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陈砚大概是知道雪风在想什么,雪风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俞雪是凰天的人

陈砚大概是知道雪风在想什么,雪风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俞雪是凰天的人

雪风从部队回来后,一直没去过欧阳菲的健身馆。陈砚今天早就安排好了,从陈伍这里出来,她就带雪风去欧阳菲的健身馆。
“疯子,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帮我劝劝菲姐,让她重新回到大秦来。”
“为什么是我去说?”雪风立刻表示了反对,“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去。”
“怎么和你没关系,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菲姐怎么会辞职。”陈砚使劲锤着雪风的脑袋,瞪大眼睛吼道:“还有,我上次的辞职也是因为你,难道你忘记了!”
雪风顿时蔫了,道:“似乎你们大秦去说更有诚意吧?我去算怎么一回事。”
“让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废话,我们要是能劝得动,还用得着你?”陈砚白了雪风一眼。
“那我就能劝动?菲姐自己决定了的事情,怕是谁也劝不动的,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雪风也觉得有点头疼。
陈砚叹了口气,随即开始耍无赖了:“我不管,反正你得去劝劝。”
欧阳菲的健身馆叫“阳菲健身中心”,距离张叔的“张记湘菜黄金店”其实也不远,同样座落在一片富人区中间。陈砚说这里的生意还不错,一方面欧阳菲人脉极广,许多人都过来捧场,另一方面有不少公司希望能聘用这位巾帼奇才,一时间这个小小的健身馆倒是成了猎头和说客云集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少爱慕欧阳菲的钻石王老五蜂拥而至。
两人来到健身中心,发现门前停满了各式轿车,司机左右看看,没有发现空余的停车位,只得在路边让两人下了车,自己开车到远处找位子停车去了。
“疯子,你赶紧把小伍子那个交通系统给搞出来,不然我们每次来都没地方停车。”陈砚说道。
雪风摇头苦笑,“你以为那系统是万能的啊,要怪只能怪菲姐的生意太好了,停车位不够用。”
两人往前又走了几步,雪风突然停了下来,道:“不过,燕子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很好,停车难也确实是城市有车族的一大难题,回头我可以去问问那些交通专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如果能把这个问题嵌入到新的交通系统中,倒算是一个创举。”
陈砚这次歪打正着,让雪风这么一说,心里顿时美滋滋的,“那是,我的想法从来都是天才般的,上次我不是就给你想了一个点菜定餐的功能嘛。”
“唔,天才!天才!”雪风嘴上说着天才,脸上却是写满了一脸的促狭和不相信。
陈砚在胳膊雪风胳膊上一掐,“怎么?不信?” “信!信!”雪风赶紧求饶。
“这还差不多。”陈砚这才松开了手指,顺势挎住了雪风的胳膊,一脸得意,“走,跟我进去,记得我跟你说的任务。”
健身馆是一座三层的小楼,下面两层是用来健身的,一楼是各种健身器材,零零星星有几个在跑步机上跑步,两三个健身教练在一边帮会员设计着健身计划;二楼是一些瑜伽、塑身等一些项目的训练馆,这里的人就好多,雪风透过门缝,看见一个大房间内有十几位过于富态的人在跟着教练练减肥操;而三楼则是办公室、会议室、接待室,还有几间员工休息室。
健身馆的人都认识陈砚,所以两人很顺利就来到了欧阳菲的办公室门口。
“记得我说的事!”陈砚临推门之前还不忘再交代一下。
“菲姐!”陈砚喊了一声,就开始推门了,进去之后不由一愣,俞雪居然也在里面,两人在里面不知道在谈什么事情,此时笑得正欢。
“燕子,你来了啊。”欧阳菲赶紧招呼道,待看到陈砚身后的雪风,不由喜道:“小风?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来,来,赶紧进来吧。”
欧阳菲忙起身去招呼两人进来坐下,亲自给两人倒上水,看着雪风道:“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的。”
“我就是想过来看看菲姐,好久不见你了,都有些想你了。”雪风开始贫嘴了,说完打量了一下欧阳菲,用很严肃地口气说道:“唔,又漂亮了,每次看见菲姐,都比以往要漂亮几分。”
欧阳菲笑得花枝乱颤,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
“就是,你咋从没对我这么说过?”陈砚也出来帮腔了。
“你?”雪风斜斜一瞥,道:“我可不敢这么对你说。”
“为什么?”陈砚盯着雪风,想要知道答案,其余两女也是奇怪地看着雪风。
“你这么自恋的人,本来就臭美得不行,要是再被人夸两句,你辫子还不得翘到天上去啊!对你,只能打击,狠狠地打击。”雪风哼哼道。
“你找死!”陈砚又使出了自己的“追魂夺命掐”,雪风急忙向其余两女求救。
还是欧阳菲说话了,“燕子,别闹了,再怎么说小风到我这里也算是我的客人嘛。”
“好,这次就饶了他。”陈砚松开了手指,还恨恨地看着雪风。
欧阳菲凑到陈砚耳边,“回去再掐吧,替我也掐几下,油嘴滑舌的东西该掐,不用给我面子的,呵呵。”
雪风刚准备要感谢欧阳菲救了自己,闻听此言,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没天理啊,不拍马屁人家要掐自己,拍了马屁人家还要掐自己,难道世道真的坏了?人心不古呐。
雪风一顿怨天忧人后,才把注意力转到了一旁始终没开口的俞雪身上,奇道:“小雪,你今天不是早早去上班了吗?怎么会在菲姐这里。”
“我自己溜出来的。”俞雪有些不好意思,道:“反正在公司我也没什么事情做,就溜出来想散散心,一不小心就到菲姐这里来了。”
“这个死老头,不知道又犯什么病,小雪工作做得好好的,突然就给她换了一个闲职。”陈砚又开始发飙了,“我去问过几次了,每次都说他这样安排是有原因,又不说原因,真是气死我了。”
欧阳菲是第一次听这个事,当下拉住陈砚,让她给自己仔细说了说,最后不禁也开始沉吟起来,道:“奇怪,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一向非常注重人才的,这次怎么会这样呢?”
