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 小说 我们进来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如果她没有回头的话

我们进来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如果她没有回头的话

我醒来的时候,他们都走了。
服务员说我们这屋到了早上六点突然就没有声音了,他以为出了事儿,就跑了进来,看见我们横七竖八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有人手里拿着话筒,有人拿着酒杯,啤酒顺着胳膊流下来也毫无感觉,大约四个小时后,就一会儿起来一个,因为都有事儿,便走了。
我问现在几点。服务员说下午三点,如果我还难受,可以再躺会儿,我们进来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
既然已经醒了,就不躺了。我要了一杯冰水,喝完出了包房。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我走在北京的马路上,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发觉自己竟然那么渺小,以前从来都感觉高楼在我脚下。
也许人越大,越感觉自己在社会中的渺小。
风一吹,我清醒了许多,感觉胳膊有点儿疼,撸起袖子一看,流了点儿血,已经结疤。怎么弄的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必是昨晚喝多了摔跟头磕的,直到这时酒醒了才发觉疼,就像成长中的伤痛,当时并不察觉,也不知从何而来,只有长大了才能体会到。
青春像一条抓在手里的泥鳅,欢蹦乱跳,不经意间便会从指缝悄悄溜走,当发现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尾巴,越想抓住它,越用力去抓,它跑得越快。
当年毕业的时候,同学们收拾行李,我拿根烟在他们中间遛来遛去,并不着急,我说,我还有时间。现在,属于我的时间,已经没了。
如果让我为自己做份简历,我会这样写道: 姓名:邱飞 年龄:26岁 性别:男
曾有过: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女朋友、一些理想、八块腹肌
现拥有:一些美好的回忆、快二尺六的腰围、对生活悲观的态度
现在的我无比怀念和周舟在教室上自习的美好夜晚,无比怀念和杨阳在楼顶对酒当歌抽烟弹琴的深夜,还有那些曾经让我深恶痛绝现在无比怀念的课程和考试。
现在的校园已经很少能看见留长发的男生,也听不到草地和楼顶上的歌声,学校绿化得像个修补过的公园,整洁平坦,绿树红花,人为的痕迹太重,适合学习,不适合生活。
某天午夜,当我再次打开收音机,听到熟悉的Nirvana的旋律时,便不由自主想起那个背着吉他,听着打口唱片,走在撒满阳光的校园的青年——我开始迷惑,记忆中和此时的我,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Nirvana让我感觉有点儿闹了。但听到《Wheredidyousleeplastnight》的时候,柯本撕裂而颤抖的声音,让我想到了周舟,于是眼眶湿润了。
柯本死得很是时候,如果现在还活着,也许同样不可避免会成为一个俗人。
生活有时候挺没劲的,但活着,却很有意思。

我们进来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如果她没有回头的话。26
事情正如杨阳所说:该来的自然会来到。周舟就是那个注定此时此刻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孩,她像一片花瓣飘然而至,落在了我的肩上。
一天下午,我们班和班进行足球比赛。我们叫班的队员为“老二”。班有一个姓朱的同学速度快踢前锋,一个姓吴的同学组织进攻,一个姓单的同学负责阻截我们的进攻,还有一个姓麦的同学把守球门。这样他们班就由朱老二、吴老二、单老二和麦老二组成一条能攻能守的战线,与我们球队抗衡。那天吴老二因为肚子疼没能上场,导致班3:1输给了我们。我们班的三粒入球全部由我包办,班的那个进球是朱老二打进的,当时我们班队员全体压上进攻,我的一脚射门被麦老二没收,他快速将球抛至前场,朱老二接球后无人防守,他单刀直入禁区,在距球门10米的持地方,单老二对他喊道“射了,快射!”朱老二腿一哆嗦,将球射入大门。
那天我的脚感极好,射门欲望特别强烈。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对杨阳说:“你信吗,我能一脚踢中那棵树。”杨阳说他信,可我还是轮起一脚,将足球向那棵树踢去。足球离开了我的脚,划出一条上升的弧线向前蹿去,皮球离树越来越近,在它马上就要撞到那棵树的时候,却突然鬼使神差般地改变了运动轨迹,擦着树皮滑过,向旁边一个拎着暖壶款款走过的女生飞去。皮球开始下降,不偏不正,正好撞到那个女生拎着的暖壶上。
“哎呀!”一声惊叫,暖壶的瓶胆粉碎如屑,壶里的热水冒出白色蒸气在地面扩散开。女生拎着一个空荡汤的蓝色镂空铁皮暖壶壳,向我们这边愤怒地看过来,她撅起小嘴,怒瞪着大眼睛,娇美的身体一动不动地站着,甚是美丽。
杨阳踢了我屁股一脚,说:“快过去,你的机会来了。”
我急忙跑过去,连声赔礼道歉说对不起,体贴地问:“同学,烫着你了吗?”
