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如果雪风真的制造了魅影,自己原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雪风被抓的事给气着了云顶娱乐

如果雪风真的制造了魅影,自己原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雪风被抓的事给气着了云顶娱乐

雪风慢慢扬起头,揉着自己发痛的脑袋和发酸的脖颈,漫不经心地道:“说吧,抓我来想干什么?”,雪风倒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反正都被抓来了,再激动也于事无补了,关键是自己这次竟然不知道是为什么被抓的,真是倒霉到家了。难道这次是要来强的逼迫自己入伍吗?
“我们抓你来,自然有我们的道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干了什么吗?”那位大校不慌不忙地说着。
“我要是知道了,我还用问你?切~”雪风满脸鄙夷,谁知刚说完,只感觉脑后一股大力传来,脑袋就往前冲去,直直撞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鼻子一木,然后雪风的眼泪和鼻血就流了出来。
“老实回答问题!”一个声音从雪风身后传来,声音一落,雪风就感觉肩头一痛,自己被人掐着在椅子上坐直了。
雪风挣了两下,没挣动,也顾不得上鼻子的痛和满脸的血,他就想开口骂娘。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那只会自讨苦吃,还是赶紧交代问题吧。”对面那大校仍然是不急不慢。
“呵~”雪风此时怒极反笑,自己无缘无故被抓来,自己都稀里糊涂呢,竟然让自己交代问题,我交代你奶奶个腿,雪风心里暗自咒骂着,这脑后的一拳,却把他打明白了,这次,军方绝不是要自己入伍,或者是要自己的什么技术。雪风冷冷地说着:“你们都有了抓我的道理,还用我交代什么?”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那我就来说说吧。”那大校双手往桌子上一支,道:“几十个小时前,互联网上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黑客大战,数十万之众的黑客向美国发动了攻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病毒的爆发,却让黑客的攻击土崩瓦解。这个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雪风点了点头,继而鄙夷道:“这和我有关系吗?”
“你承认就好。”那大校轻笑着,“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个叫做魅影的病毒,是用流程序设计的,根据我的消息,这个流程序似乎是你发明的吧?”
雪风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被抓,原来是怀疑自己制造了魅影呐,雪风顿时从心底透出一股寒意来,心寒啊,彻底地心寒。自己的技术,无偿贡献给了你们,除了那百万的封口费,自己什么好处都没拿到,还傻乎乎一定替军方保守着这个秘密,最后反而落了一个制造病毒的口实。
雪风脑子里顿时冒出了无数个词,“卸磨杀驴,过河拆桥”,“鸟兽绝,走狗烹”,他此时非常后悔,因为陈砚的关系,他是真拿陈兵当亲长兄看,还卖给他那么大一个人情,没想到,一个病毒就让自己看清楚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淡”。自己刚把技术转让给他们,他们就拿自己下了手。是啊,还留着自己这个废柴干什么呢,技术他们已经有了,有没有自己这个人已经无关紧要了。亏自己平时老说自己是天才,其实就是他妈的一傻子,不,连傻子都不如,傻子还能分清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坏呢,自己被人卖了还他妈的帮人数钱呢。