这里最明白事情原委的,大概只有雪风了,俞雪被换工作的那天,正是李秀凤来找自己的那天,李秀凤也说之前曾找过张凌风,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张凌风肯定是不会让对手的女儿在自己的公司担任实职的,毕竟那样或多或少都会接触到一些企业机密,但是又不好和李秀凤翻脸,只好给俞雪随便安排了一个闲职。
“我想,既然大秦这样安排,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大秦能做到现在这份局面,在用人方面必定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当然,这原因肯定不是说小雪能力不足。”雪风说道。
欧阳菲点了点,“恩,你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我在大秦这么多年,也没有看透这个人的用人原则。”
“什么用人原则,我看就是老糊涂了。”陈砚还是不肯释怀。
“我已经准备辞职了。”俞雪突然说到。
还没来得及解释,陈砚就开始跳了起来:“不行!不能辞职!你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又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你辞职。你放心,你既然是我介绍来的,我肯定会为你讨一个说法的。”
“对,小雪你先不要着急做决定,能进大秦本来就可以说明你的能力了,我想大秦一定会认识到你的价值的,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耐心等一等吧。”欧阳菲也劝道。
“不是这个原因。”俞雪急忙解释道:“是我自己的原因,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在大秦工作,我想重新找份工作。”
雪风看着俞雪,他觉得俞雪肯定是发觉到了一些什么,俞雪是个很敏感的人,她一定是猜到什么。当下雪风也就顺着俞雪的话,道:“重新找份工作也好,只要你自己决定了,大家都支持。”,反正俞雪离开大秦是迟早的事情,倒不如痛快一点,现在李秀凤也不会再干涉俞雪了,她完全可以再去找一份别的工作。
“我不支持!”陈砚反对道:“我不能让小雪这么不明不白就离开大秦,要走,也得弄清楚原因。”
“其实,小雪早就跟我说过这事,她说自己并不适合在大秦的工作,做得很勉强,我想大秦也是发现了这点,才给小雪调换了工作。”雪风开始信口雌黄了,“这件事情,我本来是早就想告诉你的,没想到后来让你三哥的事情一搅,我就给忘了。”
雪风把责任一下推给了陈兵,倒让陈砚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只得哼哼道:“反正我是不会让俞雪离开大秦的。”
俞雪奇怪地看着雪风,她不知道雪风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雪风这么说倒是让自己少了一番解释,当下道:“恩,另外还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不过这真的跟大秦没什么关系,是我自己想离开的。”
陈砚还是没表态,屋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最后还是欧阳菲开口了,“既然小雪已经做了决定,我看我们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能留在大秦当然最好,离开大秦也不是什么坏事。燕子你也不要那么固执,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原因的,只要以后小雪能做得很开心,那么离开大秦就不算是坏事。”
陈砚这才松口,看着俞雪问道:“真的不是因为这次的调换工作?”