“你踢球怎么不看着点呀!”看来她是没有被烫到。
“他就是看见你才踢的,他的脚法特准。你可千万别绕了他,他是故意的。”杨阳此刻已经走到我们面前。
“是吗?”女生严肃地问我。
“不是!是!是也不是!不是也是!”我一时不知所措。
女生被我的尴尬逗乐了,显示出无所谓的样子。
“你的裤子全湿了。”我还是有点儿过意不去。
“没事儿,我回去换一条就行了。”女生说。
“你的暖壶碎了,要不然先用我的吧!”我说。
“不用了,我下礼拜回家再拿一个就行了。”
“别!那你得好几天没有热水用,我多过意不去。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拿我的暖壶。”我兴奋地跑向宿舍,听见杨阳在身后对那个女生说:“我这哥们儿就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跑回宿舍,我抄起我的暖壶便往楼下跑,跑到四层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又跑回宿舍,拿了一块抹布把暖壶上的尘土擦了又擦,经过反复地精雕细琢,才再次冲出宿舍。
我把暖壶硬塞给那个女生,她说:“这多不好意思,你用什么呀?”
我说:“我什么都不用……”
杨阳插话说:“他不洗脸不洗脚还喝生水,你就放心地用吧!”
女生抿着嘴想笑又未笑出来。
我指着杨阳对女生说:“他洗脸洗脚和饮用水根本就不分开。”
女生终于按捺不住,笑了出来,她问我:“怎么把暖壶还你?” 我说:“我住540。”
“好吧,回头见。”女生说完便转身向水房走去。
我还想再跟她说点什么,可是人家已经对我说了回头见,我也不便再死死纠缠。
回宿舍的路上,我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又返回头去找那个女生-
女生已经打完开水,正准备进楼,我叫住她。她回头一看是我,便退回来问我什么事?
我问她:“你住哪儿?”
“137。”女生用嘴朝一层的某个窗口呶了一下说:“就这儿。” “你叫什么名字?”
“周舟。” “噢,行了,你进去吧。”
周舟走上台阶,进楼前不忘对我回眸一笑,我也咧开嘴傻笑了一下。我感觉自己的暖壶拎在周舟的手里显得那么生动。
晚上,就在我正准备脱衣睡觉之际,宿舍的传呼器响起看门老大爷的粗暴声音:“540那个没暖壶的下来,有人找!”
杨阳问我:“是不是说你呢?”
我又一听,老大爷还在说:“540谁没暖壶谁就快点儿下来,有人找!”
“是说我呢,我下去看看。”我重新穿上鞋。
我跑到一层,问老头:“大爷,我就是540那个没暖壶的,谁找我?”
老头把眼睛一斜说:“人家等半天了。”
我看见周舟正拎着我的暖壶站在男生楼门口,我走了过去。
周舟说:“你还没洗呢吧?” 我说:“我不用,还是你拿回去用吧!”