“怎么,你没话说了吧。”那大校笑了起来,“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利用流程序制造病毒,企图破坏军事设施,窃取国家机密。另外,我还怀疑你和美国有瓜葛,因为这个流程序技术,必定会有很多国家想要拉拢你,而这次病毒的爆发在时间上存在太大的巧合性,明显对美国有利,对此你怎么解释。”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呵呵”雪风此时心已经沉到了谷底,也懒得去争辩什么了,冷笑道:“你还有什么怀疑,统统说出来吧。”
“我作事向来讲究有理有据,从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人。既然你要听,我不妨就全告诉你吧。”大校满脸自信,道:“首先,你和别人不一样,普通的人不会象你这么沉着,也不会这么冷静,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接受过专门的心理和反侦查训练。而且,我听说你之前对加入军队一直存在抵触情绪,这也可以说明,你对于我们的政府、国家心存不满,甚至是有抵抗的情绪。”
“说完了?”雪风哈哈笑了起来,“看来还是我无知了啊,我一直以为沉着冷静是形容那些大智大勇的人呢,今天还算是长了一回见识。”
“这样的狡辩毫无意义,我见得多了。你还是赶紧交代自己的问题吧。”那大校面有不悦。
“好,好,我交代,魅影是我制造的~~~”雪风把声音拖长了,看见那大校露出了喜悦之色,他又叹气道:“哎,我也想它是我制造的啊。可惜,我晚了一步,让别人给抢了功。”
“你还有同党?”那大校显然没听懂雪风的话,一脸的喜悦,看己这次收获不小啊,不仅仅是挖出一只“田鼠”,而是挖到了一窝。
雪风嗤了口气,靠,这样智商的人,竟然也可以混到大校?奶奶个腿,老子要是真的和美国有瓜葛,早就混入军方当了间谍,哪里还会拒绝军方的入伍要求。雪风此时哭笑不得,这未免也太滑稽了吧,自己拒绝入伍,竟成了自己是间谍的证据,看来佛祖还真不是一般地英明啊,有自己这么傻的间谍,就有这么傻的白痴来抓自己。
雪风也懒得理会这个白痴大校了,叹气道:“你认为魅影是病毒吗?呵呵,我不这么认为。黑客攻击美国的结果只能有一个,要么美国消灭所有的黑客,要么黑客消灭掉美国的互联网,甚至是消灭了国际互联网,世界经济重新回到互联网初期的模样。一个小小的病毒,竟然挽救了数十万的黑客,挽救了互联网,挽救了互联网经济,我认为这个制造魅影的人,非但无罪,反而很伟大,他做了一件大功德啊。可惜啊,你太抬举我了,这个人不是我,不过,你这么怀疑我,我很高兴,我很希望这个人是我。”
大校刚开始还以为雪风要给自己交代犯罪心理以及同伙呢,没想到是这个意思,当下大怒,吼道:“你简直是无药可救了,我不是来听你讲什么大道理的……”
“是吗?”雪风呵呵地笑着,可惜,满脸的鲜血,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得狰拧,“那你想听什么,老子讲给你听,哈哈哈。”
“放肆!”大校霍地站了起来,他此时算是转过弯了,雪风自打一开始就是在戏弄自己,他根本就没打算过交代问题,大校拍着桌子吼道:“雪风,我警告你,不要心存侥幸,也不要给我装疯卖傻,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聪明点的就赶快交代问题。我们的政策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顽抗到底,只能是死路一条”
“我不会交代的,我没有任何问题可交代。如果你真的有理有据的话,那就来吧,要杀要剐,随便你。”雪风冷笑着,“不过,我也警告你,不要玩火,不要自作聪明,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
大校此时怒不可遏,太嚣张了,他从没见过有人敢如此藐视自己,而且竟是在军队的审查室里嚣张至此,“雪风,你当真是……”
“别说了,说再多我也没东西交代,你爱咋办咋办,老子就这样,打着不走,牵着倒退,从来就不识什么抬举。”雪风倒比那大校还要着急一些。
大校此时真有一种亲自过去抽雪风几嘴巴的冲动,他是这么想的,似乎也准备这么做,朝雪风这里怒冲冲就走了过去,雪风感觉抓着自己胳膊的手一紧,胳膊立刻象被铁棍箍紧了一般,痛彻入骨,这次真的是想动弹也动弹不了了,看来这几个大嘴巴子是躲不过了。
“报告!”门外一声报告,进来一个通讯兵。
大校只得暂时收起自己的这分冲动,狠狠瞪了雪风一眼,回到道:“什么事情!”
“有份资料需要你签收!”
大校“唔”了一声,转身跟着通讯兵出了审查室的门,“什么资料?”