俞雪急忙摇头:“不是,真的不是,是我自己要离开的。”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要不我再帮你介绍一份其他的工作吧?”陈砚问到,既然俞雪执意要走,雪风和欧阳菲都表示了支持,自己也就不好再强留。
俞雪摇了摇头,“我想自己先找一找,如果实在找不到,我再麻烦你好了。”,俞雪现在无法确定自己这次被调换工作到底和母亲有没有关系,如果真的和母亲有关,那么她肯定是要离开大秦的,大秦也不会容许自己继续留在大秦,自己是陈砚介绍进大秦的,她不想到时候让陈砚为难,倒不如自己痛快点,早早离开。
“不用找了!”欧阳菲笑道,“我这里正好缺个帮手,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就先过来给我帮忙好了,我可不会亏待你的。”
“不行!”陈砚和雪风同时喊到。
关键时刻,雪风总算是想起了陈砚交给自己的任务。现在可好,自己还没开始做欧阳菲的工作,欧阳菲倒是动员起俞雪来了,这要是真的让她们两个人一搭伙,怕是再要劝欧阳菲就有些困难了,当下赶紧表示了反对。不反对不行啊,虽然自己很不情愿去干涉欧阳菲的决定,但是没办法,总得在陈砚面前做做样子的,如果自己劝了,欧阳菲还是没能回到大秦,那就和自己无关了,如果自己不去做这个样子,怕是陈砚肯定会杀了自己的。
果然,陈砚对雪风这个表态很满意,朝雪风使了使眼色,示意雪风继续说。
“不要误会啊,我不是反对俞雪来你这里帮忙,我是有一些其他方面的疑问。”雪风只好硬了硬头皮,道:“菲姐,你真不打算回大秦了?我看大秦还是对你还是很有诚意的,上次那记者招待会,他们总裁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你道歉了的,你看燕子都已经回到大秦了,你也就原谅他们这一回算了。”
欧阳菲笑了起来,自己能和陈砚一样嘛,陈砚不管原谅不原谅,都得回到大秦继续上班去,当下笑道:“其实我也早就原谅他了。”
“原谅了就回大秦嘛!”陈砚赶紧说到。
“可是,这是两回事啊!我原谅他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回大秦啊。”欧阳菲轻轻笑道,“我离开大秦的原因,我早就和你舅舅解释清楚了,而且我也有点累了,忙碌了这么多年,我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顺便也给那些钻石王老五一些机会,把自己赶紧嫁出去。”
“啊?”欧阳菲的这个借口,让三人都是惊诧不已。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好象我就不食人间烟火一般,我也是女人,终归还是要嫁人的。红颜易老,我可不想等到人老珠黄的那天,还是一个人,呵呵。”
“菲姐,你太令我失望了!”陈砚犹自不肯放弃,想激一激欧阳菲,“亏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作偶像看待,你居然也有这么俗的想法。”
欧阳菲轻轻在陈砚的脑袋上敲了个爆栗,“这怎么叫俗,等你有了我这一般的年纪,怕是你比我还急呢。”
“不可能!”陈砚眼睛顿时瞪得好大,“我才不会那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呢。”
“你不急,有人急。”欧阳菲笑呵呵地看着雪风,倒让陈砚羞得满脸红云,只有一边的俞雪笑得有些不自然。
“对了,小风,我听陈砚说,你那代练事业好象不行了,你以后有什么新的打算?”欧阳菲突然问到。
雪风抓了抓脑袋,这个问题虽然自己也在思考,不过他确实还没什么具体的计划,只得回答道:“我现在刚刚接手了一个项目,大概需要半年才能完成,甚至时间更长一些,所以我暂时还没什么打算,集中精力搞完这个项目再说吧。”
“我倒觉得我们几个中间,你的状态才是让我最担忧的。”
雪风有些诧异,指着自己,“我?”
“你老这个样子下去可不行,你这人自由惯了,甚至是有点得过且过,你总不能一辈子帮人做项目吧,何况你的能力也不止于此。我觉得你还是找一份事业来做比较好,以你的技术实力,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欧阳菲说到这里,看看雪风,又看了看陈砚,目光里充满了一种别样的意思,“再说了,男人,就应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做事业?呵呵~”雪风笑了笑,道:“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发现自己到底适合做一些什么事业,又总是被一些事情给牵制着脱不开身。”雪风的笑容中多少有一丝的无奈。

“好好的,你要写什么程序?”雪风问到。
“就是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自助健身的项目。”俞雪叹了口气,“本来有家软件商说好了可以做这个系统的,可是昨天他又突然反悔了,不想做了,我只好请你帮忙了。”
雪风皱了皱眉,不是他不想帮,是他现在实在提不起写程序的兴趣,再说了,自己刚刚把陈伍的项目给推了,转眼之间再去接俞雪的项目,这要是让陈伍知道了,怕是也不好交代。
“哎呀,你就不要考虑了,我好不容易让你帮一次忙的。”俞雪看雪风有些犹豫,又开始摇雪风的胳膊了。
“这个程序应该不是很难写,你们只要喊一声,怕是会有很多公司要抢着做这个项目呢。交给我做,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态……”雪风苦笑一声,“怕是非但做不好,还会耽误了你们的事情。”
“不会的,只是个小项目嘛。”俞雪还是死拽着雪风,“何况,让你来做这个项目,我和菲姐还有其他的考虑。”
“什么考虑?”雪风有些迷惑。
俞雪放开雪风的胳膊,站了起来,道:“我和菲姐最近又仔细想了想,如果单单只是销售健身器材,怕是销路不是很大,所以我们决定推出一个‘一体化自助健身超市’的概念。简单说,就是设计一个全方面的系统,把我们的健身器材统一在一起,让一个人从进入健身馆起,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在这个系统的控制之下,他该做多少什么热身运动,要做多少下胸肌训练,跑多少步最合适,等等,都在这个系统的指导和控制之下。客户也可以不按照系统建议的方式锻炼,他们运动有很大的随意性和自由性,但是我们必须随时给他一些提醒和注意,帮助矫正错误,关键时刻我们可以锁定机器,防止一些不合理运动和超负荷运动,减少意外事故的发生。这个系统比我们之前设想的会复杂一些,当然也会更有前景一些,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最好的人来做。”
