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实际上关山月也不失为离主人较近,另多少个也知晓关山月不是吓她

实际上关山月也不失为离主人较近,另多少个也知晓关山月不是吓她

难道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难道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如果真是,从头一个莫怀古到这一个,都是关山月碰上的,而不是关山月找到的。
如果不是天网恢恢,疏而下漏,不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那是什么?
一个或许可以说是巧,三个难道也能说是巧?
关山月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道:“你几位既是奉京里之命,赴‘辽东’‘干山’出极机密任务,自是会极其小心谨慎,又怎么会招致地方宫府盘查?”
主人道:“我把话扯远了,你也不必再问了,只告诉我,我拉你脱离江湖,投效朝廷,你愿意不愿意?”
不愿再说下去了。 不知是机警,还是不能说? 恐怕都是。
关山月也没再多问,他问了别的:“要是我脱离江湖,投效朝廷,是不是得献出那份名单?”
主人道:“恐怕是。” 关山月道:“那我的损失岂不是大了?” 还真是。
主人道:“无论如何,你今天得交出那份名单,不是么?不要怕损失,只你一旦投效,我担保你往后财源不断,所得何止黄金万两?强过你做这种江湖生意百倍。”
关山月得交出那份名单来,似乎他有把握。
关山月道:“那是以后,是不是?我眼前就能得万两黄金,以后的事谁也不能预料。财源不断也好,强过万两黄金百倍也好,还没有到手,总是空的。”
说起来,也真是这个理。 主人道:“你还真是个生意人。”
关山月道:“生意人,只好在商言商。” 主人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
关山月道:“不是不愿意,而是我认为脱离江湖,投效朝廷,跟我怀里这份名单,是两回事。”
主人道:“你只是不愿献出那份名单?” 关山月道:“不错。”
主人道:“可以说你脱离江湖,投效朝廷,跟你怀里那份名单是两回事。但是,你若献出那份名单,是显示你的诚意与忠心,也是你所立的头一功,而且是大功不是?”
关山月知道眼前这个主人不是等闲之辈,同样的,眼前也知道关山月是个不好斗的扎手人物,否则他不会拉关山月脱离江湖,投效朝廷,也早就动手强取豪夺了,哪还会费这么多口舌?
关山月道:“我不必显示我的诚意与忠心,是主人拉我脱离江湖,投效朝廷,不是我自己要脱离江湖,投效朝廷,至于头一功,还是大功,若与万两黄金比,我宁可要后者。”
主人道:“我出不起这个价,买卖不成,你哪里来的万两黄金?”
关山月道:“我认为这份名单,主人想要,急着要,志在必得,一定会筹出这个价来,即便真买卖不成,我拿到他省去卖,一样可得黄金万两。”
主人道:“你经由我脱离江湖,投效朝廷,名单却卖与他省,合适么?”
关山月道:“脱离江湖容易,投效朝廷的途径也不只经由主人这一条,名单拿到他省去买,我自可以从他省脱离江湖,投效朝廷。”
主人的脸色变了一变:“你没有说错,这份名单我是想要,急着要,志在必得,既然你说什么都不愿献出,那是逼我强取豪夺了。”
话落,他突又跨步欺进出手。
显然,他这是突袭,想出其不意,想一击奏功,所以他不但出手快,而且出手准、狠。
关山月也出了手,他既然已经知道眼前这个主人是何许人,出手自也全力施为。
互换了五招之后,关山月一掌拍中了主人的右胸,主人踉跄倒退,砰然一声跌坐在椅子上,椅子够结实,没松散,没断毁,只是他脸色苍白,一时没能站起来。
那瘦高中年人跟“黑白双煞”脸色也都变了,而且要动。
关山月适时说了话:“三位还能动么?” 瘦高中年人跟“黑白双煞”都没有动。
人影闪动,疾风一阵阵,一连扑进来四、五个下人打扮的中年人,显然是被主人跌坐在椅子上那一声所惊动。
本来嘛!主人是这么个人物,这么个角色,他的人当然不止瘦高中年人跟“黑白双煞”三个。
进来这四、五个,看身手都是一流,应该是平时以下人为掩饰,一旦行动就都是好手。
那四、五个扑进来,一见眼前情景,自也脸上变色,要动。
关山月又说了话:“看清楚了,能动么?”
那四、五个以为关山月是以主人为胁,事实上关山月也真是离主人较近,一时还真没敢动。
关山月又道:“看看这三位,你等自以为比这三位如何?这三位都没有动,你等能动么?”
那四、五个都是不错的好手,也都是明眼人,这一看就看出来了,瘦高中年人跟“黑白双煞”,不是因为关山月以主人为胁不敢动,而是根本就不能动了,这么一来,那四、五个就更不敢动了。
关山月又说了话:“眼前事,是我跟主人之间的事,跟各位无关,各位可以出去,看了瘦高中年人跟“黑白双煞”一眼,接道:“三位也一样。”
没人动。 似乎都不愿出去。 是么?
关山月又道:“你三位已经不能再为主人做什么了,就是不出去,主人恐怕也不会要三位了!你几位也一样,既然人进来了而下动手,以为主人会不怪你几位?不妨实告诸位,‘江西’各地方官不甘受监视,受勒索,合起来雇我找上门来,这个秘密设置,从今天起不会再有了,诸位各为自己打算吧!”
瘦高中年人说了话:“你……” 关山月道:“信不信就任由诸位了。”
瘦高中年人没再说话,头一个走了。 “黑白双煞”跟着走了。
这三个一定,那四、五个还能不走?当然也走了,转眼间都走了。
主人的脸色更见苍白,道:“你不是江湖生意人?” 关山月道:“不是。”
主人道:“你真是‘江西’各地方官……” 关山月道:“也不是。”
主人道:“你刚才说……”
关山月道:“那是给那些人听的,为的是让那些人以为我是。”
主人道:“那么你是……” 关山月道:“江湖报仇人。”
主人道:“江湖报仇人?你是来……” 关山月道:“当然是来报仇的。”
主人道:“你是来报仇的?我跟你有仇?” 关山月道:“不错。”
主人道:“我跟你有什么报?” 关山月道:“血海深仇!”
主人道:“血海深仇?你是……” 关山月道:“我姓关,这是不是能提醒你?”
主人道:“你姓关,我不记得有姓关的……”
关山月道:“我再提醒你一句,十年前,冬大雪,‘辽东’‘千山’下……”
主人脸色一变:“十年前,冬大雪,‘辽东’‘千山’下,你是……”
关山月道:“你已经知道了,我姓关。”
主人道:“不对,姓关的只有一个女儿,落在了我等手里,让我等带走了……”
关山月道:“不对,关老人家只有一个义子,如今就站在你眼前,落进你等手里,让你等带走的,是邻家的女儿。”
主人道:“可是她说她是……”
关山月脸上闪过抽搐,道:“那是为救我这个关老人家的义子,免得你等等我回来,斩草除根。”
主人道:“你真是……” 关山月道:“错不了的,已经有两个伏诛了,你是第三个。”
主人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等任务机密,当时又没有……”
关山月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抬头三尺有神明,人可欺,天不可欺。”
主人道:“我等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姓名、来处,事成之后四散,也各不知去处。你又怎么能找到我?”
关山月道:“你告诉我的!” 主人道:“我告诉你的?”
关山月道:“我只是来找那雇人劫掳董公子之人的,是你告诉我,十年前你曾往‘辽东’‘千山’下出过极机密任务。”
主人道:“你是说刚才……” 关山月道:“不错,那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主人道:“你弄错了,我说的跟你所想的,不是一回事。”
关山月道:“来不及了,你已经承认了。” 主人道:“我……”
关山月道:“难道不是?‘姓关的只有一个女儿,落在了我等手里,让我等带走了,’这话是谁说的?”
主人脸色大变,既惊又急:“该死,我跟你提什么当年事……” 看来他很后悔。
关山月道:“问你自己,我认为这是鬼使神差,你报应当头。”
主人道:“鬼使神差,报应当头!” 关山月道:“难道不是?”
主人没说话,要站起来。 看得出来,他是暗提一口气,想猛然站起,出手突袭。
关山月已到了他面前,伸手按在了他肩上,他硬是没能站起来。
关山月道:“不用费事了,你已经没有出手之力了。”
主人苍白的脸显得通红,就是动不了分毫。
关山月道:“你此刻该答我话了,十年前‘辽东’‘千山’下的任务,极为机密,你等行事自是小心谨慎,怎么会遭当地宫府盘查?”
主人泄了气,收了劲,胀红的脸又是一片苍白,道:“如今告诉您也无妨了,就是因为我等几个那么样的大男人,带着一个不一样的乡下了头,招人动疑。”
关山月道:“那位姑娘让谁带走了?”
主人道:“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去处。”
关山月道:“不是你么?” 主人忙道:“不是我。”
关山月道:“你可知道,你的说法跟已经伏诛的前两个的说法不一样?”
主人忙道:“那两个是怎么说的?”
关山月道:“头一个说,事了,他就先走了,不知道是谁带走了那位姑娘。”
主人没说话。
关山月道:“第二个说,事了后听有人说了句:‘老的已经没了,小的交给我了,’几个人就都走了,散了。”
主人说了话:“他俩是这么说的?” 关山月道:“不错。” 主人道:“你信谁的?”
关山月道:“他俩的说法都可信。” 主人道:“你信他俩不信我?”