周舟说:“我已经洗完了,给你留下半壶水。”这时我才发现周舟的脚上穿着一双毛绒绒的卡通拖鞋,头发披散在肩上,样子颇为可爱。
我接过暖壶说:“谢谢。” 周舟说:“快熄灯了,我得回去。”
跟周舟道别的时候,我没忘对她说:“其实我不像杨阳说的那样不讲卫生,只是偶尔不洗。”
“谁是杨阳?” “就是今天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家伙,他都快一个月没洗脚了。”
“那你可惨了。” “我早就习惯了。” “你叫什么?” “我叫邱飞。”
“哦。好吧,拜拜。” “拜拜。”
当我把脚泡进周舟送来的开水里的时候,一种幸福感从脚趾传递到身体各个部位并顺毛孔扩散出去,洋溢在我的周围。
那晚我睡了一个特别舒服的觉。
杨阳说第二天早上他起床的时候,看到我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他不忍叫醒我,兀自去上课,而我却在睡眠中体会着幸福的时候又一次被老师记以旷课。
27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周舟,她不仅带给我每晚洗脚时的温馨感受,还使我变得兴奋不安,找到了生活的新方向。
我寻思向周舟表白的方法,可不是太唐突,就是肉麻得一塌糊涂,或是矫揉造作得使人发笑。我在校园里蹓跶来蹓跶去,期待着突发奇想,但每种想法尚未具体化便被我彻底否定。我总觉得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不仅要迈出去,还要迈得姿势优美,距离不大不小,更要为迈出第二步奠定坚实基矗总之,事情要做得不温不火,一切刚刚好。
一个邮筒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是否可以写一封信给周舟,这样既含蓄又委婉,一切尽在文字中,但我又感觉写信的方式不太符合我直来直去的性格,而且如果周舟除了想让我坚持每天洗脚外,并无他意的话,那么这封信必会造成我们日后见面时的尴尬。
为了这件事情,我冥思苦想了一上午,又魂不守舍了一下午。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左思右想却不得其解,我让他们帮我想个好主意,可他们却借题发挥,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泛泛而谈却不在本质上面,但积极踊跃为我出谋划策的态度,还是让我感激不已。
我仰天长啸:“操得了,我他妈该怎么跟周舟说呀!”
“别…别说了,睡吧!”张超凡为了保证明天能够准时起床去上课制止了我们的交谈。
听了张超凡的话,杨阳躺在床上大笑不止。 28
经过一宿理性与感性的斗争,第二天黎明时分,我决定豁出去了,直接向周舟倾诉,但是我现在却极需要补充睡眠。
当天傍晚,我精心梳洗打扮后出了门,来到女生楼前,冲周舟宿舍的窗口喊道:“周舟!”
窗户打开,一张陌生的女生面孔出现,她对我说:“周舟去图书馆借书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没事儿,我在外面等会儿她吧。”于是我站在女生楼前的花园长廊里等待周舟回来。
月光洒下来,遍地银白,我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不知是出于天气冷还是紧张的缘故。一个男生也在此等待着这栋楼里的某个女生,片刻后那个女生出来了,两个人手挽手不知去了哪里。
这时,一个身影走来,我凭借对周舟走路姿势的印象,感觉来者就是周舟。
果然如此,周舟背着一个双肩背的书包回来了,她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等她,我叫了她一声,她寻声一看,是我,便微笑着走过来。
“你借书去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听你们宿舍女生说的。你吃饭了吗?”
“没吃,怎么,想请客吗?”周舟露出甜甜的微笑。
“我也没吃呢。咱们一块去吃吧!” “好埃” “走吧!”
“等会儿,我先把书包放回去。” “我在这儿等你。”
“我马上就出来。”周舟扭头跑回宿舍。
片刻后,周舟出来了,身后跟着刚才那个女生。“这是我同学,沈丽。”周舟向我介绍道,“他叫邱飞,就是用足球把我的暖壶踢碎的那个男生。”
“你好!” “你好!”我和沈丽互相寒暄。 “我们去哪儿吃呀”我问。 “随便。”
“那就跟我走吧!”
我们来到我和杨阳经常喝酒的小饭馆,挑了一张邻窗的桌子坐下来,服务员拿来菜单问我们吃什么,我亲切地称呼了她一声:大姐。
服务员定睛一瞧,是我,说道:“你又来了,你那个哥们怎么没来?”
“他今天难受。”我随口说道。
我们点完菜,服务员临拿走菜单时说:“你替我给他带个好。”我知道她说的是杨阳。
我说:“放心吧,一定带到。大姐,上菜快点儿,我们都饿了。”
服务员说:“好。”然后离去。 周舟问我:“你怎么跟服务员这么熟?”