“这是第一点,因为我们都觉得你是最好的。第二呢,是我们想让这套系统的版权,控制在你的手里,以后我们制造的所有设备都内嵌你设计的系统,每销售一套设备,你可以提取一定的费用,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呵呵,还能避免一些版权费用上的纠纷。”
“怎么样?我们这个想法不错吧?”俞雪得意地笑着,“把版权留在你手里,我们就可以想给多少就多少,想不给就不给,嘿嘿,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做奸商的潜力了。”
雪风跟着苦笑了两声,紧紧盯住俞雪的眼睛的,道:“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不剥削你,还去剥削谁啊?”俞雪笑道,毫不示弱地迎着雪风的目光,可是不知怎么,让雪风一看,她就有些心虚,胡乱摆了摆手,道:“放心,我们也不会太剥削你的。”
雪风笑了起来,果然,这丫头嘴上说的都是要怎么怎么剥削自己,她们如何如何占便宜,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就算是要搞这个所谓的“一体化自助健身超市”,难度也不会比原来大多少,只要能把健身机的系统做出来,把它们统一在一起就不是很难。也许,那个原先的软件商根本没打算放弃,这么好的前景和利润,谁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真正捣鬼的,怕是俞雪这个丫头。估计是自己这两天心神不定、魂不守舍的样子,让着这丫头看在了眼里,心里有些着急,于是就想了这么个主意,想用项目的事情让自己能够尽快振奋起来。
俞雪被雪风笑得心更虚,一边故作狠状,道:“你笑什么笑!真不痛快!”,一边却避开雪风的眼神,装作去换电视频道的样子,嘴里嘀咕道:“怎么看这个频道?一点都不好看!”
雪风被俞雪这个欲盖弥彰的掩饰模样给逗乐了,看来这丫头还真是没有演戏的天赋,在这点上她真的比不上陈砚,不过雪风心里却涌起丝丝的感动和温暖,俞雪真是心细人善,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脾气,她知道明着帮自己,自己肯定不会接受,就想出这个办法,宁可她自己去做一个恶人。
俞雪能做到如此,雪风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呢?“好,小雪,这个系统我帮你做了!”
“真的?”俞雪欣喜异常,张开双臂就朝雪风扑了过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我的。”
“鼻子!鼻子!”雪风大叫了起来,他被俞雪一下扑到在沙发上,鼻子差点又磕到沙发的扶手上。
俞雪赶紧站了起来,紧张地在雪风的鼻子上看了看,然后拍拍胸脯,“还好,还好,都怪我,一高兴就差点忘了你的鼻子。好了,为了庆祝你从今以后受我剥削,我去亲自下厨做顿好的。”。
雪风笑着看俞雪钻进了厨房,这才想起了一件大事,上次答应了俞雪的母亲去和欧阳菲谈投资的事情,结果让军方这么一折腾,自己竟给忘了,明天自己就去找欧阳菲谈谈这件事,俞雪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也得把俞雪的事放在心上才行,真希望她们母女俩能早日和好。要是再耽搁下去,怕是欧阳菲就找好了投资人。
××××× “菲姐,我来给你送钱来了!”雪风一进欧阳菲的办公室就开始叫唤了。
欧阳菲早已经习惯了雪风这莫名其妙的开场白,自顾看着手里的文件,头也没抬,笑呵呵道:“呵呵,你不会是说反了吧,我怎么觉得你是来找我要钱的。”
雪风“嘿嘿”一笑,转身把门带上,“我可是很认真的,这次是真的给你送钱来了,你收购健身器材制造商的钱有着落了。”
“哦?”欧阳菲合上手里的资料,抬头一看,就看见了雪风鼻子上大大的包扎,遂关心道:“你的伤不要紧了吧,你现在把精力全放在养病上,不要到处乱跑,我的事情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说着,欧阳菲就站起来走了过来,想看看雪风鼻子上的伤到底如何了。
“汗~~”雪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早没事了,就是磕了一下,已经好利索了。先不说这个,我帮你找到了投资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欧阳菲凑过来弯腰仔细观察了一会雪风的伤口,再看雪风的眼神确实很认真,不象是在开玩笑,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收购健身器材商的所有资金,有人替你全部支付!”雪风说到。
没想到欧阳菲却笑了起来,“谁?你认识的人里面,据我所知,和有钱人搭界的,大概只有陈砚一个。你不会是说大秦准备投资,让你来当说客吧。”,欧阳菲摇了摇手,笑着坐回了自己的椅子里。
“是凰天!”雪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唔?”欧阳菲吃了一惊,一下就从椅子里坐直了身子,如果雪风说是大秦,自己一点都不意外,大秦早就表示要给自己投资,只是自己一直都没答应,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雪风会说出凰天来,雪风又是什么时候认识了凰天的人呢?欧阳菲看着雪风的眼睛,道:“你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没有,我说了,我是认真的!”雪风再次重复了一遍。
欧阳菲眉头就皱了起来,靠在椅背上思索起来,这有没有搞错啊,竟然会是凰天。
“我知道你此刻一定很疑惑!凭着凰天的实力,他们要是对你这个计划感兴趣,完全可以自己去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还会来找你?”雪风说到。
欧阳菲点了点头,“事实就是如此,是大秦的话我还可以理解,我虽然离开了大秦,但在大秦我多少还是有些薄面。是凰天我就有些无法理解了,我们以前一直是商场上的对手,而且彼此间又无深交,他们凭什么要给我投资?”