关山月道:“你等的任务极机密,既不是来自一处,彼此也互不相识,事一了,自然是立即四散走人。”
主人道:“我的说法……”
关山月道:“几个人还怎么会带个姑娘走在一处,遭当地宫府盘查?”
主人没说话,是说不出话来了,没话说了。
关山月道:“你就再说一说,为什么雇人劫掳县尊的公子吧!”
主人说了话:“确是因为姓董的当年在‘千山’下那个小县份时盘查我……”
关山月道:“还这么说?”
主人道:“真的,只不过当时只我一个人,他见我可疑,拦下盘查,而不是见我几个带个姑娘可疑。”
关山月道:“即便你说的是实情,盘查你的是差役,你怎么能记恨董县尊?”
主人道:“是姓董的自己带着几名差役,他经常自己带着人巡视治下各处……”
关山月道:“真是位好官。”
主人道:“他拦下我,盘查我也就罢了!他居然把我带回县衙,整整押了我一夜,没能搜出什么,也没能问出什么,这才放人,而我只能吃哑巴亏。”
关山月道:“既是因此结仇,因此记恨,你为什么早不报复,而一直等到十年后的今天?”
主人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直到今天才有机会。”
关山月道:“十年前你等奉到密令的时候,可曾要你到某处找‘胡子’报到?”
主人道:“不错,密令是这么说的,你怎么知道?前两个告诉你的?”
关山月未答又问:“胡子是怎么样一个人?”
主人道:“身材高大,一脸的络腮胡,说话像打闷雷。”
关山月道:“那两个之中,一个说当时事了之后,听见有人说了一句‘老的没了,小的交给我了’,你听见了么?”
主人道:“我听见了,是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关山月道:“知道是谁么?”
主人道:“不知道,我看也没看是谁就走了,因为有人已经走了,我巴不得快走,快离开那个地方。”
关山月道:“会是胡子么?” 主人没说话。
关山月道:“想一想,你说胡子说话像打闷雷,话声不难分辨。”
主人猛点头:“不错,是胡子,就是他的话声。”
终于知道是那几个里的哪一个带走了虎妞,关山月为之一阵激动,他又吸一口气,让自己稍微平静,然后才道:“你等几人分别来自当年的‘平西王府’,‘平南王府’、‘靖南王府’,前两个分别来自‘平西王府’、‘平南王府’,你呢?”
主人两眼睁大:“你怎么知道?” 关山月道:“无关紧要,答我问话。”
主人道:“靖南王府。”
关山月道:“‘靖南王府’出了两个人,一个史后,一个刘全忠,你是哪一个?”
主人两眼瞪圆了,惊声道:“你……” 关山月道:“答我问话!” 主人道:“史后。”
关山月道:“‘三藩’削后,各王府的人都已散去,尤其那几个,躲得更远,为什么你还如此亲近京城,受到重用,派驻一省,肩负如此重责大任?”
主人道:“我不知道……”
关山月道:“是么?你要知道,我一直没对你动手相逼,不是我下不了手,是你还算肯说。”
王人沉默了一下:“是我一听说朝廷有意撤‘三藩’,就说动了王府护卫,听命朝廷,使得王爷不能抗旨……”
关山月道:“又一次的卖身投靠,你是两次卖身投靠。” 主人道:“我……”
关山月道:“反正今天鬼使神差,你报应当头,就不必计较卖身投靠多一次,少一次了。”
工人道:“难道你真敢杀官?”
关山月道:“你的人已经都听见了,是‘江西’各地方官受不了你监视、勒索……”
主人道:“你是给‘江西’各地方官招大灾惹大祸。”
关山月道:“没做的事,‘江西’各地方官自会否认,众口一声;你认为朝廷信‘江西’各地方官,还是信你的人?查无实据,自然也就认为是‘江西’叛逆所为;既是叛逆,也就不在乎多这一条罪了。”
主人道:“可是我的人都知道你姓关了。” 这倒是。
关山月道:“普天之下有多少姓关的?再说,你人在,有人替你效力卖命,一旦你人没有了,有谁还会对你忠心,管你的事?”
说得也是。 主人没说话,又想往起挣,却仍是没能动分毫。
他是知道没办法让关山月不杀他,保命不成,他还有一线希望,临死挣扎,作困兽之斗,无奈,还是站不起来。
关山月又说了话:“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你让我知道是谁带走了那位姑娘,为此,我愿意给你机会,只这一回,望你好好把握。”
他收回了按在主人肩上的手。
主人没往起站,就在关山月收回按在他肩上那只手的问时,他坐姿不变,倏抬双掌,猛然外翻,击向关山月的左右两肋。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最后的保命机会,没有第二回了;能不能保住性命,是死是活,全在这一击了!
在这种情彤下,自是提足了内力,凝足了真气,全力施为,以这么样一个内外双修的高手,全力施为,做生死一搏,其威力可想而知。
他有几成把握,因为关山月站得近,就在他跟前,关山月也绝想不到他会不站起来出手。
但是,关山月应变之快,他也没想到。
关山月也出双掌,却不是与他对掌,而是以双腕将他的双掌分别格向左右两旁,当他双掌足可裂石开碑的威-掌力,击向左右两旁的时候,他知道要糟,奈何已来不及沉腕变招,关山月的一根手指已点在他心口。
主人眼一闭,身一仰,两手下垂,不动了。
也就在这时候,灯灭了,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关山月要出“九江城”,打算连夜赶回“鄱阳县”姜家去。
他刚到城郊,一个话声划破寂静夜色传了过来:“尊驾请留一步。”
这话声听来耳熟。
关山月停住,他眼前夜色里,一条人影闪现,正是那三个年轻要饭的里最年长的那一个,他道:“小兄弟。”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耽误尊驾离去,还请见谅。”
关山月道:“好说,小兄弟有什么事么?”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敝分舵主想见见尊驾,特命我来先客。”
关山月道:“小兄弟怎么知道在这里拦我?”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不敢瞒尊驾,自尊驾前往与‘黑白双煞’相见,敝分舵即派弟子轮流跟踪,为的是必要时好略尽棉薄。”
关山月道:“这么说,自我与‘黑白双煞’会面到如今,一举一动都在贵分舵耳目之中。”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往见‘黑白双煞’之上那人,敝分舵弟子知彼处禁卫森严,恐败露,不敢近;唯见‘黑白双煞’等人带伤相继离去,已知内里情形八分。”
关山月道:“不管怎么说,谢谢贵分舵!贵分舵主现在何处?”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就在附近。”
关山月道:“有劳小兄弟转奉,我请与贵分舵主相见。”
关山月谦虚、客气,是他请与分舵主相见,而不是请分舵主来相见。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撮口发出一声哨音。
一条人影掠到,落在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身边,是个中年花子,中等身材,两眼炯炯有神。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欠身:“禀分舵主,这位就是。”
中年花子抱拳:“‘丐帮’,‘江西分舵’韩英见过尊驾。”
关山月答礼:“不敢,我正好当面谢谢贵分舵的关注。”
中年花子道:“好说,理应效力,是‘丐帮’‘江西分舵’该谢尊驾。在下请尊驾相见,一来是为‘江西’各地汉族世胄、先朝遗民,及‘丐帮’‘江西分舵’向尊驾深致谢忱;二来是为奉知一事,请尊驾往后小心。”
这是什么事?
关山月道:“我不敢当,我也是个汉族世胄、先朝遗民,这是我份内事……”
中年花子道:“方便赐告尊驾来自何处么?” 这是问关山月属于何处的匡复组织。
关山月道:“有劳分舵主动问,我孑然一身,居无宅所,属于整个匡复大组织。”
中年花子应了一声:“是。” 关山月道:“分舵主另有什么教言?”
中年花子道:“不敢,不知尊驾是否方便赐告,今后是否还会往北去?”
关山月道:“一两天离‘江西’后就会北去。”
中年花子道:“不知尊驾是否知道,‘丐帮’南北有别。”
关山月道:“我明白了,谢谢分舵主。‘南丐帮’以汉族世胄,先朝遗民自许,称忠义‘丐帮’;‘北丐帮’则为满虏所用,沦为满虏鹰犬。”
中年花子道:“尊驾既然知道,想必也能分辨。”
关山月道:“以大江为界,双方都过不了江。”
中年花子道:“‘南丐帮’到不了江北,‘北丐帮’有官府翼护,却可以到江南。”
关山月道:“多谢分舵主,我可以分辨。” 中年花子道:“那就好,是我多虑了。”
关山月道:“是分舵主关注,我知道,曾有多起南边匡复志士遭骗受害。”
中年花子道:“正是,忠义‘丐帮’深感痛心,也曾广派弟子缉凶,无奈那些败类有当地官府翼护,不易近身,也迅速躲回江北,至今奈何他不得。”
关山月道:“分舵主请放心,‘北丐帮’骗不了我。”
中年花子道:“那就好,耽误尊驾离开‘九江’了。”
关山月道:“好说,我不急,分舵主是一番好意。”
中年花子没再多说,抱拳告辞,带着那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走了。
望着两个要饭的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里,关山月也长身而起,飞射不见。
关山月回到了“鄱阳湖”姜家。 在船边接关山月的,是姜家三口跟高梅。
关山月只把“九江”何人雇人劫掳董公子及原因说了,请姜四海日后转告董家,然后就要告辞,带着高梅上路。
芸姑说了话:“请关大哥多留片刻。” 关山月道:“芸姑娘有事?”