“我和杨阳经常来这里喝酒,有一次我俩在这儿呆了一宿。”
“你们男生为什么都喜欢喝酒呀?”沈丽问。
“我说不上喜欢,就是有时候心烦,想喝点儿。”
“你烦什么呀,是不是觉得功课沉重?”周舟向我。
“不光是学习上的困惑,有很多事都让我心烦。”
“没想到你还有点儿多愁善感。”周舟抿嘴笑道。
“嗨,可能吧,高中的时候我可不是这样。” “那时候你什么样呀?”周舟又问。
“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整个就是一个阳光少年,每天无忧无虑地生活,吃、睡、玩、学习都不耽误。”我神采飞扬地讲述着自己的高中生活,讲着讲着,我斜眼向窗外看去,见杨阳进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小商店。我想他也许还没有吃饭,把他叫来正好二对二。我说:“杨阳在外面呢,我把他叫进来,咱们一块吃吧。”
周舟说:“好呀!”
杨阳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包还没拆开的“都宝”,我给他们作了介绍后,杨阳坐在我身旁的空座上拆开烟,递给我一根,我尚未来得及考虑就顺手接了过来。我看了一眼周舟,她正在盯着我看。
服务员端菜上来,看见了杨阳,问道:“好点儿了吗?”
我赶紧接过话:“大姐,多亏你刚才惦记,他现在已经康复了。”
“那就好!”服务员又去端菜。
杨阳双眼扑朔迷离地看着我们,不知怎么回事。我解释道:“刚才她问你怎么没来,我说你病了。”
“还能有人想起我,真让我感动”杨阳又说,“今天喝酒吗?”
我说“算了吧,咱俩改日单独喝。” “你们要是想喝就喝吧!”周舟说。
“好吧,大姐拿两瓶啤酒。”我向服务员招呼。“对了,你俩喝什么?”我问周舟和沈丽。
周舟说;“什么都不喝。” 杨阳说:“要不你俩也来点儿啤酒?”
周舟和沈丽相互一视,说:“好吧。”
杨阳给她们各自倒了一杯说:“先喝着,不够还有。”
菜上得差不多了,杨阳建议我们举杯碰一下,还让我讲两句。我端起酒杯说:“大家吃好喝好,巾帼勿让须眉。”
杨阳说:“你是须眉吗?”
“打你丫的,少废话。”我本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胡须,可伸手摸到的却是一片光秃秃的下巴,出来前我特意刮了胡子。
我吃了一口菜问周舟:“你去图书馆借什么书了?”
周舟说:“我本想借本小说看,可图书馆的书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借什么好,结果就空手回来了。”
杨阳说:“没关系,下回叫邱飞和你一起去,他看的书多,让他给你推荐几本好的。”
“你看过《挪威的森林》吗?”周舟问我。
“太小儿科了,高二历史课上我就看完了。” “你喜爱看谁的书?”周舟又问道。
“村上春树的看了不少,但后来越看越想吐:川端康成的书也看过几本,当时是把它当成黄书,配合生理卫生课本一起使用的;王朔的小说我都看了,它是打架前的兴奋剂,泡妞前的指导丛书,当然这是在于别人看来,我本人认为他把小说写透了;余华的书我也看过,给我的震撼不校”“余华写的一本小说叫《活着》,你有吗?”周舟问我。
“有,回头我借给你看。”我和周舟已经进入了钱钟书先生所说的借书是爱情开始的阶段。
两瓶啤酒已经喝完,我又叫服务员再拿两瓶,她端来啤酒时不忘说:“你们少喝点儿。”
我发现服务员的眼眶有些发黑,可能是好几宿没有睡觉的缘故,她不想因为我和杨阳而今夜仍然无法入睡。我说:“大姐,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耽误你睡觉的。”-
服务员冲我抱以了理解万岁的一笑后离去。杨阳看了一眼表,说:“没事儿,早着呢,才七点一刻!”
结完帐,我们走出饭馆。我看了一眼表,快十点了,我问周舟和沈丽:“你们去哪?”
沈丽说:“我得回去写作业,明天还要交呢。”
周舟没有什么表示,我问她:“你不着急回去吧?”
周舟说:“我作业写完了,不急着回去。”
杨阳非常知趣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先回宿舍了。”
教学楼的灯已经熄灭,月光和路灯照亮学校的甬路,我和周舟并肩漫步其上,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下,周舟微微一笑,我问她:“你笑什么?”