“嗯,这个我可以慢慢给你解释,不过我可以保证,凰天这次是真心实意来投资的,而且,他们并不图什么回报,只要你一点头,他们的资金马上就可以到位。”
欧阳菲坐不住了,再次走过去摸了摸雪风的额头,道:“小风,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凰天是个超级商业财团,不是什么慈善机构,他们怎么会不图任何回报就给我们注资呢?这话是谁对你说的,他肯定是骗你的,醒一醒吧你。”
雪风也不着急,轻轻推开欧阳菲的手,笑道:“我清醒着呢,没糊涂。严格说起来,对方其实还是有真的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很清楚让一个人明白,这次是凰天是为她而注资的。”
“什么意思?”欧阳菲有点迷糊了,道:“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说话老是神神秘秘的。”
“一点都不神秘,只是我才刚说了个开头,你就不相信了,没让我把话说完。你等我把话说完,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嗯,你说,你说。”欧阳菲无奈,只得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等着雪风的解释,没想到雪风坐在那里憋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欧阳菲大急,“你倒是说啊。”
“哎~”雪风叹了口气,话到嘴边,他又不确定是否真的要把俞雪的事情告诉欧阳菲,“让你一打断,我现在又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我又不会勉强你。”欧阳菲看着雪风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着急。
雪风思索了一会,一咬牙,这事还是跟欧阳菲说清楚,一来让欧阳菲放心,二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总比自己一个人干要强一些。俞雪现在对欧阳菲是极度崇拜,如果欧阳菲能旁敲侧击说一些,自己的工作难度也能降低不少呢,遂问道:“你我问你,你知道俞雪前段时间为什么会被大秦调换工作吗?”
“不知道!”欧阳菲大怒,这不是废话,自己以前早就说过猜不透张凌风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俞雪是凰天的人。”
“你说什么?”欧阳菲瞪着雪风,俞雪会是凰天的人?开什么玩笑!俞雪是凰天的人,那她去大秦干什么?做企业间谍?不可能,欧阳菲打死也不相信俞雪会做这种事,她宁愿相信这是雪风这次鼻子受伤严重,以致于影响了大脑的判断,然后胡说八道。
可是再看雪风的样子,没有一点神志不清的意思,难道他说的是真的?欧阳菲的大脑有点乱了,这也未免太滑稽了吧。以前欧阳菲就一直没能想明白张凌风为什么要突然给俞雪换个闲职,那还不如直接开除掉算了,可是他就是不开除。等到俞雪一提出辞职,他又马上就同意,甚至还给了俞雪一大笔补助,如果按照雪风的说法,张凌风的这些举动就有些能解释得通了。雪风一定是早就知道了俞雪是凰天的人,怪不得上次俞雪提出辞职,所有人都反对,只有他一个人赞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菲彻底郁闷了,“你还是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吧。”
“或许这么说也不对。”雪风稍微一顿,道:“准确地说,小雪应该是凰天集团的掌门千金、未来凰天的掌舵人,只是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个身份。”
雪风叹了口气,把上次李秀凤来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道:“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了小雪的身世,在那之前李秀凤也去找过大秦,希望大秦把小雪开除,可能是大秦抹不下脸,所以就给小雪换了一个闲职,等着小雪自己离职。不过小雪的母亲已经答应了我,今后不会再去逼迫俞雪,只是小雪还不知道,我也不能去明说。刚好你们这次要搞这个项目,我看小雪对这个项目非常上心,所以就劝她母亲以凰天的名义来注资,做出全力支持小雪的态势,缓和一下她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她母亲已经答应了我,只是怕你有什么想法,叫我过来和你商量一下。”