芸姑道:“是有点事要跟关大哥说。” 关山月道:“芸姑娘有什么事请说。”
芸姑道:“在这里说不方便。” 这是让关山月上她舱里去,关山月跟她去了。
这没什么,姜四海、姜明父子,还有姑娘高梅都不在意,而且这也不是头一回了,倒是让关山月觉得怪的是,姜家父子跟高梅,像是都知道是什么事。
这是什么事? 反正很快就知道了,关山月并不急着问。
芸姑自己说了,她有点犹豫,也有点害羞,低了低螓首之后才道:“关大哥,谢谢你。”
关山月有点没明白:“谢谢我,这是谢我跑一趟‘九江’,把人找出来,问清楚了因由?”
芸姑道:“也谢谢关大哥跑一趟‘小孤山’,把他救了回来。” 到这时候才谢。
还真是到这时候才谢,关山月从“小孤山”回来的时候,芸姑娘根本就没谢,像是关山月救的是跟她不相干的人。
关山月道:“这倒没什么,我是为一位好官。”
芸姑道:“关大哥上‘九江’临走前跟我说的那番话,为的不只是位好官。”
关山月道:“芸姑娘明白,我也就至感安慰了。” 芸姑道:“所以我谢谢关大哥。”
关山月目光一凝:“芸姑娘,这是说……”
芸姑又低了低螓首:“他让我感动,我改变心意了。”
关山月心里一跳,沉默了下才道:;石姑娘,我更感安慰了。”
芸姑道:“我谢谢关大哥,他更该谢谢关大哥。”
关山月道:“不管怎么说,我没有白跑一趟‘小孤山’,也没有白跟芸姑娘说那些话,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芸姑道:“不,关大哥……”
关山月道:“芸姑娘,不用再说什么了,倒是我该为两位喜,为两位贺,两位一位得如此佳夫婿,一位得如此佳妇。”
芸姑道:“都是关大哥所赐。” 关山月道:“都是两位的福气。”
芸姑道:“关大哥……” 关山月道:“芸姑娘已经谢过我了,这就够了。”
这是让芸姑不要再说了。
芸姑还是说了,而且有点激动:“从今以后,董、姜两家不会忘了关大哥,也请关大哥不要忘了董、姜两家。”
关山月抬手转拍芸姑香肩:“谢谢芸姑娘,不会的,在此我谨祝两位白头偕老了。”
说完了话,他要出去。 只听芸姑道:“关大哥,我还有事。”
关山月收势停住:“芸姑娘还有事?” 芸姑道:“可不,关大哥干嘛这么急着走?”
关山月道:“倒不是急,该走了,高姑娘出来有些日子了,没让家里知道,怕家里着急。”
芸姑道:“不要紧,我爹已经派人给高大爷送信去了。”
关山月没想到,微一怔,道:“是么!高姑娘知道么?”
芸姑道:“知道,我爹跟高梅姑娘说了,梅姑娘也想家,都哭了,还直谢我爹呢!”
关山月有所感触,脸上泛现一丝异色,道:“谁能不想家……”
芸姑看出来了,要说话。
关山月已经定神又说了话:“那就不要紧了,芸姑娘还有什么事?”
芸姑道:“关大哥,董姑娘在这儿。” 关山月一怔:“芸姑娘说谁?”
芸姑道:“董飞卿董姑娘,他妹妹,关大哥见过。”
关山月忍不住轻叫:“董姑娘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来的?”
芸姑道:“她是为关大哥来的,关大哥上‘九江’刚走她就来了。”
关山月道:“芸姑娘怎么说?董姑娘是为我来的?”
芸姑把姑娘董飞卿的来意跟关山月说了。
关山月为之心神震动,道:“怎么会有这种事?”
芸姑道:“怎么不会有这种事?关大哥没碰见过这种事么?往前去我不知道,往后去关大哥还会碰见,而且会经常碰见。”
话里有一句是指她自己。 这是实情,让关山月没话说。
芸姑又把她跟董飞卿怎么说的,跟关山月说了。 关山月说了话:“谢谢芸姑娘……”
芸姑道:“关大哥不用谢我,我只是把听关大哥怎么说的,跟董姑娘说了。”
这话似乎有点…… 关山月道:“董姑娘怎么还在府上?”
芸姑道:“董姑娘说,非听关大哥当面拒绝她,她才会死心。”
关山月心头一震,忙道:“我不见董姑娘了,烦请芸姑娘……”
芸姑道:“关大哥就忍心?” 关山月道:“就是因为我不忍心……”
芸姑道:“关大哥当初怎么就忍心对我说?” 关山月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芸姑又道:“关大哥,董姑娘她非当面听你说不可,要不然她不就回去了,怎么会在这儿等关大哥到如今?”
关山月还想再说,忽然神情一震,又住口不言,没说话。 怎么回事? 只因为……
芸姑也听见了,一阵轻盈步履声到了舱门外,紧接着舱门外响起了姑娘董飞卿的轻柔话声:“芸姐姐,我来了。”
芸姑应道:“姑娘请进。”
董飞卿进来了,还是一身男装,只是脸色苍白,人瘦了些,无损她的美,反而更柔弱动人。
非关病酒,不是悲秋,谁都知道为什么? 关山月不忍看,不敢看。
芸姑也一样,但她必得面对:“姑娘来了?”
董飞卿唇边带丝笑,不笑还好:“我没等芸姐姐叫,自己来了,芸姐姐别见怪。”
芸姑道:“怎么会?姑娘请坐。” 她抬玉手让坐。
董飞卿道:“谢谢芸姐姐。”她没坐,转望关山月:“关大哥回来了?”
她也跟着叫“关大哥”。
关山月更不忍,更不敢接触那双目光,忙道:“是的,回来了,刚回来。”
董飞卿道:“我听芸姐姐说了,劳关大哥又跑了一趟‘九江’,谢谢关大哥。”
关山月道:“姑娘不要客气。” 他没有多说,别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飞卿道:“我也听老人家说了‘九江’的情形,我回去后会禀知家父,再次谢谢关大哥。”
关山月道:“姑娘不要客气。” 还是那一句。
董飞卿可不再说“九江”的事了,她道:“我的来意,跟为什么等关大哥到如今,想必芸姐姐已经跟关大哥说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躲不掉。 关山月心神震动 第五集完待续 MadebyanUnre

“九江”,古称“鄱阳”,又名“江洲”,是游“庐山’必经之地。
自“六朝”以来,号称中流雄镇,所谓“南面庐山”,北负大江,据江湖之口,为襟喉之地。
清末开为商埠,形势尤增重要。
以风景论,“九江”犹如入“峨嵋山”之先经“嘉定”,山清水秀,故杨汝斋尝谓:“‘九江’山水国也,天之以赐诗人,故赐之大江,为齿酒兕觥,赐之‘庐山’,为之笾豆大房,赐之瘦楼风月,陶迳松菊,为之毛-肉羹。”
白居易“琵琶行”一文,脍炙人口,此一风流太守,被谪于“九江”,闻琵琶而感慨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最后直至:“座中泣下谁最多,江洲司马青衫湿。”
有个人进了“九江”城。 这个人是关山月。
对关山月来说,“九江”是头一回来,人生地不熟,想打听事,找人,两不容易。
不过,不要紧,哪里人多他往哪儿去。
他以为,他招惹了“黑白双煞”,跟“黑白双煞”结下了梁子,以“黑白双煞”在江湖上的份量,两个人既来自“九江”,在“九江”必有他俩的势力;关山月如今来了“九江”,应该很快就会遭人盯上,继而很快就会遭人找上门来。
“九江”哪里人多? 普天之下的城镇,人多的处所是这个地方的酒楼、茶馆。
“九江”也不例外。 关山月就进了一家茶馆。
这家茶馆就在进城不远的大街上,招牌三个大字:“陆羽居”。
“陆羽居”不小,恐怕在“九江”是数得着的,四、五十付座头,挺乾净,伙计就有十来个,一色裤褂,肩上搭条雪白的手巾,个个勤快,周到,亲切,和气。
桌、椅漆得发亮,用的茶具全是“景德镇”的细瓷,照这么看,各类茶叶也应该错不了。
这么一家茶馆,能让人觉得到这儿来不只为喝茶,还是一种享受。
这么一家茶馆,生意也一定错不了。 可下,如今座儿已经上了九成了。
这家“陆羽居”生意好,还有一个原因。 靠里一座台子,台子上有卖喝的。
卖唱的全是十七、八,长得俊俏的姑娘,弹的是琵琶,唱的最多的就是白居易的“琵琶行”。
关山月一进门,一名伙计就满脸堆笑,躬身哈腰的迎了上来,把关山月引到一处角落的座头坐下,这不是一付好座头,离卖唱的台子也远了些。
只这一付座头了,好在关山月既不是来喝茶的,也不是来听曲的。
点好了茶,伙计走了,关山月抬眼环顾,扫视各座。
他没看见有什么特别奇特的人,只觉得离他不远的一付座头上的两名茶客有点扎眼。
这两名茶客穿着、打扮俐落,有点像江湖人,可又不全像,一时看不出究竟是干什么的,只是他俩脸有凶相,目有凶光,绝对不是什么好来路。
不管奸来路,歹来路,绝对跟关山月没关系。
他俩是先来的,原就在座,不是跟着关山月进来的,而真,从关山月进来到如今,也没看过关山月一眼。
就凭这两样,绝对跟关山月没关系。
既然没关系,关山月就既不必关心,也不必在意。
伙计躬身哈腰,满脸陪笑把茶送来了,又躬身哈腰,满脸陪笑的走了。
关山月喝茶了,也听曲了。
茶既然送来了,不能不喝;曲既然唱上了,也不能不听、边喝茶,一边听曲,一边等,等有人盯他,等动静。
他认为,“黑白双煞”应该已经知道他来了“九江”了! 盯他的人该出现了!