“没什么。”周舟的回答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们这时已走到路口,我说:“去操场蹓跶吧。”
“嗯。”周舟点头同意。我们没有拐弯,直接向操场方向走去。
我们围绕操场的跑道一圈圈地走着,谈论着各自身边发生的奇闻轶事,周舟被我讲的故事逗得笑个不停。
也不知道我们绕着操场走了多少圈,后来周舟想坐下来休息,我问:“累了?”
“有点儿。”周舟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巾,垫在看台的石阶上。
周舟说:“我都快饿了,你呢?”
我本来就没吃主食,只喝了几瓶啤酒,经周舟这么一提醒,也感觉有些饥饿。我说:“去吃羊肉串吧,我们宿舍楼下的那家烤得特好吃。”
“干净吗?”
“干净,我吃过好几次了,始终没出现不良反应,唯一的后遗症就是越吃越爱吃。”
“那走吧。”我和周舟离开了操常
在去吃羊肉串的路上,当我们途径女生楼时,它在瞬间由灯火通明变成漆黑一片。周舟“哎呀”一声:坏了。然后就一边对我说再见,一边趁值班大爷锁门前跨进楼内。周舟进楼后,透过窗户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也听不清她在窗户那边说些什么,据我的判断她好像是在说:没吃上羊肉串挺遗憾的,明天再去。
我点了一下头,周舟微笑着跟我招手再见,我也张嘴说了一声再见,看着她消失在楼厅的拐弯处。
晚上,杨阳有意和我聊起周舟,又自然而然地直奔主题——沈丽。杨阳说他想和沈丽好,问我有戏没戏。我说只要我和周舟好了,你和沈丽绝对有戏,回头我让周舟给你俩一撮合,这事儿保准成——
supercfc

男人则无论年龄大小,都摆腿频率飞快,健步如飞,意思是告诉众人:我忙着呢。少年男子多是着急去见女朋友去,晚了又是一通数落;中年男子是忙着签合同去,好几百万的订单等着呢;老年男子则是赶紧去抢购大白菜,听说这车便宜,四毛五一斤,买两百返二十。
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从远处走来的姑娘身上,她走路的姿势似曾相识,定睛瞧了瞧,她烫着一头卷花长发,戴着墨镜,衣着光鲜,一看就价格不菲。可能是某个女明星,走路的姿势我在荧幕上见过,所以觉得熟悉。我已经过了盲目崇拜的年纪,如果放在十年前,说不定会拿着日记本去找她签名,而现在我能做到的,就是冷眼旁观。她不停地回头张望,好像正准备打车,可是没有空车,只好边往前走边回头看,样子很急。
她走到距离我不远处,走累了,站在路边等待空车。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我听到铃声后的表现用小学生作文里经常出现的语句来形容就是激动得跳了起来,幸好没有房顶,要不就磕到脑袋了———竟然是我曾经写给周舟的一首歌!
你的眼睛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每次面对它都让我无法平静 它是黑夜里闪亮的星星
是我不倦守候的黎明 你的眼睛流淌一滴咸咸的泪水 我尝到了它里面苦涩的滋味
它为什么会这样伤悲 我要让它变得甘美 …… 除了周舟,谁还会知道这个旋律呢!
我的第一反应是,歌曲被人剽窃了,还流传到网上做成手机铃声,最近类似的事情屡屡发生。我认为考试的抄袭无关紧要,至少没有侵害第三者利益,大不了把自己坑了,知识没学会,学费白交了,而剽窃他人作品,就是道德败坏,好比偷了别人的孩子,换了身衣服,愣让孩子随自己的姓。
但是这首歌我只录了一盘磁带还给了周舟,难道她就是周舟?!
我又仔细观察了她,她背冲我,站在路边招手打车,虽然衣着和发式都已改变,但这个背影和我最后一次在机场见到的周舟的背影仍有吻合之处,我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周舟!”我叫了一声。如果她没有回头的话,我会再喊一声,如果仍不回头,那么我再喊第三声,依然不回头的话,我就走过去一试真假。
但是第一声刚喊完,她就回过头向我这边看了过来。我不再说话,盯着她看。她也没有言语,盯着我看。
良久,她摘掉墨镜,露出我再熟悉不过的脸庞———果然是周舟!