欧阳菲听完原委,不禁感慨了起来,看来生在富贵之家,也不一定就会幸福,陈砚的家里有权有势,不能不说是显赫至极,可是她却是有家不能回;俞雪的母亲是全国最有钱、最有能力的女人,她却因为这个母亲而四处飘泊,甚至是流浪街头。欧阳菲抚了抚有些发痛的额头,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菲姐,不管你同不同意接受凰天的注资,我都希望你不要把这事告诉小雪,就当作是凰天的一次普通投资来对待。”雪风继续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欧阳菲有些为难,她想过找很多人来给自己投资,却唯独没有考虑过凰天,一来她不想给大秦造成什么误会,毕竟西京是大秦的地盘,自己刚刚离开大秦就和凰天走到一起,张凌风不可能没有想法的,自己不想因此坏了和张凌风的关系;二来她也不愿意和凰天合作,大家以前在商场上是你死我活的对手,突然之间要变成合作对手,欧阳菲在心理上还是一时难以接受,道:“这件事情我会考虑的,不过你得给我一点时间。”
雪风当然明白欧阳菲的难处,道:“你也不要太为难了,不是非要接受凰天的投资不可,机会以后还会有的。”
“嗯,我考虑一下,有了决定我会通知你的。”欧阳菲顿了顿,理理混乱的思绪,道:“我现在不担心小雪,倒是你的状态让我有些放心不下。上次的事情我也听小雪说了一些,事情已经搞清楚了,你也就不要太放在心里,多往前看。何况军队的领导不是都已经给你道歉了么,这次就是几个害群之马搞的鬼。”
雪风摆了摆手,道:“我没事,这么一点小挫折还击不倒我,比这还大的挫折我都挺过来了,还能翻不过这小土坎?呵呵,你等着吧,等过几天我把状态调整过来,你就能看见以前那个生龙活虎的疯子了!”
“这就好!怪不得燕子说你是不死蟑螂呢。”欧阳菲笑了起来,促狭道:“努力点,我可是非常看好你和燕子的。”
雪风心里一痛,他当然明白欧阳菲的意思,可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把自己折腾得血本无归了,想要东山再起,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可是雪风是不会停下来的,当年自己从银蝶出来的,那才叫一穷二白呢,而现在,至少自己还有陈砚,还有一群真心朋友,还有一座房子可以抵押,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豁出去再拼一把就是了,反正,自己是不会让燕子再跑了的,“菲姐你就等着看好吧。”雪风咬了咬牙。
从欧阳菲那里回来,雪风又强迫自己坐到了电脑前,既然已经答应了俞雪,就要尽快恢复状态,雪风逼着自己在电脑上写着一些东西,哪怕是最简单的程序呢,只要能开始写,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感觉的。
雪风漫无边际地在电脑上随便写着,写到一个地方突然联想到了一些问题,就想着要去查一查资料,于是随意按了一下切换键,准备去找资料。可是就在界面切换的瞬间,雪风的神经一下紧张了起来。
雪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股莫名的紧张感,只是心里隐隐觉得哪里和往常不太一样,但是又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雪风极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又去按了一下切换键,他要重复一下刚才的操作,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就在界面再次转换的瞬间,雪风终于明白了是哪里出了问题:界面转换的速度比往常慢了那么一点点,这点点时间或许只有零点几几秒,但是雪风超常的黑客直觉却告诉他,一定是出了问题。
雪风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调出命令行,输入了一个命令,屏幕一闪,出现了机器此刻所有的网络连接数据,雪风一下就在一闪而过的数据里发现了问题,一个机器已经链入了自己的机器。
雪风大惊,真没想到,有人竟能在自己毫无发觉的情况下就进入了自己的机器。雪风的神经瞬间高速运动了起来,一下就恢复了往常的状态,双手在键盘一阵飞舞,迅速锁定了对方的IP。
对方已经进入了雪风的机器,此时正在复制权限,如果再迟发觉几秒钟,当年史丹劳羞辱雪风的事情就要再次重演了。雪风暗呼侥幸,马上终止了对方的远程操作,然后很帅气地给对方发了一个消息:“站住!往后退!这里是我的地盘!”
过了许久,不见对方的回应,雪风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只是个偶然跑进自己地盘的家伙,现在知道自己在,估计以后是不会再来了。自己这次也真是太大意了,以前网络监控全靠小沙弥,现在小沙弥不在了,自己竟然忘了弄个监控程序,否则也不会让人这么轻易就跑了进来。
雪风笑着摇摇头,准备关掉命令行,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这么快就发现了我,不愧是能消灭魅影的风神,我还会再来的。”
雪风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知道我是风神!!!