虽未必会有什么动静,但盯他的人该出现了。 是么?
每个地方都少不了有要饭的,要饭的也会挑人多的地方跑。 “九江”也不例外。
本来嘛,人少的地方要什么饭?跟谁要?
叫要饭的,手伸出去要的可不都是饭,也要钱,要到了钱,一样能买饭填饱肚子。
既是要钱,当然往人多的地方跑。 同样的,酒楼、茶馆人多。
要饭的会往酒楼、茶馆这种人多的地方跑;酒楼、茶馆这种地方的掌柜、伙计也都会装没看见,不会管,不会赶。
要饭的可怜,谁不同情?行好、行善也为自己积德不是?
要饭的必会有分寸,约束自己,绝下会成群结队往一家跑,一家顶多一两个,也绝不扰客,伸手出去,给就要,不给就走,绝下纠缠不休。
其实,最要紧的还是要饭的不能惹,一旦惹了要饭的,做生意的生意就不要想做了,天天来一群,不用吵,不用闹,只往你门口一站就够了。
不吵、不闹、不犯王法,地方官府、衙门也无可奈何!
当然,酒楼、茶馆里的客人例外,客人敢惹要饭的,不过,酒楼、茶馆里的这种客人并不多。还是那句话,要饭的可怜,谁不同情?行好、行善也是为自己积德。
还有,饮酒、吃饭、喝茶是什么事?谁会在这时招惹不痛快?
只是,说酒楼、茶馆里的这种客人不多,并不是说绝对没有……
“陆羽居”进来个要饭的,是个年轻要饭的,十七、八,眉清目秀的,只是一脸脏,一身脏,一手端着个破碗,一手是打拘棒,进来就挨桌递出碗去,也不说话。
不用说话,谁都知道他要干什么? 这时候挨桌央求施舍,不也扰人听曲?
一桌又一桌,想给的给,不想给的不给,看也不看一眼,都没事儿。
到了那两个扎眼的那一桌了,碗刚递出去,一个眼一瞪,手一挥,叱喝:“去,滚一边儿去!”
碗飞起来,落了地,不但更破了,根本就碎了,前面几桌有客人给的几枚制钱也落了地,到处滚,有的还看得见,有的不见了。
年轻要饭的怔住了。 满座的茶客也怔住了。 唱曲的也停住了!
那一个,脸上现了凶相,两眼也露了凶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娘的,瞎了眼的脏东西,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跑来扰大爷听曲!”
抡起大巴掌来就掴! 这一巴掌要是掴中,年轻要饭的准惨。
距离近,出手快,没有掴不中的道理。 还好,理虽如此,事却不然……
年轻要饭的被人及时拉开了,这一巴掌落了空。
拉开年轻要饭的人是关山月,他先一句:“小兄弟这儿来。”拉开了年轻要饭的之后,他向年轻要饭的道:“我给。”他抬手递出了一块碎银,又道:“这够你吃几天了,也再买个碗吧!”
年轻要饭的两眼都瞪圆了,没伸手接。 大半是从没人给过这么多,不敢接。
关山月拉过他的手,把碎银塞进了他手中,道:“拿着,去吧!”
年轻要饭的一躬身,转身去急急忙忙的捡起了地上几枚看得见的制钱,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
没事了,关山月要回座去,刚要迈步。 “站住!”一个冷怒-声响起。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 关山月收势停住,回身望那一个:“叫我?”
那一个脸上的凶相,两眼的凶光增多了三分:“废话!”
关山月没在意:“有事儿?” 那一个道:“当然有事儿!” 关山月道:“什么事儿?”
那一个道:“我要问问你,多管什么闲事!” 关山月道:“就是这事么?”
那一个道:“就是这事。”
关山月道:“我只是把那位小兄弟拉过来,给了他一块碎银,算是管闲事么?”
郡一个道:“当然算,他扰我听曲,我打他,你为什么把他拉开?”
关山月道:“你打人倒有个理了,我没有怪你,你倒怪起我来了,一个要饭的,怪可怜的,你不施舍也就算了,凭什么打人?”
关山月说的是理,但没人说话。
那一个道:“他扰我听曲,该打,我就要打他,就算他没有扰我听曲,我想打就打,关你什么事?你管得着么?”
那一个显然不讲理,可也没人说话。 是不愿管闲事,还是怕事?
关山月道:“我不能让你随便打人,不只是你,任何人都-样;只要随便打人,就关我的事,我就管得着!”
那一个冷怒而笑:“你不是本地人吧?” 关山月道:“不是。”
那一个道:“别管别人了,管你自己吧!” 依样画葫芦,也是抡起巴掌就掴。
关山月一把抓住了他的腕脉:“别打别人了,打你自己吧!”
抓着腕脉就往那一个的脸上送。
那一个还真听话,“叭!”地一声,自己的巴掌住自己脸上掴了一下。
“哄!”地一声,有人笑了,笑的人还不少。
另一个脸上变色,霍地站起:“你找死!” 他要动。 关山月手一扬,松开。
那一个给了另一个一个反巴掌,打得另一个砰然又坐了下去,差点没把鼻子打出血来。
又是“哄!”地一声,笑的人更多了。 刚才不是没人说话么,如今怎么有人笑了?
恐怕是忍不住。
或许是从没受过这个,那两个气得“哇!”“哇!”怪叫,另-个又猛然站起,跟那一个一起要动。
关山月抬手拦住:“别在这儿扰人喝茶、听曲,坏了人家的东西也得赔,外头去!”
他转身要往外走。 那两个可不管这个,各自抄起凳子来,向着关山月就砸。
许是关山月一句“坏了人家的东西得赔”,提醒了他俩。
他俩一砸关山月后脑,一砸关山月后背;后脑也好,后背也好,算起来都是要害。凳子那么硬,力又那么大,只一砸中,脑袋开花,脊梁骨断折,不死恐怕也差不多了。
距离这么近,眼看…… 没人笑了,有人叫了,惊了。
哪能不惊叫?谁看见谁都会惊叫。
而关山月脑袋后头像长了眼,就在惊叫声刚起的时候,他已经转回了身,双手并出,各抓一个,两把凳子入了他的手,那两个的砸势停住了,硬是砸下下去了!
惊叫声没了,变成了惊叹! 那两个,急沉腕,-力扯。 这是必然的反应。
那两把凳子在关山月手里像生了根似的,也像嵌进了整块的钢铁里,一动也不动。
又有人惊叹了。 也难怪,满座的茶客恐怕从来没见过这个,开了眼了!
那两个真机灵,一起松开了凳子,一起抬手撑腰。
关山月说了话:“在这里,你俩谁敢再动谁倒霉,不信试试。”
那两个或许都信了,手是已经到了腰际,但是谁都没再动。
不只是机灵,知机,识时务。
关山月又转了身,过去住自己桌上丢下了茶资,走了出去。
他不打算再回来喝茶、听曲了。
本来嘛,经过这么一闹,虽然没真打起来,恐怕暂时没人能再坐在这儿喝茶,听曲了。
只是,他前脚刚出“陆羽居”,后脚跟出刚才那名伙计:“客倌不用出去等了,那两位客倌已经从后头走了。”
也称那两个为“客倌”,而且用的是个“定”字。 谁都不得罪。
做的是生意,客人都是主顾,都是衣食父母,犯不着!
倘若那两个是本地耍横狠狈的,更犯不着了,也不敢!
这,关山月是头一回碰上,江湖上也不多见。
那两个,真是知进退,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只是,如果是地面上的一号人物,住后还能混么?
许是知道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身子骨跟命才是真的。
关山月什么都没说,微一笑,转身要走。
只听伙计道:“客倌不进去喝茶听曲了?” 关山月回身一句:“不了,改天再来!”
走了。 伙计站在“陆羽居”门口发怔。
这样的客人,“陆羽居”一定盼望多坐,常来。
关山月是认为没必要在“陆羽居”坐下去了,他本来就认为很快就会有人盯上他,很快就会有动静;如今经过“陆羽居”这一闹,他认为会更快有人盯上他,会更快有动静。
他出了“陆羽居”就拐进了旁边一条小巷子里,他认为在这小巷里比较容易有动静。
他还真料对了,进巷子没多远,他就听见有人盯上他了。 盯他的人从他背后来。
关山月拐进了另一条小巷子。 盯他的人急急跟进来。
关山月拦住了他,但是关山月为之一怔。
站在他眼前的,是个年轻花子,就是刚才“陆羽居”里那个年轻要饭的。
年轻要饭的说了话:“尊驾请不要误会,我是来谢尊驾的,谢尊驾援手,谢尊驾周济!”