通讯兵从胳膊下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份资料,递了过去,“军网已经恢复正常通讯,这是数据中心刚刚传过来的资料。”
“什么时候的事情?”大校显然对此毫无所知,记得自己来的时候,陈兵还刚刚失败了呢,怎么眨眼功夫,就又恢复了呢,这个大校就是从数据中心匆匆飞过来的李政委。
“半个小时前!”通讯兵看李政委签了字,收过签字,一个敬礼,转身走了。
回到审查室坐下,李政委就急忙打开资料,是陈司令发过来的,里面是关于这次军网恢复正常通讯的一个报告,陈司令还在报告的后面特意叮嘱,这次故障排除,凸显出一个技术人员的重要性,所以在对待雪风的问题上,一定要慎重,务必做到谋定而后动,千万不可因此伤害了这些技术人员的感情。
当看到报告中那句“魅影程序除了以上三点危害,再无其他潜在危害,并不牵扯安置后门及企图窃取机密资料之嫌”时,李政委当时就觉得头皮一阵发冷,心里便有些慌了,自己这次会不会太鲁莽了,这和自己的猜测完全不同啊。
转眼又想:不会,不会,这只是陈兵的判断,并不是最后的定论,军网毕竟只是暂时恢复通讯,魅影还没有完全清除掉,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的后门没被发现呢,那个莫名其妙的风神的话怎么能轻易相信呢。自己这么做完全没有错,雪风确实有重大的嫌疑,一旦被自己证实,那么非但可以挖出一只隐藏的“田鼠”,而且还可以找到魅影病毒的源头,一举彻底清除掉魅影。
李政委此时就想起了那些被搬回来的电脑,对,对,自己怎么这么糊涂呢,如果雪风真的制造了魅影,那么肯定会在他的电脑上留下痕迹,只要找到病毒的样本,怕是雪风不认也得认啊。
雪风这边看李政委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脸色不停转换,似乎在心里做着什么难以抉择的决定,不禁催道:“你想好了没有?想好就快点!”
李政委此时刚好拿定了注意,遂站了起来,并没有去理会雪风的叫嚣,吩咐道:“把这个人暂时先看管起来,等我的命令。”
雪风还想刺激他几句,不过只觉得脑后一沉,他又被人打晕了过去。
李政委说完出门转进另外一个房间,这里放着雪风的所有的电脑,还有几个从数据中心跟过来的技术员正在电脑前忙碌着。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李政委问到。
几个人中一个貌似是负责人的军官站了出来,“政委,我们已经在对这些机器上的所有资料进行分析了,由于分析起来工作量比较大,可能需要2-3天才可以分析完。”
李政委当即皱起了眉头,“这么长时间?”
“是,机器的数量较多,二来我们并不知道魅影的任何资料,一切资料都需要人工来判断,所以难度有点大,而且判断结果也不一定对。”那军官似乎也有些为难,没想到被政委捉来,做的竟是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力活,2-3天已经是自己极限了。
“不行,时间太久了,我们的军网还在受着病毒的威胁,我只能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看到一个准确的结果。”李政委这次也是发了狠,“务必给我找出病毒的样本出来。”
那军官是真的急了:“政委,这……”
“去执行命令吧!”李政委说完黯然走了出去,事已至此,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希望老天开眼,在雪风机子上找到证据。
PS:下午家里来朋友了,码的字有点少。

陈伍接到家里的电话也是吃了一惊,雪风被军方给抓了起来,陈砚到家里大闹了一场,现在家里整个都乱了,电说里说是老爷子被气得不轻,老爹和伯父都已经亲自回家探望去了。
“这到底唱得哪出戏啊?”陈伍此时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三哥不是说雪风是军队自己的人吗,这怎么就又把人给逮了呢?你这一逮不要紧啊,我这边可是人马都调齐了,就等着雪风来开工了。这雪风要是万一出个好歹的,我这工程可算是毁了,这已经是第二次搞了,钱也投进去不少了,要是还整不出什么动静出来,就算西京市政府不说啥,自己以后也是没脸再干下去了。
这下好,陈伍也乱了,陈家从上到下,此时就没有不乱的。陈伍在屋子里来回奔了几趟,才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过两天市政府就要宣传雪风的网站了,不行,这事得先缓一缓,还不清楚雪风是因为啥被抓进去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出来,可不能因为这事把西京市政府的人也牵扯了进去,人家这次也是友情帮忙来着。
陈伍本是好意,可是电话到了市政府哪里,想法就不一样了,市政府可不认识什么雪风,帮雪风完全是照顾陈伍的面子,此时被陈伍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起了突突,这家伙不简单啊,竟然能让军方亲自抓人,那肯定是犯了什么大案子,这样的人可不能沾,沾了这一辈子的前途就毁了。陈伍刚挂电话,那边市政府的人就作出了决定,以后不管陈伍再来说什么,这个看门狗网站也是再不能碰了。
陈伍挂了电话,把手头的事一交代,就出了门,陈砚那姑奶奶在北京闹完了就又直接奔西京来了,这还得自己去拦着,不然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呢。陈伍这一边出门,一边就开始联系陈砚。
李政委坐在审查室,看着那边雪风磨磨蹭蹭地坐了下来,再看雪风此时脸上的血迹已经干涸,一脸的血渣子遮住了之前不卑不亢的锐气,不禁就皱了皱眉,心里也是隐隐有些不忍,万一就如陈兵所说,这雪风真的没有制造魅影,还无偿把技术转让给了军方,算得上是功臣一位,自己这么对他,是不是真的过份了。
李政委此时内心也开始了激烈地斗争,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继续下去,如果不继续下去,那该怎么办,把人放回去?不行,这一放,自己的军人生涯指定是就此结束,还会连累到西京军区的几位老战友,私自调用部队,非法抓人,这些个罪名也是不轻,搞不好都得上军事法庭。自己完了倒没啥,要是把几位战友的前途害了,可真是没脸再活了。李政委此时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做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雪风,你现在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吗?”李政委终于拿定了主意,竟然和颜悦色地看着雪风。
雪风从被抓到现在,都没睡觉,有些困,打了个哈欠,“没~~没,你再问一万遍,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要交代的。想咋办就快点动手,别磨磨蹭蹭的,你不烦我也烦了。”
李政委这次居然也不生气,仍旧笑呵呵地看着雪风,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你再仔细想想。”
雪风倒是被李政委给笑得心里发毛,不会是逮着自己什么把柄了吧,应该不会,自己以前是偷过一些技术资料拿过来研究,不过脚印早都擦干净了,再说这和魅影又没有丝毫的关系,当下说道:“我没啥要想的!”