“这句话或许是确有其事!”张凌风收回目光,轻轻笑道,“但肯定是不准确的。市场从来都是竞争的市场,大秦和凰天今天所形成的这种对峙局面,同样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并不是什么人力所为。没有竞争的市场最终只能走向死亡,大秦不怕竞争,就怕不竞争。”
张凌风说到这里,看了看旁边的李秀凤,道:“这次,凰天集团的李总裁,就把自己新业务的第一站放在了西京,并准备投入上亿的巨资,把西京建成凰天集团这项新业务的总部所在。这对西京市的商界是个促进,对我们大秦来说,则是个激励。作为西京市的本地企业,我们是非常欢迎,并希望凰天的这样的企业能够再多一些,和我们一起,把西京市的市场做得更加繁荣。在这个会开始之前,我真心祝愿凰天的业务能在西京落地生根、枝繁叶茂。”
说完,张凌风站了起来,朝李秀凤伸出来,笑呵呵道:“李总裁,恭喜啊,恭喜。”
“谢谢张总裁的吉言,日后还得你多多关照才是!”李秀凤站了起来,两人一握手,下边的闪光灯又是噼里啪啦一阵闪。
旁边的雪风是彻底傻眼了,这张凌风也忒能说了,这一通冠冕堂皇的话,简直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死的说成活的,好象刚才那个对欧阳菲冷嘲热讽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似乎大秦一向就很欢迎凰天,甚至是丝毫不忌欧阳菲和凰天扯在了一起。
雪风再去看旁边几人,欧阳菲面色沉寂,一点表情也没有,似乎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俞雪则是满腹心事,估计张凌风刚才说了什么,她根本就没听到;去看陈砚,刚好陈砚也在看自己,陈砚大概是知道雪风在想什么,冲雪风瞪了瞪眼,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小拳头,吓得雪风只好低头,就当自己也什么都没听见。
等下面的记者稍一安静,李张两人都重新坐了下来,这次是李秀凤开口了,满脸笑魇地道:“非常感谢张总裁百忙之中能赏光我这个小小的会,我感到很荣幸。张总裁的话非常对,市场需要竞争,也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我知道大秦在房地产上做得非常好,在这里,作为沪市企业的代表,我也诚挚邀请大秦能够参与到沪市的房地产市场里来。”
“嗡~”台下的记者们又开始乱了,这句话无疑是向大秦发出邀请,这让大家都有些搞不清楚了,以前大秦几次杀入沪市的房地产界,最后都让凰天成功地挤了出来,这次怎么会主动邀请大秦呢,是双方私底下另有什么协议,还是凰天遇到了什么困难?
“另外,我也有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李秀凤说到这里瞥了瞥一旁的俞雪,发现俞雪心不在焉、无精打采,脸色就微微一滞,继续说道:“这次凰天和阳菲健身俱乐部合作的新项目,将由我的女儿全权负责。”,说完,李秀凤手一伸,指向俞雪,笑道:“俞雪,你也说两句,和大家认识一下吧!”
场面顿时很寂静,静得每个人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谁都想不到李秀凤宣布的事情竟会是这个,下面的记者没想到,台上的人同样没有想到,就连当事人的俞雪,也是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哗~”,台下的记者们毕竟是够职业,很快反应了过来,把镜头全对准了俞雪,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凰天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未来接班人?
俞雪还是在那里呆坐着,她没有想到李秀凤会在这么多人面前突然说出了她的身份,心里先是惊,然后就是惶恐,这下完了,菲姐会怎么看自己,雪风大哥会怎么看自己,陈砚姐会怎么看自己,自己瞒了他们那么久,还去了大秦上班,他们现在肯定非常生气,今后怕是再也不会理自己,那自己该怎么办?俞雪这么一想,不由心底无比难过,竟然忘了此时有那么多人在看着自己。
还是旁边的欧阳菲拍了拍俞雪的手,把她拍醒,低声道:“小雪,说话,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要让你母亲难堪。”
俞雪这才反应过来,她对承认李秀凤是自己母亲,一直存在着抵触情绪,但是此时李秀凤当着这么多人一说,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是不回应,李秀凤就会在媒体的面前很难堪,心里怕是也会很伤心,自己的女儿竟然不认自己,这对李秀凤来说,无疑是非常残忍的;要是去回应,俞雪又是极不情愿,是李秀凤抛弃了自己,也是她逼着自己到处飘泊,现在可能因为她的这句话,自己又要失去很多朋友,重新去飘泊,那自己为什么要去认她呢。
李秀凤看俞雪坐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她的心里也是非常紧张,自己这次纯属是在冒险,她就是在赌,赌俞雪在众人面前会不会让自己难堪,如果俞雪认下了,那就是她心里其实还很维护自己,很在意自己,自己日后就算为她做再大的牺牲,那也值了;如果俞雪不认,那就是她已经对自己绝望了,不再有任何感情了,恐怕今后都不会再认自己了。
俞雪还在那里犹豫,欧阳菲又继续说道:“这个项目你不是说非做不可吗?怎么?要临阵退缩了?”
俞雪一下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自己当时还给欧阳菲表态,说即使没人投钱,自己也要把这个项目做下去,那自己现在还犹豫什么呢,当下俞雪就站了起来,“我是俞雪,以后还请在座诸位多多关照。”说完朝下面的人微微一欠身,再次坐了下去,她的心里已经下定了主意,自己是为了做项目才站了起来,但李秀凤要是以此为筹码,要胁自己回到沪市去,自己宁可和她翻脸,反正自己是不会离开西京的。
那边李秀凤神色一松,脸上就挂满了笑意,虽然她已经极力在掩饰了,但众人可以看出,她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李秀凤含笑看着己方的那个负责人,道:“我说完了,你们开始吧!”