抱拳躬身。 听说话,不像一般要饭的;看举止,也不像一般要饭的。
关山月道:“小兄弟恐怕是‘丐帮’弟兄。” 师父跟他说过丐帮。
年轻要饭的肃然道:“不错,打狗棍棒行万里,鹑衣破碗吃八方。”
关山月道:“小兄弟既是‘丐帮’弟兄,适才在‘陆羽居’,恐怕是我多事了。”
年轻要饭的道:“我承认接近那两个是有目的,不过,坏事的是那两个凶残成性,跟尊驾无关。”
关山月道:“果真如此,我就放心了,举手之劳,也不敢当小兄弟一个谢字。”
年轻要饭的道:“尊驾从外地来?” 关山月道:“是的,初到贵宝地。”
年轻要饭的道:“要是本地江湖道,是不会招惹那两个的;而且,要是本地江湖道,我也不会不认识。”
关山月道:“这么说,那两个是本地的狠角色。”
年轻要饭的道:“那两个是本地的狠角色,那两个的背后,更是本地的人物。”
关山月道:“小兄弟是说,我惹了麻烦,招了灾,惹了祸了。”
年轻要饭的道:“尊驾是为我,我不能让尊驾灾祸上身,我来也是请尊驾尽早离开。”
关山月道:“谢谢小兄弟,我……”
年轻要饭的道:“尊驾的所学、修为,我都看见了,我知道尊驾不放在眼里,但是,尊驾不知道,那两个的背后势力,惹不得。”
关山月“噢!”了一声。
年轻要饭的道:“说他是官里的,他不承认,也不像;说他不是官里的,本地的官府却怕他三分。”
关山月道:“‘九江’有这种人?” 年轻要饭的道:“不错。”
关山月道:“他究竟是……”
年轻要饭的道:“据‘丐帮’所知,是京里秘密派驻‘江西’的人物,专为监视“江西’各地方官,并严查‘江西’各地的叛逆。”
关山月心头微震:“京里在‘江西’派有这种人?”
年轻要饭的道:“据‘丐帮’所知,‘南七’、‘北六’一十三省,各省都有,只不过极其秘密,不为人知,甚至连各省的衙门都不知道。”
关山月道:“这倒是头一回听说,谢谢小兄弟赐告。”
年轻要饭的道:“所以我请尊驾尽早离开。”
关山月道:“‘丐帮’人皆尽知,小兄弟刚说,接近那两个是有目的,难道就不怕……”
不错!
年轻要饭的道:“要饭的不是人人都在‘丐帮’,而且,‘丐帮’是不得已,就算让那两个知道,也在所不惜。”
关山月道:“既然如此,如今这么一来,是不是就……”
年轻要饭的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丐帮’只好另起炉灶了。”
关山月道:“不知道我是不是帮得上忙。”
年轻要饭的道:“谢谢尊驾的好意,这是‘丐帮’的事,‘丐帮’不能假手他人,这也是大灾祸,‘丐帮’也不敢假手他人。”
关山月目光一凝:“这是‘丐帮’的事,小兄弟不说,我不便问,但这是大灾祸……”
年轻要饭的道:“尊驾,招惹那两个,就是灾祸,以‘丐帮’招惹那两个的这件事来说,更是大灾祸。”
关山月道:“小兄弟不说,我不便问事是什么事,但是,我认为我更该帮这个忙了。”
年轻要饭的道:“尊驾……”
关山月道:“小兄弟,我不问,我只是个过客,事了走人,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有什么灾祸?”
年轻要饭的道:“可是……”
关山月道:“‘丐帮’称忠义,招惹的又是密驻各省,严查叛逆的人物,我怎么能袖手旁观,不闻不问?”
年轻要饭的神色一转肃穆:“不能,尊驾的好意,‘丐帮’心领……”
他话说到这儿,关山月两眼闪现冷芒,道:“小兄弟,有人来了,不知是敌是友,请斟酌该怎么应付。”
年轻要饭的道:“应该是我‘丐帮’……”
话还没说完,一条矫捷人影如飞射落,又是个年轻要饭的,比这个年轻要饭的还要年轻,一样的清秀,只听他急急道:“二哥,找着了,快走!”
落地又起,急射而去。
年轻要饭的匆匆一句:“尊驾尽早离开,言尽于此,就此告辞!”
一抱拳,腾身而起,飞射不见! 都好身法,年纪轻轻,下容易。
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豪杰出少年,“忠义丐帮”许是年轻一辈窜起了。
关山月没再说话,望着两个年轻要饭的先后不见。 这里应该是“九江”城郊。
应该是,不见一眼望去尽是人高的野草,还有一道城墙,就是看不见房舍跟人迹?
人高的野草丛里有条路,羊肠小道,本来是没有路的,硬是让人踩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踩出这条羊肠小道的都是些什么人。
即便是城郊,也总会有人来,只是会到这儿来的人不多罢了。
就在野草丛里的这条羊肠小道上,匆匆走着两个人,正是“陆羽居”里的那两个。
他两个匆匆的走,往前赶,似乎有什么急事!
就在他两个后头不远处,有个人也在匆匆的走,行动轻捷,躲躲闪闪。
那又是个年轻要饭的,比前两个年轻要饭的还要年轻,也是一样的清秀。
显然,这个更年轻的要饭的,是在跟踪前头的那两个,所以躲躲闪闪,利用野草遮掩,是怕前头那两个发现。
到目前为止,前头那两个只顾匆匆往前走,头都没回一下,似乎并没有觉察后头有人跟踪。
一阵风过,不算大的风,更年轻的要饭的身边多了两个人,是那两个年轻要饭的。
更年轻的要饭的抬手往前指了指。
最年长那个年轻要饭的,那位三哥,一点头,加快步履往前行去。
那较年轻跟那更年轻的两个要饭的也加快了步履,双双紧跟在后。
这是人到齐了,追上去了。
也就在这时候,前头匆匆前行的那两个,忽然收住步履停住了。
恐怕不是发觉后头有人跟踪了。
因为他俩既没凝听,也没后望,只是瞪大了四只眼往前看。
他俩眼前站了个人,就站在这条羊肠小道上,挡住了路。
这个人他俩不陌生,就是“陆羽居”里他俩躲的那一个,不想没躲掉,那个人如今上这儿来了,就挡在眼前。
显然,是追来了。 只是,他是怎么追到这儿来的?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
人同此心! 这个人,当然就是关山月,他道:“不错,是我!”
那两个,反巴掌把同伴打坐下的那个道:“干什么来了?” 似乎是多此一问。
关山月道:“你说呢?” 那一个道:“我俩已经不为已甚了,你怎么还没完没了?
往自己脸上贴金,抹粉。
三个年轻要饭的在那两个背后出现了,一定是听见有人说话,加快赶来了,看见是关山月,一怔。
那两个也听见背后来人了,不扭头后望,忙往两边闪退,有经验,老江湖,扭头后望就把前身要害全交给眼前的了。
自以为机警,关山月哪会在这时候偷袭,用不着!
这一往两边闪退,四只眼前后都看得见,都顾得到,一见二个要饭的,也一怔。
关山月却像个没事人儿:“好教你俩知道,谁要是招惹了我,不付出些代价,想一走了之,可没这么便宜。”
那一个道:“你想怎么样?” 关山月又一句:“你说呢?”
另一个说了话:“这两个,是‘丐帮’的吧?” 关山月没说话,他不便说话。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说了话:“不错。”
另一个道:“我明白了,你在‘陆羽居’找上我俩,不是为乞讨吧!”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也不错。”
另一个道:“我也明白了,这一个虽然不是‘丐帮’的,可却是你三个一条路的,跟你合着唱这台戏,是吧?”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你错了,这位跟我‘丐帮’,毫不相干。”
另一个道:“是么?” 显然不信。
关山月说了话:“我跟‘丐帮’是不相干,但如今却是毛遂自荐,自告奋勇帮“丐帮”的忙。”
另一个笑了,冷笑:“那不还是合着唱这台戏么?”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
关山月道:“小兄弟,是什么就是什么,应该明说,何况我已经来了,就站在这儿!”
另一个道:“我已经知道了,你也已经明说了,想干什么?你就再次明说吧!”
关山月道:“那就看‘丐帮’这三位想干什么了?”
另一个道:“你‘丐帮’想干什么?要饭的,说吧!”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说帮忙,是这位的好意,我‘丐帮’做事,却从不假手他人。话说在前头,不管我‘丐帮’要干什么?都跟这位无关。”
另一个道:“你是多此一说,说该说的吧!”
关山月道:“小兄弟,听见了,我已经踩进来了,不用再替我洗清了。”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 关山月道:“小兄弟,正事要紧。”
这是要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不要在要不要他帮忙这个话题上计较了,说正事吧!
也真是,怎么说那两个也不会相信,还说什么?
在这个节骨眼上,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没奈何,只好听了关山月的,他迟疑了一下,道:“‘丐帮’要的是,你两个怀里的一样东西。”
那两个脸色一变。 关山月道:“你二人听见了,这就是我要的。”
另一个笑了,看得出来,笑得勉强:“要饭的就是要饭的,伸手求周济不成,居然追上来硬要了,告诉你,要饭的,我俩带的不多。”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你看扁‘丐帮’了,就算你俩有金山银山,我‘丐帮’也不会看在眼里。”
另一个道:“那你‘丐帮’是要我俩怀里的哪一样?”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你俩自己明白。”
另一个道:“偏偏我俩不明白,我俩身上还会带什么?一群要饭的,向人伸手,又还能要什么?”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看来你俩是非要我明说不可了,我‘丐帮’要的是你俩怀里的那份名单。”
另一个面有异色:“名单?什么名单?”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还装什么傻?就是你等所谓藏匿“江西”各地的叛逆名单。”
关山月心头一震。
那两个脸色一变,另一个道:“要饭的,你说什么你等所谓藏匿‘九江’各地的叛逆名单?”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还装,京里不是有派驻各省,监视当地大小官吏,严查当地叛逆的秘密人物么?你俩不是‘江西’那位秘密人物的外围腿子,爪牙么?怀里藏有一份所谓藏匿‘江西’各地的叛逆名单,正前往献予主子,打算邀功领赏么?”