“那好,那我就稍微给你提点醒!”李政委站起来,往雪风这边走近了两步,“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你的机子上发现了魅影病毒!”
“切~~!”雪风愈发鄙视这个大校,“那又怎么了,这世界上中了魅影的机器成千上万,难道说这些机器的主人都有嫌疑了?既然这样,那你把他们都抓来问问好了!”
“好!好!”李政委笑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只要你承认你有制造魅影的嫌疑就好!可是,你恰恰忘了一点,在所有感染了魅影的人中,你是唯一一个会制造流程序的人,而魅影又是用流程序制作的。把这两个嫌疑凑在一块,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雪风此时才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个大校,这绕来绕去,最后反而是自己把自己装进去了,这个大校明明就是算准了自己肯定会这么说,才设了这么一个逻辑圈套让自己往里钻,自己的话明明就是嘲讽那大校弱智,但是让人家这么一接茬,就变成了自己承认自己有嫌疑,雪风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很鄙视地朝那大校竖了竖大拇指,冷冷道:“佩服,佩服,能有这份心机的人,还真不是一般厉害。我算是明白了,就算我怎么交代,都已经铁定是制造魅影,破坏军事设施的嫌疑人了。”
“废话少说,事实就是这样,既然已经明白了,就赶紧交代问题。”李政委此时又换上了一脸严肃。
“交代不交代,有什么区别吗?”雪风此时心里是极度地愤怒啊,这个大校已经挑明了是吃定了自己,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有口难辩、有冤无处申?雪风冷笑:“既然你已经认定我就是那罪犯,那还用我交代什么啊,直接放马过来就是了。”
“不!”李政委铁青着脸,“我已经说过了,我办事向来讲究证据,绝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你的,你不是也承认你自己有嫌疑吗?那就赶快交代吧,只要你能主动交代问题,我可以向上级为你求情,到时候可以从轻处理。如果一味抵抗,哼哼,等待你的只有更严厉的惩罚。”
“呵呵,呵呵~”雪风怒极反笑,傻子也明白了那大校的意思,“好一个从轻处理啊,这算不算是诱供呢?”
“放肆!”李政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直奔雪风而去,一把拎住了雪风的领口,把雪风从椅子上提了起来。
“放肆!”审查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李政委回头一看进来的人,顿时浑身一软,手一松放开了雪风,继而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进来的正是张副部长,“张部长,我……”
“我什么我?好你个李富贵,你真行啊,这就是你给我办的好事?出来的时候,我是怎么叮嘱你的,你是怎么给我保证的!怎么?全忘了?要不要我再给重复一遍!”张部长进来看见雪风的模样,那叫一个气啊,直接指着李政委的鼻子就骂开了。
“张部长,我……,你听我解释!”李政委还不忘给自己辩解。
“你不用给我解释!”张部长抬手打断了李政委的话,道:“会有人来听你解释的。”
李政委当时就觉得一阵旋晕,一下就摊坐在了椅子上,完了,这次自己真的是完了,等待自己的,只能是军法的严惩了。
张部长径自走到雪风跟前,“你就是雪风吧?你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了解清楚了,这次是我们的人搞错了,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张部长说完“啪”一下给雪风敬了个军礼,然后说道:“你放心,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不等雪风答复,张部长大喊了一声:“来人!”