我跑过去,上下打量。 “是你!”周舟竭力保持的平静中流露着惊讶。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问。 “昨天晚上。”周舟说。 我问:“回来待多久?”
周舟说:“几个月,主要是和一家公司谈些业务,完了还得回去。”正说着,电话响了,周舟接听:“喂……马上过去,正在打车,不太好打……别客气,不用了,我还是自己过去吧……好的,一会儿见。”然后挂了电话说:“我得赶紧走了,客户已经到了,老板很重视这笔生意。”
“几点谈完,我去找你。”我说。 “不知道,也许会晚一些。”周舟说。
“你的电话换了吗?”我问。 “没有,还是原来那个号码。”周舟说。
“那我明天给你打电话。”我说。
“明天我要去使馆验护照,等完事儿了给你打电话吧。”周舟说。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周舟说:“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我冲周舟挥挥手,出租车开走了。我望着她远去的方向发呆。
“看什么呢?”乔巧走过来吓我一跳,朝我眺望的方向看去,“又被哪个漂亮姑娘迷住了?”
“没谁,就是脖子难受,抻抻。”我回过头说。
乔巧说:“书我就买了一本,咱俩一块儿看就行了,这破玩艺儿买两本不值。”然后拉上我的手说,“走吧,吃饭去。”
晚上回到宿舍,我把白天遇见周舟的事情告诉杨阳、张超凡和齐思新,他们都已知道我和乔巧的事情。张超凡代表众人送了我一句话:“这回你不必再因为生活空虚和无所事事而大伤脑筋了。”
我说:“你们丫的太不仗义了,不帮哥们儿想想办法,却说这种风凉话。”
齐思新说:“要是你有个双胞胎兄弟就好了,你俩一个对付周舟,一个应付乔巧。”
我说:“这不是扯淡嘛,就我一个我妈还嫌多呢。再说了,现在让她生也来不及了。”
杨阳说:“那就克隆,把你的头皮切下来一块,放在试管里,几个小时就克完了。”
我说:“克隆出来的也得从嗷嗷待哺牙牙学语开始,总不能一下就二十五岁吧,长到我这么大,天天吃催熟剂的话至少也得十几年。到那个时候,周舟和乔巧都成大妈了。”
张超凡说:“劝你还是不要脚踩两只船,最好忍痛割爱。”
我说:“我也正是此意,可是怎么对被舍弃的一个开口呢。”
齐思新说:“打算舍弃哪个?”
我说:“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和乔巧刚刚开始,情感的大厦距离竣工还有待时日,才处于挖地基阶段,应该填把土就能把坑给埋上。”
杨阳说:“你确信周舟会和你破镜重圆吗?当心鸡飞蛋打,两手空空。” 19
第二天下午,我在度日如年中终于等来周舟的电话,她问我:“你在哪儿?”