关山月心头再震,道:“原来如此。”
那两个脸色再变,另一个喝道:“要饭的,你‘丐帮’安的是什么心?我俩是堂堂的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怎么会干这种数典忘祖,卖身投靠的事?你‘丐帮’含血相喷……”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冷笑:“你俩也知道你俩是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也知道数典忘祖,卖身投靠的事做不得……”
另-个叫:“要饭的……”
关山月截了口:“你俩是说,堂堂汉族世胄,先朝遗民,不做这种数典忘祖,卖身投靠的事?”
另一个立即点头:“不错。”
关山月道:“也就是说,你二人怀里没有‘丐帮’这位所说的那份名单?”
另一个道:“当然没有。”
关山月道:“我本来只是路见不平,来帮这三位小兄弟的忙的,如今知道是这种要紧大事,我想改变初哀,两边的忙都帮。这样,你二人让我搜搜怀里,有‘丐帮’这位小兄弟所说的那份名单,把名单给‘丐帮’这位小兄弟,你二人数典忘祖,卖身投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要是没有‘丐帮’这位小兄弟所说的那份名单,那是‘丐帮’这位小兄弟冤枉了你二人,我放你二人走,担保你二人全身而退,毫发无伤,如何?”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点头:“可以!”
另一个冷笑:“你当然可以,这是拿我二人当三岁孩童,你俩可真是合唱这台戏,一搭一档,唱作俱佳。”
关山月道:“怎么?你二人不愿意?恐怕由不得你二人,我仍要搜你二人的身!”
话落,要动。
另一个忙惊喝:“慢着,既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该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一旦沾上,就跟‘丐帮’一样,是惹大祸上身。”
关山月道:“这么说,你二人是承认了?”
另一个凶样毕露:“承认了又怎么样?招惹了朝廷,天下虽大,可没个容身之地,帮助叛逆,如同叛逆,也关系你的身家满门,你最好想明白。”
关山月道:“多谢提醒,奈何我已经踩进来了,想抽身也来不及,后悔也已经迟了。”
话落,他动了。
那两个没见他动,那三个要饭的也没看见,只看见关山月一只手已经搭上了另一个“肩井”,另一个也是在关山月的一只手已经搭上他“肩井”了才知道。
关山月的另一只手探向他怀。
另一个想躲,想挣,奈何半身酸麻,丝毫动弹不得。
关山月的另一只手已自那另一个怀里一闪而回,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那一个突然撒腿就跑,腾身而起,想从关山月头顶上掠过。
这真是太不知关山月了! 关山月说了声:“那是在你怀里?”
松了另一个,另一个却倒地不起,抬手往上,一把抓住了另一个的一条小腿,硬把那一个扯了下来。
那一个落地,一条小腿在人手里,没法站立,身子一歪,往下就倒。
关山月另一只手已从他怀里一闪而回,返回,关山月的另一只手里,多了一个封了口的信封。
那一个也倒地不起,关山月松了手,把封了口的信封递向那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不但快在转眼间,而且一气呵成,乾净俐落。
三个年轻要饭的眼都瞪圆了,怔住了,没人伸手接信封。
关山月说了话:“总算帮上忙了,小兄弟,人跟东西部交给三位了。”三个年轻要饭的如大梦初醒,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这才忙仲双手把那封了口的信封接了过去。
只听另一个叫:“你跟‘丐帮’惹了大祸了……”
关山月道:“明知这是个大祸,要是怕,‘丐帮’跟我就都不惹了,为了你好,我看你还是少说话。”
另一个还真没敢再说一句。
那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已撕开了封口,从信封里抽出一张摺叠整齐的信笺,展开来只一眼,立即道:“没错,正是这份名单!”三把两把撕得粉碎,抬手一扬,碎纸屑随风四散,转眼间都不见了,他向关山月抱拳:“尊驾救了‘江西’各地的匡复志士,‘丐帮’不敢言谢……”
关山月道:“救‘江西’各地匡复志士的是‘丐帮’,我不敢当,不过小兄弟真要谢我,也可以帮我一个忙。”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请只管说,‘丐帮’一定尽心尽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关山月道:“小兄弟言之太重,我来‘九江’找两个人……”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是要‘丐帮’代尊驾找人,小事一桩,太容易了。”
关山月道:“不敢劳动‘丐帮’,我只是打听两个人。”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那更是小事,更容易,只要是‘九江’一带,无论官府、地面,没有‘丐帮’不知道的,尊驾请说。”。
关山月道:“昔日‘齐鲁’一带的狠角色,江湖人称‘黑白双煞’。”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找对了人了……”一指地上邪两个一道:“‘黑白双煞’是他两个上头的,问他两个,不愁找不到‘黑白双煞’。”
关山月道:“我这个闲事还真是管对了。”他望那另一个:“你可以说话了。”
另一个说话了:“我不知道。” 关山月道:“为你好,你不该这么说。”
另一个道:“我真不知道!” 关山月抬脚踩在他心口上,道:“你要三思。”
另一个道:“我真……”
关山月脚下用了力,只用了三分力,另一个脸胀红了,他忙叫:“我说,我说……”
关山月道:“你最好说,也最好实话实说,我只要力加一分,你就会胸骨寸断,你应该知道那后果。”
当然知道,另一个也知道关山月不是吓他,也绝对知道那后果。其实不止是他,任何人都知道。
他忙道:“你要找的那两位,如今就在前头不远一座亭子里。”
关山月颇感意外:“是么?”
“真的。”另一个以为关山月不信,忙道:“约好了的,他两位命我二人在亭子里相见,呈交那份名单。”
关山月道:“我还真是管对这闲事了!”拾眼接道:“人交给‘丐帮’,但由‘丐帮’处置了,告辞!”
只听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尊驾请留一步。”
关山月收势停住,道:“小兄弟还有事?”
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道:“还没有请教……”
关山月道:“小兄弟下要客气,关,关山月。”
没等最年长的年轻要饭的再说话,转身走了。

姜明操舟,关山月先把董孟卿送回了“鄱阳”县城,姜明则独自回去报信去了。
一路上,关山月跟董孟卿都没有多说话,把董孟卿送回县城,让一家三口见了面,容得董孟卿拜见过老父,董姑娘飞卿喜极而泣,仔细端详过兄长之后,关山月告辞要走。
董家三口都说了话,都不让关山月走。
董县尊道:“我一家三口还没有谢阁下,不能让阁下走。”
董孟卿道:“怎么说阁下也得在董家盘桓几天,让董家略表心意。”
姑娘董飞卿道:“爹、哥哥,绝不能让这位走。”
姑娘已经恢复女装,清丽高雅,与乃兄孟卿真是董家两颗明珠。
关山月道:“多谢县尊、孝廉公跟姑娘的抬举,在不是令亲姜家的朋友,是为令亲姜家,也是为一位好官,一位好子弟,应该的,不敢当三位一个谢字,而且在下只是路过‘鄱阳’,还有要事待办,不能耽误,必得走。”
董家三口说什么不肯放人。 关山月说什么不肯多留。
当然,董家三口留不住关山月。
董县尊道:“既是如此,董家不敢再留,我一家三口永不敢忘搭救大恩,不管什么时候,董家永远期盼阁不再次光临。”、董孟卿道:“董孟卿不敢求别的,只求阁下永远不要忘记‘鄱阳县’有董孟卿这个朋友。”
最失望的,恐怕也最难受的是姑娘董飞卿,这从她脸上的神情看得出来,但是她却什么也没说。
关山月走了,一家三口送出了县衙。
关山月走得不见了,一家三口转身进了县衙,姑娘董飞卿却扑簌簌落下了两行伤心泪。
董孟卿讶然:“妹妹……” 董县尊说了话:“飞卿,这是何苦,前后只不过几面……”
董孟卿更是讶然:“这是说……” 董飞卿道:“我见过的人不少,见了也不止几面。”
董县尊道:“你有心,奈何他无意,而且他是个江湖人……”
董飞卿道:“他不是一般的江湖人,即便是,您的儿子是他救的。”
董县尊道:“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
董飞卿道:“我知道,我并不是只因为他救了哥哥。”
董县尊欲言又止,旋即又道:“你兄妹俩说吧!我有公事待理。” 他走了。
也没问是谁劫掳了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不要紧,稍待再问不迟,儿子也一定会详细禀告。
老父走了,董孟卿说话了:“妹妹……”
董飞卿微微垂下了螓首:“就是这么回事,有什么好说的?”
董孟卿道:“怎么会?”
董飞卿抬起螓首:“只因为他是以前从没有过,以后也绝不会再有的。”
董孟卿道:“以前从没有过,以后也绝不会再有的?” 董飞卿没有犹豫:“不错。”
董孟卿道:“妹妹,不嫌过了些么?” 董飞卿道:“一点也不!”
董孟卿道:“一点也不?”
姑娘董飞卿道:“他自称江湖人,在他救你的时候,你没见识到他的武功?”
董孟卿道:“没有。” 董飞卿道:“没有?怎么会?”
董孟卿把所知、所见关山月救他的经过说了一遍。
董飞卿道:“虽然没能亲眼见着,知道他能赶走那两个‘黑白双煞’,救了劫掳你的人,也救了你,他的武功应该可想而知了。”
董孟卿道:“只是因为他有一身好武功?”