声音一落,外面立刻跑进一个警卫兵。
“马上送雪风同志去医院,一定安排我们最好的医生,进行最好的治疗和护理。”
“是!”警卫兵一个敬礼,就准备出去安排。
“不用了!”雪风站了起来,冷冷哼道:“我受不起!我是谁啊?一个平头老百姓,无权无势的,你们想怀疑就怀疑,想抓就抓,逼供、诱供,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现在玩够了,想放了,又是一句话,我他妈的连个屁都不如!哪里承受得起你们的道歉啊。哈哈哈~”雪风大声笑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凄苦的哭音,他这次是真的伤了心,直到此刻,雪风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第二次进军营,会是这种方式。
张部长的脸顿时寒了起来,再看李政委,坐在那里冷汗直流,背上的军装已经湿透了,“哼!”张部长冷哼了一声,真想过去直接枪毙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李政委,转头看着雪风,“雪风同志,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做领导也负有重大的责任,如果你觉得不解恨,你可以骂我几声,打我都行。对于你们这些技术人员,我们一直都是怀有万分诚意的,这次的事情也是我们所不愿意看见的。”
雪风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没有理会张部长的话,此时就算是说破了天去,怕是雪风也不会再相信了,当下冷冷地哼了一声:“那么,我可以回家了吗?”
“可以!你随时都可以回去。”张部长赶紧应着,“我们立刻派人送你回家,你的那些设备也会马上给你送回去,你的一切损失,都由我们军方负责赔偿。”
“那我就谢谢将军大人了,呵呵。” 张部长一喜,以为是雪风终于想通了呢。
“回去后我还住在原地,你们要是想我了,就随时来抓,我绝不会反抗的。”雪风冷冷扔下这么一句,大笑着走了出去,那警卫兵赶紧跟在了后面。
“啪!”张部长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也不知道他是为雪风的嚣张生气,还是为李政委的行为生气。
×××××
陈伍这边联系不到陈砚正在着急呢,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兵打来的,“喂!三哥,三哥,我说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那边的陈兵也是一肚子火,“我先不给你解释了,我现在走不开,你帮我去军区接一下雪风,完了一定要代我向他道个歉,这次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你们这是怎么搞得嘛!”陈伍哼哼了两句,“好,好,我先去接雪风。不过,道歉的事你自己来,我不管。”
“那你帮我先安抚雪风几句。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还得去北京向老爷子解释此事,老爷子还在等着解释呢。完了,我亲自去向雪风解释此事。”
“老爷子要什么解释?难道这件事老爷子还要插手?”陈伍问到。
“别问了,赶紧去接人!还有,一定要找到燕子,这姑奶奶估计又暴走了,在家里和爷爷吵了一架,你可要看住她,别让她再闹出什么事来!好了,我挂了!”陈兵说完就挂了电话。
“喂,喂,喂!”陈伍还想说什么,竟然没来得及,只得郁郁地挂了电话。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嘛,雪风的臭脾气自己可是见识过的,此时受了委屈,想要安抚他估计是有点难度了。不过更可怕的是,姑奶奶又暴走了,自己原以为老爷子是因为雪风被抓的事给气着了,没想到是因为和姑奶奶吵架,她连老爷子都敢吵,此时让自己去看她,还不是去送死嘛。
陈伍直后悔自己不该接这个电话,不过此时也没有办法推脱了,只得驱车往军区赶了过去。不过,陈伍知道还有更倒霉的,此事连老爷子都插手了,怕是又要出几个倒霉蛋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啊,好端端地,怎么就突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呢。看己以后做事也要更加小心才是,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也出个大乱子呢。
陈伍一路想着,就到了军区的门口,并没有看到雪风的人影,到门岗一问,雪风已经让人给接走了,说是两个女的,其中一个女的很嚣张,怒气冲冲要进去找军区司令理论,后来政委陪着雪风一起出来了,把她一阵安慰,这才把人接走了。
“我的姑奶奶啊!”陈伍脑门一阵发凉,这肯定就是陈砚了,除了她,没人敢在军区门口这么闹,怪了,军区的政委居然还亲自出来解释,是老爷子的关系呢,还是军队这次真的在雪风的事情上理亏了。
陈伍只得离了门岗,调转车头往雪风家里赶了过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