我说:“在学校,准备考研,最近住在杨阳的宿舍。” “我去找你。”周舟说。
“好!我等你!”我放下电话手舞足蹈,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冷静下来后,想起此刻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洗脸。
洗脸的时候,凉水让我很清醒地做出一个决定:如果周舟答应同我重新开始,我明天就向乔巧摊牌。
我在学校门口等候周舟,站立不安,望眼欲穿,不停地扬头张望,都快落下颈椎病。终于她一身白领的装扮出现在我面前。
“去吃饭吧。”我建议。一天漫长的等待,我滴水未进,粒米未沾,毫无食欲,现在周舟等来了,肚子也向我提出强烈的进食要求。
我和周舟来到第一次吃饭的那家饭馆。“坐那儿吧。”周舟指着第一次坐过的那张桌子说。
“你没怎么变,还是老样子。”周舟坐下后说。
我说:“你变了不少,昨天在街上第一眼都没认出你来。”
“这是我的名片。”周舟递给我说。
我接过一看,周舟已经当上项目主管,所涉及业务,我闻所未闻。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无限遥远,事先准备的千言万语竟然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和周舟像一对并不熟悉的友人,分坐桌子两侧,无话可说,眼看旁处,很不自在。
我的电话又响了,是乔巧打来的,我犹豫着接还是不接。
周舟在一旁说:“干吗不接电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接通。
“干吗呢?”乔巧在电话里问道。 “吃饭。”我说。 “在哪儿?”乔巧问道。
“学校北门的饭馆,和一个大学同学。”我知道她回了家,不会来的。
“我去找你。”乔巧说,“我哥突然有事儿,我不回家了,你等着我。”说完放下电话。
我顿时哑然,举着电话不知所措。 “怎么了你?”周舟问。 20
从小到大我经历过无数次考试,做了无数道题,这次无疑是最难的一回,此时的窘境就
如同一个被强迫必须生出孩子的老爷们,只能瞪着眼睛干着急。
我的罪恶想法不断破土而出,希望乔巧在走来的路上没有看见施工挖的沟,掉下去崴着脚,可是校园的道路平整如镜;要么这家饭馆突然倒塌或起火,我身负重伤被送往医院也能逃过此劫,可是我用胳膊撞了撞墙,十分坚固,骨头都磕疼了;我又把手伸进兜里去摸打火机,企图趁人不备将吧台上的二锅头点燃,哪怕把桌布或窗帘点着也行,但是地上放了三个灭火器,旁边饭桌上还摆着一大盆鸡蛋汤,这两样足可以让星星之火在燎原之前就被扑灭。急得我就差用打火机自焚了。
再过五分钟乔巧就要到了,如果她连跑带颠地过来,只需三分半,但愿她不是飞奔过来,那样的话,马上就要推门而入了。我向门口看了看,门关着,便放了心。我至少还有三分钟的准备时间。
我给周舟打预防针:“一会儿有一个我在考研班上认识的朋友要来吃饭。”
“男的女的?”周舟问。 我正犹豫着如何回答,周舟的电话响了。
“喂。”周舟接听,“现在没事儿,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很着急吗……那我过一会儿过去……嗯,再见!”
挂了电话,周舟说:“还是昨天那家公司,说想晚上找个时间谈谈合作的事情,昨天一聊,他也是咱们学校毕业的。”
“你不是说老板非常重视这笔生意嘛,要不你去谈吧。”我竭力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不用,晚点儿没事儿。”周舟说。
“别耽误你的事儿,这顿饭留到时间充裕的时候再吃吧,能多聊会儿。”我说得郑重其事,“最近我一直在学校复习,什么时候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那好吧。”周舟起身走了,我大喝一口水,如释重负。
周舟前脚走,乔巧后脚就进来了,见桌上摆着一副餐具,而座位上无人,问道:“你同学呢?”
“她公司突然有事儿,走了。”我并没有说谎,幸好“她”这个字在口语中分辨不出男女。
菜这个时候上来了,乔巧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我像天主教徒一般,在吃前还做了祈祷:但愿周舟别忘下什么东西回来取。
乔巧吃得有滋有味,我却味同嚼蜡。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我再也按捺不住,长痛不如短痛,决定讲出实情。
“跟你说个事儿。”我放下筷子,点上烟。
“说吧。”乔巧头也不抬,吃得十分投入。看得我不忍心再往下说,抽着烟,张不开口。
乔巧喝了一口水,抬起头问:“怎么不说了。”
我又抽了一口烟,一狠心,说:“周舟回来了。”
乔巧的表情立即沉重起来:“还有呢?” “没有了。”我说。
“你呢,怎么想的?”乔巧问。 “吃完饭咱俩谈谈吧。”我说。
“刚才坐在这儿的那个大学同学就是她吧,怎么走了,是不是看我来了?”乔巧问。
我看没有必要再隐瞒,说:“是她,但不是因为你来才走,她确实有事儿。”
乔巧说:“如果今天我没来,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了。”
“我和她也是才见面。”我说,“这个问题需要心平气和地解决。”
乔巧撂下筷子,招呼服务员:“小姐,结账!”
服务员走过来说:“您的菜还没有上齐。” “不要了,现在就买单!”乔巧语气坚决。
乔巧几乎是跑着冲出饭馆的,像一阵风,呼啸而过,看得临桌一个男生忧心忡忡地对女朋友说:“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咱们也小心点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