董飞卿也把“崇文馆”见关山月的经过说了? 听翠,董孟卿凤目猛睁:“真的?”
董飞卿道:“你的朋友我认识不少,你见我许过谁?”
董孟卿道:“这么说,他的文才、胸蕴、腹笥,还强过我那些文友?”
董飞卿道:“说强过,还算是客气。” 董孟卿又认为太过,道:“妹妹……”
董飞卿道:“我这么说,不但你我不如,就是‘江西’几位知名大儒,也要逊色三分。”
董孟卿还是不信。也难怪,他堂堂举人,论文才怎么会不加一个自称江湖人的人?尤其说“江西”几位知名大儒也要逊色三分,他道:“妹妹,这就太……”
董飞卿道:“信不信由你了。” 说完这话,姑娘转身要走。
本来嘛,说了半天不信,还说什么? 董孟卿突然叫:“妹妹,等等。”
董飞脚停住了,也转过了身,一双美目凝望董孟聊没说话。 这是等董孟卿说话。
董孟卿说了话:“真的?”
董飞卿道:“你已经问过我了,我也说过了,信不信由你“话落,转身又要走。
董孟卿忙又叫:“妹妹,别急着走。”
董飞卿又停步回身,这回说了话:“你还要干什么?”
董孟卿道:“要真是如你所说,那可真是以前从没有过,今后也不会再有……”
董飞卿道:“本来就是。”
董孟卿道:“那你不能当面错过,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董飞卿道:“爹说了,他是个江湖人,你也听见了。”
董孟卿道:“爹是说了,我也听见了,只是那是爹说的,不过,你我都知道,爹不是那种人,不会说那种话,何况,他不是一般的江湖人。”
董飞卿道:“爹也说了,我有心,他无意。”
董孟卿道:“恐怕爹的前一句,就是因为这才说的,爹是伯你受伤害,是心疼你,爹错了,你也错了,你并没有让他知道你有心,又怎么知道他无意?”
董飞卿道:“你是说……” 董孟卿道:“该让他知道。” 董飞卿道:“他已经走了。”
董孟卿道:“还没有走远,他是姜家的朋友,既然出面替姜家救人,不会不到姜家去说个经过,做个交待,我追他去。”
董飞卿道:“你追他去?” 董孟卿道:“我是你哥,跟他也认识,我出面合适。”
董飞卿道:“要去我自己去,我自己出面更合适。”
董孟卿道:“不行,你一个姑娘家……”
董飞卿道:“我可以易钗而乔扮男装,我不是没扮过,除了他,也没人能认出来。”
没等乃兄再说话,转身走了。
董孟卿抬手又要叫,可是他没叫出口,只抬着手,望着姑娘美好的身影不见。
关山月回到了姜家船上,姜四海、姜明、姜艺、高梅都在甲板相迎,姜明回来已经先行禀报了,所以姜四海一见关山月就谢。
准老丈人,关山月救了他的准女婿,自是该谢。
只是,芸姑没谢,只说了声:“关大哥辛苦,‘鄱阳县’的百姓,都会感激关大哥。”
关山月道:“姑娘,我不是为‘鄱阳县’的百姓,远赴‘小孤山’,去救董公子的。”
芸姑娘低头,没有说话。
关山月转望姜四海,把“小孤山”救董孟卿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他只说劫掳董孟卿的人是受人之雇,没说“小孤山”那位没有交人,及为什么没有交人,当然也没说董孟卿是怎么拒绝那位的。
听准,姜四海一脸震惊说:“原来是‘九江’有人雇‘小孤山’的人劫掳董公子,关大哥认为是‘九江’官里的人,应该没有错,不然‘黑白双煞’算得上江湖黑道名角,要不是怕事败受连累,大可以由‘黑白双煞’出手……”
关山月道:“老人家熟知‘黑白双煞’?”
姜四海道:“这两个煞星是‘齐鲁’道上的狠角色,‘齐鲁’道上,不论正邪,对他俩都让三分,三年多前突然从‘齐鲁’道上失踪了,不少人认为是毁在哪位高人手底下了,不想他俩来了‘江西’,还为官里所用……”
关山月道:“董公子是平安救回来了,董县尊没有追究的意思,也无法追究,可是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查清楚,看看‘九江’究竟是谁要董公子,又是为什么?”
姜四海道:“关大哥,咱们舱里说话,关大哥也可以歇会儿。”
关山月道:“老人家,我不耽误了,事不宜迟,迟恐有变,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查得水落石出,高姑娘恐怕得在老人家这儿多待些时候了……”
姜四海道:“关大哥不必多交待,只管放心去,梅姑娘是姜四海恩人之女,姜家就是梅姑娘的家。”
关山月道:“临去之前,请让我跟芸姑娘说说话。”
姜四海一听就知道,关山月要跟女儿说的一定是有关董公子的事,他忙道:“关大哥请,关大哥只管请。”
芸姑也知道,她没有拒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好拒绝。
关山月跟芸姑到了关山月所住的舱里,关山月关上了舱门,住下一坐,芸姑立即道:“关大哥要跟我谈董公子?”
关山月道:“姑娘,董公子无论人品、才学,都是一时之选。”
芸姑道:“关大哥还少说了一样,他的家世也好。” 关山月道:“不错。”
芸姑道:“就是因为他太好了,姜家还有我这个姜家女儿,才认为配不上。”
关山月道:“姑娘,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公子……”
芸姑娘:“我知道,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子弟,错过了,太可惜。可是,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子弟,姜家,姜家的女儿配不上。”
关山月道:“石姑娘……”
芸姑道:“关大哥要跟我说话,只是为关大哥见过董公子了,回来告诉我董公子家世、才学、人品都好,是一时之选么?”
关山月道:“不,不必我告诉芸姑娘,这些芸姑娘都知道,甚至比我清楚。”
芸姑道:“那么关大哥还要跟我说……”
关山月道:“我在‘小孤山’上救董公子的经过。”
芸姑道:“关大哥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 关山月道:“刚才有的我没有说。”
芸姑道:“有的关大哥刚才没有说?” 关山月道:“不错。” 芸姑道:“那么……”
关山月道:“我如今要告诉芸姑娘的,是我刚才跟令尊没有说的。”
芸姑道:“关大哥刚才为什么……”
关山月道:“我认为,这些事只芸姑娘一个人该知道,只芸姑娘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芸姑道:“是关大哥跟董公子提起我了,还是董公子跟关大哥问起我了?”
关山月道:“都没有,我既没有跟董公子提起芸姑娘,董公子也没有跟我问起芸姑娘。”
芸姑道:“那么,关大哥请说,我洗耳恭听。”
关山月把刚才没有说的,也就是劫掳董孟卿是什么人,劫掳董孟卿后却不交人,为什么不交人,董孟卿又是怎么拒绝,为什么拒绝的经过,告诉了芸姑。
静静听毕,芸姑诧声轻叫:“有这种事?”
关山月道:“确实有这种事,我说的是实情实话。”
芸姑道:“关大哥告诉我这些,是……”
关山月道:“我只是把实情告诉芸姑娘,让芸姑娘知道,董公子有情有义,今生今世只认芸姑娘一人,芸姑娘是不是改变心意,那就全在芸姑娘了,话就说到这儿了,我这就赶往‘九江’去。”
说完话,迳自出舱,随便找名黑衣汉子划船送他上岸,就下船去了。
关山月找芸姑一个人说话,姜四海、姜明父子跟高梅,都躲进了舱里,如今听见关山月出来找人划船送他上岸,就都出来了。都出来的时候,关山月已经下船走了,只看见芸姑一个人从关山月住的舱里出来,可是芸姑娘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向自己住的船舱。
芸姑没说,姜四海、姜明父子跟高梅也没问,只有看着芸姑进了她住的船舱,随即关上了舱门。
就在这时候,-听有人叫:“哪里的船,来干什么的?”
这是船上姜四海的手下叫问。
随听船下有人说话,不答反问:“请问,这是‘鄱阳’姜家的船么?”
找姜江的,话声清朗,只是姜家父子没听过,姜明忙道:“爹,会不会是‘小孤山’,或者‘九江’来的?”
姜四海怔了一怔:“这就不知道了。” 姜明道:“关哥才走……”
姜四海双眉一扬:“哪能老仗人家关大哥?咱们自己应付。”
父子俩立即到船边下望,高梅也跟到船边,看见了,下头一条小船,一看就知道是“鄱阳湖”打渔的船,船上站个人,却是个俊逸白衣文士。
姜明扬声:“正是姜家的船,哪里来的?有什么事?”
俊逸白衣文士仰着脸道:“县里董家来的,求见姜老人家。”
县里董家;“那不是……” 高梅忙道:“老人家,董公子!”
姜四海道:“不,这位不是董公子。”
高梅一怔,忙又道:“关大哥那趟从县城回来,说董公子遭人劫掳的时候,不是说见过女扮男装的董公子妹妹么?这位会不会是女扮男装的董公子妹妹?”
姜四海一怔。 姜明忙道:“对,爹,一定是!”
姜四海扬声说话:“老朽就是姜四海,请稍待,这就派人接尊驾上船。”一顿,向姜明:“快叫你妹妹来接人上船。”
既知道是董公子的妹妹,柔弱姑娘家,得有人接上船来,而且得女儿家去接。
姜明应一声,忙去叫来了芸姑,芸姑一听是董公子的妹妹女扮男装前来,忙出来下船去接,两人一见面,就听一个说:“芸姐姐,是我,还认得我么?”
