冷冷一笑道:“这个,老衲己见答了。”
仲孙妙妙道;“那么,我要你们两个掌教亲自恭迈,为何不照办?”
悟元掌教道:“老衲同玄玄掌教,不是已经亲自出山了么?”
仲孙妙妙道:“可是,你们并没有恭请我进入寺中。”
悟元掌教哈哈一笑道:“这个么,方才这位小施主已说过了,‘少林寺’的山门,虽已中门大开,但那只是欢山贵宾,慢不许恶客通过。”
仲孙妙妙脸儿一沉道:“大和尚,难道你不为这千年古刹的事业着想?”
悟元掌教脸色一整道:“事实上,老衲纵然恭请你入寺,也保存不了这千年基业,俗语说的好,缩头一刀,伸手也是一刀,既然横竖都保存不了这千年基业,老衲又何不做人漂亮一点呢!”
紫衣女子苦笑一声道:“大姐,我们先礼后兵的计划,实在是太多余了。”
仲孙妙妙道:“这是庄主吩咐的。”
绿衣女郎道;“大姐,当前,我们的礼节已尽到了,即然他们不识抬举,我看……”
仲孙妙妙一咬牙,沉声接道:“好,大和尚,我成全你!”
“当”的一声,三人都亮出一把雪亮的钢刀。
那钢刀,橙如秋水,形似雁翅,长度却与普通长剑不相上下。
胡天赐入目之下,不轻脱口赞道:“好刀,可惜的是……”
仲孙妙妙注目的道:“怎么样?” 胡天赐冷冷接道:“可惜是膺品。”
仲孙妙妙一怔道:“你怎能断定是膺品?” 胡天赐笑笑道:
“真口只有一把,其距刀尖三寸处,有一米粒大的缺口,那是二十年前,在‘黄山’天都绝顶,五老练八魔时,被逍遥老人以绝顶神功,所留下的痕迹,那痕迹是无法补上的,而目前,刀有三柄,又都完整无缺,所以,我一眼就可断定了。”
仲孙妙妙的俏脸,在这刹那之间,接连数变,一直等到胡天赐说完之后,强装镇定,注目问道:“你也知道这刀的名称?”
胡天赐笑道:“我对它的来历,都能如数家珍,又岂有不知它名字之理!”
胡天赐方才这一席话,算的上是武林中一段秘辛,连“少林”“武当”两掌教也不曾听到过,因而使得悟元掌教怔的一怔之后,也脱口问道:“莫非就是那名震天下的宝刀,‘秋水雁翎刀’?”
胡天赐点点头道:“是的,‘秋水雁翎刀’,也名‘灭绝神刀’,是宝刀,也是魔刀,这位仲孙姑娘的令尊,是这魔刀的原主儿!”
仲孙妙妙目光深注的一笑道:“你知道的可真不少。”
胡天赐笑道:“姑娘,夸奖了,其实,我也不过是知道一点点而已。”
仲孙妙妙注目如故的道:“阁下能否报个万儿?”
胡大赐道:“在下是无名小卒,报出万儿来,姑娘也未必知道,不说也好。”
不等对方接口,又一整神色道:“不过,如果是贵庄的莫主赶来了,我自然会报出姓名。”
仲孙妙妙俏脸一变道:“你认为我不配问你的姓名。”
胡天赐道:“那倒不是,我不过是认为你,无须知道而已。”
仲孙妙妙一皱秀眉道:“你这个人,可真够神秘!”
胡天赐笑了笑道:“我倒是一点都不觉得。”
仲孙妙妙目光移注悟元掌教,冷笑一声道:“大和尚,看你这看定的神情,想必请来了有力的靠山?”
悟元掌教笑道;“仲孙施主猜的不错,老夫的靠山得上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说的就是你身边的这位年青人?” 悟元掌教点头接道:“正是。”
仲孙妙妙冷笑一声道:“此人够神秘,但却不见得能保护的住你。”
悟元掌教笑笑道:“但我却深具信心。”
仲孙妙妙目光深注的,向胡天赐沉地道:“你一定要横里架梁?”
胡天赐笑了笑道:“如你一定要逼我出手的话,我不能不舍命陪君子。”
仲孙妙妙冷笑一声,回头后一旁的紫衣女郎道:“三妹,先去伸量伸量这厮。”
接之,又以真气传音说道: “此人神秘莫测,你要小心一点!”
紫衣女郎娇应一声,举刀缓步而出,胡天赐却淡淡地一笑道:“仲孙姑娘以下驷对上驷,这第一场,你是输定了。”
仲孙妙妙哼了一声道:“别向自己脸上贴金,也别说得那么轻松,这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生死之搏。”’
胡天赐漫应道:“是么,那我真得小心一点了。”
紫衣女郎向胡天赐抛了一个媚眼道:“小伙子,你还不亮兵刃!”
胡天赐缓步走下台阶,一面呵呵一笑道:“在下以上驷对下驷,已经觉得太委屈自己了,如果还要亮兵刃,那还……”
他的话没说完,紫衣女郎己气得脸色大变地,截口一声怒叱:“狂徒看刀!”