接下来就很程序化了,双方当场签字,然后说了一些场面上的话,会就算结束,凰天在会结束后还举行了一个酒会,媒体的人着急回去整理稿子,所以大部分都无意滞留,留下的都是一些西京市的企业界代表,他们都想刺探刺探和凰天有没合作的希望。不过张凌风没参加,他借口刚下飞机身体不适,和李秀凤等人客套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了。
雪风本来是想走的,又没人认识自己,自己杵在那里也没啥意思,结果却被陈砚给拉住了。直到此时,陈砚还是没反应过来,俞雪怎么就成了凰天的未来接班人了,她把雪风拉到了僻静之处,躲开众人的纠缠,非要雪风给自己解释清楚,她隐约也猜到了雪风肯定是知道这回事的。
雪风无奈,就把李秀凤母女的事情简单地给陈砚做了个交代。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俞雪是李秀凤的女儿?”陈砚一把拽住雪风,表情很严肃。
“什么时候?”雪风挠了挠头发,思索道:“应该是上次我从你三哥基地里回来的时候吧。”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陈砚有些生气。
“这事要是能告诉你,我不早就告诉你了么。”雪风无奈,叹了口气,“我当时也想不到小雪会是凰天集团的掌门千金呢。”
“那…”陈砚迟疑了一下,“那你知道她的身份后,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雪风不知道陈砚的意思,遂道:“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就想着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们母女重归于好,小雪老在外面这么漂着,总归不是办法。”
陈砚的心里顿时冒出酸酸的感觉,但还是不肯就此罢休,继续问着,“我问的是,你对俞雪有啥想法?”
“呃?”雪风有些发楞,显然没回转过来。
“就是你对俞雪有啥看法?”陈砚也觉得自己的问法有些不妥,遂改了口风。
“背后议论人可不好哦。”雪风顺手刮了一下陈砚的鼻子,他根本就没理解陈砚的意思。
“我就要你说!”陈砚又使出了很久没有用过的“夺命追魂掐”,直掐得雪风连连求饶,“我说,我说,姑奶奶,我说还不行嘛。”
雪风揉着发痛的胳膊,往酒会场中间看去,俞雪此时正被几个人围在中间问个不停,这让俞雪有些招架不住,雪风就笑了笑,道:“小雪人很聪明,也很勤奋,这次的这个项目就是她一个人又做调查又做分析,之后提出来的。她在经营管理方面很有天赋,上次我的那个看门狗网站,小雪就给了不少意见。唔,她做的饭也很好吃。”雪风脸上笑意更甚,却丝毫没注意到旁边陈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初第一眼看到小雪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就像是……”
“啊~”雪风一声惨叫,把酒会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却是陈砚在他脚上猛跺一下,然后气乎乎走了。
陈砚真正明白自己感情,还是因为俞雪的一番紧逼,所以她一直都把俞雪视为一个潜在的对手,什么都喜欢和俞雪作个参照来比较,这大概是恋爱中女人的一个通病吧,总想着者处处占得上风。但比较的结果却是,除了自己的显赫身世外,她几乎就没了任何优势,脾气不好,对雪风不够温柔,也不会做饭,在经营管理上更是远远不如俞雪,甚至还因为自己的原因,几番牵连了雪风。特别是这次雪风被抓的事情后,陈砚心里就有了疙瘩,老觉得自己对不起雪风,这几天她能够安静呆在大秦上班,并不是她不想去见雪风,一来心里疙瘩没有解开,二来也是希望雪风知道,自己正在向俞雪那步努力。
可是,刚才李秀凤的话,让陈砚心里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优势也丧失了,原来俞雪也有着不输于自己的背景,这么一比较,自己竟然是处处占尽下了风。于是,雪风的想法就成了她最后的希望了,没想到雪风对俞雪又是一通夸赞,所提种种,皆是自己的不足,陈砚直觉天地一黑,再也没有了任何希望,心里一阵凄苦,最后一发狠,反正是不如别人,追也追不上,那就索性把自己做到底吧,朝雪风脚上一踩,转身离去,老娘就这样,随便你怎么着。
雪风又不是傻子,只是他刚开始就没往歪处想,此时看陈砚的这些举动,立刻就明白了这丫头的心思,不禁暗骂了自己几声猪,然后苦笑,这下要怎么给丫头给解释呢,最后叹气道:“死丫头,火急火燎的,自己刚才是要说,自己对于俞雪,就像是哥哥对妹妹一样亲近。”
PS:封推期间插播几个无良小广告: 友情推荐:YD白衣的《诱》书号4957;
无耻贱人天的《我欲天下》书号5296;
葱子推荐:军刀大人的《愤怒的子弹》,铁血军文,男人必看。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