另一个说:“认得,姑娘怎么这样前来……”
一个说:“别让老人家久等,咱们上去再说。”
说上去,还真下容易,尽管董家这位姑娘的性情、行事不让须眉,可是攀爬绳梯毕竟是攀爬绳梯,而且是姑娘长这么大头一遭,芸姑搀着、扶着,甚至搂着,才好不容易把她弄上了大船。
董飞卿有点狼狈,也有点窘,略整衣衫先向姜四海见礼:“老人家,我是孟卿的妹妹飞卿,这身打扮,不得已,您别见笑。”
姜四海答礼:“好说,老朽知道是姑娘,所以派芸姑下去接。”
董飞卿道:“老人家知道飞卿?”
姜叫海道:“听朋友关大哥说了,关大哥说上县城见公子,却见着女扮男装的姑娘。”
董飞卿道:“老人家,两家结了亲,您是长辈,我哥哥跟我都是晚辈,您不该这么自称,也不该再说什么公子、姑娘,您是知道的,我哥哥叫孟卿,我也已经跟您说了,我叫飞卿。”
姜四海道:“是,姑娘!” 董飞卿叫:“老人家!”
姜四海有意岔开,抬手让:“请舱里坐吧!”
董孟卿道:“老人家,我是来找芸姐姐说话。” 姜四海道:“是找芸姑?”
芸姑立即道:“那就上我那儿去吧!”先抬手向高梅:“这位是朋友高姑娘!”又抬手向姜明:“这是我哥哥。”
应该让认识认识,总不能谁都不引见,就这么带着走了。
董飞卿跟高梅、姜明分别互相见了礼,才跟芸姑走了。
关山月找芸姑说话,董家姑娘也来找芸姑说话。
关山月是为什么找芸姑说话,姜家父子、高梅都知道;董家姑娘也找芸姑说话,是为什么,姜家父子跟高梅可就不知道了。
董飞卿跟着芸姑进了舱里,芸姑关上了舱门,落了座,董飞卿先说了话:“芸姐姐,没想到吧?”
芸姑道:“我还真是没想到。” 董飞卿道:“我哥哥的事,芸姐姐都知道了吧?”
芸姑道:“我都知道了,姑娘是为公子的事来的?” 董飞卿道:“怎么芸姐姐也……”
芸姑道:“我这样才叫得出口,咱们是平辈,姑娘不要让我改口。”
董飞卿迟疑了一下,点头:“好吧!就依芸姐姐。”一顿,接道:“我不是为我哥哥的事来的,我是为我自己的事来的。”
芸姑目光一凝:“姑娘是为自己的事来的?”
董飞卿道:“都是女儿家,我也跟芸姐姐见过面,好说话,不瞒芸姐姐,我是来找救我哥哥那位的。”
芸姑道:“关大哥?” 董飞卿点了头。 芸姑看了看董飞卿道:“姑娘找他是……”
董飞卿低下了头,又抬起了头,低下头去的时候,她两颊跟耳后浮现一抹红晕,只是淡淡的,又抬起头的时候,那一抹淡淡的红晕不见了,她把她的心事,她的来意,告诉了芸姑,没有一点隐瞒。
静听之际,芸姑神情连连震动,静静听毕,她一转平静,平静得像一滩如镜的池水:“有这种事?”
董飞卿道:“是的,不怕芸姐姐见笑。”
芸姑道:“我怎么会笑姑娘,像他这种人,任何一个女儿家见了都会动心。”
董飞卿道:“芸姐姐也知道他……”
芸姑道:“我知道,知道得不多,但是已经很够了,姑娘又知道他什么?”
董飞卿说了。 听毕,芸姑道:“难怪,姑娘知道的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董飞卿道:“芸姐姐知道我的心事,知道我的来意了?” 芸姑道:“我知道了。”
董飞卿道:“怎么没看见他,没回来么?。 芸姑道:“回来过了,又走了。”
董飞卿一怔:“回来过了,又走了?” 芸姑道:“是的。”
董飞卿神情一黯,娇靥色变,道:“我急着赶来,还是迟了一步,看来我跟他无缘。”
芸姑道:“姑娘,关大哥他只是上‘九江’去了,还会回来。”
董飞卿美目一睁,娇靥又现光采与喜色,忙道:“他只是上‘九江’去了?还会回来?”
芸姑道:“他到‘九江’去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人雇人劫掳公子,为了什么?事了之后还会再回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查清楚。”
这是实情实话。
董飞卿显然没在意关山月上“九江”干什么去了,她只在意关山月是不是还会再回来,忙道:“真的?”
芸姑道:“那位高姑娘,是关大哥的小妹,高姑娘也视关大哥如视兄长,这趟关大哥是送高姑娘回‘江南’路过‘鄱阳湖’,如今高姑娘还在这儿呢!关大哥又怎么会不回来?”
董飞卿喜道:“那太好了,我还能见着他。”
芸姑看了董飞卿一眼,道:“有句话我不该说,可是为姑娘好,我又不能不说。”
董飞卿一凝美目,道:“芸姐姐是说……” 芸姑道:“姑娘,见不如不见。”
董飞卿道:“见不如不见?” 芸姑道:“是的,姑娘,见不如不见。”
董飞卿娇靥颜色微变:“芸姐姐是说他……难道芸姐姐知道些什么?他跟芸姐姐说什么了?”
芸姑道:“关大哥他没有跟我说什么?这种事他怎么会跟我说?何况他根本还不知道姑娘的心意,又怎么会跟人说什么?”
这倒是! 董飞卿道:“那是……” 芸姑道:“我是以我经历过的做推断。”
董飞卿道:“芸姐姐是以自己经历过的做推断?”
芸姑把她如何找关山月表白,加何遭到关山月拒绝的经过,告诉了董飞卿,一点未加,一点不少,而且平静,泰然。
静听之际,董飞卿神情震动,脸色连变,芸姑是她董家还没过门的媳妇,她未来的嫂子,虽然芸姑本人不承认这门亲事,甚王进县城见她,央求她劝父兄退婚,但毕竟两家的老人已有婚约,芸姑她竟对别的男人动情,甚至当面表白,董飞卿她怎么能不神情震动,脸色连变?听毕,她叫出了声:“有这种事?”
芸姑道:“是的,姑娘,有这种事。” 董飞卿道:“没想到芸姐姐也会……”
芸姑道:“我不说了么?像关大哥这种人,任何一个女儿家见了都会动心。”
董飞卿道:“我是董家人,芸姐姐把这事告诉我……”
芸姑道:“我只是让姑娘知道,见关大哥不如不见,虽然对这门亲事,我的心意如今已有所改变,可是董家要是为这退了这门亲,我还是愿意……”
董飞卿正色截口:“芸姐姐,我爹、我哥哥,都不是那种人,他两位一直不知道芸姐姐不愿意,否则他两位绝不会勉强芸姐姐……”
芸姑道:“怎么说?老人家跟公子一直不知道……”
董飞卿道:“芸姐姐去县里找我的事,我没有说,芸姐姐是位难得的好姑娘,我不能让董家得而又失,我盼着芸姐姐有一天会改变心意……”-一怔,急接问:“芸姐姐刚才怎么说?心意已经有所改变?”
芸姑点头:“是的!”
董飞卿玉手双伸,抓住了芸姑一双粉臂,美目都瞪圆了,急问:“真的?”
芸姑道:“姑娘,我没有必要作假欺骗。” 还真是!
董飞卿猛然激动,身颤,手颤,连话声都为之颤抖,美目也为之泪光闪动:“太好了!太好了!芸姐姐,我代我爹、我哥哥,我代董家谢谢你……”
芸姑也为之感动,为之不安,道:“姑娘,姜芸不过一江湖渔家女……”
董飞卿道:“芸姐姐却是位难得的好姑娘,再说,江湖渔家女又如何?那位关大哥,他不也是位江湖人?”
芸姑道:“姜芸,甚至于姜家,怎么能跟关大哥比?”
董飞卿道:“芸姐姐,在董家眼里都一样。” 芸姑还待再说。
董飞卿先问芸姑:“芸姐姐的心事本来很坚决,怎么会有此改变?”
芸姑没瞒董飞卿,把关山月告诉她的说了。
听毕,董飞卿又为之激动:“谢天谢地,谢天谢地,我哥哥倒是因祸得福了,再多一点灾难也值得了,太值得了!还有,董家也欠了那位关大哥两份恩情,也该有所报答,也该有所报答。”
这后两句的意思,谁都懂。 芸姑道:“姑娘……”
董飞卿道:“我知道芸姐姐要说什么,让我试试,行么?不亲耳听见他当面拒绝我,我不死心。”
又是一个痴姑娘。 芸姑道:“姑娘这是何苦?” 董飞卿道:“值得的,芸姐姐。”
芸姑道:“我知道值得,只是……也许不一样,我找关大哥表白的时候,关大哥知道我已经订过亲了,而姑娘还没有许过人家,应该就是不一样,我怎么能跟姑娘比……”
董飞卿道:“芸姐姐……”
芸姑道:“我说的是实情实话,本来就不一样,我也至盼不一样。”
这是为董飞卿。
董飞卿道:“我不认为不一样,不过,我也至盼不一样,不管怎么说,我谢谢芸姐姐。”
芸姑没说话,她抓住了董飞卿一双玉手,紧了紧。 MadebyanUnre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