寒芒问处,己是一刀横扫过来。
胡天赐一式“旱地拔葱”,避了过去,口中并朗笑道:
“势沉动猛,果然是名家身手。”
但他的话声未落,那紫衣女郎己乘他身形落地的瞬间,又是一刀横扫过来。
紫衣女郎这一着,可算是即狠且辣。他看准胡天赐的身形,于将落而未落地的瞬间,狠狠地挥刀横扫,使得对方根本没有闪避成交式的机会。
这情形,如果换上一个身子稍次一点的对手,不死也得重伤的了。因为此时的胡天赐,即不能闪避,也没法变更身法,更糟的,是他赤手空举,也不能格拒,也因为如此,使得一旁那儿见多识广的白云子,与悟元,玄玄两位掌数,也不由为之惊呼失声。
但胡天赐却是艺高人胆大,就当旁人为他非死必伤的间不容发之间,他却以妙到毫巅,快得不可查议的药度,右足足尖在对方的刀叶上一点,不仅使他的身形再度腾升三丈有奇,而且也使得紫夜女郎手中的钢刀,几乎被他一脚踹得脱手掉落。
紫衣女即脸色一变地,呆得一呆的瞬间,胡天赐却已轻灵地飘落原地,并连声歉笑道:
“失礼!失礼!”
紫衣女郎一挫银牙,挥刀进击,一面恨声叱道:“狂徒,看你还能不能神气得起来!”
话声中,己“唰唰唰”地展开一串即狠且辣,而又快速元匹的抢攻。
但胡天赐却是不但依然未亮兵刃,而且,仅仅是以左足跟为轴,在原地左旋右正,东倒西歪地闪避着,那情形,真是即惊险,又美妙得令人叹为观止,使得正邪双方的人,都看得呆住了。
在刀光霍霍与劲风呼啸中,只听胡天赐朗声大笑道:
掌教大师,这位姑娘所使的是否是贵寺七十二般绝技中的‘伏魔刀法’?”
悟元掌教扬声答道:“正是。”
胡天赐接问道:“掌教大师已看出这位姑娘所使刀法的破绽么?”
悟元掌教苦笑道:“不瞒常主说,凭这位女常主对‘伏魔刀法’的造诣,老衲可不敢妄加批评。”
胡天明道:“如果掌教大师不以小可为狂妄,小可可得‘批评’一番了。”
悟元掌教笑道:“施大尽管批评就是。”
胡天赐朗声说道:“平心而论,这位姑娘所使的刀法己够纯熟,不过,对其精微变化,还不能变通运用,同时真力方面,也不能配合,以致……”
就这说话之间,紫衣女郎已攻出五十招以上了,不但不曾伤着对方一根汗毛,甚至连对方的脚跟,也不曾移动分毫,这情形,自然使一旁的仲孙妙妙直皱眉头,当事人的紫衣女郎,更是越打越心寒,也越不是滋味地,截口怒叱道:“狂徒!为何不敢反击!”
胡天赐呵呵大笑道:“姑娘,我不还手,你都莫可奈何,我要是还手了,那还有你表演的机会!”
紫衣女郎羞愤交进之下,已形同一头疯虎似地展开一串更凌厉的枪攻。刀刀都是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杀手,并厉声喝道:“嘴皮子厉害,有什么了不起……”
胡天赐含笑接道:“姑娘,你这套‘伏魔刀法’,还差了一段火候,为何不使出看家本领的‘灭绝三十六式’来,是否试为区区不堪承教呢?”
一旁的仲孙妙妙插口冷笑道:“想见识‘灭绝刀法’待会我会成全你的。”
胡天赐又呵呵一笑道:“峨!我倒忘了‘灭绝三十六式’,是你们仲孙家的家传绝艺,怪不得这位姑娘不肯……哟!姑娘你真要拼命……”
紫衣女郎切齿怨叱道:“鼠辈!姑奶奶跟你拼了!”
胡天赐飞快地接道:“那可不行,你我之间,不但无怨无仇,而且说起来,还是渊源不浅哩!
仲孙妙妙冷冷地一笑道:“阁下是否也该表现一两手了?”
胡天赐歉笑道:“真是抱歉得很!让你瞧了半天,还没瞧出我的武功路数来……”
仲孙妙妙被对方一口道破心事,不由老羞成怒地,截口怒叱道:“狂徒!姑奶奶不用知道你的武功路数,也照样能收拾你!”
胡天赐笑道:“你早该上场啦!啊!这位姑娘,你也该见好就收了,还是让你大姊来吧!”
仲孙妙妙震声喝道:“三妹退下去!” 话声中,人己挥刀向胡天赐扑了过来。
刀光霍霍中,只听胡天赐笑嚷道:“这可不行,我得借把刀用用一声惊呼那紫衣女郎的钢刀已到了胡天赐手中,人也踉啮地退了出去,不!那不是退,而是胡天赐趁着夺刀的瞬间,趁势一掌推出去的,不过胡天赐的劲力拿担得恰到好处,并未伤着她而己。
紫灰女郎的一声惊呼之后,却是一连串的全铁交鸣之声,胡天赐并呵呵大笑道:“‘灭绝刀法’,果然不同凡响,再下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啦……”
仲孙妙妙皱眉问道:“狂徒!你这杂乱无章的,算是什么刀法?”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